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國之呂氏天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零五章 爭鋒相對

[字數:6233 更新時間:2014-4-5 9:02:00]



  把清剿張魯余黨的事情交給賈詡之后,呂義就是沒有過問,完全是放手讓賈詡施展,他相信,賈詡這個毒士,是不會讓他失望。

  只是呂義還是低估了賈詡的心狠手辣,連續三天,南鄭之內,充斥了無數的腥風血雨,大街之上,到處都是如狼似虎的并州軍,每當經過一家門前,就能夠讓里面的百姓嚇得瑟瑟發抖。

  三天之內,光是南鄭之內,被賈詡殺掉的張魯余黨,就足有數百人之多!這樣恐怖的數字,就是呂義也是心中一驚。

  袁渙與楊弘更是聯合起來尋找呂義,狀告賈詡濫殺無辜。就是陳宮也覺得有些不忍,委婉的勸說呂義道:“主公,我軍新得漢中,應該安民為上,賈文和此舉,似乎有些過激了!'

  賈詡卻是沒有說話,只是滿臉淡然的看著呂義。

  呂義也沒有說話,只是拿出從張魯的余黨手中搜出來的書信,遞給袁渙等人。

  這些書信,大多數都是張魯余黨與張衛聯絡,或者相互聯絡,準備趁機起事的證據,袁渙等人看過后,臉sè頓時大變,隨即頹然一嘆,紛紛打消了勸說的念頭。

  漢中之地,腥風血雨依舊,逐漸刮遍了整個漢中下屬所有的縣城,百姓震怖,張魯的余黨更是人心惶惶,許多人都是嚇得提前逃走,紛紛離開了漢中。

  這樣的狀況,一直持續到了第五天,才是漸漸的消停下來。、

  而這五天之內,益州的兵馬,已經是陸續云集在蒹葭關內,集合了白水軍,巴西軍,還有成都過來的一萬jīng兵,劉璋這次出動的兵馬,足有三萬人之多。以巴西太守龐義為統帥,負責進攻漢中。

  龐義得到劉璋的軍令之后,卻是并沒有立刻進兵,而是派了張任領著一萬兵馬前鋒,朝著漢中殺來,自己依然領著兩萬大軍,坐守蒹葭。

  南鄭,太守府中。

  呂義正在看著探子送來的益州兵動向,當看到龐義只是派出張任一支偏軍的時候,不由微微一嘆,看向閻圃道:“果然不出閻功曹所料,龐義竟然真的沒有動兵!”

  閻圃得到呂義的肯定,臉上有了一絲笑容,趕忙拱手道:“龐義不出兵只是暫時的,若是時間拖得太久,我們還不能擊敗張任的話,龐義迫于成都的壓力,還是會進兵的,所以,還請主公速戰為上!”

  呂義點點頭,覺得閻圃說的不錯,如今陽平關處張衛正在虎視眈眈,自己實在不宜張任打持久戰。

  想到這里,呂義不由看向跪坐在下首,面無表情的賈詡,沉聲道:“文和,如今張任返境,我可以出兵了嗎?”

  賈詡穩穩一笑,笑容依然有著一絲yīn冷之意,頷首道:“如今漢中已經小定,主公可以出兵了!”

  “好,來人,速速召集眾位將軍!我們去會會這個張任!”

  呂義自然知道小定是什么意思,這可是拿千余條張魯的余黨換來的。如今張魯的余黨已經清除,他心中再無擔心。

  當即留下紀靈鎮守南鄭,隨即集中兩萬大軍,朝著蒹葭的方向趕去。準備迎擊張任的進犯。

  蒹葭關外百余里。

  一支萬人大軍正在前行,大軍的最前方,張任策馬提槍,面sè剛毅,臉沉似水,此時正一臉凝重的望著遠處的一座山丘。

  翻過這座山丘,益州兵就是正式的進入了漢中!但是張任過山之后,卻是并沒有在前進,而是選擇了一處依山靠水的地方立下了營寨。

  “張將軍,我們已經進入了漢中,為何不朝著南鄭進發,卻在這里安營?”一員武將走了過來,滿臉不解的看向張任。

  張任扭頭一看,認得是白水軍的楊懷,不禁微微一笑,手中鋼槍指著南鄭的方向道:“楊將軍請看,此處通往漢中,全部都是平地,并州軍又多騎兵,此時若我們進兵,是以短攻長也!”

