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061 暴走的加米涅夫

[字數:4448 更新時間:2014-9-10 20:37:00]




  加米涅夫心情不錯,早上特別犒勞自己,喝了一杯正宗的拿鐵,這可不是什么大路貨,而是蘇漢諾夫送給他的意大利正宗正品,據說是從某位沙皇前寵臣家里搜刮出來的好東西。

  濃郁的奶香和咖啡因的刺激讓加米涅夫覺得自己煥然一新充滿了活力,連帶著覺得彼得格勒的陰雨天氣也變得順眼了。當然僅僅一杯拿鐵是沒有這樣的魔力的。讓加米涅夫心情大好的主要原因是捷爾任斯基走了,昨天中午的火車,直達赫爾辛基,如果一切順利能買到去斯德哥爾摩的車票,那么接下來的半個多月里都不用看到那張鐵面了。

  說真的,捷爾任斯基的離開讓加米涅夫頓時松了口氣,雖然這位鐵面人跟他大體上是一條戰壕里的戰友,但是對方帶來的那種壓迫感時時刻刻讓他揪著心。他就像上緊了發條的鬧鐘,只能矜矜業業滴滴答答的向前走,一刻都不能松懈,只要稍有懈怠,鐵面無私且動力無限的鋼鐵費利克斯就會立刻揮舞著鞭子狠狠的鞭策他前進。

  沒了捷爾任斯基的制肘,加米涅夫自然不用如此的玩命,更不用擔心反對派鬧事,天大地大如今彼得格勒他最大,看誰還敢跟本大爺唱反調。

  對于那些反對派,加米涅夫早就看不順眼了,瞎胡鬧什么,一群大字不識幾個的泥腿子懂什么革命,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們這些高學歷的文化人走不就行了。各安其位各盡其職豈不是皆大歡喜!

  甚至加米涅夫暗暗的下定了決心,若是不安分的工人們再鬧事的話,將使用一點強有力的手段殺雞儆猴,得開除幾個帶頭的黨籍。讓他們明白什么叫組織紀律。

  嗯,里面最煩人的就是那個安德烈,這個小屁孩實在是太討厭了,目無尊長口吐狂言,若是能收拾他是最好不過。可惜的是這小子不是黨員,要拿捏他根本就不可能……不過,據說加育勞夫那個家伙跟這小子走得近,要不就先收拾收拾這個大個子吧!給他個嚴重警告的處分。

  加米涅夫方案都想好了,敲打加育勞夫必須是公開的,最好是在黨代會上公開修理他,得讓彼得格勒那些不安分的家伙知道如今是誰當家!

  加米涅夫的怨氣可是不小,對于上次被圍攻的事他一直耿耿于懷,雖然當時捷爾任斯基以柔克剛化解危機于無形,但是他還是覺得面子上過不去。尤其是捷爾任斯基在取勝之后制止了他窮追猛打,讓他說不出的憋屈,一股火氣沒處發泄。好吧,現在捷爾任斯基不在了,他自然要好好的秋后算賬。

  這不僅僅是報復,其中也有點和捷爾任斯基叫板的意味,畢竟上次的事件出了風頭的那個鐵面人,明明跟他的主張一樣,憑什么掌聲全歸他了,而自己就只能挨磚頭?

  加米涅夫就是準備立威,說到底就是為了徹底的掌控彼得格勒的黨組織。若是能按照他的設想重組,那么這對他的政治生涯將是極大的促進!

  一舉兩得的好事,加米涅夫自然不會放過,將杯底的最后一點拿鐵一飲而盡,他叫來了斯大林,對于這個幫著他對抗了捷爾任斯基的戰友,他還是有些期望的:

  “斯大林同志,如今處于革命的十字路口。作為黨在國內的最高負責人,我們有義務也有責任將同志們引向正確的道路。”

  說到這,加米涅夫頓了頓,觀察了一下斯大林的表情,但是一如既,往迎接他的是那張沒有任何情緒的麻臉和灰蒙蒙充滿了霧氣的雙眼。從這副面孔里你讀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說好聽點叫一潭死水,說不好聽點就是對牛彈琴了。

  這個搭檔還真是悶騷,加米涅夫在心中腹誹了一句,剛剛送走了一個鐵面人,又迎來了一個面癱,革命工作真是不好做啊!

  斯大林不說話,那加米涅夫也就只能自彈自唱:“所以我們有必要統一思想,對于這項工作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斯大林默默的摘下了掛在嘴邊的煙斗,別看他面如死水,但是內心之中卻是翻起了軒然大波。加米涅夫的意思他十分清楚,怎么統一思想?還不就是收拾那些反對派!誰也不比誰傻,他雖然不說話,但心里亮堂著,尼瑪,你不就是想立威嗎?我哪怕不同意,你還不是要干。讓我發表意見,無非是讓我附和你,甚至以后事情出了岔子,準備讓我背黑鍋吧!

