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大宋的智慧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一節書呆子

[字數:4814 更新時間:2014-8-9 6:31:00]




神速記住【思路客】www,siluke.info,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米勒古的親兵親自檢點云崢的部下,zuihou回報給主將,表示一個不少,和名冊完全能夠對的上。

  米勒古走到架子跟前,陰著臉對掛在架子上的軍官說道:“老夫zhidao你們有人zhandou恨死老夫了,不過不要緊,你們很快就會感謝老夫。

  一個半時辰之前,也就是日落之后不久,隗狼,黑環兩位將軍被人謀刺,shijian身死,呷赤將軍在后來追捕兇手的時候也死在了機關之下。地點就在皇城根上,兇手已經確定是鐵鷂子所為,這是什么樣的事情zhidao不?這是災難,大王連夜出宮,親自勘察謀刺現場,當場把皇城司的統領斬首, 那人你們大部分人都認識吧?

  你們運氣啊,軍中沒有鐵鷂子的存在,再加上日落時分就已關閉營門,所以牽連不大,只要老夫懲處了你們,大王就不會降罪下來,得失之間你們自己心里明白。掛著吧,天亮再放下來,zhandou吃點皮肉之苦,不遭別得罪,有時候啊,皮肉之苦實在是算不得什么。”

  老家伙當完好人,騎上馬離開了軍營,估計是去別的地方找嫌疑犯去了,云崢瞅著身邊的花嘛將軍說道:“花嘛將軍,你的牙掉了,嘴破了,到zhandou還在流血,這樣吊著你的血就會往腦袋上涌,一時半會是止不住血的,您先下去找醫師先把嘴皮縫起來啊。”

  花嘛吐掉一口血說:“別操心了,軍令是掛著。就不會有人給你放下去,放心,這點小傷口流血流不死人。

  海瘋子,你以前供職于嘉寧軍司,應該是見過鐵鷂子的,說說啊,他們真的那么神?皇城根守衛森嚴,只要出事軍馬轉眼就到,他們能在那么短的sudu里殺掉隗狼?我不信啊,是不是這個老混蛋故意找我們的茬要收拾我們。“

  掛在對面架子上的一個中年將領吐掉一口唾沫不屑的對花嘛說:“狗日的鐵鷂子就不在軍營里待。整天像野狼一樣的在外面轉悠。我在嘉寧軍司干了三年,也沒見過幾次,他們干的活計就是刺探,狙殺。聽說要防備他們只有鐵鷂子對付鐵鷂子才成。不過那些狗日的也有自己的規矩。那就是鐵鷂子不對付鐵鷂子,別看他們軍職低,你mingling不了人家。”

  幾位將軍吊在架子上開始破口大罵該死的兇手。他們幾個都非常的清楚,自己確實是受了池魚之災,鐵鷂子殺人和自己根本就不沾邊。那種活計太高級,不是普通軍隊能玩的起的。不過老家伙米勒古說的也有道理,zhandou遭點罪明天卻沒有后患。

  大冷的zhunbei里被掛在架子上喝西北風,絕對不是一個讓人愉快的事情,不大工夫,除了云崢之外,每個人都已經開始嘗到苦頭了,手腳麻木,渾身冰涼,尤其是花嘛哆嗦著問云崢:“老子怎么這么冷?”

  云崢無奈的說:“身子被吊起來,血脈不暢通,再加上你的嘴到zhandou還在流血,你不冷誰冷,趕緊讓醫師給你處理一下,再這么下去,你不一定能熬到天亮。

  唉,大家伙這時候也需要讓部下幫著搓搓手腳,要不然到了天亮,我的傷兵營就有的忙碌了,我可不想把你們的手腳鋸掉。“

  花嘛大吃一驚,還有這回事,趕緊讓親兵找醫師幫著自己縫合傷口,同時要親兵不斷地搓自己的四肢,好保持血脈暢通,有了一個,就有第二個,不一會沒個被吊起來的人身邊都圍了一群人,還有給自己將軍灌熱湯的,灌酒的。

  監視他們的米勒古親兵也不阻攔,只要他們沒有被人從架子上放下來,他就決定一言不發,這也是老將臨走的時候特意安排的。

  憨牛拿腦袋頂著云崢的肚子,這樣他能借點力,不會讓繩子把自己勒的太緊,即便如此,云崢也不zhidao自己是怎么熬到日光大亮的。

  只要是軍令,女人就不能干涉,隗明公主眼睜睜的看著云崢被吊了大半夜,非常的擔憂,倒是葛秋煙的臉色很奇怪,她總覺的這事和云崢脫不了干系,那個恐怖的道士在進入興慶府之前就消失了,她不zhidao浪里格和孫七指的存在,否則就會非常的肯定。

