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刀筆吏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13章 為官之道

[字數:5245 更新時間:2014-8-1 8:59:00]



  第13章為官之道

  蕭家鼎拱手道:“晚生除了會幾句歪詩,自問并無及第之才。所以,這科舉一途,不敢奢望。還是老老實實當書吏混日子得好。”

  杜達隱點點頭,道:“昨兒個二妞就一直在老朽耳邊嘮叨說你仗義有才,讓我幫你,我聽著也不怎么相信,所以想親自看看。現在知道你的擅長詩詞,單憑這一點,在衙門里當書吏那是綽綽有余的了。只是衙門六房,有不同的官吏,你想在哪一房干?”

  “晚生苦讀刑律,不敢說精通,也還是有一些了解,所以想去刑房,不知行不行?”

  杜達隱笑了,道:“在刑房當書吏,到不是一定要精通刑律,老朽在衙門刑房干了數十年,見得人多了去了,說得上精通刑律的,誰真的沒有,便是了解一二的,卻也不多,好些書吏甚至都未曾翻閱過刑律法條,還不是一樣的干了多年?其中的訣竅,你可知道?”

  蕭家鼎忙拱手道:“晚生正要向爺爺請教。聆聽爺爺的教誨。”

  杜達隱捋著花白胡須,道:“想在衙門里混得好,能往上爬,關鍵一個字:‘圓’!”

  “圓?”

  “嗯!圓就是圓滑。里面學問大著呢,對長官,這圓滑就是阿諛奉承,溜須拍馬,要舍得送禮,送重禮,長官親自交代的案子,要辦得又快又符合長官的心意。對待同僚,這圓滑就是笑臉迎人,多栽花,少栽刺,人情世故不能少,讓人人都說你好。對待下屬,衙門里要不茍言笑,所謂慈不帶兵,衙門外要稱兄道弟,關懷熱情,要讓下屬對你時時保持敬畏,而又心存感激。總之,這個圓字,里面門道很多,說不清道不明,關鍵看自己的領悟了。哈哈哈”

  他說的這些蕭家鼎現代官場小說看多了,自然很清楚,但是卻一臉驚喜崇拜狀,連連拱手道:“聽聞爺爺一番教誨,晚生茅塞頓開,原本一頭霧水,現在已經是撥云見日,赫然開朗了。多謝多謝!”

  杜達隱瞧著他,點點頭,嘆了一口氣,道:“說得很輕松,其實做起來很難,好比老朽,雖然這些道理都明白,可是老朽太容易較真,凡事不能圓滑,所以錯過無數次的提拔機會,最終到老,還是一個小小書吏。公子要以老朽前車之鑒為戒啊!”

  蕭家鼎心中暗笑,早知道你是紙上談兵了,要不然,你又怎么干了這么多年還上不去?連一個不入流的小官都沒有混上?他心里這么想,臉上卻還滿是崇敬之情,道:“爺爺過謙了,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能在衙門里干上數十年的人,除了爺爺,也就沒有別人了。這樣的本事,晚生要是能學會,便已經很滿足了。”

  杜達隱笑呵呵瞧了杜二妞一眼,道:“這公子到挺會說話的。”

  “那不是正好嗎?爺爺,你這是答應幫他忙了?”杜二妞欣喜道。

  杜達隱沉吟道:“幫忙說說是沒有問題的,只是……”

  蕭家鼎自己知道這老頭擔心的是什么,趕緊插話道:“這打點之資晚生已經備好了。”

  杜達隱頓時釋然一笑,道:“你倒是很聰明,準備了多少?”

  “一貫錢,外加一枚價值九貫錢的玉佩。如何?”

  杜達隱點點頭:“按理說,能決定你進衙門當書吏的,只有縣令,但是其他的縣丞、主簿、和縣尉說話也慣用,因為這幾個是縣令的左膀右臂,他們保薦的人,縣令一般是不會反對的。縣令你是不容易見到的,他為人也很小心,不見外人。所以,咱們去找縣丞、主簿或者縣尉中的一個,讓他們幫忙說說話,這事就成了。”

  “那具體找誰比較好呢?”

  杜達隱沉吟片刻,道:“找鄧全盛吧,他是我的老上司,我們關系一直都不錯,他也比較給我這老臉面子。再說了,你這點錢,也只夠找他的。要是找縣丞、主簿就不夠了,更不要說找縣令。”

  蕭家鼎吐吐舌頭,心想這唐朝買官的價格還真是夠高的,自己預料不足啊,忙起身拱手道:“多謝爺爺!”從自己腰間取下一貫銅錢,放在杜達隱的面前,道:“這是晚生的一點心意,勞累爺爺幫忙出面保薦,晚生感激不盡。”

  杜達隱微笑點頭:“你這已經初步做到了圓滑,很好,相信你在衙門里一定如魚得水。”

  蕭家鼎真誠道:“晚生只是感激爺爺初次相見就如此仗義幫忙,略表心意而已,等將來到了衙門,晚生不會為一己之利就昧著良心枉法辦事的。”

  杜達隱點點頭,望了孫女杜二妞一眼,道:“若不是二妞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耳邊求我,我也是不會管這種事情的。要感謝,你就感謝二妞好了。”

  蕭家鼎忙又對二妞一躬到地:“多謝二妞姑娘!”

