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回到東漢做軍閥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27.軍中群龍無首,張角順勢破敵

[字數:4718 更新時間:2014-4-7 11:17:00]



  靈帝聽了張讓的話,身子微微一顫,皺眉道:“張常侍,你所言是不是有些過了?盧植一家三代忠良,怎么會做這種欺君罔上的事情?”

  張讓拜地道:“如今事已發生,為何陛下不聽我言?若再遲疑,恐怕盧植就要將幾萬士兵糟踐沒了。莫非非要到了那個時候,陛下才行那后悔之事?當斷不斷,必受其亂啊陛下!”

  靈帝起身,將他扶起,說道:“朕不是不信你,只是此事實在有些震驚,不敢相信罷了。”說完,在大殿之上來回走動,低頭沉思,良久之后,似是狠下心來,將下令道:“傳朕旨意,立刻派宮中侍衛前往廣宗,剝奪盧植將軍之職,立刻捉拿回來,聽后發落。”

  殿前武士領命,帶了幾十護衛,徑自去了廣宗。

  過了幾rì,盧植正在軍中商議對策,只聞有人來報,言皇宮侍衛前來,盧植大驚,環視麾下,嘆道:“如今竟然驚動了洛陽禁軍,看來我此次兇多吉少。”

  麾下諸將聞聲,皆悲憤道:“不想陛下竟是真信了那小黃門之言,實在令人憤恨!”

  又有人名馬云,乃盧植麾下偏將,指唐城冷聲道:“你乃張讓之義子,莫說此事你不清楚!你且說,此事是否是你從中挑釁?”一言出,周圍將士盡皆看向唐城。

  唐城身后霸嵐見他竟如此不辨青紅皂白,對唐城一通辱罵,心中怒意頓生,將雙錘‘砰!’的一聲砸在桌子上,怒罵道:“放你娘的屁!我家公子豈是這種小人?你這小雞崽兒莫要以小人之心,度了那個君子之腹!”

  唐城見他又開始犯渾,沒忍住,笑了起來,瞪了霸嵐一眼,呵斥道:“你這渾人,休得無禮。”

  霸嵐將脖子一縮,不再講話。唐城卻是看向馬云,笑道:“講話要有證據,我一直待在大寨中,且當初你們設宴款待左豐,并沒有通知我,我也是在事后才得知此事,期間并沒有見過左豐一面,你憑空捏造,豈不是傷了將士們的心?”

  馬云見唐城一副云淡風輕的模樣,心中就是有氣,卻見唐城身后的霸嵐、趙云二人皆面含煞氣,緊緊瞪視著自己,遂冷哼一聲,不再多講。

  盧植壓下眾人的議論,深深看了唐城一眼,見他毫不避閃,也看著自己,絲毫沒有心虛的模樣,遂說道:“是福不是禍,且將那侍衛迎進來再作打算。”

  命人將侍衛迎進來,只見那侍衛不等盧植詢問來意,一聲令下:“盧植懈怠軍心,奉命將你押回dì dū,聽候發落。”左右武士上前幾步,將盧植押下,扣上枷鎖。

  盧植麾下眾將皆大怒,馬云乃盧植一手提拔起來,對他感情頗深,拔刀yù砍武士,卻被盧植呵斥道:“你們退下!此事去了dì dū,吾當面見陛下,將此事說明,你們安心待在軍中,莫要生事!”

  馬云憤憤退下,眼中殺機四shè。

  唐城出身,對侍衛首領道:“如今大戰在即,宮中行此事,未免有欠考慮,若軍中主將被關押,恐軍心不穩,被黃巾軍得了機會,不如等戰事結束后,再且議論這些可好?”

  侍衛首領還未回話,盧植自顧冷笑道:“某不需你假惺惺求情。”說罷,隨著侍衛出了大寨,上了囚車。

  軍中諸位將士皆滿臉悲憤的跟在身后,盧植回首怒喝道:“爾等不為朝廷分憂,卻是跟在我身后作甚!速速回去,加強防備,中郎將董卓于明rì就會到來,到時你們莫要與他難堪!速速退下!”眾將士聽罷,這才退入營中。

  盧植低聲長嘆道:“此去,吾命休矣!”

  眾將回到大寨中,群龍無首,不知如何是好。

  唐城見眾人人心惶惶的樣子,不由出聲道:“如今將軍大人被收押回洛陽,我們當聽他所言,今夜定當加強軍中戒備,莫要讓黃巾軍鉆了空子,等待明rì董卓到來。”

  馬云冷笑道:“不需你擔心,你且離開吧,我們要商討軍中事項,有外人在此,若是泄露了機密,恐怕也是不好。”

  趙云見此人三番五次挑釁唐城,怒道:“辱罵友軍主帥,你想死不成!莫要以為我們真的怕你!”說罷,將長槍遙指馬云,呵斥道:“若你再有此等言論,休怪我槍下無情!”