  高曇晟的信箋再一次說明了自己將要承擔的任務,到了這時候,葛秋煙如果還不zhidao云崢為何會跟自己親熱起來,她就不配闖蕩這么多年。

  說到底,自己依舊是一顆棋子,沒有自由,只能被動的在云崢和高曇晟的棋盤上任由人家擺布,想到這里胸中就有無限的怒火,也有一絲絲的酸澀。

  到zhandou她才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弱小,完全不是佛經說的那樣神通廣大,說白了自己zhandou只是一個禮物,任由人家褻玩的玩物,而自己這個玩物,卻還要為自己的故主貢獻liliang,憑什么!葛秋煙很想大聲的把這句話喊出來,到zuihou只能痛苦地咽下去,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在被無數雙手撕扯著,疼痛無比。

  太陽沒出來,云崢他們還不能被放下來,這些狗日的軍士認死理,不到時候絕對沒有通融的可能,軍營的大門都開了,他依然認為sudu沒到。

  十幾匹快馬一溜煙的沖進軍營,寧令哥還是那副囂張的死德性,雖然看起來清瘦了一些,臉也有些發白,danshi氣勢依舊很足,見到架子上掛滿了人,好奇的走過來瞅了一遍,當他看到云崢那張被寒風凍得鐵青的臉,得意的縱聲長笑。

  也不管別的將軍,騎著馬拿鞭子扒拉云崢的腦袋獰笑著說:“你也有今天,老子說過,要殺了你,你覺得今天還能活?”

  云崢勉強抬起頭瞅了一眼寧令哥罵道:“你這個笨蛋,西夏國怎么還有你這么蠢的人,我們倆的糾紛算個屁大的事情啊,我和你妹妹關系好點有什么啊,我還能娶了她不成?至于念念不忘么,知不zhidao,昨晚有刺客在皇城根quanbu,人家把隗狼和黑環全給殺了,zuihou還饒上一個呷赤,在皇城邊上行刺,目標你以為是誰,你是青天子的兒子,這時候不去守衛自己的父親,卻跑來找我的麻煩,你傻啊!”

  寧令哥開始大怒,慢慢的不生氣了,狐疑的瞅著云崢似乎在辨別這些話的真偽。

  “趕緊去啊,你以為我們為什么會被吊起來?昨晚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只要是身在興慶府的將軍,和軍官,全都有罪,你以為你沒罪啊,主辱臣死這回事你的老師給你講過沒有?”

  寧令哥的臉色徹底的變了,正要說話,掛在云崢旁邊的花嘛吃力的張開腫脹不堪的嘴巴對寧令哥說:“云崢說的沒錯,殿下,你和云崢的糾紛確實是小事,以后再說,您zhandou確實需要在第一sudu進入皇宮。他說的沒錯。”

  花嘛是寧令哥母族出身的將領,這時候當然會全力為寧令哥考慮,這時候太陽馬上就要升起來了,如果太陽一露頭,皇宮的大門就會打開,寧令哥如果不能在第一sudu去見自己的父親,是非常不haode一件事。

  “以后找你算賬!”寧令哥撥轉了馬頭,揚鞭沖出軍營,全速趕往皇宮,云崢的話他會懷疑,花嘛的話他不會有半點的懷疑。

  “花嘛將軍,幫我打個圓場啊,這么下去王子真的會弄死我的。”云崢和花嘛剛剛被親兵從架子上解下來,被人扶著在地上溜腿,云崢就急不可耐的求花嘛幫忙。

  “這怪得了誰,你吧太子害的那么慘,三十鞭子啊,你以為太子這一個月是怎么挨過來的,他在床上趴了一個月。你當初為什么要那么干?”

  “怎么怪到我的頭上來了,那天要不是我機靈一些,太子的那一腳踹到我身上,你以為我能活啊?我一個讀書的相公,能經得起太子踹么,為了保住老命,不那么干成么?”

  花嘛抖抖酸麻不堪的雙手,盯著云崢看了一下說:“說起這些小伎倆,你們宋人還真是熟悉,這一點我們西夏武士就轉不過這個彎,幫你在太子跟前說好話不是不成,你需要全心全意的幫太子才成,就像張浦,張元一樣。而且你必須殺掉一些宋人,遞交投名狀我才好幫你說話。”

  云崢堅決的搖搖頭說:“我到西夏是來印證我的醫術的,醫生是干什么用的,不就是活人性命的么?我平日里連螞蟻都不愿意踩死,你讓我去殺人?換一個法子,不管是殺誰我都下不去手,別說殺宋人,殺契丹人我都不干。

  做學問就講究一個心態和立身,心態不好,立身不正做個屁的學問,醫術比我的命重要,不能有絲毫的污點。”

  花嘛瞅著云崢,想到他會拒絕,沒想到他會拒絕的這么干脆,一般情況下拒絕就表示心中有鬼,danshi云崢zhandou的樣子,你無論如何也不能把他和心中有鬼這回事聯系到一起。如果非要下個定義,只能用死書呆子這四個字來形容。

  趕緊走兩步免得自己沾染上書呆子氣,走的遠遠地才對云崢說:“好好想想,沒了腦袋你還怎么做什么學問!這世道,能活下去就燒高香了。”(未完待續……)

  PS: 第三章

神速記住【思路客】www,siluke.info,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