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倒在勝利儀式上的士兵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倒在勝利儀式上的士兵從大勝利到大失敗:第三十一節 起義,火海永生Ⅲ(中)

[字數:3641 更新時間:2013/11/9 11:33:00]





身后的槍聲越來越稀疏,樸正日帶領著大部分勞工沿著道路飛奔,他們是在和時間賽跑,早點進入難民區,就多一份生存的希望,身后那些甘愿為他們拖延時間的勞工和特種兵都是真正的勇士,但他們沒有機會來感謝他們了,可以預見的是再次看見他們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了。

奔跑中的樸正日眼角隱隱有淚水流出,這些人并不是他的同胞,但卻勝似他的同胞,當年,他也和自己的同胞一起為了反抗侵略者的壓迫而起來抗爭,在戰友們相繼犧牲之后,自己投身到敵軍做了鬼,和侵略者一起壓迫自己的同胞,壓迫中國人民,是王輝把自己解救了出來,給了自己機會,讓自己由鬼變成了人,繼而為了中國人民的自由解放事業斗爭,如果可能,他今后還要為解放自己的祖國而戰,今天,他首先要為了身邊這些樸實平凡的勞工而戰。

孟慶偉等人用草席掩蓋了烈士的遺體,悄悄爬上了屋頂,對面屋頂上兩個日本兵正在架設機槍,看到中國人也爬上了屋頂后,急忙喊叫為下面的日軍指示目標,并且準備用機槍掃射他們。

孟慶偉急忙舉槍射擊,他并不需要精確瞄準,憑借的是練出來的感覺,既包括用子彈練得,也包括先天的靈性,一聲槍響,機槍手頭部出現了一個小洞,腦漿鮮血從腦后的大洞狂噴而出,彈藥兵急忙推開尸體,準備自己射擊,這時候,孟慶偉第二發子彈已經上膛,他再次舉槍射擊,非常準確,再次在日軍彈藥兵額頭中間開了天窗,幾個勞工把孟慶偉驚為天人,贊佩不已。

他們沿著屋頂狂奔一段路后,前面已經沒有屋頂可以繼續跑了,孟慶偉等人急忙跳下屋頂,順著胡同跑進了一棟二層樓,這時候,四面八方的日本人也趕到了,把小樓包圍的水泄不通。他們對于自身遭受的損失而十分的憤怒,一定要把被包圍的中國人全部碎尸萬段才可以平息這股憤怒。

被包圍的孟慶偉指揮剩余的幾個勞工和警察頑強抵抗著日本人的進攻,日軍竭盡全力的使用機槍和擲彈筒壓制他們的射擊,但由于孟慶偉他們占據的樓房是這一帶最富足的商賈居住的樓房,用料下足了本錢,全部是鋼筋混凝土結構,柱子里面澆灌了16根拇指粗細的鋼柱,被日軍擲彈筒發射的榴彈擊中后,巍然不動,除了部分建筑部分坍塌外,主體樓層依然十分堅固,憑借著這種近乎碉堡的建筑物,孟慶偉他們一連打退了日軍的六次沖鋒,日軍在小樓附近留下了十多具尸體和幾十名傷員,這更加氣的帝國武士們暴跳如雷。

最大的問題不是孟慶偉他們能否突圍,而是子彈打光了,孟慶偉等人裝備的是繳獲本鄉中隊的日軍武器,這個中隊士兵每個人制式裝備是150發子彈,但因為是在執行警戒任務,每個人只分發了50發子彈,這點子彈在孟慶偉的手里可以殺傷10名以上的日軍,但在那些勞工和警察手里,大部分子彈都浪費掉了。

勞工們熱情有余,準確性太差,往往看到幾個鬼子之后,大家一起開火,很快就把槍膛內的五發子彈打光,結果是把鬼子嚇了回去,殺傷效果不好,子彈也基本上都打了水漂。

沒有子彈了,孟慶偉真是沒轍了,這步槍豈不是就成了廢鐵,不過,用刺刀也好,孟慶偉再找刺刀,發現刺刀也沒有,原來為了武裝勞工們,刺刀早就被分發到勞工手里,那里去再找這些刺刀回來。

發現小樓沒有子彈射出之后,鬼子們猜到是中國人沒了子彈,他們從隱蔽物后站了出來,肆無忌憚的逼近小樓向樓內開槍投彈,在一連串的爆炸聲后,李飛沙,陳寶箴相繼倒在了血泊中。“操你媽的。”彭可貴抓起被日軍手雷炸落得碎塊向日軍丟了過去,這一舉動提醒了孟慶偉,孟慶偉也抬起被炸落的屋頂碎塊向樓下的日軍擲去,劉振元,王輝華也紛紛效仿他們,無數的碎塊從樓上飛下來,砸得下面的日軍頭破血流,連聲喊道:“支那人的石頭厲害,快快躲閃。”

