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050 軒然大波

[字數:4758 更新時間:2014-9-10 20:37:00]




  “應該歡迎蘇維埃昨天發出的宣言。這個宣言如能深入廣大群眾,無疑會使數百數千的工人重新記起已經被遺忘的口號——‘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只要臨時政府跟反對派或反革命進行斗爭,布爾什維克就堅決支持臨時政府……當兩軍對峙時,建議其中一方放下武器,解散回家,這是愚蠢的。這不是和平政策,而是奴隸政策……自由的人民將堅定的站在自己的崗位上,用子彈對付子彈,用炮彈對付炮彈……”

  頭版頭條上大大的粗體黑字觸目驚心,當然跟字體比起來,里面的內容更是一顆重磅炸彈,能將整個《真理報》編輯部炸得蕩然無存。當然,首當其沖的肯定是那位石頭同志,不用看署名李曉峰也知道,這篇東西代表了他的意愿。

  和加育勞夫讀到報紙后的憤怒相反,某仙人卻覺得身心愉快,他怎么也沒想到石頭同志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這完全是護國主義論調嘛!還子彈對付子彈、炮彈對付炮彈,恐怕讀到報紙的工人和士兵直接就回家操家伙用子彈和炮彈爆了你的菊花。

  至少加育勞夫已經表現出這樣的傾向了:“這是投降和無恥的背叛,這樣的混蛋根本就不配成為布爾什維克……”

  李曉峰心中一動,似乎這是個不錯的機會?如果能借此機會搞掉加米涅夫和斯大林,最主要的是能搞垮斯大林似乎非常不錯。

  對于這位鋼鐵同志,某人是深深的忌憚,雖然他早就打定主意站在勝利者一邊,也很清楚蘇聯建國后最終的勝利者是鋼鐵同志,但他真心不想跟鋼鐵同志站在一個戰壕里。

  那實在是太危險了!風險系數之高如同跟著朱元璋鬧革命,等革命成功之后都會免費派發一張通往地獄的單程車票,適用于全家老小祖宗八代。

  想想跟斯大林一起打天下的高加索幫,格魯吉亞分舵舵主奧爾忠尼啟則忠心耿耿卻撈了個被自殺,亞美尼亞分舵舵主邵武勉更是被斯幫主借刀殺人,這兩可都是布爾什維克的元老和骨干,比斯幫主的資格都老,到頭來卻混不了個自然死亡。

  再下面,斯幫主的至交好友和金牌馬仔基洛夫莫名其妙的被刺殺,這里面斯幫主有脫不了的嫌疑。后來連斯幫主親自救回來的二姨太和二姨太的大兄弟阿利盧耶夫最后都難逃一死。更別說走狗級別的什么亞戈達、葉若夫、葉努基澤、彼得羅相。

  就算是僥幸留得一命的莫洛托夫和卡岡洛維奇結局也是讓人唏噓,一個摯愛的妻子被丟進了集中營,一個連自己的兄弟也保不住。也只有老奸巨猾的米高揚(不是造飛機的那個,這個是哥哥)和伏羅希洛夫僥幸逃過一劫。

  可以說跟著斯大林混,固然能夠權傾一時,當時最后免不了兔死狗烹。對于長了一張狗臉,翻臉無情的斯幫主,某仙人自然是敬而遠之。更何況斯幫主屁股底下那個位置某仙人也很喜歡,天無二日、民無二主,位置只有一個,不把你弄下來,哥怎么能夠如愿以償?

  所以對某仙人而言,政治斗爭中放過誰,也不能放過鋼鐵同志,越早將其三振出局越有利。現在鋼鐵同志稀里糊涂的上了石頭同志的賊船,高高興興的送把柄上門,這么好一個靶子不打白不打啊!

  “這樣的人確實不配成為布爾什維克!”李曉峰立刻打蛇隨棍,“我建議立刻召開黨代會,將這樣的害群之馬開除出黨!”

  開除黨籍!

  加育勞夫嚇了一跳,那個什么,他確實很憤慨,但是還沒有昏了頭腦,加米涅夫和斯大林怎么說都是元老級別的黨員,其中斯大林還是中央委員,要開除他們的黨籍,似乎有點棘手。

  加育勞夫的表情怎么能逃出某仙人的眼睛,他問道:“有什么問題嗎?”

  加育勞夫斟酌道:“恐怕是不符合組織原則,要開除中央委員的黨籍,必須要召開中央委員會啊!”

  李曉峰呲了呲牙,好像沒戲,別說開中央委員會,現如今在彼得格勒的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和前中央委員還湊不成一桌麻將。指望至上而下的解決對手,無異于癡人說夢。

  不過,既然至上而下不行,那就至下而上,指揮不動中央委員,哥還指揮不動彼得格勒的工人群眾了,就算不能開除你們,也得惡心死你們。

  “不管他是中央委員也好,還是黨的元老也好,作為一個布爾什維克首先就要堅定的站在工人群眾一邊,一個不能為工人群眾說話的布爾什維克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布爾什維克!”李曉峰立刻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被工人群眾唾棄的人,沒資格成為布爾什維克!”

