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090 皆大歡喜

[字數:4964 更新時間:2014-9-10 20:37:00]




  李曉峰會滿意嗎?當然不會,如果他只是一個充滿了理想的天才科學家,賣掉鏈霉素的專利是很正常的選擇。可他走的不是一條尋常的道路,這條路上他不光需要很多很多的錢,更是要確定自己的絕對核心主導地位。所以,就算要同歐根家合作,也必須是他說了算。

  “我對你開出的任何價格都沒有興趣!”他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但是亨利表現得比他還要鎮定和強勢,大手一揮就報出了價格:“五百萬克朗!”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至少康斯但丁認為是不少了,要知道他們的無良老子混跡商場幾十年也只掙下了價值百萬克朗的產業。一個藥方能賣這么多錢,他已經很滿足了。

  某偽娘不留痕跡的推了推某仙人,輕聲道:“這個價格很不錯了!”

  不錯你妹!

  某仙人勃然大怒,五百萬克朗,這也叫錢?你丫知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肺結核患者,一個人按用藥半年算,能產能多大的效益?你又知不知道,鏈霉素這玩意被發現都還要等二十幾年,真正工業化生產更是四十年后的事情。將近半個世紀的獨門買賣你丫覺得只值五百萬克朗,換成美元哥都看不上眼,克朗那算什么狗屁!

  亨利也沒注意到某仙人的臉色,似乎也覺得自己的報價很厚道很大氣,竟然洋洋得意的說道:“怎么樣?我說過我們歐根家族非常有誠意吧!”

  但是李曉峰立刻就給他當頭一棒:“五百萬克朗也叫錢?忘記告訴你了,本人的鏈霉素每支價值十萬克朗,以令妹的病情每一天需要注射兩支,持續三個月,五百萬還不夠一個月的藥錢!”

  亨利急了,怒道:“哪有這么貴的藥!你這是敲詐!”

  李曉峰淡然的站起身來,彈了彈衣服上的灰塵,傲然道:“覺得貴?用不起早說嘛!沒錢就浪費我的時間,我一向不和窮鬼打交道!”

  亨利的臉都憋紅了,可偏偏卻拿某人沒辦法,這時他才忽然想到,那種該死的鏈霉素滿天下還就只有這個混蛋有,他說什么價就是什么價,人家沒說一支五百萬就恨對得起他了。

  “那您開個價吧!”亨利強壓下心頭的怒氣,甕聲甕氣的說。

  開價?李曉峰樂了,他就是看不慣亨利高人一等的態度,你丫一個凡人不過是有兩個臭錢,敢跟哥這樣的正牌仙人甩臉子,虐不死你!

  他微微一笑,指了指小鳥依人一樣挨著亨利的貝拉問道:“你妹妹值多少錢?”

  此言一出滿座嘩然,埃里克森和康斯坦丁看怪物一樣看著某人,至于亨利和貝拉,眼睛里更是能冒出火來。倒是莫瑞根顯得很淡定,似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仿佛是很贊賞某仙人的狂言豪語。

  亨利暴跳如雷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侮辱我們歐根家族嗎?”

  “侮辱?”李曉峰微微一笑,十分淡定的反問道:“我不過是按照你的思維提問,你問我鏈霉素值多少錢?我不過是反問你,你妹妹的性命又值多少錢而已。如果這是侮辱,那也是你自取其辱!”

  亨利頓時啞口無言,他還就真是自取其辱,人的生命有價值嗎?有!但是無法衡量;換而言之救命的良藥有價值嗎?自然也有,從某種意義上說跟生命等價。

  亨利完全明白某仙人的意思了,對方無非是想告訴他,別以為有錢了不起,少跟哥裝大尾巴狼,哥要是不高興了,照樣不鳥你,你丫自個一別撒尿玩泥巴去!

  沉吟了片刻,亨利才又一次開口相詢:“斯別洛斯基先生,我沒有絲毫侮辱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要什么樣的條件,才肯轉讓鏈霉素的生產技術呢?”

  李曉峰搖了搖手指,輕蔑道:“你還是不懂,我根本就不算向任何出售鏈霉素的生產技術。這樣的搖錢樹,你認為我會傻到拱手送給別人嗎?”

  這回輪到亨利表示輕蔑了,他嘲諷道:“斯別洛斯基先生,你恐怕還沒搞清楚現實!鏈霉素是搖錢樹不假,但是以你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取得成功!”

  李曉峰大笑不已,挖苦道:“搞不清楚現實的是你,歐根先生,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談條件?只要我愿意,你妹妹就只能等死,到時候別說十萬一支,一百萬、一千萬,你有跟我講價的資格嗎?另外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告訴你,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恐怕沒有任何人能再制造出鏈霉素了!”

