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毒清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百零六章 第一子楊新天(下)

[字數:7891 更新時間:2014-9-4 9:33:00]






  踏出了郎中們的議事堂,楊猛也不由得覺得有些諷刺,自己一個賣云煙的,自己的第一個孩子卻要靠著云煙降世,這是多大的一個笑話啊?

  自己要是不弄這云煙,母子都不一定能保住,沒想到殺人千萬的云煙,卻給了她們母子七成的生還率,這算是報應嗎?

  楊猛自問,無論是遇到了哪路的神仙,碰上了,自己肯定是下地獄的那一個,惡貫滿盈已經不足以形容自己的所作所為了。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尸骸,看來老子以后可以更狠更毒了!”

  望了望天,嘀咕了一句之后,楊猛就踏著堅實的步子往第二座跨院走去。報應也是該看人數的,自己雖說弄死了幾十萬人,弄不好還會等多,但是這也是為了身后四萬萬人的利益。

  之前楊猛做事兒,總有些牽羈的,自己不明不白的來了,對于天譴、報應之類的,他還是有些懼怕的,如今得了七成的勝算,只看最后的結果了,若是母子平安,那自己做的就是對的,要依著現在的路子zài接zài厲。

  這算是平衡自己的一個法子,若是母子平安,楊猛就要zài接zài厲,若是死了一個,楊猛就有了做事的理由,報復老天!無論蓮兒母子是生是死,該他楊猛做的事情,他一樣也不會少做,想這些不過是平衡一下自己而已。

  “老三,如何?”

  楊猛一進第二座跨院,老爺子有些顫抖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三分天意。七成勝算!”

  “天佑吾孫!親家你這荔香園可有佛堂?拜拜吧!”

  楊猛的七分勝算一出口。楊士勤有些僵硬的身體。立馬就軟了下來,七成就可以說是十拿九穩了。

  但是,老三做的事情,親家潘仕成可能不知道,但楊士勤卻知道的清清楚楚,一路走來一路的尸骨,這三分天意難求啊!

  “有!咱們三個一起去吧!”

  聽到了七成的勝算,潘仕成本來干干凈凈的額頭上。瞬間就冒出了汗珠,緊張的連汗都出不來,就是剛剛潘仕成的心情。

  “老三,有了兒子以后行事可要少些暴戾了,這孩子取個什么míng zì ?”

  “嗯!星斗,這míng zì 我們倆爭論了幾天了,也得不出一個,你來說說吧!”

  “兒子,楊新天!”

  “嗬!你小子倒是篤定,你怎么就知道是個兒子呢?”

  “女兒。楊新月!”

  “嗨!”

  聽了老三的回答,楊士勤恨不得甩自己一個嘴巴子。多余問,萬一是個孫女,自己還得跟著操心。

  “嗯!楊新天,不錯!星斗,你要開辟一片新天地,當有子繼承基業啊!”

  潘楊二老,都期待著是個兒子,楊猛何嘗不是呢?倒不是說重男輕女,若是沒有后宅層層的聯姻guān xì ,這第一胎是男是女都不重要,但是扯上了后宅的雜亂guān xì ,第一胎是個兒子就很有必要了。

  走到了荔香園的佛堂,三人各上了一炷香,在禪院里小坐了片刻,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回了蓮兒的院子。

  “三爺,藥物準備妥當了,您可以去看看三夫人,只是不能讓她過分的激動,我們估計,三夫人見了三爺,這心氣兒一泄,恐怕就要生產了。”

  得了劉一貼的吩咐,楊猛三人也沒了辦法,怎么去見蓮兒呢?憋了好些天,蓮兒見了楊猛,肯定會激動的,這事兒鬧的,進步成退不成了!

  “您二老先jìn qù 說一聲,我zàijìn qù 。劉一貼,讓人準備好!直接跟著我jìn qù 。”

  好一通忙亂之后,一切準備妥當了,楊潘二老這才走進了第三進院子。

  “爺,您總算來了,蓮兒等的您好苦啊!哎呀……”

  果不其然,蓮兒一激動,楊猛都能明顯的看出她的肚子動了一下,一定要是兒子啊!

  在心里吼了一句,楊猛就拉了一張椅子,在蓮兒身邊坐下了。

  “莫急!爺陪在你身邊。”

  撫了撫蓮兒的小手,有了自家男人的一句話,蓮兒緊皺的眉頭也舒展了許多。

  “三夫人先用藥吧!”

  醫學館的梁老,從楊猛手里拿起了盛放云煙的竹筒,用一個銀匙舀了兩撮云煙,輕輕的放在了蓮兒的鼻端。

  “用力吸!”

