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重生鑄鐵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九十章 突生變故

[字數:5178 更新時間:2014-4-7 10:50:00]



  rì夜兼程,沂源縣城距離匯合的六尖鎮有上百里,再加上都是山地,行進速度受到了影響。陸楓他們到的時候其他兩縣的人馬已經到齊。

  “恕罪恕罪,來遲一步。”陸楓對著面前的高留待以及劉印二人打著官禮。

  “哈哈,陸大人哪里話,時間剛剛好。”高留待豪爽的笑道。

  劉印同樣滿臉笑意:“來的早不如來的巧,陸大人掐的很準。”

  高留待如今是意氣風發,這次帶來的人馬足有小二百人。除卻捕快衙役,高留待還糾集了上百人的鄉勇壯丁,為了這次剿匪,他可是煞費苦心,準備充分。

  劉印這次帶來的人馬也不少,比不上高留待,但人數也有一百五十余人。陸楓還細心的發現劉印的隊伍中還有十幾張強弓,給自己這邊增加了很大的遠程戰力,對戰斗能起到很大的輔助作用。

  即便是陸楓全部的家當加起來,能湊出來的弓箭也不過十幾具而已,還都是從別人那里搶來,有些都已經發舊,又重新修整一番。其他的遠程戰力就只有十幾架短弩,連環怒也不過五架。這些弩箭近距離的戰力還行,但稍遠一些,遠遠不能跟弓箭相比了。

  這也是陸楓不知足,你一個鄉兵隊有這么多的遠程武器已經不錯了,人心不足蛇吞象。看著劉印隊中的十幾具嶄新的弓箭,陸楓眼熱無比,恨不能奪過來為自己所用。

  “劉大人的武器裝備很強,弓箭都有十幾具,這下我們的勝算更大了。”陸楓毫不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詞,對著劉印說道。

  一旁的高留待也是目光灼灼,倒弄的劉印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二位大人這么說,讓我很慚愧,慚愧。”劉印擺手告饒,但心中還是有些洋洋自得。

  “哎呦,我這才注意到,陸大人這次可謂準備充分,就這軍威,足以讓匪眾不戰而退。”劉印看到站在遠處的沂源人馬,眼含震驚之sè。

  劉印的話也提醒到了高留待,高留待也看向遠處。

  “上次在沂源縣衙就看到陸大人的鄉兵威武之氣,這次比之上次有過之而無不及。真不知道陸大人從何處聚集了如此多的jīng兵強將。”這些話高留待絕無拍馬之嫌,是發自內心的贊揚。

  “對了我想起來了,陸大人還是沂源的都頭,按說手下有這些兵丁也不足為奇。只是我很好奇,那白鐵走時,給陸大人留下的可不是什么jīng兵強將,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陸大人能訓練起這么一支軍紀嚴明的隊伍,很不簡單啊。”劉印高留待他們自然通過陳文昊知道陸楓的事情,這樣看來陸楓的能力讓他們很震驚。這才多長時間,就能發展到這個地步,假以時rì,這個陸楓定能攪起一番風雨。

  “兩位大人繆贊,都是兄弟們爭氣,希望能在這次的剿匪中發揮出作用,打敗他們。”陸楓說的這些不全是客套話,只憑他一個人,兄弟們不賣力,也到不了今rì這個地步。

  “好了,咱們廢話不多說,還是趕緊商議一下接下來的行動。”高留待是這次的剿匪統領,三支隊伍的全部人馬都有他一人安排調度,可謂責任重大,容不得他不小心慎重。

  三家人馬加起來有近六百人,比匪徒要多一倍。

  “一切聽憑高大人調度。”陸楓劉印二人齊齊應道。

  己方有近六百人,三人都是信心滿滿,便是陸楓也對這次的剿匪充滿了更多的自信。但實際的情況還沒了解通透,也不能太過樂觀,陸楓還是保持了一份謹慎。

  戰場之上,任何一絲疏忽,都有可能造成全局的崩潰,容不得一絲馬虎。

  顯然,高留待并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咱們這次足有近六百人,區區不足三百人的匪眾,還不是手到擒來。”高留待指著鋪在桌上的地形圖,對著陸楓二人說道。

  “大人有何安排,盡管吩咐,我等必當竭盡全力。”這個時候最注重團結,如果三人心不齊,那情況就不妙了。

  “既然這次有我來安排,那高某人就不客氣了。”高留待還是客氣的說了些客氣話。

  “這伙匪徒的老巢在六尖山山頂,守備嚴密,其中不乏陷阱暗堡類。此前我還擔心咱們人手少,不好對付他們。這次咱們這么多人,也省卻了不少麻煩。”高留待緩緩說道,手指著圖紙把六尖山的情況解釋給他們聽。