轟隆一聲,日軍發射的一個榴彈把二樓樓面擊穿了一塊,孟慶偉眼疾手快抓住了劉振元,避免他掉到一樓,而王輝華則跟隨著碎塊一起掉到了一樓,摔在地面上爬不起來。

幾個日軍炸開了一樓大門,沖了進來,看到王輝華掉落下來,急忙舉起步槍的刺刀,一起向著他刺了過去,孟慶偉大吼一聲,從缺口跳下,壓倒了一名日軍,隨手扭斷了他的脖子,見到從二樓又跳下來一個中國人,其他鬼子放棄了王輝華,轉而對付孟慶偉,孟慶偉面對日軍的三把明晃晃的刺刀毫不畏懼,他觀察著日本人的動作,“呀呀呀”日本人快叫著向他刺來,孟慶偉不慌不忙,閃身挪步,避開了左右兩把刺刀的突刺,中間日軍的刺刀順勢刺進了他的右肋,日本人獰笑著轉動刺刀,孟慶偉咬住牙,大吼一聲,運用右肋肌肉夾住了日本人的刺刀,用力一帶,居然把步槍帶離了日軍士兵的手中,日本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這一切,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孟慶偉上前一步,一掌擊出,打中中間日軍的喉結,咔嚓一聲輕響,日本兵捂著自己的喉嚨踉蹌著向后退去,嘴里涌出大團大團鮮血。

孟慶偉拔掉了插在自己右肋的刺刀,身體稍微晃動了一下,他奮力站穩,保持著站立的姿態面對兩名日軍。這兩個日軍士兵互相看了一眼,再次“呀呀”怪叫,對孟慶偉展開突刺,孟慶偉真不愧是特種兵,搏擊技術過人,再次躲過了日本人的刺刀,卡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死死的卡住了他的脖子,這個日本兵手腳一起亂蹬亂抓,眼珠凸出,臉色鐵青,張大嘴巴徒勞的呼吸著再也呼吸不到的空氣,孟慶偉覺得后背一疼,最后一個日本人的刺刀刺進了他的后背,日本兵偷襲得手正要用力刺下,后腦勺被一個硬物猛然一擊,頓時撒手捂著腦袋跑到一邊去了,從樓上跳下來的彭可貴丟掉了步槍槍桿,用力拔出了插進孟慶偉后背并不深的刺刀,孟慶偉看了看身體下面已經伸腿瞪眼的日本兵,咬牙站了起來,接過了彭可貴遞過來的步槍,一個突刺,把還在數星星的日本兵刺了個透心涼。

劉振元看了看王輝華已經失去了呼吸,默默地和彭可貴一起把孟慶偉扶上了二樓,上樓時,劉振元順手撿起了日軍尸體上的兩顆手雷。

眼看著自己的士兵沖進去一個都沒有出來,日軍中隊長害怕了,這些中國人是些什么人,怎么這么能打,自己的士兵已經損失了一半以上,可看著這些中國人一共才幾個人,把自己的部隊打得這么慘,實在是不能夠在進攻了。

日本中隊長眼看實在是無法活捉這幾個中國人了,一聲令下,命令士兵找來許多火把和稻草,遠遠的丟盡了一樓內,想用火攻消滅這些中國鐵人。

濃煙不斷從一樓樓梯和二樓樓面的那個缺口涌上來,3個人被嗆得連連咳嗽,孟慶偉身上多處負傷,已經有點撐不住了,他強打精神對彭可貴和劉振元說道:“你們害怕死嗎?”兩個人搖頭說:“死算什么,跟日本人做奴隸死都不如,我們不怕死,老孟,你想說什么就說吧。”孟慶偉虛弱的說道:“聽槍聲,其他人應該是已經跑遠了,這里就剩下我們幾個了,說實話,今天我們幾個賺夠了本錢,打死的日本人沒有半個中隊,也有一個小隊了。我作為一個軍人,早就決心戰死沙場,可我不甘心,我答應老趙,要把你們帶出去,讓你們活下去,可是看來我食言了,我不能夠完成對老趙的承諾了。”說到這里,孟慶偉哭了,留下了淚水,彭可貴,劉振元也哭了,“老孟,這不怪你,不是你的錯,是鬼子作的孽,日后,就算到了陰曹地府,見到了老趙,我們哥倆也會給你作個人證,你看,我們原來是誰也看不起的窮農民,誰見了我們都要打幾巴掌,踢上兩腳,日本人來了,繼續讓我們給他們做牛做馬,最后還要殺死我們,今天,我們終于做了一回人,終于知道了自由的滋味,死在我們手里的日本人也不少了,夠本了,老孟,我們不憋屈,我們知足了。”

“好,”孟慶偉用力抓住了他們的手,“好兄弟,既然如此,我們就結拜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好兄弟。”彭可貴,劉振元也抓住了他的雙手說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孟慶偉笑了,一瞬間,他仿佛穿越了時空,看見了未來,仿佛看見了自己的家鄉南京在1940年解放,看到了中國軍隊解放了朝鮮,仿佛看到了日本人在1942年投降,看到了日本人最后的覆滅,看到了中國國旗飄揚在日本本土。彭可貴,劉振元拉響了自己手中的手雷,撲在孟慶偉身上大聲喊道:“老孟,好兄弟,來世我們還做兄弟。”

“轟隆”一聲巨響,烈焰硝煙一起從小樓的二樓各個窗戶一起沖出,吱吱啞啞一陣響聲之后,這座二層小樓徹底坍塌了下去,埋葬了幾位中國勇士的遺體,看著倒塌的小樓廢墟,日軍中隊長敬畏的對著廢墟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摘下了自己的帽子,說道:“這些人都是中國真正的勇士,如果中國人都像他們這樣,大日本帝國必將滅亡在中國人手中。”聞言,那些僥幸活下來的日軍士兵也心有余悸的望著曾經頑強抗擊他們的小樓廢墟,擔心里面還會射出來致命的子彈,還會有中國人不屈的喊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