  亨利臉上的肌肉在不斷跳動,牙齒也咬的咯咯響,良久才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斯別洛斯基先生,請你不要高興得太早,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很多的事都是要靠實力說話。你沒有這個實力,無異于身懷重寶的兒童……”

  李曉峰笑得愈發的開心了,眨了眨眼很俏皮的調侃道:“我非常同意這一點,拳頭大就是真理,我太喜歡了!”頓了頓他不懷好意的看著亨利,冷笑道:“也就是說,現在我可以很講道理的欺負你!”

  話音剛落,原本乍呼呼的亨利頓時翻到在地,渾身不斷的抽搐,劇烈的疼痛感撕扯他的每一根神經,原本十分俊俏的小白臉扭曲得完全變了形。

  “你對我哥哥做了什么!”貝拉驚叫起來。

  李曉峰輕描淡寫的說道:“你哥哥不是說我沒實力嗎?我不過是展示自己的肌肉給他看看罷了。滋味還不錯吧,歐根先生?”

  隨著李曉峰打了個響指,被劇痛折磨得差點暈過去的亨利才恢復了正常,這可憐的孩子心有余悸的問道:“你……這是什么妖術!”

  妖術?

  李曉峰很是生氣,你丫真是有眼無珠,老子是正統的仙人,怎么會使用妖術!他當即糾正道:“這可不是妖術,而是東方中國古老相傳的仙術!不怕告訴你,我在彼得保羅監獄坐牢的時候遇上了一位中國來的高人,他將一身本事都傳給了我!對于我來說,你那些所謂的實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李曉峰這純粹是瞎掰,他無非是要打消某些人的疑惑。比如說某偽娘,剛才她可是臉色大變,直接認為某仙人是搶奪了自己弟弟身體的魔鬼,差點要和某仙人拼命。當然,從某種意義上說,偽娘的懷疑很有道理,某仙人確實是鳩占鵲巢的邪惡份子。

  “你真是我弟弟?”康斯坦丁還是有些懷疑。

  “當然!”李曉峰毫不客氣的就將偽娘摟在了懷里,故作親熱的捶了她兩拳,“雖然學了這些東方的法術,讓我有點受不得氣,也受不得委屈,但我還是原來的我!”

  某偽娘猶自不信,不依不饒的追問了幾個只有原本的安德烈才知道的屬于兄弟倆的小秘密,但是這些對某仙人來說完全沒有難度,他就算是再懶,占據了這具身體一個多月,該知道的總要知道了。

  某偽娘很娘的撫了撫胸口,這才放下心來。不過女人總是喜歡八卦的,雖然這貨還不是女人,但愛好和普通女人相比也沒什么不同。她好奇的追問道:“那位中國大師呢?”

  “死了!”這種死無對證的謊話對某仙人來說是拈手就來,但是他也沒忘記強調一點:“不過大師將畢生的修為都傳給我了!”

  別人信嗎?

  很難說,不過就算再懷疑,見識到了某人的手段,怎么也得半信半疑。倒是莫瑞根卻是真心實意的相信了某人的忽悠,因為在她看來這才是最符合事實的結論,而且在巫師界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不值得大驚小怪。

  “安德烈,”在心上人的指使下,埃里克森硬著頭皮站了出來,“你既然不打算出售鏈霉素的生產技術,那我們絕不會強求的。亨利他就是喜歡胡咧咧,你別聽他胡說八道。”

  李曉峰怎么會被這種話忽悠,對于這些大財閥、大老板來說,追求利潤是天性,至于強取豪奪的手段,那也是天經地義的。這些道貌盎然的家伙別看一個個人模狗樣的,但是肚子里裝的全是壞水。若是換做別人,恐怕已經被亨利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了。而他之所以顯示顯示自己的手段,也是為了確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害。所以該裝糊涂的時候,李曉峰還是會裝糊涂的,畢竟他確實需要歐根家族和諾貝爾家族的幫助。

  “是嗎?”某仙人歪著腦袋很傻很天真的問道。

  “當然!”被嚇怕了的亨利可不敢再炸刺了。

  “那你以后說話可就要小心一點了!”李曉峰陰陽怪氣的說道。

  對此亨利還能說什么,只能連不跌的點頭。

  李曉峰見目的已經達到,也是見好就收,他話鋒一轉忽然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可以開始談談合作事宜了!”

  合作?亨利和埃里克森的腦子有些轉筋,你不是說不賣技術嗎?怎么回心轉意了?

  “技術當然是不賣的!”某仙人依然言之鑿鑿,“我和我哥哥以技術入股,占51%的股份,剩下的49%你們兩家自己去分……”

  亨利和埃里克森對視了一眼,雖然這個方案比他們預想的要差不少,但是總比徹底鬧翻得罪某人要強,見識了某人的神奇手段之后,他們還真不敢造次,而且從長遠看,只要某人肯拿出技術,那就意味著他們還有機會……這么想的話,這種分配方式也不是不可接受,何樂而不為呢?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