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325章 秦永才是詠月公子

[字數:4215 更新時間:2014-9-10 20:33:00]




  “喂,聽說了嗎?紅……紅娘子化成彩蝶,飛走了!”

  “什么?有這等事?你不是在誆我吧?人怎么可能變成彩蝶呢?更何況是那紅娘子!”

  “嗨,我騙你干什么?今天在燕樓里舉行的那場賞戲會,你知不知道?”

  “那當然知道啊!我還知道那賞戲會的主客雙方可都是什么揚州才子!”

  “你知道就好了。要說啊,那‘詠月公子’的才學可真的是高的,一出《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戲曲,可真的是震驚四座了!可是,一對比起那秦公子的《梁祝》,那又是差上了不少的。”

  “哦哦?那《梁祝》是怎么個厲害法?”

  “嘿嘿,什么劇情曲折、曲詞凄美就不提了,單單是最后的那一幕‘梁祝化蝶’可就讓人目瞪口呆了啊!”

  “哦?怎么的,怎么的?”

  “還記得我剛才所說的吧!紅娘子化成彩蝶飛走了,那就是因為紅娘子所演的祝英臺在跳進了棺木里之后,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是與那梁山伯一樣,通通都豈空消失了!最后,棺木里面是只剩下來了兩只不知道怎么跑進去的彩蝶,然后就翩翩起舞地飛走了!”

  “啊?還有這樣的事情?”

  “當然,這是現場一百來人親眼所見的,還能有假?”

  “啊?那既然如此,紅娘子到底去了哪里?”

  “誰知道呢!也許是真的變成彩蝶了。”

  ……

  那出名叫《梁祝》的戲曲,一片混亂中就宣告結束了。

  只是,戲內的劇情雖然是結束了,可是,戲外的議論卻是沒有絲毫像要停歇的模樣了,反而是有越演演烈的跡象.

  主要的原因是在于,那紅娘子在戲曲徹底完結了之后,居然也是根本沒有露面的,于是。那些早已經是被感動得一塌糊涂的才子、公子們,自然是關心起她的安危來了。

  可是,這一關心,可謂是沒有絲毫的結果,因為,他們的心里雖然都明白,那紅娘子應該是不會真的化成了彩蝶飛走的。可是,當時豈空消失的情景,他們卻又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所以,這才引起了天大的議論。

  “來,秦公子。奴家敬你一杯!”

  “這酒呢,是奴家的一位客人從外地帶回來的,聽說是叫什么‘女兒紅’的,那勁道,可確實是不凡,像我這樣的女兒家,可……可是不能多喝的。不過。像你這樣的翩翩才子,倒是可以一醉方休的。”

  當天晚上,紅樓之外是鬧得沸沸揚揚的,可是,紅樓之內,卻是一副歌舞聲平的模樣。因為,紅娘子在看到當天的戲曲大獲了成功之后,那是馬上將秦永還有他的幾位家眷一同請到了紅樓里去設宴答謝的。

  “呃。紅姑娘客氣了,今天的事,還多得了紅姑娘出手相助呢!”

  秦永抬了抬手,笑了笑說道。

  不過,此時他的心里其實是有些無語的,因為,那紅娘子所給他倒的這杯酒。正是他當初在揚州城里的時候所配制出來的“蒸餾酒”,也就是“大窖酒”了,當初他們在揚州城里的時候,可是幾乎是把它當成了是水一樣來喝的。可是,到了這千里之外的汴京城之后呢,倒是變成了一種珍貴無比的佳肴了,所以,紅娘子拿它出來宴客的話,那倒也是很正常的。

  “秦公子說的哪里的話,奴家雖然是幫了公子一點小忙,可是,公子卻是為奴家寫出了這么好的一出戲,說起來,可是奴家賺大了呢!”