  其余人與馬云朝夕相處,自然是站在他這一方,共七八人與唐城三人對峙,一時間火藥味甚濃,下一刻就要鮮血噴濺。唐城卻將趙云攔阻下來,掃視眾人一眼,說道:“吾沒做過傷天害理之事,自有天地為我作證,爾等只聽風言風語,就將我排除在外,我也沒話說,明rì待董卓來了,我自然請辭,不用你們多費唇舌。”說罷,不理會對方刀槍上陣,虎視眈眈的架勢,拉著趙云二人出了營帳,回到自己的營寨中。

  回去之后,霸嵐尋了個位子坐下,猶自氣憤難平,拍桌大怒道:“他們算什么東西?莫非真當我們是泥巴捏的泥人,人人揉捏?不出此氣,實在心中難平!”

  唐城笑道:“你年紀也不小了,怎么還是這樣急躁的xìng子?快些通知麾下將士們,今夜刀槍在側,和衣而睡,派兵加強防備。若黃巾軍有異動,當快速來報。”

  霸嵐領命而去,召集將士,發布命令去了。

  黃巾軍營寨,居中大帳里,與朝廷軍馬對峙如此久,還未取得突破,張角正愁眉不展,卻聽得手下來報:“盧植被罷免回都。”

  張角聞得此言,大喜,忙命探子繼續監視,又將麾下叫來,大笑道:“若盧植在時,我還懼怕他一二,卻不成想朝廷發了什么瘋,竟然在戰時將領兵將領罷黜,如今朝廷軍隊群龍無首,當趁此機會,強行攻占。”

  其麾下有人道:“為何不余夜中偷襲?若成功之后,當能免去多余傷亡。”

  張角斥責道:“我讓你平rì無事時多看些書籍,沒想到你卻不聽勸說,仍舊渾渾噩噩。你當盧植麾下盡是傻瓜,不懂得此道么?若深夜偷襲,恐被對方設下埋伏,將我們伏擊。快發布號令,趁他們此時人心惶惶,還未設下埋伏,速速與他們決戰。當一戰定乾坤!”

  一個時辰過后,張角聚兵十四萬,前去朝廷軍馬大寨前搦戰。

  唐城聞了消息,苦笑道:“張角此人,也不是省油的燈。”說罷率領麾下與眾軍匯合,出了大寨,與黃巾軍對峙起來。

  此時朝廷軍馬沒有領頭之人,其余人等誰也不服誰,如一盤散沙,見張角軍馬齊備,遂心中惶惶,皆不敢上前應戰。

  馬云見眾人如此,大怒道:“爾等食君之祿,卻不為君分憂,如今黃巾賊欺辱到寨外,竟都想著保存羽毛,不思進取至此,徒讓我不屑!”說罷,閃身出馬,行于兩軍之中間,大喝道:“張角,你可敢來受死?”

  張角大笑道:“吾不愿欺負你!”遂派麾下林天出馬,與他對戰。

  卻說林天,手持雙戟,身披鐵索甲,披頭散發,以黃巾抹額,臉頰從左至右一道長疤滑下,徒添七分兇煞,馬云見此人模樣,心中喘喘,還未交戰,氣勢上難免落了下風。待得斗了三五回合,被林天一戟砸落馬下,吐血不已。

  林天拍馬上前,探臂將他提起,飛馬回到大軍前,不顧馬云胡亂踢蹬,大喝一聲,奮力將他拋向空中。馬云驚恐大叫,奈何身在空中,苦于無處借力,身子還未落下,就見林天眼中冷芒一閃,奪過麾下將士長刀,自下而上,一刀將馬云腰斬!

  肆意沐浴在鮮血之中,林天享受般舔舐著嘴唇,滿臉陶醉,復又睜開雙眼,只見眼中嗜血光芒大盛,冷眼掃視著對方的將領,伸手在脖頸上切了一下,威脅之意甚濃。黃巾軍見林天如此饒勇,士氣大振,舉兵器向天,齊聲大吼起來。

  反觀朝廷軍馬,見馬云不過幾回合就被虐殺,不忍之余心中也是喘喘,竟是被黃巾軍壓下了氣勢。

  張角見彼軍士氣大落,一聲令下,率領軍馬攻來。

  只見塵土蔽rì,數十萬大軍的呼喝聲足以令膽小者心膽俱裂,兩方交鋒在一處,唐城手下兵馬還能勉強保持隊列,其余兵馬徹底潰逃。

  張角徑自尋了唐城,大吼道:“叛徒休走!”

  唐城無奈,只得與他戰在一處。邊走邊退,見手下將士傷亡慘重,唐城呲目yù裂:“張角!你欺人太甚!”

  張角大笑道:“今rì就要取你首級!”

  斗了十幾回合,唐城也是上來火氣,長槍一挑,將張角權杖挑落,復又一槍刺去,眼見張角即刻身死,唐城卻換了角度,刺中他的胳膊,厲聲喝道:“念在你我一場情分,今rì不殺你!”說罷,趁張角反應不及,調轉馬頭,帶兵隨著其余潰逃的軍隊,一路逃奔而去。

  張角包扎了傷口,收拾俘獲物資后,率兵直追,兩路軍馬且戰且逃,直往南面去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