  加育勞夫明顯一愣,問道:“安德烈同志,你是說……”

  “我的意見很明確!”李曉峰用力的一揮手,“工人群眾才是布爾什維克的基石,我們的黨就是為工人群眾的利益服務的。就算是中央委員也必須接受工人群眾的監督,工人群眾有責任、有義務、也有權利清除黨內的害群之馬!”

  加育勞夫高興得大叫道:“您說的真是太好了!從來沒有人能把道理說得這么明確!我立刻去發動群眾,一定要討一個說法!”

  加育勞夫又一次興沖沖的走了,但是某仙人卻沒顯得太高興,“討一個說法”這句話本身就說明了加育勞夫的態度,他沒有某人想象的那么激進,根本就不打算動真格的開除加米涅夫和斯

  大林,只要有一個能說得過去的理由,他就滿意。這和某人的期望值可是相差千里,某仙人可是憋著壞水要往加米涅夫和斯大林身上潑的。

  “你好像不是太滿意?”安妮公主忽然問道。

  李曉峰有些氣憤的說道:“我當然不滿意,加育勞夫根本就是想和稀泥,一點都不堅定。都這種時候了怎么手軟?必須把他們開除出黨!”

  安妮公主又問道:“你很想將他們開除?”

  “當然!”李曉峰一本正經的說道,“這兩個家伙都不是好鳥,放過他們就是姑息養奸!”

  斯大林奸嗎?那是肯定的,能披荊斬棘消滅道路上所有的對手等上權力的高峰,那肯定是厚黑到了一定程度。至于加米涅夫,這廝在歷史上也不干凈,排擠托洛茨基他就是幕后黑手之一,只不過沒想到的是原本自己瞧不起的小弟斯

  大林比他更黑,最后還陰了他一把。跟這兩個大奸人講客氣,那就是對政治生命不負責,反正李曉峰已經跟他們撕破臉了,乘機發難也沒什么不對。

  安妮公主笑道:“你肯定得罪他們了!”

  “這不是得罪不得罪的問題!”李曉峰立刻撇清道,“而是他們的所作所為極大的傷害了工人群眾的利益,我不過是就事論事而已!”

  安妮公主搖搖頭道:“我才不信你有這么偉大,你肯定是借機報復!”

  饒是某人厚臉皮,臉上也不禁有些發熱。嘿嘿,哥的這點小心思你都看出來了,不過看出來了又怎么樣。哥是絕對不會承認的。說破天去哥都是一心為公,這就叫摟草打兔子兩不耽誤。

  “不過這兩個人真的很厲害嗎?”安妮公主饒有興趣的問道。

  某仙人雖然不遠承認,但還是點頭道:“非常厲害!”

  “那我必須提醒你了!”安妮公主忽然收起了臉上的笑意,正色道:“如果他們真有那么厲害,那出手的時候一定要記住。如果做不到一擊必殺,那最好隱忍不發!”

  這個道理李曉峰當然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對付加米涅夫和斯大林這樣的政壇巨黑,要么就徹底的將對方搞臭,要么就什么都別做。政治

  斗爭,最怕的就是加育勞夫的那種心態,瞻頭顧尾還想著什么治病救人,最后恐怕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會是這樣的結果嗎?李曉峰心里可沒底,可讓他放棄這么好的機會又有點舍不得。畢竟那兩位犯的是絕對的路線錯誤,如果這樣的原則性錯誤還釘不死對方,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辦法扳倒對手了。

  至少形勢的發展和某仙人預計的差不多,看了最新一期《真理報》的工人群眾不用加育勞夫去發動,就已經自發的包圍了編輯部,各種打到投降派、開除編輯部成員的口號此起彼伏。光從場面上來看,稱得上是聲勢浩大,用后世的話來說,這就叫大規模群

  體事件了。

  不過唯一讓某仙人感到疑惑的是,出面救火的并不是捅婁子的石頭同志和鋼鐵同志,站出來安撫工人的是捷爾任斯基。而且他的論調似乎和那兩位也趨于一致。

  “工人兄弟們,基于革命的現實,《告世界人民宣言》并不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這個宣言不是鼓吹繼續戰爭,而是對德奧工人兄弟的吶喊和呼喚……至于今天的頭版也不過是響應這個號召,不意味著我們支持戰爭,我們的斗爭路

  線是明確的,積極的監督臨時政府,只要它不反對革命,我們就有條件的擁護……我希望大家能夠冷靜,我們布爾什維克絕對是站在工人階級一邊的!”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