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96章 盜版戲上演

[字數:5503 更新時間:2014-9-10 20:33:00]




  “客官請稍坐,奴婢馬上把茶點送上來……”

  丁磊走了之后,那個小婢女很快就將秦永引到那張預定的桌子上了。

  她其實很有些不明白丁磊為何會事到臨頭卻突然退縮了,因為若是如此的話,他又何必在前面大費周折地找到自己,讓自己給他留個座位呢?再加上,現在戲曲馬上就要開始了,他此時離開的話,可又不知道是何時才能看到了。

  “嗯,去吧!將你們最好的茶點都拿上來,嗯,打賞少不了你的……”

  秦永對于這個問題倒是沒有怎么在意,他此時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鄰座了,所以,隨口就說道。

  這當然不是什么口誤,而是他有這個“實力”,也是了,以他“秦氏甜品屋”日進斗金的瘋狂斂財速度,這丁點的打賞和消費,又有什么能難倒他的呢?所以,他讓別人拿上最好的茶點上來,那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只是,他也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所謂的最好的茶點一送上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變得有些哭笑不得了。

  “是,客官!奴婢馬上去……”

  小婢女聽到秦永的話,兩眼一陣發亮,然后才“噌噌噌”地去了。

  她是回想起來了啊,剛才付給她二十兩白銀的人,可不正是秦永嗎?而不是那個事先跟她聯系,可是事到臨頭卻是直接逃走的什么“丁公子”。

  也就是說,秦永比起那個所謂的“丁公子”來說。更像一個揮金如土的貴客,所以。她自然是要小心地伺候著了。而且,你沒聽到他剛才說嗎?只要是伺侯得好的話,打賞可是少不了的。所以,不管是于公還是于私,她都必須是要竭盡全力伺候好的。

  而她這一盡力不要緊,最后端上了一盤點心當中,居然是出現了一件讓秦永哭笑不得的東西。

  “這……這是曲奇餅干?”

  當秦永哭笑不得地指著那一塊曲奇餅干問起那個小婢女的時候,那個小婢女是一臉地高興地說道了。“沒錯!客官,這就是曲奇餅干,是那間號稱天下制作點心最為好吃的‘秦氏甜品屋’所制作出來的,一般都是有價無市的,就這一只的曲奇餅干,還是我們小姐的臉面,從其他公子的手中舀過來的一張青銅會員卡買來的呢!所以。物以稀為貴,這一盤點心,一共是一兩白銀……”

  “什么?一兩白銀?”

  秦永無語了,這一整盤的點心當中,除了是那一塊的曲奇餅干以外,其他的點心幾乎都是市面上比較常見的幾種甜餅、蛋餅之類的了。那味道比起真正的餅干又或者是蛋糕而言,那可真的是相差得太遠了,可是,就是如此的一盤點心,在這燕樓當中。居然就是敢賣到一兩白銀的天價?

  天啊,這價錢。簡直是比他名下的“秦氏甜品屋”都要更為黑心了!

  不過,他自己大致上也是能夠理解的吧,畢竟這里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茶館、酒樓什么的,而是一座戲樓,更直接點講,還是一座青樓,在青樓里的消費自然是不便宜的了。

  可是,秦永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一盤的點心之所以是能賣到如此高的天價,那一定是與那一塊的曲奇瓶干是分不開的。

  你沒聽那個小婢女剛才說的嗎?物以稀為貴,這曲奇餅干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稀少程度,秦永自己是最為清楚的了,可以說,幾乎每天都是供不應求的狀態,所以,燕樓雖然是能夠從別的公子、才子手上拿到那么一兩張的會員卡,從“秦氏甜品屋”中買到一點的地級和黃級點心,可是終究數量是不會太多就對了,要不然的話,她們也不會在一整盤的普通點心當中,只添加區區的一塊曲奇瓶干就端上來了,那不是寒磣人嗎?

  “是的,假如客官還想要吃蛋卷之類的,一會如果有的話,奴婢再給你端出來!”

  “呃,不……不必了!”

  聽到這里,秦永的心里是更汗,再端另外的一盤出來?別開玩笑了好不好?這些所謂的曲奇餅干、蛋卷什么的,可都是原本他自己賣出來的啊,而現在呢,居然是要讓他以更高的價格買回去?那不是笑話嗎?他才會不犯這個傻呢!

  不過,看看那只有一塊的所謂曲奇餅干,秦永心下里一動,抬手就遞給了那個小婢女說道了,“來,拿著吧,賞給你了!”

  “什……什么?賞……賞給我了?客……客官,你……你說真的?”

  對方聞言,簡直是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吧,他要將這塊珍貴的曲奇餅干賞給自己?這會不會是夸張了一點?

  作為這層雅座里的主要伺侯婢女,她自然是很清楚眼前的那一盤點心,最有價值的應該就是那一塊小小的曲奇餅干的,否則的話,你以為它憑什么能賣到一兩白銀一份?不就是因為它的極度稀有性,所以,這才推高了這些點心的價格嗎?

  當然,同時也是因為這些天里來,燕樓的生意簡直稱得上是門庭若市,所以,這就進一步地推高了她們店內的消費水平了。

  “嗯,當然是真的,怎么,不要?”

