『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28章 **眼里出西施

[字數:6885 更新時間:2014-9-10 20:33:00]




  “官……官人,您……您回來了?”

  “嗯,娘子,你怎么在門外?不進去嗎?”

  秦永回到自己的宅子里的時候,結果卻是在府門前面意外遇見了柳落瑤,而且,此時的柳落瑤,顯得有些驚慌失措,一看到他回來了,馬上就迎上來了。

  “不……不是,官……官人,大公主殿下,就在府里!”

  看到秦永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于是,柳落瑤就急了,很快說道。

  “啊?大……大公主殿下?就在我們府上?”

  秦永聽到這個,也是吃驚了。因為,任憑他再怎么想,估計也想不到,武梓香會來到他的宅子里找他的。

  其實吧,武梓香想要見他的事情,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可是,他總以為她會在某一天在那“秦氏甜品屋”里就召見他。畢竟,她的身份是不同凡晌嘛,她要是真的要召見秦永的話,秦永難道還敢不見不成?可是,沒有想到,她今天居然會親自上門了。

  “嗯。她……她好像是為了那“阿拉伯數字”來的,您……您可要小心應對!”柳落瑤說道。

  其實大公主武梓香會親自上門找秦永的事情,就別說是琴棋書畫那幾個小丫頭知道了是嚇得半死了,就連是她自己聽到了,那也是被嚇得不輕的。

  “哦,好吧!”

  聽到武梓香是為了那什么“阿拉伯數字”來的,秦永倒是放下了心來。因為,她既然是為了這方面來的話,那說明她是并沒有什么惡意啊。

  那也是了,她自己都放下了身份,親自是登門拜訪了,那估計也是不會有什么惡意的,否則的話,她一個命今下來的話,皇宮之內的禁軍直接就大隊人馬地殺過來了,還哪里會像現在的這般風平浪靜?

  “學生秦永,拜見公主殿下!”

  進到大堂,秦永果然是看到了一位身姿傲人、肌白勝雪的西域面孔,可不就是那位金發碧眼的大公主武梓香嗎?于是,他連忙地是上前幾步下跪見禮了。

  沒有辦法,雖然他的內心里面,實在是不喜歡這個時代的跪拜禮,可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呢?像是其他官位、爵位并沒有高的普通官員,他要是不想下跪的話,那一般也不會有什么問題,畢竟,他也是讀書人的身份嘛,以這個時代朝庭對讀書人的禮遇,他對三品以下的官員不下跪的話,一般也不會有人追究他的什么過錯的。

  可是,面對著武梓香卻不行了。因為,好歹武梓香也是當朝公主的身份啊,所以,如果他是不下跪見禮的話,說不好別人會給了按上一個大不敬的罪名,那又何必呢?所以,秦永還是只能暫時委屈自己了。

  畢竟就算是他不為自己著想,可是,好歹卻是需要為他的父親著想的,還有柳落瑤、林黛兒那兩位嬌妻,總不能是他在這大周朝里的美好生活才剛剛開始,就被人家砍了腦袋吧?而且,還有可能是連累全家人一起被砍腦袋。

  “你就是秦永?好,很好,起來吧!”

  上面的武梓香,打量了秦永一眼,然后才是說道了。

  她說完之后,秦永才敢站起來,不過,這個時候,他卻又是忘記了這個時代里的一個很重要的禮節了,那就是在皇親國戚面前的時候,應該是低眉垂眼的,而不是抬頭直視。可是他呢,卻是偏偏一臉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武梓香。

  “美,這可真的是太美了啊!這要是放在后世的社會里,起碼也是個國際的大天后吧!”

  在這么近的距離下觀察著武梓香,秦永這才發現,武梓香的美貌其實還遠遠地超過他原先的估計的,所以,這個時候就不由得在心里想道。

  只是,他心里這樣的想法,武梓香可是不知道的啊。她看到他竟然是這么肆無忌憚地盯著自己看的時候,那心里就有些惱火了,認為秦永是會和其他的大周人一樣,覺得她是一個異類了,所以,就有些臉色不善地說道了:“怎么?秦公子,本宮天生異相,嚇著你了?哼!”

  “呃?”

  看到武梓香發怒了,秦永這才反應過來了,自己似乎是逾矩了,直直地盯著人家美女看,就別說是在這個時代里的女人了,就算是在后世社會里的,估計也得生氣了,于是,他就連忙是苦笑著道歉道了,“公主此話從何說起?要說公主殿下的美貌,怕是全天下根本就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了的了,又何來學生被‘嚇’著了一說?要……要說學生為何會失禮,其……其實是因為‘驚艷’所致!”

  “驚艷?”