  楊懷恍然,點頭道:“我明白了,張將軍是要在這里占據地形,然后等待龐太守的援軍上來!”

  見到楊懷終于猜到了自己的一些意圖,張任微微一笑,卻是并沒有再多解釋,只是下令士卒繼續扎營。

  張任的舉動,自然瞞不過并州軍的探子。當聽說張任沒有選擇立刻進攻,而是安營固守之后,呂義不由嘆了口氣。

  “主公,看來那張任怕了,所以不敢進兵!某將愿請兵為前鋒,為主公擒捉此人!”聽說張任就在不遠處,呂義身后,轉出一個深目高鼻的胡人,正是胡車兒。

  “主公,老孫也愿去擊破那張任的大營!”孫觀也跳了出來,大聲請戰道。

  對此,呂義只是微微一笑,扭頭看向劉曄道:“子揚,你看張任此舉,是為什么?”

  劉曄的神情略微有些凝重,拱手道:“主公,看來張任此人不簡單啊!他知道我們騎兵厲害,故此安下營寨,一來等待援軍,二來也未必沒有等待武都張衛的動靜!”

  武都與巴蜀,雖然道路艱難,但是通個消息還是很容易的,益州方面自然會聽說武都的動靜。

  只是令呂義感覺有些疑惑的是,陽平關的高順。并沒有傳來張衛攻城的消息,似乎張衛也在等待益州兵先進攻一樣。

  雙方都想趁機撿便宜。

  想到這里,呂義不由冷笑。既然張任不過來,他就只能過去了!

  一天后,呂義的大軍,終于來到了張仁的屯兵之地,而張任聞聽益州兵到,也趕忙帶著兵馬,出營迎戰。

  就見到一萬名益州兵馬,在張任的帶領下,魚貫走出軍營,卻是沒有走出太遠,只是靠近營寨的百余步的位置,就是停了下來。

  最先出現的,是一群群的槍兵,槍兵的周圍,全部是密密麻麻的弓手,弩手,還有少量軍馬,在來往穿梭。

  中軍帥字旗升起,張任與楊懷等數十名益州的部將同時上來,神情冷漠的看著呂義。

  呂義卻是沒有布置什么陣型,只是把并州軍分成三部,中軍是嚴整的步卒,左右兩翼是成群的騎兵。

  三千騎兵,排在了最前方,如同一道鋼鐵城墻一般,在陽光下閃爍著無數的亮光。

  看到三千重甲騎兵,益州軍中,許多人都是發出驚呼,繼而開始不安,蜀中少馬,數百名騎兵,對于步卒都是噩夢,更何況是這種成群結隊的恐怖重甲。

  楊懷也是倒抽一口涼氣,驚訝道:“人言并州軍jīng銳,今rì所見,名副其實,那么多戰馬,若是被我蜀中得到,都可以直接與隴右開戰了!”

  張任的眼神也微微有些詫異,臉上卻是面無表情,策馬上前,鋼槍一指前方,大喝道:“呂義,張任奉命來取漢中,并州軍若是識趣,速速下馬投降!我主定然厚待于你!”

  呂義正在觀看張任的兵馬,冷不防聽到張任如此說,不禁哈哈一笑,烏云駒上前幾步,看向張任道:“張將軍,劉璋暗弱,絕非明主!我看你是個豪杰,何不投降與我,本將虛位以待!”

  “住口!我主乃是漢室宗親,奉天子以牧益州,呂義,既然你冥頑不靈,我只能親自擒住你,押回成都受審了!”

