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蒼山殘陽之紅軍歲月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蒼山殘陽之紅軍歲月正文:第169章 遭反擊 孫元良倉惶逃跑

[字數:5114 更新時間:2015-5-12 5:54:00]






    劉永義給李得田寫了一封信,除了推薦劉黑子任騎兵連連長,還要求李得田給騎兵連增加一百人,達到兩個連的規模。

    “騎兵連馬上要擴充嗎?擴充成騎兵營?”拿著推薦信,劉黑子喜出望外。

    “不是馬上,是過段時間,打了勝仗之后。只要我們打了勝仗,擴充成騎兵營就理直氣壯,上頭就不會反對。”

    “那么這個營長呢?”

    “不一定是你,看誰的功勞大,其他人的功勞超過了你,營長就是他的。”

    “一定是我功勞最大。”劉黑子立正說道。

    下午,林海霞來找劉永義。

    林海霞不認為放走孫連仲是錯誤,相反,她認為劉永義的做法非常好漢,根本是現代關羽。

    林海霞要求劉永義詳細介紹南下的經過,她要以此為藍本創作一部長篇小說。

    劉永義對這個建議很滿意,指手劃腳講了起來,整整講了三個多小時,林海霞用鋼筆記著,記得手都抽了筋,寫下的稿紙堆得老高。

    林海霞對田麥麥和黃三妹非常感興趣,把她們的故事問了又問,并告訴劉永義:打算把田麥麥和黃三妹合成一個人,當女主角。

    “合成一個人,怎么合呀?”

    “簡單,首先是名字,合并起來叫黃麥麥;其次是故事,我打算這樣合并:黃麥麥是廣東第一美女,惡霸陳濟棠的侄兒看上了她,想娶她過門,可是黃麥麥已經有心上人了,拒絕了陳侄兒,陳侄兒于是惱羞成怒,串通官府誣陷黃家通共,把黃麥麥的父親打成死罪下了大牢,黃麥麥為了救父假意答應,婚宴上突然出手,連殺十多個反動派逃出廣州,一直逃到鳳凰山,豎起革命大旗。陳侄兒帶兵來攻,十萬大軍把鳳凰山圍得水泄不通,危急時刻,黃麥麥的心上人、紅軍團長劉云長帶兵來了,他采取圍魏救趙的方法,首先南下進攻陳濟棠的萬壽堡,那里聚集了陳濟棠歷年搶掠的財寶,陳侄兒被迫撤圍來救,雙方在金銀谷相遇,陳侄兒仗著兵力雄厚連續沖鋒,打得紅軍步步后退,緊急時刻劉云長巧設反間計,策動了與陳濟棠素有矛盾的陳正昆反水,穩住了局勢,隨后找到一條廢棄多年的、可以直插陳侄兒司令部的小路,他帶著三百精兵開路架橋,突然出現在陳侄兒的司令部前,打掉了陳侄兒的司令部,陳侄兒落荒而逃,十萬大軍因而混亂,在紅軍與黃麥麥的前后夾擊下大敗,劉云長、黃麥麥率軍追擊,一直追到廣州,在那里追上了陳侄兒,劉云長與陳侄兒決斗,雙方大戰三百回合,劉云長將陳侄兒一刀砍于馬下。”

    “好好好,這樣設計很好,廣東第一美女,哈哈哈哈。”

    “只記得‘廣東第一美女’,喂,她們兩個很漂亮嗎?”

    “當然很漂亮,比賴麗卿漂亮十倍,不!百倍!”

    “有什么要改進的嗎?”

    “有,當然有,你要增加三角戀,你要把關政委也寫進去,她是湖北第一美女,一直暗戀我,我南下救黃麥麥,她極力反對,給我制造了很多麻煩。”

    “湖北第一美女,暗戀你,好幸福呀,聽著,你沒那么好,沒那么多第一美女愛上你。”

    “當然,當然,第一美女愛的是劉云長,劉云長劉帥哥。”

    “要不要把關政委寫得壞一些,為了除掉情敵暗通敵人?”

    “不不,關政委沒那么壞,嘴上反對而已,沒有實際行動。”

    接下來討論小說名字,林海霞認為應當叫“紅色南天王”,陳濟棠號稱“南天王”,比陳濟棠更歷害的劉云長當然就應當叫“紅色南天王”。

    “這個名字不好,天王有橫行霸道的意思,一個共產黨員怎么能夠橫行霸道呢?應當叫‘紅色鐵流’,這個名字很好,既表現了紅軍的英勇無畏,又沒有突出個人。”

    林海霞同意“紅色鐵流”,接下來她問龍骨渡,她想把這一段也寫進去。

    “這個……”劉永義有些尷尬,“這一段不要寫,這是犯錯誤,很大的錯誤。”

    “當然是犯錯誤,可是很義氣呀,寫上去能讓別人覺得紅軍很講義氣,有古代之風。”

    “不不不,不要寫,寫了,中央會認為我態度不好,很影響前程……不,很影響革命的。”

