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國之老師在此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歡而散,各有圖謀

[字數:5217 更新時間:2014-4-6 8:18:00]



  “壽成兄!文約兄!還有稚叔兄!奉先老弟!。”曹cāo有些氣憤的看著他們:“你們難道就這么喝酒作樂,看著我獨自帶軍去與西涼軍拼個你死我活嗎?”

  今rì一戰,曹軍傷亡很大足有五千余人傷亡,其實這五千余人當場死亡的只不過在少數有七八百人,剩下的都是流血過多而死:

  冷兵器時代就是這樣,沒有先進的醫療設備與治療辦法:無數的士兵沒有當場死于戰場,而是重傷不治而死,更多的是致殘等影響一生的傷害,無疑讓人心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孟德兄息怒!我等也不是不想參與進攻!你也是知道的,我們的軍馬都是騎兵!要是打野戰,某自然是二話不說,充當主力!可這攻城戰,我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韓遂哭著一張臉,解釋:

  “嗤!。”張揚撇了撇嘴,一臉的不屑與譏諷:“我看是你們與李、郭二賊達成什么協議了吧?也對!都是西涼人嘛!不好意思下手唄!”

  “混賬!老頭!你說什么?你是在質疑我們報國勤王的決心嗎?。”馬超怒氣沖沖的喝罵:

  “兔崽子!沒挨過揍是吧?你罵誰呢?信不信老子揍你!。”馬超辱罵張揚,做為死黨呂布自然不答應,扶著方天畫戟挺身而出叫罵,即使他很欣賞馬超,但還是有親疏之別的;

  “你不是也一樣!張稚叔!你那點兔子膽被李催打怕了吧?我們不攻城是因為兵種不同!你呢?我看你才是與李、郭二賊有勾結的人!你先前勤王的舉動也是沽名釣譽!。”馬騰罵道:

  “你這是賊喊捉賊!我…。”口舌有些愚笨的張揚被氣得一張臉漲成豬肝sè,胸口劇烈的起伏,侮辱他可以!但是不能侮辱他報國勤王的決心!

  “夠了!什么他么的亂七八糟的!。”曹cāo起身大吼:“諸侯討董之時就是因為人心不齊,各部人馬都想占便宜不想吃虧、舉止不前,這才吃了敗仗!后來栓了一個洛陽城當遮羞布!現在倒好!就三方人馬還要各生齷齪!你看他不順眼!他懷疑你有問題!既然這樣!那就散了吧!”

  “孟德兄!你…。”韓遂急切的拉住向外奔走的曹cāo,眼神期盼的說道:“你是聯軍的盟主啊!你這么一走了之,沁將我等置于何地啊!啊?孟德!你要考慮大局啊!”

  “嗨!文約兄!某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曹cāo一嘆息:“從充州許昌到長安的距離是多少你們也不是不知道,我們的補給線拉的太長了!若此時不回軍只怕我的士兵都要餓肚子了!抱歉了!看來我曹孟德不適合做盟主這個位置啊!”

  韓遂眼中jīng光一閃,似乎有所圖謀;一分神的功夫曹cāo已經走出大帳;

  “孟德!孟德!、哎呀!。”韓遂焦急的喊叫了幾聲…

  “有心殺賊!無力回天!恨!恨啊!。”帳外,曹cāo仰天長嘯,羞煞眾人:

  “我等也走吧!。”張揚冷著臉向外走去,呂布等人也是冷哼一聲走掉了:

  三方聯軍再一次證實人多不一定好辦事!與十八路聯軍一樣,這次會盟還是以不歡而散而告終!

  剛開始的時候或許這些人有著同心協力的念頭,但是!他們在中途或許都有改變吧!

  目送兩伙人走掉后,韓遂突然輕松地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賤賤的笑了:“好啊!都走了!走得好!”

  “叔父!你說啥?。”馬超感覺自己聽錯了;“啊?哦!我說走得好啊!這樣一來,我們或許還有機命…。”韓遂:

  馬超:“他們都走了,難道我們要騎著馬攻城嗎?太扯了吧!”

  韓遂笑道:“這事啊!這個…。”韓遂看向馬騰,馬騰冷靜從容的喝著酒水,完全沒有剛才的憤恨等情緒一、都是裝出來滴!

  “文約!告訴他吧!一個優秀的將軍不光要考慮戰場上的事情,戰場外的有利因素也是要考慮的!。”馬騰沉聲教育:

  “是這樣。”韓遂面sè詭異的對馬超耳語幾句,馬超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若是某島國的矮子一定會這么說:“悠嘻!搜易寺內!。”扯遠了!我不該拿島國矮子與馬大帥哥相提并論的!

