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051 激烈交鋒

[字數:4335 更新時間:2014-9-10 20:37:00]




  也就是捷爾任斯基威望高,作這樣的解釋才沒有挨打,換成別人,比如莫洛托夫什么的,估計鼻青臉腫的就被抬回去了。但是這個解釋真的讓人信服和滿意嗎?

  別說是一門心思憋著將事情搞大的李曉峰,就是普通工人也不滿意這個說法。都子彈對子彈、炮彈對炮彈可還不叫鼓吹戰爭,真當大家伙是弱智,可以隨便糊弄?

  “真理報必須道歉。”人群里有人高喊道,“必須明確反對戰爭的態度!決不允許模棱兩可!”

  有帶頭的自然就有響應的:“對!絕對不能糊弄咱們工人!”

  “這不是糊弄!”捷爾任斯基趕緊解釋,“我們的立場是明確的,通過合理有效的手段監控臨時政府,只要它不反對革命,我們就擁護它的決議!”

  “真是可恥!”

  原本李曉峰是準備躲在幕后推波助瀾的,但是捷爾任斯基的態度讓他十分惱火,他原本還對鋼鐵費利克斯抱有希望,但是現在看來他和孟什維克的態度沒什么區別,與石頭和鋼鐵簡是一丘之貉。既然他們已經同流合污,再隱忍不發那就錯失良機了。

  李曉峰分開擋在自己前面的人群,沖到捷爾任斯基的面前,幾乎把口水噴到了老費利克斯的臉上:“這是公然欺騙,什么叫通過合理的手段監控臨時政府,現在的情況是蘇維埃的執行委員會已經跟臨時政府同流合污!今天發生的一切簡直是對齊美爾瓦爾德精神的褻瀆,全世界的無產者聯合起來的意義,不是為英法帝國主義的利益去賣命。我們不要戰爭、不要炮彈、不要子彈,我們唯一需要的就是和平。凡是反對和平的我們就要反對,凡是不支持和平的政府我們就要將其推翻!沒有任何條件可講!”

  什么叫一呼百應,這就叫一呼百應,穿越以來發表了不少次演說的某仙人,總算是第一次感覺到不是一個人在戰斗了。

  “這個年輕人是誰?他說得太好了!”

  “這才是咱們工人的心里話!”

  工人們紛紛開始打聽某仙人的身份,對于這個勇敢站出來吼出他們心聲的年輕人,報以熱烈的歡呼和經久不息的掌聲。

  人群中加育勞夫一邊拍手一邊興奮得向左右的工友介紹道:“他就是安德烈同志,別看他年紀小,但是安德烈同志領導了彼得保羅監獄的起義,是二月革命的大功臣!”

  和周圍興奮的人群相比,捷爾任斯基開始覺得頭疼了,對于某仙人的激進他有著深刻的體會,進監獄的第二天就公然號召越獄,和黨內元老的第一次見面就吵得不可開交,這樣的人有什么事不敢干的?甚至捷爾任斯基都懷疑眼下的陣仗都有可能是這個家伙搞出來的。

  當然,這一點是冤枉了某人,就沖開始大伙都不認識他,就知道這廝還沒有太高的人氣。若是捷爾任斯基知道了,如果他不站出來為鋼鐵和石頭說話,某人也不會出來搞風搞雨的話,估計老費利克斯是要后悔的。因為他對某人的一意孤行和破壞力是十分了解的,這廝連機槍掃射都不怕,還會怕區區幾個捏著筆桿子的人?

  更何況捷爾任斯基對加米涅夫的支持是有限的,他并不是完全同意那個“子彈對子彈、炮彈對炮彈”的言論,從內心中說他也是希望和平的,他認為俄國和德國之間完全可以締結一個不割地、不賠款的體面合約,這對雙方都有利,德國人可以結束腹背受敵的局面,俄國也可以退出戰爭休養生息。

  至于臨時政府大員們心中的真正想法,捷爾任斯基多少也能猜得到,他們肯定是希望戰斗到底的,倒不是說這幫孫子好戰或是看到了勝利的曙光。完全是因為俄國的資本主義是畸形發展的,完全依靠英法兩國的資本輸血,從1905年開始俄國的經濟就患上了嚴重法國依賴癥,離開了外國的資本這幫孫子的資金鏈條就會崩潰,到時候總理大人和部長大人們的利益就要受到極大的損害!

  正所謂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欠了一屁股帳的資本家們當然不敢跟債主呲牙。當然,在這其中沖著戰爭紅利去的也不在少數。雙管齊下,對于臨時政府的大員們來說,戰斗到底也就是唯一的選擇了。

  但不管是欠債氣短也好,還是為了戰爭紅利也好,這些對于筋疲力盡的俄國工人、士兵和農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就算是打贏了他們也分不到什么好處,吃不飽穿不暖還得為老爺們的利益拋頭顱灑熱血,天下沒有這么蠢的人。馬上結束戰爭就是他們最大的愿望。

  捷爾任斯基能理解這種愿望,但是能理解不意味著就會完全同意,作為一個政治家他必須比一般人看得更遠,立刻停戰是不可能的,德國人沒那么好說話,你都說了人家是帝國主義,那就不能指望帝國主義大發慈悲吧?