  吸食了云煙,蓮兒輕輕的咳了幾聲,身子一動,難免觸動胎兒,剛剛還有些舒展的眉頭,立馬又皺了起來。

  “爺,很痛呢……”

  “待會兒就好了,劉一貼說了,你這第一胎可是個兒子,爭氣些!你這眼淚金貴著呢!現在還不是掉淚的時候。”

  抹去了蓮兒眼角的淚水,楊猛的大手握了握蓮兒的小手,這就是最有效的安慰。

  這邊忙活完了,那邊的幾個老媽子也準備妥當了,屋子里一層層的紗帳被掛了起來,一眾醫學館的名醫,就坐在紗帳的外面,蓮兒的錦榻上,也架起了厚厚的紗帳,四個老媽子,左右前后站定了位置,就催促楊猛離開產房。

  “三爺,臨盆之時晦氣,您還是移駕吧……”

  “晦氣?何從說起,這是老子的孩子,老子要親眼看著他降生,不必多言,你們忙活自己的吧!”

  周圍的郎中和荔香園的老媽子,都知道楊猛的地位,見他的態度篤定,眾人也就只能將就了。

  “三夫人,這是遲滯血脈的湯藥,也一并用了吧!”

  在場的幾個人中,梁老最是沉穩,一邊記載著用藥的方子,一邊催促著蓮兒用藥,四個老媽子,也在各自忙活著,唯有楊猛有些心神不定。

  “爺,不疼了呢!”

  “呵呵……這是爺專門帶來的神藥。你就安心好了。必定是順產。你要做的就是聽郎中和老媽子們的吩咐,他們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爺對我真好!”

  前期的疼痛,加上室內密不透風,蓮兒的額頭已經布滿了汗珠,濕噠噠的頭發也貼在了臉上,楊猛輕柔的幫蓮兒攏了攏發髻,用半真半假的話安慰著蓮兒。

  吸食了云煙,加上楊猛的勸慰。蓮兒那邊倒是波瀾不驚,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楊猛聊著天,聽著老媽子的話,不時的使幾下勁,梁老的手也搭在了蓮兒的脈門之上,各種備用的藥方,也從梁老口中不斷的傳出。

  蓮兒那邊沒什么感覺,楊猛這邊的壓力卻越來越大,屋子里已經掌燈了,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三五個小時了,事情還是如預料的一般。難產了!

  隨著心里的壓力越來越大,楊猛身上也是汗出如漿,從開始的溫言相勸,到如今不斷的在心里祈禱,這三五個小時,對楊猛來說,是此生壓力zuì dà 的時候。

  “三夫人,又該吸食云煙了。”

  望著梁老手里那白慘慘的云煙,楊猛覺得分外刺眼,這已經是第三次了,一個時辰一次,這說明已經過了兩個多時辰了,一旦zài用一次云煙,事情就往壞的方向發展了。

  “梁老……”

  “哦……三爺這邊也有一副湯藥,解暑用的,還有一壺溫水三爺也喝了吧!這屋子里悶熱,三爺穿得倒是有些多了。”

  楊猛的擔憂梁老看在眼里,椅子周邊濕漉漉的地面,梁老也看在眼里,有些話不能明說,為了照顧蓮兒的心情,梁老說話也是極有分寸。

  “多謝梁老了!”

  “三夫人,時候差不多了,您也該用力一些了,這個時間正好,胎兒在這個時間降生,最是健壯,您要把握好啊!”

  沒對楊猛做過多的解釋,梁老也學著楊猛的路子,開始用假話勸慰蓮兒了,時間太長了,波瀾不驚的梁老,也是滿頭的細汗,雖說途中三夫人也喝了一點雞湯,但這次不成話,事情就危險了。

  手輕輕一招,負責接生的老媽子,就走到了梁老的身邊,幾句吩咐之后,這老媽子出去了一趟,很快就回來了。

  “小姐,出來了!是個兒子,您快些用力,若是完了,小少爺難保啊!”

  這位負責的老媽子蹲下之后,立馬就起身了,滿是血跡的雙手在蓮兒面前晃了一下之后,蓮兒握著楊猛的小手,立馬就開始用力了。

  騙局!蓮兒不清楚,楊猛可看的清楚,老媽子手上的血,根本不是蓮兒的,說完這個之后,那老媽子就開始用烈酒凈手了,看到這一幕幕楊猛的心弦越發的緊繃了。

  “真出來了!小姐,快用力,快用力!頭前腳后,順產了,順產了!”