    不管林海霞如何要求,劉永義始終不肯談龍骨渡。

    “不談就不談,我找其他人,其他人也知道這件事,哼!”林海霞很不高興。

    傍晚,中央局抽調的戰馬來到九堡,一共75匹,全是各級領導的坐騎,抽調了這些戰馬之后,瑞金的大官不能一人一馬了,只能三人、四人,甚至五人六人共用一匹馬。

    5日上午,劉黑子帶著騎兵連來到九堡,李得田關秋紅同意了任命劉黑子,并按劉永義的要求把騎兵連增加到了二百人。

    劉永義把抽調來的戰馬給了騎兵連,由于護商隊主要對付湖南的何鍵,劉永義于是命令騎兵連繼續向西面的于都前進,在那里駐扎。

    傍晚,騎兵連抵達了于都。

    6日上午,劉永義帶了一些人去西面的南塘村偵察,雖然五天期限并沒到,但是劉永義已經初步打算進攻南塘村了:南塘村駐扎了湘軍一個連,連長在害民榜上排名第一。

    “既然排名第一,肯定不會道歉改過的了,最頑固嘛。”劉永義說道。

    他們首先騎馬,然后步行,中午,他們爬上了南塘村對面的一座小山上,那里可以把南塘村完全收入眼底。

    劉永義舉起望遠鏡觀察著。

    南塘村的連長叫謝武成,官職不大,來頭一點不小:黃埔二期生,曾經是蔣介石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的連長。

    謝武成是湖南長沙人,原本仕途相當順利:進了黃埔軍校,畢業后進了蔣介石的嫡系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當了連長,團長是孫元良。

    北伐開始后,第一軍第一師與程潛的第三軍合伙攻江西,為了搶風頭,第一師猛打猛沖,搶在第三軍前攻入了南昌。

    攻下南昌后,第一師覺得孫傳芳大勢已去,威脅不了自己了,于是松懈下來,軍官們開始吃喝玩樂,這個去酒館喝酒,那個上舞廳跳舞,更有人鉆窯子玩起了姑娘。

    但是,南昌是孫傳芳主動放棄的,雖然前期連戰連敗,但是孫傳芳的主力損失不大,一直在尋找有利時機反擊,現在看到第一師吃喝玩樂放松了警惕,孫傳芳覺得時機到了,立即命令部隊反擊,

    孫傳芳的反擊完全出乎第一師的意料,由于多數軍官吃喝玩樂離開了部隊,第一師無法對孫傳芳的反擊實施有效抵抗,部隊很快陷入了混亂,被孫傳芳打得一敗涂地丟了南昌,人員武器損失了很多。

    第一師的慘敗震驚了蔣介石:其它各軍都在節節勝利,第一師居然慘敗,還敗得如此之慘,讓自己顏面無存。

    蔣介石趕到前線,詢問之后認定是第一團團長孫元良的責任,于是召集第一師訓話,聲色俱厲,殺氣騰騰:“這次打仗,第一團團長孫元良沒有得到命令就退卻,應遵照革命軍的連坐法來槍斃。這次失敗,是我們革命軍最不榮譽的一件事,也是北伐史上最恥辱的一頁,倘使第一團不退下來,我們的戰事一定不會失敗;所以我們一定要按法槍斃孫團長。我們第一師從前是最光榮最有名譽的軍隊,現在被孫團長個人毀壞,難道我們還能容忍這種敗類,不槍斃他嗎?”

    蔣介石并不是嚇唬人,第二天清晨,他又召集第一團再次訓話,重申了對孫元良的懲罰決定:“我們革命軍的歷史,是很光榮很名譽的。現在打下南昌又退回來,都是因為第1師第1團團長孫元良怕死退下來了,孫團長犯我們革命軍的連坐法,我要把他槍斃。你們各位官長士兵,可曉得軍法是不容情的,若是犯了連坐法,無論哪一個,都要依法槍斃。”

    孫元良被蔣介石的咆哮嚇壞了,他去找何應欽,希望何應欽出面為自己說情。

    何應欽對孫元良印象不錯,愿意為孫元良說情,可是,怎么說呢?

    “很好說呀,我們第一團之所以丟掉牛行車站敗退下來,完全是因為下面的連長營長出去吃喝玩樂不在部隊,我當時想抵抗來著,可是找營長找不到,找連長也找不到,想抵抗也沒法抵抗呀,我是最后一個撤退的,子彈追著我的腳后跟,差點被敵人俘虜了。”

    “真是這樣嗎?真是連長營長的責任?”

    “真是這樣,我對天發誓!”

    何應欽相信了孫元良的辯解,于是出面向蔣介石說情,要求蔣介石放過孫元良,槍斃真正的責任者——那些不在崗位的連長營長。

    何應欽的話起了作用,蔣介石不槍斃孫元良了,反而因為他的“最后一個撤退”而送他去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留學。

    但是蔣介石不放過那些不在崗位的連長營長,他要槍斃那些連長營長,那些連長營長只好逃跑,謝武成也在逃跑之列:他當時正在窯子玩姑娘,孫傳芳打來時他跳窗逃跑,光著身子穿過了整個南昌,看得路上行人哈哈大笑。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