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亂世小農民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二章 破舊規

[字數:2910 更新時間:2014-4-10 6:13:00]



  “還有門上掛的紅綢子,也不用李敬懷家的,用紅紙剪幾個花樣,一樣好看。我看這老小子就是不順眼,哪天我非買上一塊,誰用誰就去我那拿,我讓他再也吃不上油炸糕。”孟有田繼續說道。

  說到這條黑臟污爛的紅綢子,還是吉祥鎮數一數二的寶哪。人說東西挺不起眼,可是莊戶人家,偏偏就是誰家也沒有。一開始的時候,使使這塊綢子,還不一定非送禮不可,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這么個規矩,誰家要借用一下,誰家就得給送一碗油炸糕。那個李敬懷,哪能年不憑這塊爛綢子,吃上幾碗油炸糕。

  “對,啥便宜也不給這個王八蛋。”占富恨恨的說道,大概又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還有件事情。”老趙頭拿起煙袋鍋,又放下,猶猶豫豫的說道:“邁火堆,還有那個過馬鞍……”

  這里的習俗,寡婦后嫁,要邁過谷草火,這是為了燒掉前夫的鬼魂,怕他跟隨上妻子到新夫家作亂。跨過馬鞍,是說好馬不配雙鞍,好女不再嫁男,取其吉利,以防男人早死。

  “我看用不著這樣。”孟有田皺著眉頭很反感的說道:“誰不知道秀兒是被騙娶的,連男人面都沒見著,說她是寡婦后嫁實在有些過分。既然咱已經破了舊規矩,索xìng就破到底,怎么順眼、怎么高興,咱就怎么辦。”

  老趙頭和占富贊同的點著頭,占富他爹沒吭聲,這花轎、綢子都是面子上的東西,多一樣少一樣關系不大,可這寡婦后嫁的規矩卻是關系到兒子rì后的安全。這鬼呀神呀的封建迷信,在當時人們的心目中,還是zhan有很大比重的。

  “我看有田說得在理兒。”隨著聲音,老蔡邁步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一男一女兩個人。

  “楊老師。”孟有田定睛一看,趕忙打招呼,跟在老蔡后面的竟是縣城男女師院的老師楊荊云。

  “呵呵,孟小哥,我們又見面了。”楊荊云笑容滿面的和孟有田握了握手,指了指身后的婦女,“介紹一下,這是我愛人李佩玲,也是教書的。”

  “師母,你好。”孟有田嘴挺甜,張口就叫。

  李佩玲三十二、三歲的樣子,上穿藍sè夾衫,下穿海青sè斜紋布褲,渾身上下,整潔樸實,風度文雅,象個鄉村女教師的樣子。

  “你好,孟小哥。”李佩玲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和孟有田握了握,看得老趙頭、占富和占富他爹有些發呆,這女人的手是隨便能拉的嗎?

  老蔡和占富爹、老趙頭打了招呼,又介紹了楊荊云和李佩玲,聽說是城里大學堂的先生,幾個人簡直是肅然起敬,站著坐不下去,局促得很。

  “孟小哥說得對,什么跳火堆跨馬鞍,那是拿著婦女開心,是封建禮教對婦女的殘酷虐待……”李佩玲看來在外面聽了不少,身為女人,那簡直是無限憤慨,義憤填膺,滿腔憤怒啊,眼睛瞪得溜圓,小拳頭都握得緊緊的,馬上就要來一場控訴封建禮教的罪惡、提高婦女地位的慷慨激昂的演講。

  孟有田一聽就咧了嘴,這不要壞嗎,那封建迷信是一下子就能破除的,你越說的義正言辭,恐怕越會適得其反,怎么就不會來個迂回進攻呢?想到這里,他趕緊上前打斷了李佩玲的話,說道:“邁火堆跨馬鞍那都是很低級、很落后的東西,啊,這個,這兩位先生見多識廣,肯定有更好的辦法,保證以后平平安安,那個,我先和兩位先生出去談一談,你們和老蔡叔再合計一下,要是那個周斌和丁寡婦來了,就由老蔡叔來對付吧,他可比我這個嘴上沒毛的小年輕強多了。”說著,拉起楊荊云,又對李佩玲點了點頭,“來,咱們上外面好好談,你們把好招都教給我,這里說話不方便。”

  楊荊云不緊不慢的跟著,李佩玲一腔怒火剛剛要發泄,就被孟有田打斷,很是有些莫名其妙。

  出了門,走不多遠,就到了孟有田的家,把兩個人讓進屋里,孟有田又給兩個人倒上了水。

  “孟小哥別忙活了,快點給我倆上上課吧!”楊荊云頗有深意的說道。

  “上課?太抬舉我了吧。”孟有田訕訕的一笑,“只是一點建議,小小的建議。”

  “難道我剛才說得不對?”李佩玲也覺出點味來,疑惑的問道。

  “對,師母說得那是一點也沒錯,可是……”孟有田摸著下巴,思索著措詞,“可您不知道,這封建禮教在農村有多么根深蒂固,這千百年的思想沉積不是一下子就能清除的。特別是對那些老人,他們可是頑固的很,您這么急風暴雨似的批判,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師母,順便問一下,您原來在哪教書啊!”

  “北平,她還領導過學運呢!”楊荊云說道。

  “對呀,您原來跟學生打交道,他們有知識,思想活躍,眼界開闊,接受新東西自然快。可這里是農村呀,老百姓沒幾個識字的,也沒出過什么門,這思想僵化程度可是相當的嚴重,您得一點點慢慢來,要不,那些老百姓可不會接受您。”孟有田拍著大腿說道。

  “怎么樣,和我說的一樣吧!”楊荊云笑著說道:“你先不要著急開展工作,而是要先和群眾打成一片,了解他們的想法的需求,他們才能慢慢接受你。”

  李佩玲白了楊荊云一眼,忍不住也笑了起來,“我是個急xìng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你可沒孟小哥講得明白。”

  “呵呵,我說吉祥鎮有個孟小哥,對咱們工作的幫助肯定非常大,這話可沒錯吧!”楊荊云端起碗喝了口水,對孟有田說道:“那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辦?”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