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末梟雄毛文龍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十三章,從此老子做梟雄

[字數:5600 更新時間:2014-4-7 11:36:00]



  新毛文龍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目睹袁崇煥督師的尊容,不禁嘿然無語。

  還以為他是一個堂堂七尺奇偉男兒,最不濟也該眉清目秀,神韻非凡,儒雅俊致,哪里想到會是一個普普通通,一米六高三級殘廢身材,黝黑jīng瘦氣sè頗為不佳的半小老頭兒?這個差距也太大了吧?

  歷史書都什么玩藝兒!道聽途說,見仁見智也不能有這樣大落差吧?

  毛文龍看了半天,才將滿心的失望收起,覺得,他身上有兩樣東西還可圈點,一是目光,寒光閃爍,剃刀般犀利,有種狂妄不羈,氣壯山河的上位鋒芒,令人稍一接觸就感重大壓力在身,惶惶不安,二是手中那把紙扇,折疊之處可見jīng美繪畫,古樸題字,一定是名家高手所位,要是弄了一把現代去,絕對有收藏欣賞保值的轟動效應。

  “誰是朝鮮使臣?”袁崇煥將面前的這個面sè白嫩,舉止軒昂的年輕書生上下打量了一下,壓抑了對他傲慢無禮的厭惡,問。

  “大人可是袁督師?”毛文龍歪著腦袋,眨巴著眼睛,帶著促狹的冷笑,彎了彎身子。

  “本督問你呢!”袁崇煥見一個白身的書生居然敢反問自己,不禁怒氣翻騰,提高了聲音。

  “快說,你是朝鮮使臣嗎?”旁邊,袁督的親兵也一齊吼叫。

  “哦,這就對了,大人果真是袁督師!”毛文龍笑得很燦爛,“大人,小可不是朝鮮使臣,但是,卻受朝鮮使臣的指派而來。”

  “快回督師大人的話,你是什么人?”徐敷奏忍不住擠過來,他覺得毛文龍的面目有些奇異,好象在哪里見過,非常熟悉,又好象非常陌生,兩種感覺夾雜在一起,令人費解。

  皮島的兵被支開了一邊等候著,只毛文龍一人面對數名寧遠鎮將帥。

  袁崇煥等人對徐敷奏搶風頭很不滿。

  不過,要是他們知道面前站著的人竟然就是他們殺了一次的毛文龍的話,估計得滿地吐血找牙。

  要不是火yao焚身,面貌大變,毛文龍也不敢這么輕身犯險。

  看著徐敷奏那驕橫的肥臉,毛文龍溫和一笑,極盡儒雅親善:“小可毛文龍。”

  場面上至少沉靜了二十秒,沒有一人說話,只能聽見海面紋起,浪花綻放的微笑。

  第一個爆發出狂野笑聲的是徐敷奏,他滿臉的鋼須都炸開了,隨即,周圍的將領都笑了,有的笑彎了腰,有的笑撇了嘴,有的揉肚子。就連嚴肅如袁崇煥也微微波錯愕,嘿然一樂。

  嬌媚可愛的袁夫人半天才弄明白事態原委,也立即捂著齒白唇紅,花枝亂顫。

  不過,遠處呆著的皮島來兵卻驟然緊張,一個個刀槍橫指,準備應付危急局勢。

  “哦,好好好!有趣,天下叫毛文龍的還真不少!”袁崇煥難得露出一絲笑容:“你怎么象是咱中土天朝人物?”

  毛文龍見場面上氣氛活躍,心里原有的一點兒局促也消散了,立即敏銳地回答:“督師大人,小可確實是我大明天朝人氏,還是皮島毛文龍部下的小小軍官,千總。”

  “嗯?”袁崇煥的眼神驟然冷峻。

  “大人,”毛文龍的臉sè更加燦爛,好象抹了蜜糖:“大`人,諸位將軍,小可和毛文龍的名諱雖然一字不差,次序卻不同,毛龍文,千總毛龍文,本在陳繼盛將軍手下混口飯吃,可是,幾天前朝鮮使臣西來,要向我大明皇帝遞交國書,不想,被皮島幾個毛文龍手下親信將領劫持,后來,陳將軍派兵奪回,特派小可帶領兩船百十號兄弟護送他。”

  哦。

  袁崇煥和徐敷奏等幾個將領相視一笑,明白了。

  “既然如此,你們不走天津大道直入京師,怎么反而來到覺華?莫非有事通曉寧遠鎮?”

  毛文龍坦然自若地迎接著袁崇煥咄咄逼人,有若實質的目光:“大人,小可不知,一切等見了朝鮮國使臣大人zì yóu分曉!”

  “朝鮮使臣真的在船上?”

  “是!在船上。”

  “那他還不出來見我們袁督師?”

  “將軍,您說是督師的官兒大還是使臣的官兒大?是督師委屈晉見使臣,還是使臣恭敬叩見督師?”毛文龍“傻傻”地問。

  “混帳!你居然敢跟督師大人犯犟?你小子是不是活膩歪了?”徐敷奏的脾氣也是火辣辣的。

  袁崇煥恍然覺得被訓斥了的白面書生那股凌厲的目光里按捺不住的殺氣,不禁有些驚訝,煩惱地揮揮手,叫徐敷奏這個跳梁巨丑下去:“是不是朝鮮使臣不方便見本督?”