  老媽子的這幾聲,可是讓整屋的人都舒了一口氣,望著老媽子手上點點的殷紅,從來都是直視血腥的楊猛,卻微微的扭了一下脖子,在他的眼里,滿屋只有那幾絲血跡,才是最惹眼的,惹眼的讓人不敢直視。

  “爺,沒力氣了……”

  就在大家伙松口氣的時候,蓮兒的這句話wú yí 是晴天霹靂,幾個老媽子臉上的喜色,瞬間就頓住了,一看這個楊猛知道壞事兒了。

  “梁老,用高濃度的云煙,成敗就在這一下!快!

  蓮兒現在不是歇息的時候,咱們兒子的頭剛剛出來,你這邊懈怠了,孩子就會被勒死,快使勁,這是咱們的兒子,第一個兒子啊!”

  楊猛的聲音很大,吸食了三次云煙的蓮兒已經有些迷糊了,但這么大的聲音,她還是能聽得到的。

  “我知道……我知道……可就是沒勁兒啊……”

  “你有勁兒,只是用的藥麻了你的身子骨,記住!不要停!使勁!使勁!!”

  一撮高濃度的云煙被送到了蓮兒的鼻端,一炷香一刻鐘接下來這十五分鐘,才是決定生死的時刻。

  楊猛呼喊一刻也沒有停止,蓮兒就是靠著這不間斷的呼喊,一直保持著清醒,慢慢的蓮兒本來有些軟的小手,開始緊攥了起來,感受到這個,楊猛身形頓時就矮了半截。

  ‘哇’的一聲脆響,整個屋子都靜了下來,成了!

  “小姐,兒子!大胖小子……”

  “用藥,急藥……”

  “三爺,母子平安……”

  自那聲清脆的哭聲一起,楊猛就處在眩暈之中了,許多的言語,他只能聽到半截。

  “楊新天,老子的第一座高山啊……”

  近三個時辰的時間,楊猛只喝了一碗湯藥半壺水,可他全身上下都濕透了,脫水了、虛脫了、耳鳴幻視、渾身發軟,楊猛算是陪著這對母子,在鬼門關上打了一個轉。

  說完這句話,楊猛就想著找個地方躺會,太累,十倍的特訓量,也趕不上這一次啊!

  “三爺,當心!”

  “給我弄些糖水……”

  自己的狀況楊猛最清楚了,脫水了。

  喝了幾壺糖水之后,渾身的無力感才慢慢的消退,瞧了一眼恬然入睡的蓮兒,楊猛的心這才落下了一半。

  “梁老,如何?”

  “母子平安,zài無隱患了。”

  “好!孩子呢!”

  “在兩位大人那邊呢!三爺,您的法子很好,若不是虛言蒙騙,三夫人這遭就險了……

  這事兒是怎么個說道呢?”

  與關心蓮兒母子的楊猛不同,梁老關心的是楊猛的法子,云煙雖說起了奇效,但梁老認為,最guān jiàn 的還是自己學了楊三爺的謊話,激著三夫人降下了楊家的麟兒。

  “心里作用而已!梁老是醫學館的吧?你們那邊有試藥的罪人,你可以找幾個試試,在他們的身上,割一道不致命的小傷,zài在旁邊弄上水滴聲,告訴囚犯,半個時辰之后,血就會流光而死!

  多數人,半個時辰之后必死,這就是心理作用,試一下吧!這也是治病救人的手段之一。”

  說完了這個,楊猛不理會陷入沉思的梁老,抬著沉重的步子,就走出了蓮兒的產房。

  “星斗,蓮兒如何了?”

  “無妨了,已經睡下了。”

  “好啊!這就好,我聽郎中們說,是你救了蓮兒母子?”

  “僥幸而已!”

  “好好好!快看看你兒子吧!八斤七兩,不可多得的壯實娃娃啊!”

  與楊猛想的一樣,潘仕成最關心的還是蓮兒,而不是外孫楊新天。

  “哈哈……老三你不錯,這孩子虎氣啊!跟你小時候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起個乳名吧!”

  “八斤七兩,就叫八七好了!”

  “皮子緊了嗎?這八七是個人名嗎?好好想!”

  孩子還小,早就安置到別的屋子了,可自家老三給孩子起的míng zì ,實在是難聽,八七,還不如狗蛋子呢!

  “八七有些拗口了,就叫布奇如何?楊布奇,就是做大名也夠了!”

  老泰山,是個正經的讀書人,一聽蓮兒沒事兒,腦子也就靈光了,布奇倒是個不錯的míng zì 。

  “嗯!就叫布奇了……”

  楊家老爺子拍了板,三人也就達成了共識。(未完待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