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天兵在1917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044 阿布拉莫維奇(爆發求收藏)

[字數:5087 更新時間:2014-9-10 20:37:00]




  PS:爆發求求票求收藏!

  一路無話,李曉峰按照安妮公主的指點,將車停在了一塊掛著阿布拉莫維奇貿易公司牌子的三層小樓門口。

  就是這里了,看著不起眼的哥特式小樓,安妮公主心臟頓時一緊,隨即向李曉峰表示謝意:“謝謝您,斯別洛斯基先生。”

  “殿下,您太客氣了,叫我安德烈就行了。”某仙人大大咧咧的回答。

  “好的,那我就不客氣了。”頓了頓,安妮公主看了看小樓的門口,露出猶豫的表情,忽然支支吾吾的說道:“安德烈,我的隨從還沒來,您能不能……”

  “陪您一起進去是嗎?”李曉峰笑了一聲,隨即伸出右手:“沒有問題,十分樂意為您效勞。”

  安妮公主松了口氣,說真的,對于這家公司的主人她真的很忌憚,沒有熟人陪著,她真心不敢進去。

  搭著李曉峰手臂,安妮公主慢慢的步入了門內,和外面的平靜比起來,小樓的內部倒是喧囂,叼著煙卷滿臉橫肉眼睛閃爍著兇光的大漢隨處可見,不時還能隱約聽到里面的房間里傳來沉悶的**碰撞聲和求饒聲。李曉峰明顯能感覺到身邊的安妮公主有些緊張,至少進門之后挨著他是更緊了。

  “你們找誰?”

  迎面而來的一個大光頭攔住了兩人的去路,這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青色的頭皮隱隱發光,臉上長長的刀疤說明他不是善茬。

  安妮公主抓緊了李曉峰手臂,鼓起勇氣回答道:“我找阿布拉莫維奇先生。”

  大光頭上下打量著李曉峰和安妮公主,當然某仙人可以很明顯的覺察到,對方觀察的重點是安妮公主挺拔的胸器,至于他完全就被無視了。而且讓某人很不爽的是,對方輕微的喉頭蠕動說明這廝絕對是個色中惡鬼。

  大光頭看了個夠本,咧著嘴問道:“找我們老板?有預約嗎?”

  “告訴你們老板,我是迪米特里.羅曼諾夫先生的夫人,他會見我的!”

  “等著!”大光頭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走了,似乎根本就沒把羅曼諾夫這個姓氏當一回事。

  以至于一向遲鈍的某仙人也覺得這個地方很不對勁,絕對不像個正經的貿易公司,反而和他記憶中的黑社會堂口很接近。但是安妮公主和他老公迪米特里王子這樣的高貴人又怎么會招惹**人物?某仙人真是有些想不通了。

  正思考間大光頭扒著樓梯欄桿吆喝了一嗓子:“你們兩個上來,老板要見你們!”

  安妮公主明顯被嚇了一跳,驚疑不定的看著李曉峰,似乎拿不定主意。某仙人倒是個傻大膽,上過天堂下過地獄,這種黑社會的小場面對他就是毛毛雨了。

  他輕輕的拍了拍安妮公主的手背以示安慰。不知道是某仙人的安慰起了作用,還是安妮公主隱藏在血液中的王室驕傲和高貴被激發了,她昂首闊步步履鎮定的走上了樓梯。

  二樓的格局跟一樓大同小異,兩人跟在大光頭后面來到了經理室的門口。

  大光頭敲了敲門,畢恭畢敬的問道:“老板,人來了!”

  “讓她進來!”

  門里的那人聽聲音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以至于聲音都有些含糊不清。李曉峰心中不好的預感更強烈了一點,擁著安妮公主抬腿就準備往里走。

  “你不能進去!”大光頭不由分說的將他攔了下來,“老板只見這位夫人!”

  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一般而言都意味著絕對沒好事。別說李曉峰認為安妮公主是自己的朋友,決不能不管不問。就沖他仙人的驕傲,被一個小混混攔下來都要發作。

  某人一巴掌就拍開了大光頭擋著他的手:“滾開!”

  “嘶!”

  大光頭握著手吸了口涼氣,他本來以為對方是個小白臉,可沒想到力氣不小,看上去輕輕一拍,簡直比鉗子夾了還要疼。不過當打手就要有當打手的覺悟,哪怕是再疼也不能喊出來。不光不能喊疼,還得找回場子來。

  他趕緊上前一步死死的擋在門外,看那架勢還真有點忠心護主的做派:“敢在這里耍橫,你小子活膩了吧!”

  “我還就……”

  照某仙人的想法,一腳把這大光頭踢開,闖進去就行了。可安妮公主可不敢任著某人的性子來,里面這個阿布拉莫維奇背后的人連她都不敢小視,真要弄出什么幺蛾子,她也承受不起。

  她趕緊拉住暴走邊緣的某人,勸道:“沒事,安德烈,你就在外面等我。有什么事我會叫你的!”

