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國霸途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七章 出征 一

[字數:3803 更新時間:2014-4-5 11:36:00]



  中平五年的二月,黃金余部在各州紛紛起事,郭太等于西河白波谷起事,攻略太原郡、河東郡等地。郭禮在知道了此事后,就想到朝庭會出兵平亂,而自己就有機會參加這次的平亂,郭禮就怎么讓自己能參加這次的平亂,找到了郭嘉、于吉、趙云、典韋商量此事。

  荀攸府郭禮、于吉、趙云、典韋住的小院的一間房間里,郭禮、郭嘉等人都依次坐在這間房間的中間,圍在一起商談此次參加平亂的機遇和危險。

  郭嘉首先開口道:“郭太等人在這么短時間內就攻下了這么多郡縣,可想而知這次平亂不是一兩月就可以平定的,或許此次一、兩年內能平定就不錯了,所以這次平亂就看是誰統帥,如果是皇甫嵩或盧植當中任何一人統帥去平亂的話,我們就商量怎樣讓你也參加這次平亂。如果不是這二人的話,就要看情況而定了。”

  “奉孝說的對,皇甫嵩、盧植是當朝名將,在中平元年在冀、兗、豫幾大州平定黃金亂賊的戰斗中,就可看出這二人的統帥能力,其他人我就不敢恭維了。特別是那個董卓,為了自保,故意兵敗,害死了多少人,想必你們大概都知道吧。”于吉說完注視著眾人淡淡的道。

  郭禮、郭嘉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這事。趙云和典韋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是好奇的看著郭禮和郭嘉。

  郭禮、于吉、郭嘉就此次平亂參加或不參加的事商談了近一個時辰也沒有結果,最后只得商議好靜觀朝庭的反應,然后再做決定。

  那郭禮他們不知道的事,虎賁中郎將現在在想方設法的把虎賁軍掌握在他的手中,可馬鐵不識抬舉不肯被他收服,所以現在他在想辦法把馬鐵給趕出虎賁軍,但他也知道馬鐵是名將之后,上面還是有人保他的,弄那些子虛烏有的事來陷害他是不可能的,所以現在有了一個好辦法,就是派他出去平亂,這樣就算上面的人再怎么保他也沒有用,命你去平亂你就必須去,若不想去那除非你要造反,所以這次是好機會。

  他聽看見過奏報的人說這次亂賊聲勢浩大,接連幾個郡都失守了,這次派他去還不死,那就是天意了。所以他一直在想辦法讓馬鐵帶一部虎賁軍去平亂,讓他死在那些亂賊手上。

  馬鐵這時也知道了,他的老對手想讓他去平亂,可自己又不能不去,那該怎么辦,這會兒他也是沒頭緒,只好命人去找來了陳義,還有一些與他交好的人商量此事,可商量來商量去也沒辦法解決此事。馬鐵和陳義他們商量了一個時辰后無果的情況下,突然想起了郭禮,所以就派人去請郭禮去他府中商量一下。

  郭禮剛和郭嘉他們商議完后,走出房間,這時荀攸府上一個仆人來到郭禮面前行禮道:“郭公子,外面有虎賁軍士兵找你。”

  郭禮和郭嘉對視一眼后,就和郭嘉一起走到府門口,見到了來人,來人行禮后就對郭禮說出是馬鐵讓他來找他去府上商量事情。郭禮就馬鐵有什么事找他商量問過了這名虎賁士兵,可這名虎賁士兵怎么可能知道馬鐵找他商量什么事,所以只能回答不知。郭禮也知道問他是唐突了,所以也只跟自己的兄長說了一下,就跟著這名虎賁士兵往馬鐵的府中走去。

  其實馬鐵的府上和荀攸的府上沒有離多遠,大約有幾里路吧,沒過一會郭禮就來到了馬鐵的府中,郭禮一到馬鐵就在府門口等著了,一見到郭禮就馬上拉著他的手往大堂中走去,一會兒后,郭禮和馬鐵就來到了大堂中。

