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98章 求戲

[字數:2992 更新時間:2014-9-10 20:33:00]




  “唉,真好看,可真好看!雖然是第二次看了,卻還是覺得好看!蓉妹妹得此好戲,紅樓恐怕就真不能相比了!”

  秦永正在那頭比較著正版、盜版兩場戲的優劣,結果,旁邊卻是傳來了這么一陣聲音,于是立馬就是將他的注意力給吸引過去了。

  無他,只因為那說話的人就是秦永一直很好奇的人,也就是那個化了妝,易過容的紅樓行首紅娘子。她的這一番竊竊私語原本是只說給旁邊的另外一名少女聽的,只是秦永的位置與她們距離極近,再加上又刻意傾聽,所以,居然也聽了個**不離十的。

  “嘻嘻!”

  紅娘子的話音落下來了之后沒多久,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就響起來了,接著就能聽到另外的一位少女說道了,“紅姐姐杞人憂天了吧?這《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戲曲,那固然是極好的。可是,如果是換成了紅姐姐來唱的話,相信還會更加地轟動吧?而且,這《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終究是會有落幕的一天的,到時候,那些書生們還不是通通都會回到紅樓來聽姐姐唱曲?”

  “唉,話是這般說沒有錯!可是,我擔心的卻不是那《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戲曲,更不是擔心蓉妹妹,而是擔心這首戲曲的作者啊!聽說,他此刻可就在燕樓做客的!看,聽說就是那一位,嗯,來自揚州的才子,韓服韓大才子!有這韓大才子在場,我可怎么和蓉妹妹比啊?只要是他每隔一段時間就寫出一場戲曲給蓉妹妹的話,我那紅樓,恐怕立馬就得關張大吉了!……”

  “嘻嘻!那有什么問題,姐姐今天來這里,應該不是投降認輸的吧?既然是韓大才子是如此有才的話,那憑什么是只給燕樓寫曲,也可以為姐姐的紅樓寫啊!”

  “呵呵!小妮子。什么事都瞞不過你!”

  “嘻嘻……”

  ……

  “呃,不是吧!韓服?居然是韓服!他就是那個冒牌貨?”

  紅娘子與另外一名少女的對話其實還在持續著,可是,這個時候的秦永,可根本是顧不上這一點了。因為此時此刻,他已經是被自己意外發現的一個事實給“驚”呆了!

  把那一場《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的戲曲據為己有的人,居然是韓服?那個當時辜負了林黛兒。后來又厚顏無恥地想用林黛兒的尸身為自己洗刷“惡”名的韓大才子?

  只是,這韓大才子如今在揚州城內早已經是聲名狼藉了的,可是沒有想到到了這汴京城之后,他居然是“喚發了第二春”了?而且,所借用的東西,居然是當初那場以他為原形所編寫出來的戲曲的。揚州城內誰不知道。這場戲曲寫出來,就是為了諷刺他的?可是,如今他呢,卻是用了這場戲曲反而是天天睡在了燕樓里,那也太過無恥了。

  “孤燈夜下,我獨自一人坐船艙。船艙里有我杜十娘,在等著我的郎。忽聽窗外。有人叫杜十娘,手扶著窗欄四處望,怎不見我的郎啊......”

  “郎君啊,你是不是餓得慌,如果你餓得慌對我十娘講,十娘我給你做面湯;郎君啊,你是不是凍得慌,你要是凍得慌對我十娘講。十娘我給你做衣裳啊......”

  “......十娘呀杜十娘,手捧著百寶箱,縱身投進滾滾長江,再也不見我的郎。啊~~”

  就在秦永和紅娘子他們各懷心事的時候,臺上的戲曲卻是演到了最"gao chao"處!最"gao chao"處當然是杜十娘唱完了一首婉轉、凄情的歌曲之后,然后手捧著百寶箱從船上跳下去的戲碼了。只是,在這個戲碼里。蓉娘子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當初林黛兒所制造的轟動效應的。因為,這里可不是什么大江大河,更沒有什么船啊、舟啊之類的,所以。蓉娘子只能是從柵欄上一翻而下,便算是投了長江了,可是大家都是知道她沒有什么危險的,所以,自然是不會有什么震憾的效果了。

  “好!這首曲子真是寫得太好了!完全寫出了我們風塵女子的心思,苦守數年,不就是想有朝一日能找到一位有情有義的如意郎君,然后贖身嫁人嗎?可是,如意郎君到頭來卻變成了薄情寡義的負心人,杜十娘最后要投江自盡,卻是盡顯出了她的一腔憤然啊!可惜,可惜了……”

  整場戲終于是看完了,于是秦永鄰座的紅娘子是又開始感嘆了。沒錯,她的燕樓與紅樓確實是存在著競爭關系,事實上,還是最大的競爭關系,可是在這場戲的問題上,她還真是說不出一句言不由衷的話。好戲就是好戲嘛,還能幾話就抹殺了不成?

  況且,這場曲,寫的就是他們風塵女子的恩怨情仇,她也算得上是感同身受啊!畢竟,有哪一個流落風塵的女子不是身世凄慘的?又有哪一個風塵的女子不愿意找到一個如意郎君,跳出火坑的?從這一點來說的話,杜十娘可真的是與天下間幾乎所有的"ji nv"都有著許多的共同點,所以,也就難怪她們看了,會如此的感同身受了。

  “哼!姐姐讓那個什么韓大才子,也給你寫一場那么好的戲曲不就好了嗎?哦,不對,還要比這《杜十娘》更好的戲曲,到時候,看她們燕樓還有什么話可說。”

  另外的一個蘿莉少女聽到紅娘子的感慨,此時也是插話進來說道。

  其實與紅娘子不同,她對于這場戲的感慨是并不那么大的,畢竟,以她的身份來講的話,想要全部理解那些風塵女子的心態的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怕只怕是,那韓才子也再寫不出來如此水平的好戲來了!如此戲曲,可稱得上是百年難遇的,所以,就算是同一個人,也不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寫出兩場來的……盼只盼望是,這韓才子能夠給奴家也寫出一場不遜色太多的戲曲,那奴家好好唱的話,也未必是會輸給蓉妹妹多少……”

  “嗯,好!那我們一會就去找那韓才子!”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