  高留待繼續說道:“兩位大人看著圖上面,要想攻到山頂,共有三條路,咱們一人負責一條路,不能放走一個匪徒!”高留待眼中漸起殺意,目光凝重起來。

  “進山的主路有我來負責,左邊這條路由陸大人負責,后山的路就交給劉大人費心了。”高留待迅速安排好。

  陸楓不由皺起眉頭,這么安排按說也有道理,但陸楓總覺有些不妥。但是為了保證團結,陸楓也不好說些什么,畢竟這次的主導還是高留待。

  “陸大人有何見教?”高留待目光掃過兩人,陸楓皺眉頭的動作自然讓他看到。

  “咱們這么做是不是有些莽撞,畢竟山里的情況我們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埋伏,萬一要是中了對方的計策,咱們也來不及救援。”團結固然重要,但陸楓也不想讓手下的兄弟白白折損。剛到了六尖鎮,張誠還沒有來找自己,山里匪眾的具體部署都摸不清。

  張誠的消息一直遲遲不到,這也是最讓陸楓擔心的。不止是要盡快摸清山里的情況,更重要的是張誠他們的安危。這都七八天了,張誠一直沒有傳來消息,不由得陸楓不上火。

  “咱們這么多人,不管匪眾從哪一路來攻,都足以應付的來。現在咱們每一路的人馬都有近二百人。何況他們也不過二三百人,兵器裝備也好不到哪去。他們攻打一路更好,正好能拖住他們,讓其他兩路的人馬趁機攻占匪徒老巢。”高留待不以為意。

  “高大人這么一說,我就有信心多了。”劉印見他這么說,有些擔憂的心也放了下來。

  陸楓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按照這個方案去做準備。

  “那就有勞兩位大人了,早做些準備,待兄弟們用作飯,咱們馬上出發。”高留待下達了最后的命令。

  一路奔波到此,兄弟們早就開始餓了,陸楓馬上安排隊伍準備飯食。

  “也不知誠子他們怎么了,到現在都沒送來消息。”陸楓坐在桌前,吃著飯菜也是渾然無味。

  “陸楓哥你就不用擔心了,誠子他們不會有事的。”陸寶天完全不擔心張誠的安危,在他看來陸楓這是多余的擔心。

  “但愿不會出事。”陸楓還是放心不下。除非張誠立刻出現在面前,要陸楓怎么也不會放心。

  “報,都頭大人。”就在陸楓擔心張誠的時候,門外傳來沂源兵的報告之聲。

  “何時如此慌亂?”陸楓見進來通報的兵士神情慌張,不由得心中發緊。

  通令兵緩了口氣,接著說道:“報都頭,張隊長受傷了,正在來的路上。”

  啪~陸楓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著急之下,桌上的瓷碗被碰落在地摔碎。

  陸寶天也放下手中的飯,站立起來。

  “陸大哥,我有辱你的使命。”張誠右胳膊被包扎起來,腳步有些踉蹌。

  “誠子,這是怎么弄的?”陸楓跟陸寶天正朝門外奔去,在大門碰到了張誠,看到張誠這幅模樣,陸楓急了。

  “陸大哥,那伙匪徒不是善茬,不好對付。”張誠沒去管自己的傷勢,先說山上的情況。

  “不急,先進屋再說。”陸楓趕緊把張誠他們往屋里帶。

  同時,不止張誠一人受傷,小分隊的五人出去張誠,還有三人都受傷。值得慶幸的是,沒有人死亡,只是些輕傷而已。

  張誠連喝幾碗水,才緩和了一下心情:“陸大哥,這伙匪徒不好對付,他們的裝備武器比我們的也不差。而且整個六尖山到處都有他們的暗哨陷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他們的埋伏。”

  “這些天我們一直小心翼翼的探查山上的狀況,暗哨陷阱很多,這也耽擱了我們的進程。前幾天還好說,我們避過很多埋伏。今rì一個不小心被他們發現,這才發生了打斗,他們的短弩弓箭不少,讓我們五人無處躲藏。幸好我們經驗還算不少,才躲過了一場災難。即便這樣,包括我在內,有三人受傷。”張誠向陸楓解釋了一番受傷的原因。

  “這是我繪制的圖形,一些暗哨陷阱都標記在上。”張誠從懷中掏出一張牛皮紙,遞給陸楓。

  “這些不重要,你們沒事就好。”陸楓見他們只是輕傷,并無xìng命之憂,也放下心來,趕緊讓人去把帶來的郎中叫來。

  陸楓他們在六尖山匯合,這么大的動靜,早就驚動了整個小鎮。

  這個小鎮同時也是六尖山匪徒的一個落腳地,鎮山有他們的眼線。

  陸楓他們的匯合,早就讓這些眼線報到山上去。

  此時,六尖山匪徒老巢,一群人聚集在山寨大廳。氣氛有些凝重,寬大的大廳聚滿了人,正中坐在最上首的是六尖山匪眾的大當家--靳文海。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