  杜二妞胖乎乎的臉蛋上又幾分害羞,道:“行了,咱們不是相互幫忙嗎?”

  杜達隱瞧著二人笑了笑,將那一貫錢推到杜二妞面前:“你收著吧!爺爺送你了。”

  “謝謝爺爺!”杜二妞拿過那一貫錢。

  這時,酒菜紛紛上來了,蕭家鼎頻頻舉杯敬酒,又會說話,把個老爺子哄得是團團轉。

  終于,酒飽飯足,杜達隱道:“今天晚上,我帶你去鄧縣尉家,天黑的時候,你還在這里等我。”

  蕭家鼎忙不迭答應了。

  杜達隱望向孫女,道:“咱們也該走了吧?”

  “爺爺你先走,我再跟蕭公子說說話。”

  杜達隱若有所悟地笑了笑,打了個酒嗝,道:“那好,那我就先走了,你們兩個接著吃,說說話!”說罷,朝著杜二妞擠擠眼。

  杜二妞有些害羞,嗔怪地輕輕打了杜達隱的胳膊一下,扭著胖胖的腰肢道:“爺爺!你有了酒意,走路可要當心,別摔著了。”

  杜達隱揮揮手:“爺爺沒有醉,放心吧!”慢悠悠出了雅座,下樓走了。

  杜二妞忙把房門關上,從袖口袋子里取出一張表格,放在蕭家鼎的面前:“喏,把這個填了,填好之后,我送去戶房給你登記,就可以發給你路引了。以后你就不是流民了!嘻嘻。”

  蕭家鼎喜道:“你可真有本事!這都弄到了!”

  “這個沒有什么,你趕緊填吧。”

  蕭家鼎先前已經問過了那蕭老漢侄兒的籍貫住址是益州九隴縣,當下便填寫了。名字一欄,大名寫的是自己的真名,曾用名寫的是自己冒名頂替的那個蕭七郎。

  寫完之后遞給杜二妞,杜二妞看了一眼,道:“你老家九隴縣啊?那地方可偏遠得緊。聽說都是放牧的多。”

  “是啊是啊。”

  “你在家里排行老七?”

  “是啊,嘿嘿。”

  “你們家兄弟可真多!”杜二妞笑嘻嘻道,把身邊的那一貫錢又推到了蕭家鼎面前,“這錢你收回去吧!”

  “為什么?”

  “咱們兩誰跟誰?你幫我,我幫你,這不是扯平了嗎?以后我們開詩會,我事前把題目弄到手告訴你,你再幫我,我也不給你錢就是了。行不?”

  “嘿嘿,不給錢可以,但是燒雞和酒是要給的,這寫詩很費腦子的!”

  杜二妞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道:“你就知道吃!”

  “愛吃不好嗎?你不也是因為愛吃,才長得這么胖嗎?”

  “胖怎么了?很多人就喜歡胖的女人呢!你不喜歡?”

  蕭家鼎聳聳肩:“無所謂,胖瘦都是你,咱們是朋友,又不是找老婆,自然不用挑肥揀瘦。”

  杜二妞胖臉微紅,道:“還接著吃嗎?”

  “改天吧,你還得趕緊的把路引弄好,晚上說不定用得著,我也不能多喝,不然晚上見到縣尉,印象不好。”

  “說的也是,那好,咱們走吧!”

  蕭家鼎結帳后兩人出來,在門口分手。蕭家鼎回到了客棧,讓李三給他上了一碗醒酒湯,他本來就沒有太放開喝,所以很快就恢復了正常。便出門到街上一家首飾珠寶鋪里買了兩個裝禮物的精致盒子,一大一小。回到客棧,將那一貫銅錢放在大盒子里,將玉佩放在精美的小盒子里。兩個盒子用一塊藍布包裹起來。

  忙完了,他拿出那一冊《永徽律》,一邊翻看一邊等杜達隱。

  日落西山,彩霞滿天。

  門外樓道響起腳步聲,接著有人敲門,傳來店小二李三的聲音:“蕭公子!”

  “誰啊?”蕭家鼎聽到了好幾個人的腳步聲,便問道。

  沒等李三回答,同行的人已經高聲道:“蕭兄!是小弟朱海銀啊,咱們昨夜說好的,今日一起逛翠玉樓去的!”

  蕭家鼎忙起身過去打開房門,果然便看見胖乎乎的朱海銀帶著幾個仆從站在門口,拱手望著他。

  蕭家鼎拱手還禮,道:“這還早著呢。”

  “不早了,咱們先去吃飯,吃了飯才好喝酒,空腹喝酒容易傷身,走吧,今日一切都小弟包了,找個地方吃飯去!”

  蕭家鼎道:“抱歉,我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現在還不能去。”

  朱海銀很是有些失望,道:“那……,那要等到什么時候?”

  “這個不好說啊,要不,你先去翠玉樓等我,我辦完事就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