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二道販子的崛起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七二章 時間差

[字數:4007 更新時間:2014-8-27 1:29:00]




  陳忠很狡猾,他雖然從一開始就擺出一副準備全力以赴進攻朝陽門的架勢,但真正的目標卻根本不是這里,甚至都不是城東,而是城北,安定門,或者德勝門,至于哪一個,這個需要看清軍的反應速度,從朝陽門到德勝門接近十五里路呢,被他基本上全部引誘到城東的清軍主力好好跑吧,只要他們能跑過時速五十公里的車隊就可以了。

  至于那些卡車是用來填河的,亮馬河,壩河,護城河,現在是冬天枯水季節,亮馬河就一條臭水溝,壩河在有了通惠河以后,也逐漸變成排水溝了,就這兩條河那些載重十噸的自卸車,有二十車土就填出路來了,剩下三十車土填平護城河很輕松,再說還有推土機呢!當然光填平道路還不行,真正的武器是那輛履帶式拖車,那里面整整裝了十噸銻恩銻和鋁粉的混合物,而且全塞在一個壁厚一公分的大鐵罐里,這東西的威力即便是比起大滿貫也不遑多讓。

  除此之外騎兵團也已經在遠處隱蔽待命,一旦炸開了安定門立刻向著缺口發起突襲,只要他們在缺口頂住半小時,那些卡車就會帶著援軍趕到,五十輛卡車一次運送兩個營都沒問題,只要用炮火繼續遮斷城墻,用少量毒氣彈在城內制造混亂,就可以盡最大可能遲滯清軍的增援,說到底他就是在打一個速度差。

  當車隊填平亮馬河然后繼續向北開的時候,即便是載漪這樣反應遲鈍的。也明白對方是想干什么了,城北沒有守軍。或者說只有少數警戒的,周長四十五里的北京城,六萬人當然不可能均勻分開防御,實際上任何城墻都不會那么防御,守城主要守得是城門和敵人的攻擊面,怎么可能說都排上人,敵軍向哪兒進攻守軍就向哪兒轉移唄,反正外圈永遠跑不過內圈。可惜內圈是人,外圈是卡車就不一樣了。

  “快,快去安定門布防!”東直門的載勛發瘋一樣吼叫著,他手下的士兵們慌亂地離開自己的崗位,撒開腿就往安定門方向跑,大炮是不可能帶了,抬著機槍過去就行了。但就在這時候,遠處的忠勇軍炮群再次開火了,射程最大可以達到十二公里的一零五加農炮,從現在的炮兵陣地上直接打到德勝門都沒問題,更何況是他這里,這一次可不會節約炮彈了。爆炸的火光幾乎整個淹沒了安定門以東的城墻,正在往那邊增援的清軍瞬間被炸得血肉橫飛。

  城墻上不能走那就只能走城下了,等第一批增援的清軍跑下城墻,沿著墻根向西狂奔的時候,忠勇軍的車隊都過壩河了。推土機開道,所有障礙直接推了。后面裝滿沙土的卡車源源不斷跟隨,幾公里而已轉眼就過去了,這時候重炮的炮火已經覆蓋了安定門。這邊僅有的幾千老弱病殘都死的死,跑的跑,幾乎可以說一個守軍也沒有,三十多輛自卸車倒過去,很快在護城河上填出一條寬闊的道路,緊接著那輛裝著超級炸彈的履帶式車開過了護城河直接頂在城墻根,然后駕駛員下來,隨行的工兵裝好起爆器,車隊開始撤離。

  看著離開護城河的車隊,正在往安定門跑的載勛毫不猶豫地掉頭再次往東直門跑,他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上次朝陽門的大爆炸嚇得他一連三天都沒睡好覺,那恍如天塌下來般的巨大爆炸聲至今想起來還渾身發涼。

  尤其是那次爆炸之后,從附近抬出來的很多死尸,身上都看不到任何傷口,只有耳鼻往外淌血,那詭異的形象就好像正在眼前晃悠,一名驗傷的仵作剖開一具尸體才知道,里面的內臟全都震碎了。

  他可不想做一個那樣的死鬼。

  跟著他一起過來增援的清軍,很多還沒明白過來呢,尤其是那些在城下跑的,都已經開始往安定門城墻上跑了,就在這時候突然見就看見整個安定門一下子變成無數的碎塊噴上天空,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火紅色怪獸在從地底拱出般,緊接著幾乎肉眼可見的沖擊波推著煙塵向周圍擴散,這時候巨大的爆炸聲才傳來,盡管相距幾百米,載勛仍然感覺就好像被驚馬撞了一般,整個人尖叫著倒飛了出去。

  等他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正看見天空中那些城墻碎塊仿佛冰雹一樣往下砸,遠處的安定門后面,兩百多米范圍內,所有建筑全部被夷為平地,一個詭異的巨大扇形赫然印在地上。