  “大人,使臣受傷了,還在船上躺著休息。”毛文龍不愿意再節外生枝,恭恭敬敬地一彎腰:“大人請上船。”

  袁崇煥沒有絲毫的懷疑,確實沒有什么可疑慮的,不就是見一個朝鮮國的使臣嗎?他有什么了不起?在寧遠鎮的重兵防御之地,還怕一個小小的朝鮮使臣胡鬧?

  袁崇煥把下巴一抬,招呼親隨官兵跟著,向舢板走去。

  “大人!大人!”袁崇煥的小妾脆生生地喊道:“奴家是不是先回去?”

  其實,她的目光被這兩艘造型奇異的外國船吸引住了,她很想上去看看,可是,她害怕袁崇煥,不敢直接提出來。

  倒是毛文龍憐香惜玉,立即敏銳地想到了這一層,還能從周圍官兵對她的謹慎態度,以及她和袁崇煥的親密程度猜測出二者的基本關系:想不到道德標兵,冠冕堂皇地斥責俺“yín人妻女”什么的為一該斬死罪的爺兒們也光明正大地包二nǎi呀。

  “督師大人,您還是讓夫人上去看看吧,朝鮮使臣此番前來,還帶著夫人,若是督師大人夫人前去,正好兩相接洽,更增和睦。”

  袁崇煥停下來,凝視毛文龍片刻,直覺告訴他,這個人很有意思,不顯山露水的伶俐口齒之間,隱藏著一股機智和周密。

  “好吧!你可以來。”

  聽到這句話,小妾欣喜地雀躍了下,少女的單純和歡喜溢于言表。趕緊跟在后面向船上走,后面,更有士兵們趕緊拿出長槍來,給她兩面扶著,增加保險系數。

  看著這個美少婦,毛文龍心里暗暗為袁崇煥不齒:看樣子她不到十八歲吧?嗯,或許連十六歲也不到,正是幼沖無邪稚氣,卻被你這廝玷污了。。。。。。也好,老子就給你一個便宜,讓這個絕世紅顏為你今生的囚徒生涯陪葬吧。

  寧遠軍的官兵十幾人上了船,毛文龍等幾個上了船,皮島來的上百水軍大多在岸邊嚴陣以待。

  兩艘戰船引起了寧遠官兵一陣陣驚嘆。

  確實該驚嘆,這兩個是大家伙,也就是利用李永芳不費一槍一刀騙到手的五走巨型龜船中的兩艘,本來,毛文龍還計劃有了時間命令皮島的造船廠加緊仿制和改進,打造中國人自己的海上裝甲艦隊,可是事情緊急,只能先拿來主義,直接使用了。

  十一丈三尺長,一丈四尺寬,巨大的龜船象一頭威武雄壯的龍體**的混合神像雕刻,黑森森的覆蓋鐵板,一叢叢紋起的錐刀,黑呼呼的箭弩槍shè擊孔,粗獷的炮管,蜈蚣腿般的木槳座,都令人望而生畏,嘆為觀止。

  第一艘龜船上,袁崇煥第一個闖進去,早有兵士微笑著畢恭畢敬地掀起了覆蓋的甲板,露出寬敞的通道。

  “朝鮮使臣在哪里?”袁崇煥問。

  “在后艙!”毛文龍示意其他寧遠官兵留下,自己在前面引路,領袁督往后面走去。

  看著他那詭異的目光,周圍的士兵心領神會。

  船上還有不少士兵在伺候。筆直的軍姿讓寧遠官兵覺得很詫異,這是哪里學的姿勢?

  走在寬敞,裝璜豪華的船艙里,袁崇煥心情大好,腳步生風,神采奕奕,不由自主地緊跟了毛文龍,跨進了那扇門。

  有些幽暗的房間里,一張床,一個人還蓋著被子躺著,邊上兩名士兵靠著墻壁。

  “他就是朝鮮使臣?”袁崇煥驚訝地指著問。

  “不是。”

  “他是誰?朝鮮使臣在哪里?”袁崇煥的從容證明他還沒有意識到危險。

  “他是水軍的都司趙不歧,朝鮮使臣根本就沒有。”毛文龍兇相畢露,咬牙切齒地說。

  袁崇煥大駭,立即向腰間摸去,至少,那里還有佩劍。

  一名士兵早已沖過來,用刀逼住了他的后腰,還趁機抽去了他的武器。

  “你是誰?你要干什么?”袁崇煥很快就被沖上來的兩名士兵扭住了胳膊,抓了起來。

  “老子,毛文龍,今天,老子專門為報仇為來,”

  “你。。。。。。胡說。。。。。。”袁崇煥爆發出一股強韌的力量,掙扎著。

  這時,后面一股涼風驟然襲來。

  毛文龍輕巧地一閃,晃過了偷襲,然后順手一抓,擰住了偷襲者徐敷奏的肩膀,大吼一聲,腰間一旋,把個肥壯如牛的徐大將軍甩到了半空之中,接著,在一人高位置的窗戶和鐵甲板的地方,傳來了一正劇烈的碰撞。

  徐敷奏重重地砸下來,昏死過去。

  “老子本來想做英雄,忍辱負重也要為國為民的英雄,可是,你們這幫人渣不給老子機會,告訴你們,從今往后,老子不做英雄,只做梟雄,只做jiān雄,一言不合,拔刀而起,一嗔之怨,腥風血雨,我要叫這滿天神佛世界,都在老子腳下發抖!”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