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豺七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豺七初露崢嶸:將遇良才

[字數:2408 更新時間:2014-9-10 13:34:00]





老人聽著鄭偉的話,半晌沒有言語,他慢慢站起身踱到一旁的衣帽架邊,看了看上面掛著的一件陸軍秋常服和軍帽,衣服的肩膀上,一顆將星隱約著散發著光彩。鄭偉看老人許久沒有動靜,也跟著站了起來,垂手站在原地。老人抬起手向后梳了梳頭發,回頭說道:“你的意見我了解了,不過升級權限的事情我還需要考慮,畢竟特勤不是由你們隊伍單獨組成,要考慮很多方面。”

鄭偉聽罷微微張了張嘴,但看著老人異常堅定的眼神,又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只低聲說了句:“是!”

老人看的出鄭偉心中的意思,不過沒有過多解釋,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經快12點了,于是走回辦公桌對著一臺通話設備說道:“通話:49,警戒級別解除。”話音剛落,小趙便從門口開門進來,隨之則是窗戶的反光板等設施開始升回,小趙依然立正站在門口問道:“首長!”

老人看了看小趙,對鄭偉說道:“你明天還打算在北京么?還是回去?”

鄭偉答道:“明天可能會去部署一下我剛才說的東西,如果一天能夠結束,晚上我就回基地。”

老人看著鄭偉肅然地站在對面,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說道:“嗯,辛苦你了,不過你這次的部署要盡量嚴密,雖然一切事情都有不可預估性,但盡量把影響控制到最小范圍,可別像上次又是搶車又是持槍威脅的,你可以問問小趙,當時真是花了太多時間去擺平這事啊。”

鄭偉先是楞了一下,隨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知道老人說的是宋詩雨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于是說道:“明白!給您這邊真是添了不少麻煩,我下次一定注意!”

老人點了點頭,說道:“行了,回去好好睡一覺,有什么事情及時匯報!”

鄭偉聽罷立刻一個立正,抬手敬了一個軍禮以作告別,隨后轉身沖小趙笑了笑,便向門口走去,可剛一轉身,后面又傳出了老人的聲音:“不要太盲目自信,也不要過于狐疑,把這句話也告訴秦剛。”

“海河小區無線電管理所”的樓門前,雨還是稀稀拉拉地下著,小趙看著外面的天氣才恍然大悟:“哎呀,忘了下雨了,給你拿把傘去。”說著就要往回走,可被鄭偉給拉住了。二人現在正站在門口的雨棚下面,鄭偉看著天空飄落的雨滴,長出了一口氣對小趙問道:“哎,有煙沒?這一路憋死我了!”

“有有!”說著,小趙從口袋里拿出煙給鄭偉點上,自己也點上一支,鄭偉猛吸了一口煙問道:“我說,你最近有沒有感覺老首長有點不對的地方?”

小趙眨了眨眼睛,沉吟了片刻說道:“呃..怎么講呢,我上次陪老爺子去軍委開會,出來就有些不太對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敢問啊。”

鄭偉彈了一下煙灰,若有所思的說道:“噢!對了,老首長今年60幾了?”

小趙答道:“沒記錯的話,64了吧...你是說...”小趙的表情有些嚴肅。

鄭偉擺了擺手說道:“這個不好講的,我是覺著能讓老首長感覺不好幾天的事,應該不簡單,怕是上面要有讓他退下來的意思,你也知道老首長可以說是一線干了一輩子的人...”

小趙有些恍然大悟地道:“你還別說鄭大哥,要是真是這樣,恐怕老爺子還真就夠嗆能接受啊。”

鄭偉手上的煙熏到了眼睛,抹了一下后踩滅了煙頭,說道:“別瞎猜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總之跟著老首長不會錯的就是!”

小趙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對了,你怎么走啊,這下著雨呢?”

鄭偉笑了笑說道:“這點小雨有什么不妥么?你回去吧,下次再見!”說罷,鄭偉立起衣領大踏步地走近了雨中,慢慢消失在了北京的雨夜里。

午夜12點左右,柴八碩大的身軀晃進了屋子,宋詩雨正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地盯著天花板,只見柴八渾身是泥,像從下水道里撈出來一樣,臉上也是基本看不出是人的模樣了,一進屋就帶著一股氣息讓宋詩雨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柴八看了一眼已經從床上坐起來的宋詩雨,抹了一把臉上的東西,一邊脫鞋一邊帶著有點嘶啞的嗓音說道:“你別動彈了,別動哈!這個破天,還娘的搞全負重的泅渡...”說著,柴八光著腳走到床邊,從床下掏出了一雙脫鞋穿上,頭也不回地走進了衛生間。

宋詩雨看著柴八身上滴滴答答的泥水灑了一地,很自覺地拿過拖布蹭了起來,一路拖到廁所門口,抬頭只見柴八一絲不掛地站在水龍頭前,拿著水桶開始從頭到腳地往下沖著,即使是背影,柴八那健碩的身材也不知秒殺了多少專業健美運動員。

宋詩雨拄著拖布把問道:“你們那個隊長不說晚上有熱水么,你這用涼水沖多難受啊?”

柴八也不回頭,嘟囔著道:“聽他的狗屁熱水吧,他說的鍋爐房就是樓上那個飲水機,那里面是能燒熱水,可你去那洗啊?哎,正好,你把那香皂遞給我!”

宋詩雨順著柴八手指的方向拿過香皂,只見柴八胡亂地在頭發和身上抹了一層,然后說道:“來!幫個忙,給我澆幾桶水!”

宋詩雨會意,走進衛生間拿起水桶呼啦地一下澆在柴八的身上,肥皂泡順著水流一點點地消失在柴八的身體上。離的近了,宋詩雨這才發現柴八的身上可謂是“傷痕累累”,幾乎所有部位都留著各種各樣疤痕,有的像刀傷,有的像槍傷,還有的宋詩雨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幾桶水下去,柴八拿過浴巾擦了擦,回頭看到宋詩雨已經把地上的泥水整理了很干凈,便露出一個笑容,說道:“呵呵,挺有主人翁精神啊!”說著便走出衛生間一屁股坐到床上。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