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中校的死地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中校的死地正文:第一章:(三)中校

[字數:2379 更新時間:2013/11/9 11:38:00]





“弟兄們,我們不能都過去。”梁少尉想了一下說:“陣地上正在激戰,如果我們幾個都過去,陣地上的弟兄們就會認為指揮所里空殼了,也不見了關營長,軍心馬上就會大亂,后果不堪設想。那樣的話,即便是他王中原有天下的能耐,我們所有的弟兄都將難逃一劫。我看這樣,讓我自己過去,你們兩個在指揮所里。等把鬼子的這次沖鋒打下去以后,我把中校叫到這里來,再作商議。這件事眼下必須保密,不能泄露。······哎,我問問二位,現在陣地上除了王中校以外,最大的官是哪一位?知道不知道?”

“二連的一個連副叫賈采買,也是個少尉軍銜。”一個戰士說:“別的······恐怕都只有排長一級的了,也不全,大都是少尉啊,準尉什么的。中尉的,也就連長王中原了。”

“好,你們都在這里,沒有我的命令不準私自離開指揮所。”梁少尉說:“我去,我過去熟悉一下情況······記住,眼下我們牽一發而動全軍,明白嗎?”

“梁少尉,我們倆在這個破指揮所里干啥啊?啥都沒了,光是讓我們倆在這里干巴巴的閑坐著啊?陣地上的弟兄們還在那邊和鬼子玩兒命呢!”一個戰士說:“還不如讓我們也到陣地上參加戰斗,多少也能扛點事,弄這些花里胡哨的干啥?”

“你們知道什么?”梁少尉大聲喊:“只要這里有人,陣地上的弟兄們心里就有底;弟兄們心里有底了,才能一心一意的打鬼子。方才我都說了,你們倆怎么就理解不透呢?聽我的命令,不然的話,老子的手槍就不認你們倆。”梁少尉說著掏出了手槍:“好歹我也是個少尉。你們倆,連個士官也算不上。怎么,現在就想違抗命令?”

“沒有說不聽你話啊,少尉?”一個當兵的攤開了雙手:“我們也是為弟兄們著想。”

“替弟兄們著想,那就在這里老老實實的呆著,這比什么都強!”梁少尉狠狠地看了看兩個兵,然后正一正自己的軍帽,咳嗽一聲,貓腰跑出了指揮所。

陣地上,王中原連長正在指揮弟兄們向對面下到河里的鬼子開火,密集的子彈打到水里,濺起很多的水花,伴隨著擲彈筒甩過去的手榴彈的爆炸聲,河里的鬼子死傷不少,不斷有鬼子向口袋一樣躺倒在河里,可后面的依然瞪圓了眼珠子向和對面沖。時節是剛入冬,盡管河水不曾結冰,可流水已經冰涼。異國青春的鮮血摻進有點渾濁的河水里,連同尸首,慢慢地被沖走了。

河對面的松井手里拿著望遠鏡,緊皺眉頭,無奈重重地嘆口氣:“命令下去,吹撤退號!哎,看來聽高木小隊長的忠告就對了,這樣打下去皇軍士兵傷亡太大。出乎我的預料,大大的出乎我的預料,對面中國軍隊的火力太壯了。”

聽到遠處響起的撤退號,松井有點無奈地狠狠地一歪屁股坐到椅子上,忍不住又站起身來說:“叫聯絡處,馬上聯絡佐佐木中尉,看他們的炮兵什么時候能抵達這里。不,直接給他下令,命令他在天黑之前必須抵達這里,違軍令者格殺勿論!在這樣強大的火力下,沒有火炮的掩護,只能拿皇軍士兵的性命去嘗試,這是對天皇陛下的犯罪!!!”

看到自己的隊長一臉殺氣騰騰的樣子,一旁站著的鬼子都有點無地自容。戴眼鏡的軍曹上前一步說:“中佐閣下,卑職也以為并非我們大日本皇軍的將士無能,可能就是因為我們沒有火炮的有力幫助,這才致使我們對面的支那軍人束手無策。只要佐佐木中尉的炮兵趕到,我軍一定能迅速將他們擊潰。通過這次作戰我也看到,我們的士兵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為天皇陛下盡忠是自己無上的榮耀。”

“但愿如此!!”松井點點頭,隨后又搖搖頭:“參加對華作戰以來,我軍這是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可見中國的軍隊還是有勁敵的。宋哲元的二十九軍在北平打得不錯,這必須承認。若不是我軍不斷的增兵,而中國政府且對宋哲元的不理不睬,就不會導致77事變我軍的完勝。而眼前,這股中國軍人并沒有援軍,且打得這么頑強,實屬罕見!”

河對岸,梁少尉看到鬼子退去,馬上貓腰來到王中原面前:“報告王中尉,關中校馬上請你到指揮部去一趟。”

“怎么怎么?讓我去?我怎么去我?關營長他不會是糊涂了吧?”王中原有點驚奇地看著梁少尉:“營長去指揮所不回來,再讓我也過去,這陣地怎么辦?說不定一會兒鬼子又會來進攻。不要忘了,我們身后就是團部,團部再往后是師部,伸遠了那就軍部、司令部和國防部。這,關營長比我更清楚,陣地必須死死扛住,不能松口。”

梁少尉抓了一下頭皮:“可,這是關中校交代給我的,說讓你過去一趟,我也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你總不能讓我為難吧?中尉!”

王中原仔細看看梁少尉,搖搖頭很嚴肅地說:“不可能!關中校這人我還能不了解?每次他去指揮所都要把陣地托付給我,還說陣地不能一會兒都不能沒有指揮官。少尉,你給我說實話,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已經讓我看出了破綻,說吧!”

梁少尉這下害怕了,值得低下頭說:“中尉,不,中校,你跟我到后邊僻靜處,我才跟你說實話。這里,即便你槍斃了我,我也不敢說。事關重大,我只能這么做。”梁少尉說著,自己忽然拔出了手槍,槍口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中校,你不跟我走,我無路可走。”

“你方才叫我什么?少尉!”王中原瞪著眼問:“我是中尉連長。你把槍放下,我跟你走一趟。不過先講好了,絕對的不能走遠,就到陣地的后面去。”

梁少尉上前不由分說拉住王中原的胳膊就拽:“我們就到僻靜處,就到僻靜處,我也是上過戰場的軍人,不會不知道這個的。可是這件事,我真的不能再這里說的,中校!!!”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