  “呵呵,那也得是紅姑娘技藝精湛,才有這般的效果吧!”秦永說道。

  其實,今天的盛況,那是連他自己都沒有預估到的。因為,他雖然是設計了最后的那一出“梁祝化蝶”的驚人壯舉,可是事實上,前面幾天還在排練的時候,那可是出過不少的岔子的。可是,沒有想到,在真正上演的時候,卻是半點的岔子都沒有出,反而是完美無暇。而這其中,紅娘子的功勞自然是最大的,因為,若不是她的演藝足夠精湛的話,也許就根本達不到如今的這種地步了。

  “咯咯,秦公子過譽了,最主要的,還是秦公子的戲寫的好啊!要說,秦公子可真的是大才啊,居然是想出了這么一個把戲,結果是把全場的人都給嚇壞了!我看這一回那個什么‘詠月公子’啊,估計是不敢再說他是什么‘揚州第一才子’!”

  “噗哧!”

  “咯咯……”

  紅娘子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肺腑之言,結果卻是引來了柳落瑤,還有林黛兒等等這些秦永的女眷們的笑聲。她正在不明所以之際,只聽到琴棋書畫那幾個小丫頭就笑道了,“嘿嘿,紅姑娘,那你可就說錯了!我們家姑爺雖然確實是大才,可稱得上是揚州城第一才子,不過,那卻是絕對不比‘詠月公子’高出分毫的!”

  “啊?這……這是為何?”

  紅娘子一下子就被繞暈了,她們姑爺可稱得上是揚州城第一才子?可是,怎么就不能勝過那“詠月公子”分毫的呢?“詠月公子”,不也是揚州城的才子嗎?

  “呵呵,紅姑娘有所不知道,其……其實,我家官人,才是真正的‘詠月公子’,至于那什么韓服,不過是冒充的而已。”

  聽清楚了紅娘子的疑問之后,柳落瑤搖了搖頭,終于是笑著說道了。

  “什么?秦……秦公子才是真正的‘詠月公子?不……不是那韓公子?”

  紅娘子這下才算是真正地震驚了。不是吧,之前的汴京城中不是一直在傳言著,那韓服可是揚州城的“詠月公子”的嗎?而且,最后韓服也是以“詠月公子”的身份,宴請了秦永到燕樓里去觀戲的,可是,怎么事情到了最后,結果卻是秦永才是“詠月公子”?那前面“詠月公子”對上什么秦氏才子的話題,又算什么?

  “當然了!紅姑娘,你不會以為,那什么韓服有本事寫出那場道盡了女兒家情絲的《杜十娘怒沉百寶箱》吧?其實,那出戲是我們家姑爺在揚州城里為林姑娘寫的,當時林姑娘演的可就是杜十娘呢,而且,當初的那‘驚天一跳’,可是跳下了畫舫,跳到了江上的,當時就轟動了全城。哪里像他現在的什么‘跳戲臺’?根本就是東施效顰,盡是丑態而已。”

  看到紅娘子那震驚的模樣,也許是琴兒那個小丫頭還嫌她的表情不夠夸張,于是,就又是在旁邊添油加醋地說道。

  “啊?《杜十娘怒沉百寶箱》也是秦公子寫的?天……天啊,這么說來,奴……奴家我豈不是一直都是有眼不識泰山?”

  “嘿嘿,你知道就好!”

  聽到紅娘子的這么一番話,琴兒這才算滿意了。于是,也不再多說什么了,只顧服侍著秦永喝酒了。只是,琴兒此時是滿意了,可是,她身邊的畫兒此時卻好像是并不怎么滿意了,于是就又是說道了,“嘻嘻,紅姑娘,其實,有不知道的地方還有很多呢!喏,你剛才說的那什么‘女兒紅’,其……其實,也是我們姑爺所醉造的。”

  “啊?不……不會吧?這……這也是秦公子所釀造的?”

  “怎么?紅姑娘不信?你若是不信的話,大可以看看那壇‘女兒紅’的壇底,是否是有‘揚州秦家釀造’六個大字!”

  “呀,真……真是如此!”

  紅娘子是完全不敢想像啊,于是,在聽過了畫兒的話之后,居然是真的就叫人拿來了那個酒壇子,結果,這一看之下,這才是真正地愣住了,因為,在那上面,居然是真的印著“揚州秦家釀造”六個大字。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