  侍中馬宇、諫議大夫種邵、左中郎將劉范;這三個人就是馬騰、韓遂手中的王牌:

  一個馬騰的遠房親戚,一個保皇黨資深成員,還有一個算是一個皇親吧!這三個人是歃血為盟,一定要做大漢的中興之臣,救皇帝于水火之中!

  馬騰、韓遂本身是要洗清身上因董卓而帶來的惡名的,但是隨著時間的變化,漸漸的他們生出了別樣的心思!

  原因就在于他們看到了機會,聯軍渙散,最強的勢力曹cāo撤退,還有內應為幫持,如此良機!應該干什么?一挾天子而令不臣啊!

  這是多么令人心動的一個想法發啊!只要成功了,不僅僅是西涼人的罪名會洗脫,就連這天下,他們也有了可以去爭奪的底氣!

  忠與jiān不過是一線之間,而衡量他們之間的平衡的就是利益!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哪怕是給魔鬼做奴隸也未嘗不可!馬騰、韓遂!就這樣迷失在了里面;

  大軍拔營,浩浩蕩蕩的一路奔向潼關,這就是曹軍的動向…

  “猜一猜,馬騰、張揚都在干什么?。”曹cāo笑道,脫離了長安他有些興奮的感覺,竟然有了嬉笑的興致;

  “主公還是在糾結于扶漢除賊與代漢自立之間徘徊!。”此時曹cāo身邊只有五個人,李煜、郭嘉、荀攸還有就是典韋、許褚,出言的是郭嘉:

  他感覺到了曹cāo這些天內心中的掙扎,為什么曹cāo在別人不攻打長安的時候還是要攻占,難道只是為了實行下一步的計劃嗎?完全不需要這么做!他們也可以保存實力,冷眼旁觀!但是曹cāo沒有!

  從一縣令到大漢征西將軍再到一統天下,這些就是曹cāo站在不同角度時萌生的志向;只不過大漢征西將軍這個夢想是曹cāo理想化的一個執念;

  這一次攻打長安,曹cāo再一次動情了!他還想要做大漢的征西將軍,所以表現的有些不余遺力,有些太明顯了!而這些決定自現在看來不太明智!郭嘉的出言是提醒或許也是jǐng告!

  亂世已現,各路諸侯紛爭天下,曹cāo手下的人自然也不甘寂寞,不是所有人還忠于這個殘破的大漢江山!

  只有等曹cāo位尊九五之時,才是他們能得到最多的時候,說到底還是利益的問題:

  如果曹cāo選則扶漢除賊,那么必定會有人離他而去,這是必然的…

  曹cāo神情一變,喝道:“胡說!我有嗎?”

  “有!而且很明顯!。”郭嘉也毫不退讓的看著曹cāo;

  “有嗎?。”曹cāo聲音提高了八度,大吼:

  “有!。”李煜、荀攸、郭嘉異口同聲的回答,都是神情堅定地看著曹cāo;

  “嗯!。”曹cāo泄了氣,坦然的承認了:“你們說的對!我又忘情了!算了!我的問題你們還沒回答呢!說說看,馬騰、張揚在干什么?”

  所謂人主,就是知錯、改錯、不認錯,曹cāo既然承認了,他也會改的,這一點李煜等人深信不疑;

  他們也就不再深究這件事情了,畢竟是做小弟的!

  “馬騰、韓遂不好說!張揚、呂布卻一定會繼續攻擊長安城的!。”荀攸異常肯定的說道:

  “為何?。”曹cāo;

  “因為李催的離間計,我們在的時候張揚反而不敢放開手腳,現在他沒有了碩慮自然會大舉進攻!他是漢室忠臣這個是不需要質疑的!不過我們也不用擔心他能攻下長安城,他打不下來的!”

  荀攸本身就不愛說話,就由李煜為他說了,荀攸也是連連點頭,表示李煜說得對,說出了他的心聲!

  “馬騰、韓遂嘛!不好說!不排除他們心生其他的想法!我們只需靜靜等待時機即可!。”郭嘉輕搖羽扇,笑道:

  “嗯!懷德!你的消息傳達出去了嗎?。”曹cāo問道:

  李煜:“哈?”

  “就是內應的事兒!”

  “哦!搞定了!臨走之前向長安城中shè的那一撥箭,就帶有密信!我做了手腳,破解的方法只有何曼知道!”

  “那我就放心了!”

  “咱們該怎么辦?稚叔兄?。”呂布問道:

  “曹cāo走了,我最擔心的就是他!現在我們移軍城北!一個字!打!。”張揚目視長安城,語氣堅定;

  呂布:“馬騰、韓遂就不管了嗎?他們好像也沒有走!你不是懷疑他們與李催、郭記有勾結嗎?”

  “放心吧!都是裝的!我才不相信馬騰、韓遂還敢趟董卓這趟渾水!”

  呂布:“次奧!一群大騙子!”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