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縱橫三國之我是張遼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068 對手的動靜

[字數:2870 更新時間:2014-9-5 16:19:00]






  早在207年春,關中就有探子就傳來消息,說從淮南漏網的司馬懿似乎投靠劉備不成,轉而前往漢中投靠了張魯,在漢中被奉為座上賓,甚得張魯的器重。而在司馬懿成為張魯手下謀臣之后,漢中張魯針對蜀中劉璋的軍事動作頻頻發動。

  其實在司馬懿到漢中之前,東西兩川的guān xì 就早已經相當惡劣,彼此間小規模的軍事摩擦時有發生,劉璋和張魯彼此視為仇寇。究其原因,還要從劉璋的父親劉焉那一輩說起。

  起初,劉焉和張魯的guān xì 還是很“親密”的,據《后漢書》載:“沛人張魯,母有姿色,兼挾鬼道,往來焉家,遂任魯以為督義司馬……”解釋說來,就是張魯的母親很有姿色,并且修煉了一些陰陽和合之術,因此被劉焉看中,一來二去張魯憑借母親這一層guān xì 被劉焉賞識,奉為督義司馬,替劉焉鎮守漢中。

  劉焉此人,說來可算漢末第一個睜眼看tiān xià 的主兒,他眼見恒靈二帝以來漢庭的衰敗,有意避禍自守,便第一個向朝廷提出申請出任監軍使者,監察益州軍務,也由此成為了漢末第一位州牧。

  州牧,這可算是一州最具實權的職位了,手握軍政大權,執掌人事任命。劉焉在益州“造作乘輿車具千乘”,儼然以一方土皇帝自居,并且命張魯“住漢中。斷絕谷閣、殺害漢使。”打定主意不和朝廷往來,保州自守。從這段史料可以看出,劉焉活著時還是挺賞識張魯的,殺害漢使這種大事都肯交給張魯來做,顯然是將張魯當成了他的心腹。說張魯是劉焉的私生子,說不定都有可能。

  本來東西兩川都牢牢的掌握在益州牧劉焉手中,可是在劉焉死后,情況就開始發生了變動。

  興平元年,劉焉舊傷復發病卒,這個時候,益州的官員趙韙等人,上書奉劉焉的兒子劉璋為主,而推薦他做益州牧的原因,是趙韙這些人覺得劉璋“溫仁”說白了就是懦弱沒有主見,容易被忽悠,才合力讓劉璋做了州牧。

  但凡新官上任,三把火總是要燒的,否則不讓人感覺新官上來沒有新氣象不是?劉璋上任,生性懦弱的他也難得爺們了一回,而第一把火就燒到了父親的干兒子——張魯頭頂!

  要知道漢以孝治tiān xià ,劉璋就是個孝子,至少表面上是。在劉焉身邊多年,對父親和張魯母親的那點破事劉璋哪能不清楚,對張魯母親這種第三者插足的做法早已是恨之入骨,所以在接班之后,劉璋隨便找了個由頭,借口張魯擅殺下屬,二話不說就把張魯的母親和弟弟抓起來殺了。由此和張魯結下了血仇。

  被劉璋殺了母親和弟弟,張魯哪能善罷甘休?說你你劉璋是孝子,難道我張魯就是不孝兒子不成?此時的他已經替劉焉打下了整個東川,被劉焉委任為漢寧太守,母弟被殺的消息一傳來,張魯當即宣布和新主公劉璋決裂,并且刀兵相見,率領他的兵馬要替母親弟弟報仇。

  兩人都已孝子之名和對方大打出手,連年來兵戈不斷,雖然西川地廣人多,土地肥厚,可總的來說局面還是張魯占優,畢竟人家張魯是從司馬這個低級軍官干起來的,還征服了整個東川,相比之下,子承父業的劉璋卻是個地地道道的繡花枕頭。

  可蜀道艱險,關隘險固,張魯雖然占著優勢,卻不能一舉掀翻劉璋報仇,兩邊打打殺殺這些年,張魯取得的戰果非常有限,只是讓劉璋一提起張魯就膽戰心驚,如此不知不覺之間,時間就到了207年初春。

  這一年,張魯得到了司馬懿,還有不少跟隨司馬懿從淮南逃亡出來,不肯歸順文遠的士族頑固。張魯自覺如虎添翼,又或者受到某些人的慫恿,便拜手下張衛為大將,司馬懿為軍師,出兵討伐劉璋。而劉璋聽說張魯又來攻打漢中,雖然慌張,無奈卻也只能派兵與漢中兵馬相抗衡。

  蜀中并非沒有大將,既有張任、嚴顏一流的大將,其他將領班底的配置也高出漢中數籌,奈何劉璋暗弱無能,一幫將領在他手下不得善用,軍隊又管理松散,戰力低弱,如何會是人精司馬懿的duì shǒu ,幾次交戰,蜀軍大敗虧輸,躲在葭萌關里龜縮不出,zài也不敢和漢中軍交手。

  消息傳到成都,劉璋自然大驚,召來手下人緊急商議對策、具體談了些什么文遠手上的情報并沒有具體說明,但是在數月之后,安插在荊州的習作來報,劉備——這個文遠最關心的老duì shǒu 開始在荊西與益州的交界處集結部眾!

  得到這個消息,文遠幾乎已經確定劉璋和劉備達成了協定,請劉備出兵入川對付張魯。歷史與此事的情形驚人的相似,只是文遠有些納悶張松沒有來鄴城找他,而劉備似乎也比史料記載的更急切想要得到益州!

  張松沒來,文遠苦思許久也得不出答案,而且這個疑惑也不能告訴身邊人為自己分憂。想破了腦袋,文遠只能模棱兩可的認為如今的形勢和歷史上顯然有所不同,張松沒來獻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至于劉備,文遠覺得有些摸到了這個梟雄的脈絡,畢竟歷史上赤壁之戰后的劉備,受到曹操方面的壓力顯然不及現在文遠所給的沉重!

  南征,自己并沒有敗。而劉備雖然得到了半個荊州,對自己的畏懼顯然并不能讓他安枕無憂,應該是強烈的危機感迫使著劉備撕掉了虛仁假義的面具,迫切的想要拿下益州獲得更大的地盤安身立命!

  恩,應該就是這樣了!

  事實正如文遠所料的,劉備果然是沉不住氣了,劉璋那邊剛一派人請他去對付張魯,劉備就麻溜的帶著兵馬屁顛屁顛的進了蜀中,接下來蜀中發生了什么事文遠就實在不清楚了!蜀道艱難,從那里到鄴城一個單程就要花去兩個月的時間,那里的情報基礎wú yí 是最薄弱的,即便是文遠,在這個時代也不能及時得到有關蜀中確切的消息。

  而得不到消息還不是最guān jiàn 的,最讓文遠鬧心的是眼睜睜看著劉備入川,文遠這邊卻一時沒有能力做出反應。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