  這個詞對于武梓香來講,很有些陌生,不過,這卻并沒有防礙她理解這話里面的意思。因為,秦永剛才已經是在前面說了不少的話來用作“鋪墊”了,所以,她知道了這個詞應該是指她的美貌驚到了秦永了。

  只是,事實到底是不是如此的呢?其實,她的心里并不是太過相信。

  因為,自從她是出生到這個世界上之后,她一直就為了自己的膚色和相貌的問題而苦惱著的。畢竟,這里是中原大陸,全天下的人,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可都是長著一副黃種人的面孔的,偏偏她卻是長著一副西域的面孔,所以,她自然是覺得自己是個異類了。

  好在,她還是大公主的身份,所以,在整個大周朝中,敢當面拿她的相貌說事的,也根本沒有。可是,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對自己的美貌其實是并沒有多少的自信的,除了是那些與她一樣,都是同樣長著西域面孔的混血兒所說的話她是稍稍有些相信以外,其他的普通大周人所說的話,她其實都是持有很大的懷疑態度的。

  畢竟,在這個時代里,像她這樣相貌的人,那實在是顯得太過另類了一點。而且,雖然是那些男人們對她可謂是垂涎三尺,可是大半也僅僅是因為一種所謂的西域風情而已,在他們的心里,所謂的西域風情,還是比不上中原的女子的。

  這就是武梓香心中很不自信的原因了,只是,她心中的這個不自信的原因,那對于秦永來講的話,那可真的是不值一提了。

  因為長著白色的皮膚,所以就低人一等了?天下間,可哪有這樣的事情?要知道,在后世的社會里,像他這樣的黃色人種,又或者是黑色人種,去到了那西方世界之后,反而是會讓人看不起的。倒是像武梓香這樣的白人,如果是生在了后世的西方社會?足可以是讓全天下的男人瘋狂了。

  “是啊,公主!以公主殿下的美貌,怕是可以用沉魚落雁、傾國傾城的詞語來形容。不過,這些話公主平常應該是聽多了吧?倒……倒是學生猛浪了!”

  秦永搖了搖頭說道。這幾句話倒是他的心里話,他原本以為,像武梓香這樣的美人,那在眾多男人的眼里,那豈不是等于是明月一般的存在啊?所以,各種討好、奉承的話,那肯定是聽膩了的。可是,他卻是沒有想到,事實上,武梓香自打是出生到現在,可還根本沒有聽過有人會用“沉魚落雁、傾國傾城”這樣的詞語來形容她的呢!

  沒錯,與她比較親近的人,常常也會稱贊她的美貌,可是,多半卻是會說她絕對不輸給中原女子也就是了。可是,不輸給中原女子,和傾國傾城,那在本質上可是差得極遠了啊,所以,武梓香現在聽到秦永會這般說,她的心里才冒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當然了,她也不是沒有懷疑過秦永的這番話是不是和其他人一樣,都只是些奉承人的話,可是,眼看著他那搖頭苦笑的模樣,那感覺又似乎不像啊,于是,武梓香的心里這才稍稍好受了一點,于是,就說道了,“當真如此?秦公子,可有你的夫人好看?”

  武梓香可沒曾忘記的,剛才她是來到這秦府里的時候,那是由柳落瑤親自出面接待的,而柳落瑤的純正中原女子的美色,那可就曾經是讓武梓香有些相形見拙的。所以,這個時候聽到秦永在稱贊她,于是就隨口說了一句道了。

  “呃!回公主,學生拙內雖然薄有幾分姿色,可是,與公主相比起來,恐怕還是差了些許。不過,在學生的心里,倒是認為,草內的拙內是無人能比的!”

  秦永的這幾句話,說得可謂是顛三倒四的,先是說柳落瑤的姿色是不如武梓香,可是接著又說在他的心里,柳落瑤無人能比!

  不過,事實上,他說的卻全是大實話,首先,在他看來,那武梓香的相貌雖然是異于這個時代的大部份人,可是,用后世的角度來講的話,那卻確實是勝上柳落瑤一籌的。

  因為,雖然兩個人的相貌也許很難分出高下,可是,在身材上,武梓香的優勢就是大得太多了。是啊,怎么會不大呢?你看她的身高,足有是一米八以上吧,這放在后世,可就是模特的身高了,然后呢,她的全身上下也幾乎是沒有一丁點的贅肉。當然了,前胸和后臀卻是除外的,在那兩個地方上,可是長勢傲人的,真可以稱得上是前凸后翹了。