  張任神情冷漠,手中槍尖顫抖,刷的一下,沖到了軍陣的最前方。身后大軍頓時動了起來,紛紛大吼,邁著沉重的步伐朝著并州軍碾壓過來。

  呂義頓時有些吃驚,明知道自己這邊騎兵jīng銳,這張任為何還敢進攻?

  張繡卻是怒了,策馬橫戟,走到呂義身邊,沉聲道:“主公,張任不知死活,竟敢以步卒沖我騎兵,我們不如縱騎兵沖殺,吃掉這些步卒!”

  “主公,千萬不可讓騎兵上前!蜀中jīng于弓弩,張任此舉,乃是以步卒為餌,然后埋伏弓弩于其中,卻不能中計!”

  王平唯恐呂義真的放縱騎兵進攻,趕忙出列,大聲勸阻道。

  王平的話,頓時讓賈詡與劉曄眼睛一亮,看向王平的眼中,多了一絲驚詫的意思,呂義也是明白過來,不禁微微一笑,當即下令,讓甘寧,臧霸,帶兵步卒一萬,朝著張任迎了上去。

  對面的張任,臉sè立刻一變,知道自己的計策已經被識破,不由大吼道:“弓弩手準備,給我狠狠shè!”

  “嗡!”幾乎就在張任下令的同時,益州軍大軍之內,無數箭簇暴雨一般shè了出來,幾乎要把天空都遮蔽。

  并州軍這邊,甘寧與臧霸都是微微有些變sè,不過兩人也很快反應過來,下令用弓箭還擊。

  天空之中,頓時完全被箭矢覆蓋了,一**箭雨瘋狂的朝著并州軍落了下來,但是卻被將士身上的鎧甲紛紛的彈落在地上。

  只有極少部分的士卒死去,

  隨即,并州軍中弓弩也開始發威,一蓬蓬箭雨狠狠的飛shè出去,雖然不如益州兵來的迅猛,可是益州兵卻是沒有那么多jīng良的鎧甲防護,頓時很多人慘叫著倒在地上。

  張任的臉sè立刻有鐵青起來,知道對shè討不到好處,卻是忽然帶著兵馬,朝著營中就撤。

  益州軍的舉動,立刻讓呂義jǐng覺起來,他不認為這是張任膽怯了,畢竟能夠成為蜀中名將,不可能如此不濟。

  唯一的解釋就是,其中有詐!只是呂義正要下令讓甘寧臧霸轉回的時候,益州兵營寨靠山的位置上,甘寧已經仗著武藝高強,朝著張任發起了沖鋒。

  轟隆隆的戰鼓聲頓時響徹了戰場。

  原本撤退的張任,嘴角卻是露出一絲冷笑,他忽然命人舉起了一面令旗,頓時,原本靠近軍營的山坡上,忽然就是出現無數密密麻麻的弓箭手。

  嗡的一聲,天空箭雨密布,真的如同暴雨一般。叮叮當當落入并州軍中,尤其是這些弓弩手占據了地形的高處,弓箭威力更大,雖然那些穿著重甲的軍卒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可是跟在后面的弓箭手中卻是慘叫聲一片。

  呂義一看,目光頓時一沉,趕忙下令鳴金,讓甘寧臧霸撤回來。張任也沒有追擊,只是站在遠處,冷冷的喝道:“并州軍,不外如此!”

  “可惡!主公,末將愿意再去攻打張任的營寨!”聽了張任的話,甘寧勃然大怒,就要整兵再戰。

  呂義卻是趕忙阻止了甘寧,搖頭道:“益州兵弓弩厲害,又占據了有利地形,再上去,也不過徒增傷亡罷了!”

  “可是主公,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看著張任屯兵在這里嗎?”臧霸有些不甘的看著遠處的營寨。

  呂義的臉sè也有些yīn沉,不過今天的試探已經足夠了,若是強攻,他雖然也能打下這座營寨,可是兵馬肯定會損失慘重。

  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當即,呂義看向劉曄賈詡兩位謀臣,沉聲問道:“兩位軍師,如今這張任屯兵固守,若不拔出,必為漢中心腹之患!兩位可有辦法,助我破敵?”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