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秦之帝國再起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九十五章:困難重重

[字數:3289 更新時間:2014-8-1 8:54:00]



  感謝老書友“LSun001”的評價票,榮譽相信你一定是投五星的對不對?對不對……

  也再次感謝“開心壞人”的打賞,謝謝你!

  ………………………………………………………………………………………………

  之后的情況證明呂哲只不過是想太多了,任囂身為南疆軍團的次帥哪怕真的想排擠誰也不會做的太過明顯,恒戰自然也拿到了調動軍隊的令符。

  大秦傳統的練兵模式是怎么樣呂哲從來都不知道,他在受命之后也沒有馬上行使權利,而是帶著親兵不斷在變成大兵營的夷陵來來回回的走動。

  初來乍到的特點就是對什么都陌生,不熟悉實情的條件下怎么練兵?他們漫無目的的逛了五天,呂哲也對南疆軍團的現狀有了一些了解。后面,他特意去找任囂,請求查看給予練兵安排的物資,任囂自然不無應予。

  由人領路呂哲到了囤積物資的地點一看,儲備物質的地方戒備非常森嚴,任囂帶到南郡的一校兵力至少有三千人被安排守衛。

  囤積的物資情況果然如屠睢所講的那樣不容樂觀,如果后面沒有源源不斷的糧草和兵器從全國各地送來,僅僅依靠現有的物資養活只夠養活十萬大軍兩個月,兵器也僅僅夠武裝起八萬士兵。

  當然,并不是說只有八萬的兵器,事實上兵器例如長劍、戈矛、長矛、弩機、弓、等等武器的數量足有十三萬。但是必需考慮到磨損或者戰場丟失等原因,十三萬件武器必需留下足夠的后備,不然在進行大戰時無法及時補充兵器,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囤積地點嚴密的防御非常有必要,這是為了防止百越人的襲擊。

  事實上百越人確實有襲擊過,來襲的人數規模還十分多,不過那一次上萬的百越人在進攻時沒有穿越被清理出來的空地就被秦軍弩兵和弓箭手消滅大半,殘存的敗軍更是被一名叫元燦的校尉帶兵堵在一個小山谷全數殲滅。

  南疆軍的各個關卡,那些拒馬和圍欄上的首級就是上次那波襲擊者的頭顱。

  一場襲擊被圍殲之下,進入南郡的十幾個百越部落元氣大傷,其中不知道有多少部落因為損失太多的青壯年而被其他部落吞并,黯然地離開歷史舞臺。

  來到南郡之后,呂哲等人所看見的局勢其實已經趨于穩定,這時秦軍已經以百人為一隊的形式在剿殺南郡境內的百越部落,大量小規模的襲擊不過是南郡境內百越人的一種掙扎。

  目前夷陵的人口大概是二十七萬多,其中有八千是從關中調來的秦軍,大概有二十五萬是被征調來的原六國戰俘或罪官以及其家屬,夷陵本地人口不過才七千不到。

  夷陵的耕地不算多,大部分是山中梯田,有七千多人的縣在南方已經算是大縣。不過再怎么個大縣也無法單獨負擔起超過二十五萬駐軍的糧草,因此駐軍的糧草自然需要整個南郡來供應。這也是為什么秦軍一到地頭就馬上清剿境內百越的原因,其用意當然是保證糧草運輸的安全。所以哪怕殺再多或者殺錯了,只要達到目的根本不會被追究。

  呂哲做事喜歡按照寫計劃,他巡視營盤時會查閱兵冊,不過比較尷尬的是兵冊一般只記錄幾點,大概是相貌特征、家人、貫籍。

  年齡?好吧,并不是沒有記錄,但是這個記錄的方式有些坑,例如某某誰生于始皇帝二年,然后再按照現在是始皇帝二十六年,得出的結論是這人現在是二十五歲。

  那么六國貫籍的人呢?他們自然也有記錄,不過會根據出身于哪個國家來記錄。比如魏人,那誰誰誰是魏假王幾幾年,這個誰誰誰是楚幽王幾幾年。反正是非常雜的記錄,要是一個一個的對證再換算一下,在這個沒有加減乘除算法的年代,可以想象工作量多大嗎?

  最詭異的是什么?人人都知道自己是哪個王的幾幾年出生,但是讓他們說出自己幾歲又是一頭霧水……

  別開玩笑了!讓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文盲的人去記得自己多少歲,似乎有些難度。畢竟一人哪怕連腳趾都算上都只有二十根指頭,很大一部分估計是永遠的“二十歲”,因為再往上指頭就不夠用了。

  受限于無法確認年齡的原因,呂哲注定無法下一道什么段年齡的人到哪集結。不過他也不是傻子,既沒有一個一個的挑選,也沒有劃分一個大范圍然后讓他們玩“真心話大冒險”的游戲,而是找軍中長史幫了個忙,查閱一下秦孝莊王四十六年都是原六國的什么王的多少年。

  查詢這些并不困難,呂哲很快確認當時各國大王的年份,然后他上報任囂,請求將符合年份的人抽出來。按照紀元來算,被抽選出的人不會多于四十歲。

  為自己機智感到滿意的呂哲在接下來的五天內接收大批人員,他再把十五歲以下的人剔除出去,到了第十天總共集結了三萬四千一十七人。

  正當呂哲在好奇恒戰為什么毫無動靜,以為是在被任囂打壓時,恒戰帶著親兵出現了。

  或許是恒戰意識到自己已經惹到任囂,近期他很沒有存在感。也不知道他因為什么原因,近來更是沒有與呂哲有過接觸。

  再一次看見恒戰的呂哲心里其實根本沒有什么尷尬情緒,依然是有說有笑。不過恒戰看呂哲的目光有些怪,像是責備又像是鄙視。畢竟再怎么看都是呂哲一到南郡立刻被任囂“收編”,而似乎呂哲是被屠睢點名才加入南疆軍團,從哪方面都是呂哲辜負了屠睢。

  當然,呂哲從來都不覺得自己辜負了誰,他是一名光榮的大秦軍侯,又不是某人的親兵,無論向誰靠攏不都一樣是在為偉大的秦帝國繁榮昌盛努力嘛!

  恒戰的到來只為了一件事情,他紅著臉做出一個請求……

  很難想象一個人怎么能一邊羞愧又理直氣壯的要求呂哲劃出五千經過甄選的兵源?不過恒戰這也是沒有辦法,他查閱兵冊后得出的結論與呂哲相同,那就是無法快速辨別兵源的年紀。正當他苦惱的時候,呂哲的招數奏效了。

  思考了一下,呂哲同意了恒戰的請求,對于他來說多五千和少五千沒有影響。

  似乎是呂哲太利索的舉動讓恒戰意外了吧?恒戰愣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事情好像不是我想的那樣?哲并不是忘了上將軍的栽培,他只不過是想讓南征軍快點形成戰力,這才配合次帥?”這單純的小伙子心里這么想。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