  常人看來停戰對雙方都有利,但是德國人看到的卻是俄國打不下去了,乘你病要你命,這個時候不獅子大開口大撈一票更待何時?可想而知在這個當口讓德國人停戰絕對不會是無條件、不割地、不賠款的。若是答應這些苛刻的條件,必然極大的損害俄國的利益。

  對此,捷爾任斯基是不愿意看到的,他是一個革命者,革命的目的不是為了造反而造反,他還沒有那么變態。他為之奮斗的理想是建立一個富強民主文明的新俄國,這種損害俄國利益換取和平的做法他根本不能接受!他的想法是暫時繼續戰爭,拖到德國人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簽訂一個不苛刻的條約,這也就是為什么他會暫時站在加米涅夫一邊的原因。

  但是,這種原因他根本沒法向工人說明,因為他知道只要繼續戰爭就會損害工人、士兵和農民的利益。從良心上講捷爾任斯基能理解他們的訴求,這些要求并不高也很現實。不過讓他以犧牲長遠利益為代價換取現實利益,他做不到。

  “我們當然希望和平!”捷爾任斯基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轉移視線了,“但是如今不是我們不要和平,而是我們的敵人不愿和平!德奧帝國主義集團還在大兵壓境,此時此刻如果不能將他們擋住,任何爭取和平的想法都是徒勞的和不負責任的!”

  頓了頓他大聲呼吁道:“工人兄弟們,不是我們要刀槍對刀槍、子彈對子彈,而是敵人逼迫我們不得不這么做!為了爭取真正的和平,我希望同志們能夠克制!”

  捷爾任斯基的講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有些原本情緒激動的工人臉上露出了深思的表情的,這意味著他們的情緒正在軟化,只要乘熱打鐵,估計能夠應付過去。

  不過捷爾任斯基實在是太低估了某仙人做攪屎棍的能力,他可沒有捷爾任斯基想得那么多那么遠,對某仙人來說不管是長遠利益也好還是現實利益也罷,他一點都不關心,他只知道自己的立場符合歷史進程,不會出現路線錯誤,最最關鍵的是如果不能反擊捷爾任斯基的言論,那么也就談不上搞垮石頭和鋼鐵。

  “這是胡說八道!”李曉峰又跳了出來,“真正不愿意和平的就是現在的這個罪惡的資本家組成的臨時政府,他們既沒有和談的意愿也不愿放棄帝國主義戰爭的紅利,這些唯利是圖的吸血鬼根本就不管我們的死活,兄弟們,難道你們看不見嗎?盧布一天天在貶值、物價一天天在飛漲,可他們卻在醉深夢死。憑什么!憑什么我們要出錢、出力、流血、流淚,當牛做馬的為他們賣命?而他們卻連最基本的八小時工作制都不愿意滿足我們!你們說有沒有這種道理!”

  這番話是說道工人們心底去了,尤其是八小時工作制的問題,這是工人對臨時政府最大的怨念之一。舊賬被翻出來了,哪怕剛才認同了捷爾任斯基解釋的工人都情不自禁的大吼一聲:“沒有道理!”

  李曉峰見工人的情緒又上來了,暗自松了口氣,乘熱打鐵立刻提高了聲調:“我們僅僅是反對戰爭,要求他們積極展開和平努力,而他們是怎么糊弄我們的,我們不能再被蒙蔽了。在沒有切實的爭取和平的方案之前,我們不能同意任何鼓吹戰爭的言論,任何發表這樣言論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戰爭販子!對于這樣的戰爭販子我們要將其打翻在地,然后再踏上一萬只腳!”

  工人群情激奮揮舞著手臂呼應道:“打翻在地!打翻在地!”

  隨著某仙人言辭愈發的激烈,工人的情緒像打了雞血一樣亢奮,捷爾任斯基幾次試圖發言,都被身邊憤怒的工人無情的制止。

  眼看著情緒醞釀得差不多了,某仙人總算是可以發動最后的總攻,他沖上臺階,用手指著《真理報》的頭條,大聲的呼吁道:“我們決不能接受這樣的背叛!也決不能接受這些反革命的言論!這樣的反革命份子必須被清算!我強烈的要求將這樣的害群之馬開除出革命的隊伍,絕對不能允許他們再大放闕詞,絕對不能允許他們再傷害我們的感情,絕對不能允許代表工人階級和革命群眾的《真理報》被玷污!”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