  “快堵住缺口!”耳朵被震得有點不太好使的載勛,隱約聽到給他充當顧問的黑木為楨那驚慌的喊聲,他這時候才發現不遠處忠勇軍的騎兵正在向著缺口狂奔,可以想象這兩千騎兵沖過缺口意味著什么。

  他這時候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抹了一把從耳朵里流淌到臉上的鮮血,一把抽出了佩刀,大聲朝著那些茫然無措的士兵吼道:“堵住缺口,別讓逆軍進城。”

  那些被巨大的爆炸都快嚇傻了的清軍士兵,這時候還哪敢往上靠,一個個面面相覷著,有人都想往城下跑了,載勛氣得一刀砍倒旁邊一名轉身的,緊接著喝道:“逆軍進城別想有好,沒看見昨晚他們把頤和園都搶了嗎?”

  這句話倒是鼓起了那些清軍士兵的勇氣,一個個揮舞著手中步槍向前沖去。

  這時候那些騎兵已經接近城墻了,為首的軍官一抬手,朝天空中打出了一顆信號彈,正在天空中監視的飛艇立刻報告坐標,遠處的炮群緊接著恢復炮擊,不過這時候全部換成了毒氣彈,因為角度問題這些從東南方向飛來的炮彈,幾乎全部打在了缺口內側,整個缺口周圍完全被黃色毒霧淹沒,正在趕過去堵缺口的清軍立刻慘叫著崩潰了。

  而那些臉上套著防毒面具的騎兵,在接近毒霧時便紛紛下馬,端著手中的沖鋒槍開始沖進缺口,被十噸銻恩銻炸出來的缺口長達五十米,不過并不是垂直型,而是在兩邊形成陡峭的坡度,雖然陡峭但并不能阻止突擊隊員的攀爬,很快他們就借著毒氣掩護沖上了城墻。

  不過載勛跟黒木為楨也不傻,雖然他們不敢沖進毒霧,但在外圍沿著城墻方向射擊還是可以的,所以這些突擊隊員的進攻并不順利,好在手中的沖鋒槍幫了他們,裝了七十一發大彈鼓的沖鋒槍,瘋狂地向著前方潑灑子彈,就在他們對射的同時,天空中的飛艇再次確定了清軍的位置,隨即用旗語通知炮兵新的坐標。

  載勛正趴在一塊城墻碎塊后面,揮舞著他的手槍指揮那些趴在城墻上的清軍士兵射擊呢,突然間巨大的爆炸聲在他身旁炸開。

  “瑪的,這些炮彈長眼睛了,怎么老子在哪兒它就打哪兒?”莊王爺捂著被落下城磚砸破的腦袋,氣急敗壞地吼道。

  “不是大炮張眼睛,是我們頭頂有個眼睛!”黒木為楨一邊射擊一邊抬頭示意,就在這一瞬間,突然對面一連串沖鋒槍子彈打過來,前熊本師團長一聲沒吭便腦袋撞到了地上。

  “呃?黒木?”剛朝天空中的飛艇吐完唾沫的載勛,愕然地看著自己的顧問,在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之后,這家伙的勇氣立刻泄了,在炮彈爆炸的火光中一點點挪到城墻邊,然后順著登城的臺階悄悄溜了。

  他一走手下那些當兵的互相看了看,也一個個跟在后面開溜了,突然間壓力大減的突擊隊員們,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以后,迅速沿著城墻向前推進,這時候東城的清軍主力還在源源不斷趕來,他們迅速利用原有的掩體在城墻上建立起一道防線,同時居高臨下支援缺口外圍的突擊隊員。

  在城內缺口外圍,突擊隊員也在和增援而來的清軍對射,他們雖然沒有炮火支援,但好在爆炸在這里形成了一片廢墟帶,給他們提供了極好的掩護,而清軍卻因為這周圍一片狼藉,行動極不方便,沖鋒了兩次都被壓了回去,本來就沒什么戰斗意志的清軍,索性也不再沖鋒,雙方在廢墟中用對射僵持著。

  就在缺口處激戰正酣的時候,那五十輛卡車已經裝滿增援的士兵掉頭返回了,另外還有更多的增援部隊也在跑步趕來,看到這一幕朝陽門的載漪和大山巖,也做出了他們這時候最好的選擇,朝陽門的城門打開,吊橋放下,聚集在后面原本準備破城后堵缺口的三千多騎兵,在城墻上大炮的掩護下,向著對面的忠勇軍陣地發起了自殺式的沖鋒。

  他們能夠如此痛快地接受這個必死的任務,倒是讓載漪頗為感動。

  “瑪的,沒看出來,這幫雜碎還真對得起他們祖宗!”他擦了一下眼角的一滴淚水自言自語地說道,可惜的是沒過多久,他就換成了憤怒的咆哮。

  “混蛋!”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