  天地良心,斯大林如今對革命的前景真是很迷茫,所以回到彼得格勒之后一直保持著沉默是金的狀態,老話不是說了,說得越多錯誤也就越多,千言萬語不如一默。你們愿意折騰那就隨便折騰,反正我就是不明真相的革命群眾,黨指向哪里打向哪里我圍觀打醬油就成。

  “我沒有什么意見,完全服從黨的領導!”

  等了半天,看著斯大林把煙斗拿起來又放下,放下之后又拿起來,憋了半天就得到了這么個什么都沒有的答復,加米涅夫心中也不舒服。你個死麻子就是想耍滑頭,不表態想當墻頭草是吧!告訴你,沒有這樣的好事!

  “斯大林同志!服從黨的領導是對的,但是黨不需要應聲蟲,作為黨在國內的高級領導,你必須肩負起自己的責任,不能辜負了列寧同志對你的信任!”

  這話就有點重了,幾乎是暗指斯大林是個不負責任的應聲蟲。對于這樣一頂大帽子是人都承受不起。但是斯大林不是普通人,哪怕是加米涅夫指著鼻子罵他,這時候他也照樣是裝聾作啞,罵就罵吧,哥臉皮厚頂得住。不就是丟人一點么,跟站錯了隊的相比,這就是小意思了。

  一個油鹽不進的斯大林,任何人都沒轍,你表揚他,他面癱,你批評他,他還是中風的狀態。加米涅夫就郁悶了,原來的斯大林不是這個態度啊!

  當初返回彼得格勒的路上,我們不是言談甚歡嗎?那時候你可是很支持的我的;后來面對基層黨員們的質疑和捷爾任斯基的反水(加米涅夫始終認為捷爾任斯基反水了),你也是堅定的站在我這一邊。怎么如今我大權獨攬可以號令天下了,你反而就對我裝聾作啞呢!

  只能說,加米涅夫的理解出了偏差,斯大林的態度是始終如一的,他對革命的前景并不是十分看好,在路上那是跟加米涅夫客氣,后來貌似是支持了加米涅夫一把,實際上也是和稀泥。

  說白了斯大林的態度就是,如果加米涅夫混得好,那他就跟進;如果加米涅夫掉坑里,那他就趕緊拔腳走人,至于要不要落井下石,那視情況而定。加米涅夫指望他雪中送炭或者幫著沖鋒陷陣,好吧,你找錯人了。

  斯大林聰明著,他很清楚的知道加米涅夫想要干什么,這一段時間加米涅夫跟什么人走得近他是一清二楚。雖然現在彼得格勒黨內上層基本也是這個態度,但是列寧同志突如其來的那封《遠方來信》卻給他敲了警鐘。這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至少說明跟著加米涅夫走還是有不小的風險地。

  斯大林可不想冒這樣的風險,所以他肯定不會跟著加米涅夫一條路走到黑,當然他也不會直接對抗加米涅夫,畢竟現在的局勢還不明朗,誰贏誰輸還不好說,太早的下注只會血本無歸。所以他既不會公然得罪加米涅夫,也不會立刻的轉向左傾,他的想法是繼續沉默是金,多做事少說話,一切等列寧回國之后再說。

  但是這個態度加米涅夫接受不了,在他看來斯大林就是耍滑頭,就是立場不堅定。對于這樣的同志他肯定不會重用的,就算要用也得防一手。所以他也懶得逼斯大林表態了,直接吩咐對方該干什么干什么,繼續做你的吉祥物去吧!

  目送著面癱的斯大林出門,加米涅夫的好心情頓時煙消云散了,他本以為對方會在最后的時刻醒悟,但是斯大林那種若無其事的態度讓他抓狂了。這個家伙難道真的沒有一點野心?不知道跟著我走將是一條康莊大道。

  加米涅夫怎么也想不通斯大林的選擇,一股子悶氣完全只能發泄到辦公桌上,若不是桌子是橡木的,恐怕是承受不了石頭同志的火氣的。

  狠狠的發泄了一通之后,加米涅夫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告訴自己完全不必為了一個傻13而生氣,你不珍惜機會這天下有的是人會珍惜!

  他憤憤的從報紙架上取下了一摞報紙,打算看看新聞換換心情,但是老話說了,人倒霉起來喝水都塞牙縫。滿腔怒火的加米涅夫完全沒有注意到,他隨手挑出來的那份報紙就是某仙人給他準備的大餐。

  “混賬!!”

  《真理報》編輯部的編輯們被一聲從總編室傳出來的怒吼給嚇了一跳,大家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溫文爾雅的加米涅夫同志是撒的哪門子的火氣,斯大林同志不是已經走了嗎?還有誰能惹他老人家生氣?

  很快答案就揭曉了,嘴都氣歪了呈暴走狀態加米涅夫揮舞著《俄羅斯之聲》的創刊號在眾編輯面前嘶聲力竭的吼道:“去查!給我立刻去查!看看這份報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還有,我要馬上知道這份報紙是誰買回來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