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官人很忙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60章 準備開張

[字數:3456 更新時間:2014-9-10 20:32:00]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這場“風波”就在持續地發酵著。

  而此時的牛容利,已經是被張守成趕出了汴梁城,前往揚州準備打聽秦永的具體情況了。

  當然,這一點秦永是并不知道的。此時,他對那間“甜品屋”的準備工作已經是接近尾聲了。最顯著的標志就是,他已經是將那三百多兩的預算資金基本是花完了。所以,不停下來,又能怎么樣?

  “官……官人,這就是奶茶?”

  “沒錯!償償吧,很好喝的!”

  “嗯,真的!確實好喝,這種奶茶,也準備放到店里去賣?”

  “當然!”

  既然宣稱是一間“甜品屋”,那秦永所準備的產品就絕不能僅僅是只有一種奶油蛋糕或者是其他的了。

  他的計劃是,要一連推出三十種以上的甜品或面包,首期當然是只有那么幾種或十來種了,可是后面幾個月的時間里,肯定會慢慢增加的。

  這么一來的話,才可以顯示出他們“秦氏甜品屋”的實力,同時也能夠是使得他們“秦氏甜品屋”受到持續的關注,那才是一間店鋪生死存亡的關鍵。

  不過,這數十種的甜品或面包的“開發”工作可實在是讓秦永累得叫一個夠“嗆”了。也沒有辦法啊,雖然他在后世的時候,是曾經有去過那些甜品店打零工賺錢的經歷,可是,那畢竟是沒有親自去操作過的,僅僅是從旁觀看過而已。而且。這還是他作為這一間甜品店的員工,有時候會幫著老板到生產的地點去補貨。所以才看到。

  沒錯,在后世的各種甜品、面包的連鎖店,一般店里是不會真正制作這些東西的。而是在城外另外的一個固定的地點進行集體制作,大概的送貨區間就是一天一次。不過,有的時候店里的生意過好的話,又或者是恰好遇上了什么意外,那可就需要店里派人過去補了。否則的話,那可是沒有足夠多的甜點或面包夠賣的。

  “嗯?這‘秦氏甜品屋’果然是要開張了啊?”

  “是啊!是啊!聽說那里的東家還會武候神技。不過,倒是不知道,這甜品屋與武侯神技有何關系。”

  “嘿嘿,能有何關系?依在下看來,這不過是一場鬧劇而已。什么‘秦氏甜品屋’?大概就是賣一些點心的而已,在你我府上,不就有專門制作點心的點心師傅嗎?又哪用得了去外面買?何況。外面買的,根本沒有府上的點心師傅做的好吃!”

  “沒錯!沒錯!汴京里最優秀的點心師傅,可都在各王公大臣的府上任事,誰又會自降身份,到一間小店里去當廚師?荒謬,實在是荒謬!”

  …….

  又是兩天的時間過去了。就在這一場的“風波”慢慢地是有將要平息的跡象的時候,有關“秦氏甜品屋”的另外一個信息終于是被傳出來了,而且是又弄得滿城皆知。

  造成這樣的一個結果的原因,其中自然是有“武侯神技”現世的這一股風潮還沒平息的關系,可是更重要的卻是因為秦永的一番杰作。因為他在前一天的晚上,是命令他府上的那些仆人們將“廣告”貼滿了汴梁城的大街小巷了。所以,只要是當天有出門的人們,又有哪一個人是不知道這樣的一個消息的呢?

  “公主殿下,打聽到了!打聽到了!”

  “哦?何時,何地?”

  “后天巳時,北城!”

  “好!到時候,我們提早出宮。”

  “是,公主殿下。”

  累似的對話,幾乎是同時發生在武梓香和武嫣然的寢宮當中。而結果也大致相同,那就是她們同時決定,當天務必是一定到場的。

  只是,有所不同的是,武嫣然是打算用微服出宮的方式的,而武梓香,則是光明正大的以大公主的身份前去。

  其實吧,這也是很自然的,畢竟,武嫣然雖然是美艷無比,可是卻終究還是中原人的相貌,所以,她要扮作是普通人前去的話,那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武梓香卻是不行的,先不說她以往騎著高頭大馬招搖過市到底是被多少人認得了,就連她的頭發、眼睛、膚色,那也是沒有辦法隱藏的。

  所以,說什么微服出宮、女扮男裝,那對她而言根本是一句空話。

  她能做的就是光明正大地以大公主的身份前去,而且,這么一來的話,那個所謂的揚州才子,只要是露面了的話,以后就算是想躲著她,那也是不可能的了。不過,她沒有想到的是,秦永當天卻仍然是蹤影全無的,乃至于她就算是想找個借口來發發脾氣,那也是不可能的。

  “好了,全部準備妥當了,就等著明日開張吧!”

  經過一段時間的重新修整和裝潢之后,秦永親自“謀劃”的這一間“秦氏甜品屋”終于是要開張了。

  這一夜里,除了秦永一人以外,秦府上下幾乎都是徹夜無眠的。這其中,又以柳落瑤最甚。因為只有她最清楚,這一間“秦氏甜品屋”的成功與否,對于目前的整個秦家的意義所在。而且,這一個主意是秦永所出的,作為秦永的嬌妻,她自然是衷心地希望自己的夫君能夠成功的。不說他如今已經是什么小有名氣的“詠月公子”了,好歹他還是揚州首富的獨子呢,這么一點小生意,他要是辦砸了的話,那可是招人笑話了。

  “官人,真的不需要再囑咐她們幾句?不如趁著現在還有時間,早些讓她們起床,再演練一遍吧!”

  一直到三更時分,柳落瑤卻一直是睡不著,于是忍不住搖醒了秦永問道。

  “呃!不用了吧?都演練過三回了,肯定不會出問題的了!況且,她們又不是第一次在人前表演了,前些時候在大公主殿下的面前都能進退有度的,這回絕對也沒有問題的。”秦永半夜里被柳落瑤搖醒了倒是好一陣哭笑不得。

  這事弄得,原本來他認為吧,既然是已經做了萬全之策的話,那這覺自然就睡得是心安理得的。

  可是沒有想到,他卻忽視了柳落瑤她們與他自己的感受是完全不同,于是就弄得她們這大半夜地睡不著覺,連帶著他也受到了影響了,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吧。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