  秦永看到對方遲疑的樣子,他皺了皺眉頭說道。其實他倒是不一定要將這塊曲奇餅干用作打賞的,可是主要的原因是在于,他自己實在是吃膩了,所以,吃與不吃,其實都是沒有多大的關系的。

  可是,像眼前的那個小婢女就不同了,秦永幾乎都可以肯定,她一定是沒有吃過這所謂的“曲奇餅干”的,所以,如果是拿它來當作打賞,賞給她的話。那應該也是可以的。

  至少,那也是可以給秦永省回了一筆小費不是?要知道。他原本的打算可是賞給對方兩錢的銀子的,倒不是說他不想直接賞給對方幾文錢就算了,可是關鍵是,他出門隨身是根本不帶銅錢的。那個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小廝倒是有帶,不過卻是早已經被秦永留在燕樓外面了,因為丁磊當時說了,只能是帶秦永自己一個人進來,至于小廝仆役之類的。自然是不能跟隨的。

  “要,要!多謝客官!多謝客官!……”

  那個小婢女還真的并不是不愿意接受這種打賞的,事實上是,她是太過激動所致了,所以,剛才根本是反應不過來了。

  也是啊,怎么能夠不激動呢?要知道。像曲奇餅干這樣的由“秦氏甜品屋”所出品的點心,那可真的是千金難求的,不僅僅是需要用極高的價錢去買,更為惱人的是,很多時候,你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的呢!還必須是要加入會員啊。然后還要交一筆天價的入會費,再加供不應求的現實,要吃到這曲奇餅干一類的點心,對于普通人而言,可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下去吧……”

  眼看著那個小婢女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捧過那塊曲奇餅干。那虔誠、嚴肅的模樣,可真的是讓秦永有些哭笑不得。真的是有必要如此嗎?不就是區區的一塊餅干嗎?就算是不吃。那又能如何?反正,又是死不了人的。

  當然,他其實是不知道,如此的這些由“秦氏甜品屋”所出產的點心,事實上已經是有種“神化”的色彩了的。能吃過了的人,自然是覺得好吃,所以會拼命地為它做“宣傳”,可是沒有吃過的人呢,其實是會更加地為它瘋狂、甚至是癡迷,因為正是由于它們是只存在于想象當中的,所以,人的思維范圍有多廣,那被“神化”的點心自然就是有多好吃了!

  “是,是!客官請慢用……”

  小婢女終于是虔誠地捧著那塊曲奇餅干下去了,而秦永,也終于是有機會可以好好地打量一下,鄰座那位被丁磊稱之為第一名妓的紅娘子倒是何樣的姿色了。

  “這……這真的是紅娘子?嗯,似乎也并不是那么漂亮了啊!”

  終于,他看到了這位紅娘子的第一個正臉。可是,秦永的第一感覺,竟然是有些失望的。沒錯,這人長得眉清目秀的,確實是有幾分的美貌,可是距離什么閉月羞花的形容詞,那可還有著一段不小的距離啊!當然,這也許是與她所穿的那一身書生袍有關,正所謂人靠衣妝,佛靠金妝,既然她是女扮男裝的話,多多少少的肯定是會會受到一定的影響的,別的不說,單單是那阿娜多姿的身姿恐怕就沒表現出來。

  不過,除了這個原因以外,秦永還可以懷疑的一個原因就是,這女人應該是經過了一定的易容的,否則的話,她又怎么能夠是以這樣的模樣出現在這燕樓里而不被其他見過她的人所發現,要不是丁磊認出了她的玉扇的話,恐怕連秦永也不會知道,這個人就是什么紅娘子了。

  “嗯?不會是我弄錯了,難道她才是紅娘子?……可是,似乎年紀又小了點!”

  秦永還在那邊猜想著紅娘子的容貌并沒有達到預期的可能性,結果一轉眼之間,他看到了紅娘子身邊的另外一名同樣作書生打扮的少女,他頓時就有些驚呆住了。因為他突然是發現,這個少女比起號稱是汴京第一名妓的紅娘子而言,似乎是更加的美艷!而且在美艷的同時,她的臉上還帶有一絲絲的稚氣,不過,稚氣之間,又透露著一股難以言語的可愛。這用后世比較流行的話來形容,這簡直就是一個極品的小蘿莉啊!可是,這樣的一個極品小蘿莉,竟然會不是什么紅娘子,而紅娘子身邊的一個“跟邊”?那怎么可能呢?

  “嗆~嗆~嗆~嗆~~~”

  秦永還在那里滿肚子地猜疑著鄰座的兩位少女,到底哪一位才是真正的紅娘子,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底下的戲臺之中,卻是傳出來了一陣鑼鼓聲。

  “《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第二場,現在開始……”

  “嗆~嗆~嗆~嗆~~~”

  又是一陣的鑼鼓聲,這場戲終于是開鑼了,于是,秦永也只能是暫時先將那一肚子的疑問忘到腦后了,繼而應該是好好欣賞一下這場完全是“盜版”的《杜十娘》到底是怎么演的了。

  旁白:

  話說前朝開元年間,教坊發司院內有一名妓姓杜名媺,排行第十,院中都稱為杜十娘,生得:渾身雅艷,遍體嬌香,兩彎眉畫遠山青,一對眼明秋水潤。可憐一片無瑕玉,誤落風塵花柳中......

  話畢,轉角處走出了一位身著長裙,滿臉迷情的美嬌娘……

  而當秦永看清楚了這位美嬌娘的相貌之后,他忍不住是直接太吸了一口冷氣!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