  當然,其實柳落瑤的身材比起世界上的大部份女人來講,那也是絕對不差的,可是,相比起武梓香的而言,那可就是相形見絀了。

  特別是在身高方面,雖然柳落瑤的身高也達到是一米六五左右了,在這個大周朝里,可真的是算不上矮的了,可是,相比起武梓香一米八以上的高度的話,那可又是差得太遠了,秦永想一想都能知道,武梓香的長裙之下應該是遮掩著一雙美麗的大長腿的,所以,他才會說了一句,柳落瑤的姿色應該是不及武梓香的。

  可是,他最后為何又說,在他的心里,柳落瑤是無人能比的呢?這不是應該的嗎?好歹,柳落瑤可才是他的正妻啊,而武梓香又不是,況且,柳落瑤目前可是正在大廳里面的,所以,于情于理之下,他都必須是“覺得”,柳落瑤是無人能比的。

  “哼,此話怎講?”

  果然,武梓香也是根本搞不清楚秦永話里的意思的,于是,她又不由臉上一黑,又是問道了。

  她的心里是在想啊,今天若是不能問出個所以然來的話,她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事情到了這個份上,她一時居然是忘記了自己今天到這里來的目的了。不過,好在,這樣的情況并沒有持續了多久,因為接下去,秦永只用了一句話,就讓她徹底地打消了繼續再追問下去的心思了。

  “公主,"qing ren"眼里出西施啊!”

  秦永在聽聞到武梓香的話之后,說道。

  “嗯?‘"qing ren"眼里出西施’?好,好一個‘"qing ren"眼里出西施’!好吧,既然如此,那本宮就不再多問了!”

  武梓香說道。這句話,其實是讓她同樣地感覺到陌生的,可是,卻是同樣的非常好理解。不錯,只要是有"qing ren"的話,那當然是認為自己的愛人才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這句話就是這么個意思,而武梓香呢,也非常贊成這樣的說法,所以,自然就是不愿意再繼續追問下去了,因為,她是很明白的,再追問下去的話,恐怕也是沒有任何結果的吧。

  不過,她沒有想到的是,秦永的話,卻是讓一旁的柳落瑤更加地激動了。“"qing ren"眼里出西施”?原本剛才秦永在武梓香的面前說出在他的心里面,她才是無人能比的之后,她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樣甜蜜的,可是,同樣的也是擔心,因為,她擔心大公主武梓香會因此遷怒了秦永,可是,沒有想到秦永在最后卻是說出了這么一個讓人可以絕對信服的理由,于是,她心中的憂慮是全去,可是,心中的感動卻是不減分毫,反而是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謝公主殿下……”

  秦永看到武梓香不追究了,他的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氣,于是,也連忙行了一禮說道了。

  “嗯,給!本宮且問你,這些,都是你發明的?”

  不再糾纏于什么美貌的事情之后,武梓香隨手拿起她面前的幾張紙箋,然后就是扔到了秦永的面前了。而秦永一看這上面的內容,馬上就知道武梓香想問的是什么了,于是,連忙是點頭應道,“沒……沒錯,確實是我擺弄出來的。”

  原來,這上面寫的,就是像“1、2、3、4、5”等等這些阿拉伯的數字,那應該就是當初琴棋書畫那幾個小丫頭教給她的,所以,秦永自然是不會否認了。

  不過,他自己沒有注意到的是,他在說話的時候,又不像之前的那樣的,開口閉口地總稱什么“學生”的,其實說到底吧,是他根本就不認為自己是一個什么讀書人的,所以,雖然是在武梓香這樣金枝玉葉的面前吧,可是,他居然也是敢自稱為“我”的,而不是像那些普通的讀書人一樣,自稱“學生”,這其實也算得上是一個大不敬之罪了吧!好在的是,這個的武梓香卻似乎是根本不在意這一點似的,于是就說道了,“好,很好!既然是如此的話,那三天之后的‘云來客棧’,你來一趟吧!”

  “啊?云來客棧?去哪里做什么?”

  秦永聞言,卻是直接愣住了的,他原本以為武梓香這一趟來找他的話,無非是請教那“阿拉伯數字”方面的問題的,可是,沒有想到,在糾纏了一番所謂的美貌的問題之后,她卻是直接讓自己三天以后到什么“云來客棧”了。可是,“云來客棧”到底是在哪里,他又去哪里做什么,他可是還一點都搞不清楚呢!(未完待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 甘肃快3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查询 jdb龙王捕鱼龙王炮 广东36选7今天开奖号 捕鱼来了怎么刷到1 下载微乐麻将 辽宁11选5购买网站 25选5开奖号码 2019四肖四码期期中特 麻将血流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遗漏 德甲足球赛视频 有没有打字赚钱的兼职 宝博棋牌下载二维码 10bet娱乐城百家乐开户 最新单机捕鱼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