  郭禮一進入大堂,就只看見陳義一人坐在一旁的坐墊上,陳義一見郭禮來了,就馬上起身問好,郭禮也回了一禮。馬鐵見他們都互相見了禮所就叫他們兩人入坐,入坐后一會兒,馬鐵就把虎賁中郎將要派馬鐵出征平亂的事說給了郭禮聽,郭禮一聽就有想笑的沖動,他這在家里商量半天要不要去平亂,可這邊就已經成事實了,是笑他在家里白白商量半天,還是笑這是天意呢。

  馬鐵見郭禮此時人怪怪的,但也不好直問,只得等著郭禮思考,也不出聲打擾。一會兒后,郭禮從思考中醒轉過來,然后對馬鐵道:“不知馬叔是想去平亂呢,還是不想去平亂?”

  馬鐵思考了一會兒后道:“這有區別嗎?現在是不想去也得去啊,過兩天圣旨就要下來了,難道要抗旨不成。”

  “那馬叔,我們現在就不應該在想該怎么不去,因為過兩天圣旨一下,就必須得出征了,現在我們當務之急是要想想怎么在這次平亂中立功,這樣不是讓虎賁中郎將失算了嗎。”

  馬鐵一拍額頭道:“唉,馬叔是真的老了,怎么還在為怎么樣不出征而煩腦,那不是庸人自擾嗎?幸好有子孝提醒。”

  “那里,那里,馬叔是當局者迷,我是旁觀者清。”

  “子孝不用在我面前謙虛,你的能力我還是知道的,那現在我們出征該做些什么準備,這次可是九死一生啊。”

  “馬叔你知道此次出征是由何人為統帥領兵?”

  “這個……,我沒有派人打聽,不過這事簡單。來人……”

  一會兒后,一個仆人來到了大堂中,對馬鐵行禮道:“老爺,有什么吩咐。”

  “你派人去打聽一下,這次出征平亂是由何人統帥領兵。”

  “諾。”那個仆人應聲道,然后轉身離開了大堂。

  “知道是何人統帥對于我們也沒多大幫助啊。”馬鐵深思著問郭禮。

  “知道了是何人統帥領兵,就知道了此次平亂的風險,要是名將統帥領兵,那我們平亂就要輕松的多,那時我們就只等著勝利的回朝就行了,可如果不是名將,那我們就得找好退路了,一但兵敗,我們就是十死無生了。”郭禮嚴肅的道。

  馬鐵和陳義聽完郭禮的話后,就沉思了起來。

  沒過多久,那個仆人就回到了大堂中,對馬鐵行禮道:“老爺,小的費了好大的勁才打聽出來,此次出征的統帥因為朝中有分歧,所以還沒有定下來。”

  “哦,那你打聽出來有那位大人是后選人。”

  “老爺,這個小的打聽了,此次出征的統帥有三個后選人,一個是左車騎將軍皇甫嵩,另一個是尚書盧植,第三人是前將軍董卓。”

  馬鐵聽完后,就揮了揮手讓仆人退了下去。

  郭禮聽完這三個后選人,就知道這事難辦了,左車騎將軍皇甫嵩在趙忠和張讓聯起手來,劾奏皇甫嵩連戰無功,耗費錢糧,被收了兵權。尚書盧植也因為拒絕黃門左豐索要賄賂,而被誣陷罷職問罪,也被收了兵權。現在剩下有兵權的只有董卓了,可董卓在平亂之中敗績太多了,雖然多次敗績都是他自己人為的,可是這樣害死了很多朝庭的軍隊。

  此次出征真的要是重卓統帥領兵,那真的是九死一生,不要說戰功了,只要能活著就不錯了。

  郭禮把自己的擔憂都說給了馬鐵和陳義聽,馬鐵和陳義聽后都同意郭禮的分析,可現在的問題是他們三人都沒有能力去左右這次出征統帥的人選。

  最后,還是馬鐵說讓他找去找找他的朋友看能不能左右一下此次出征統帥的人選。馬鐵、陳義、郭禮在之后商議了一下由誰統帥領兵比較好,他們在馬鐵府中商議了近一個半時辰后,郭禮才從馬鐵府中走出來,郭禮在走出馬鐵府后就直接回了荀攸府中。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