  公主的面子某人還是要給的,而且這話也對,里外就是一門之隔,就算對方意圖不軌,就憑一扇門和這個大光頭,真心攔不住他。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他們要真敢使壞,我拆了這個狗窩!”

  大光頭一邊開門一邊輕蔑道:“哼!也不怕大話閃了舌頭!”

  大門噗通一聲合上,李曉峰只瞧見了辦公桌后面坐著一個大胖子,那滿身的肥肉幾乎都要破體而出,更讓他皺眉的是,這胖子滿臉的淫笑,就像灰太狼看見了喜洋洋一樣。

  大光頭惡狠狠道:“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

  李曉峰才懶得搭理這個貨,在他眼里這個家伙跟死人無異,某人雖然小肚雞腸,但還不至于跟快死的人慪氣。更何況和這個光頭比起來,他更關心門里面發生的事,雖然沒有千里眼順風耳的本事,但區區一扇木門怎么可能擋得住別有用心的仙人去窺視?

  所以事情的來龍去脈很快就清楚了,無非是富家敗家子的那點事。安妮公主的丈夫迪米特里王子,平生沒有太多的愛好,也就是吃喝嫖賭,尤其是后兩項,王子殿下是一日也離不開。

  哪怕是到了荒涼的西伯利亞,迪米特里王子殿下依然故我,該嫖的時候嫖,該賭的時候賭,一來二去的經濟就有點緊張,不得已借了點高利貸。九進十六出驢打滾利滾利下來,饒是天家貴胄也吃不消。所以囁,王子殿下很沒面子的被高利貸吸血鬼給綁了,對方揚言安妮公主不給錢就要**解剖,將分解下來的各種零件送給公主作紀念云云。

  若是從前沙皇陛下還沒有倒臺的時候,哪怕尼古拉二世不待見這一家子,也不會任人欺凌自己的本家兄弟。可如今皇帝陛下全家被軟禁,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怎么可能管這攤子爛事。至于王子殿下的父親保羅大公,這個老不修自己還在監獄里唱囚歌,爺倆同是天涯淪落人,誰救誰還是問題。

  真是人走茶涼樹倒猢猻散,如今能當家的也就是安妮公主了,可是公主殿下也苦啊,本來攤上這么個花花公子老公,家庭關系就不和諧,然后再趕上革命,那更是風雨飄搖。原本指望著緊吧緊吧的熬過這段日子,還趕上這敗家子將流動資金輸個精光,你說這日子怎么過?至少門外的某仙人就唏噓不已,落難的鳳凰不如雞啊!

  “阿布拉莫維奇先生,您能不能寬限幾天?”安妮公主懇求道。

  “夫人啦!”那肉山一樣的死胖子很是得意,“我們也很為難啊!當初若不是看在王子殿下的面子上,我們是不可能借錢地。可是一晃幾個月過去了,殿下他一分錢沒還,我們的壓力也很大呀!”

  “可是……可是……”安妮公主急得淚珠兒在眼眶里打轉轉。

  那胖子可是熟視無睹,毫不留情的威脅道:“夫人,沒有什么可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若是你們再不還錢,我只能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沒收你們的財產抵債!”

  “您不能這么做!”安妮公主已經完全慌亂了。

  那胖子一抖手中的借據,惡狠狠道:“我為什么不能這么做,這上面白紙黑字寫得清楚,還有您丈夫的簽字畫押,我只要控告你們,你說法庭會怎么判!”

  安妮公主的眼淚都下來了,她咬著嘴唇懇求道:“阿布拉莫維奇先生,我的丈夫和您是好朋友,您不能這么絕情!您要是沒收我們的財產,那我們就無家可歸了!求求您,給我一點時間!”

  “給你一點時間?!”阿布拉莫維奇冷笑一聲,問道:“這可是五百萬的債務,夫人,您認為這是一點點時間就能解決的問題嗎?”

  這句話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安妮公主仿佛被抽走了靈魂,幾乎是癱倒在沙發上,她很清楚哪怕給她十年的時間也還不上這筆巨款。難道真的要傾家蕩產流落街頭?

  看著安妮公主狀若失魂,阿布拉莫維奇嘴角露出了一絲很難察覺的笑意,一切的發展都和他預料中的一樣,也許馬上他就要一嘗所愿了。

  這廝假惺惺的走到安妮公主的面前,裝模作樣的掏出一方手絹遞了過去:“夫人,對于您的遭遇我是萬分同情,我也十分想幫助您走出困境……”

  “真的嗎?阿布拉莫維奇先生!”安妮公主驚喜的叫出了聲。

  “當然!”阿布拉莫維奇臉上的肥肉都在顫抖,似乎處于一種亢奮的狀態中,他迫不及待的抓住安妮公主的玉手,含情脈脈的說道:“夫人,我已經仰慕您很久了,一直期盼著為您效力……”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