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錦衣風流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九七章 野火燒不盡

[字數:4196 更新時間:2014-9-9 22:43:00]






  微山四湖周邊遍生蘆葦,綿延數十里長,五六里寬;春夏之際,萌發搖弋便如一條巨大的綠圍巾圍在幾個大湖的脖子上,甚是賞心悅目;至夏末,蘆花變白,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如雪,當此之時,更是文人墨客最喜歡的時節,紛至沓來觀賞哦詠。

  蘆花蕩中飲美酒,作畫寫詞兩相宜,蘆葦根處的淺水中青蟹肥美,賞玩時煮一鍋新鮮肥美的青蟹,駕舟穿行其間賞景,更是大明不少fù guì 公子文人騷客的時髦之舉。

  在老百姓眼中,這些蘆葦自然不是什么可以入畫寫詩的玩意兒,對微山湖邊七八縣的百姓而言,蘆葦意味著收入,意味著吃飽飯,意味著到了年節下一家人能扯一身新衣裳。

  每年十月末,農活結束之后,微山湖邊五六縣的百姓們便要趁著冬閑去收割湖邊已經變黃的蘆葦;蘆花可入枕,蘆桿可編成席、簾、幔、筐、簍等數十種物事,而這些物事則在數月之內行銷大明各地,無論是有錢人家還是百姓之家,都會對這些蘆葦編出的物事有需求。

  而這微山湖邊的蘆葦也成了周圍州縣百姓們的一項收入,甚至在袞州府中也單獨設立了一個管理蘆葦收割的部門,協調各縣的收割范圍,這已經是微山湖左近州縣的一項重要產業。

  而蘆葦根下的淺水地帶,更是可以捕獲各種魚蝦蟹等水產,這些都是百姓們在收割蘆葦時的順帶收入,近些年來所有這些收入已經占據了周邊百姓年收入近三成左右。

  今年的蘆葦收割季節即將到,因袞州被賊兵席卷,百姓們還沒敢動手去收割,很多人家因為戰亂所受損失巨大,今年唯一的期望便是賊兵剿滅之后能拿下這最后一茬收入了,然而宋楠下的這個決定卻是要燒掉蘆葦蕩,百姓們頓時炸了鍋一般。

  宋楠也明白,這一決定會讓袞州百姓雪上加霜,但他不得不這么做,若不剿滅了劉六的賊兵,任由其盤踞在微山湖中,百姓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安生的日子。

  消息傳出之后,楊屯鎮數百鄉親紛紛趕來,流淚跪倒軍營前求見宋大都督,請宋大都督高抬貴手,莫要斷了今年最后的生計,言之哀哀,求之切切,讓軍中眾人心中惻惻。

  宋楠也知道這件事必須要讓百姓們理解才行,于是在大營接見了楊屯鎮保長和一名姓楊的秀才組成的請愿團。

  那楊秀才倒是個脾氣火爆的,有些毫不畏懼的骨氣,入了帳中劈頭就是質問:“敢問都督大人,你們要燒了蘆葦蕩,咱們微山湖周邊的百姓那可真是沒活路了,難道逼著百姓從賊不成?咱們實指望官兵能趕走賊兵,難道官兵除此之外便zài無他法了么?”

  宋楠不怒不慍,命人看茶看座,和聲細語的道:“秀才公,如今的形勢你也看到了,三萬多賊兵遁入蘆葦蕩中,若以常規戰法,須得將這方圓數百里的四個大湖圍得水泄不通才成,但那恐怕要調集全國之兵方可,顯然不合實際。且賊兵藏匿其中不能剿滅,百姓們沒jī huì 去收割,難道冒著被賊兵砍殺的危險去收割蘆葦么?顯然不能。”

  楊秀才道:“可是大人,您這下令一燒,大伙兒最后的希望也燒沒了,大伙兒可就沒活路了。今年已受賊患,年節將至,舍無余糧余錢,百姓們今年恐要去逃難乞討了。”

  宋楠想了想道:“秀才公放心,這事兒朝廷會妥善解決,我會請皇上派員攜稻米物資來此賑濟,決不能讓百姓流離失所。但這一切都要在剿滅賊兵之后,如今的局勢,朝廷斷不可能調集大批賑濟物資前來,萬一為賊兵所獲,豈不是成了資敵么?此事我也知道是兩難,一切都要在剿滅賊兵之后方可進行,所以我才決定長痛不如短痛,還望秀才公跟百姓們說個明白。”

  那秀才和保長經宋楠一番剖析也知道勢在必行,長嘆而回,宋楠因不知這法子是否奏效,也決定先燒昭陽湖南岸的蘆葦看看情形zài說。于是立刻四下貼出布告,禁止任何人進出湖區,并撤離所有沿湖漁村漁民百姓。

  下午時分,官兵派出二十余只放火的隊伍,趁著偏西風正勁之時,沿著昭陽湖南岸開始點火,讓蘆葦從西北角開始起火;于此同時,令大軍嚴陣以待,以防賊兵受火所迫從湖中竄上岸來。

  是夜,昭陽湖南岸的蘆葦叢盡數被點燃,強勁的西北風讓火勢越燒越旺。綿延十幾里的火頭沖高數丈,在數十里之外都能看到火光,蘆葦叢中成千上萬的水鳥被驚動飛起,煙塵遮天蔽日,讓天明后的天空都變得灰蒙蒙的不見陽光。

  這一場大火燒的迅猛,一日夜便將枯干的蘆葦蕩掃蕩一空,過火距離達三十余里,幾乎所有蘆葦密集的湖邊淺灘都被燒的光禿禿黑乎乎的一片;大火不僅燒毀了數十里長的蘆葦蕩,連湖岸上的柳堤也收到波及,很多樹木被燒成光禿禿的數樁。

  次日黃昏,火jiàn jiàn 熄滅,大軍也開拔靠近湖邊,放眼望去一片狼藉。即便是火熄了,整片地方還是熱浪襲人,根本無法靠近,不過蘆葦燒盡之后,整片地域也暴露無遺。沿岸奔走查看的兵士們發現了幾十處蘆葦中的干地,更是發現了數百具燒焦了的尸體,顯然是賊兵困在其中沒有及時逃脫。

  幾個時辰后,駕船穿過蘆葦蕩檢查的士兵們又陸續發現了兩百具溺死在湖中的尸體,顯然賊兵面對大火的突襲xuǎn zé 了游向湖心,結果這兩百人竟然是被活活的溺死。

  這一下群情振奮,不費吹灰之力便將賊兵殲滅近千余,且燒毀之后的灘涂一覽無余,根本無賊兵立足之地了;然而宋楠覺得很是蹊蹺,賊兵可是三萬多人,從昭陽湖入湖之后才過了七八天,按理說賊兵大部都在昭陽湖南岸的這片蘆葦蕩中才是,為何一場沖天大火只燒出了這么一點人,其他人去了何處?

  宋楠已經沒什么好顧及的了,當即下令將下游微山湖南岸的蘆葦也盡數點燃,賊兵除非生了翅膀,否則斷不可能在七八日之內離開這兩片湖區,上游的獨山湖和南陽湖基本上可以排除藏匿的可能,因為賊兵無船只通行,無法離開蘆葦蕩這灘涂地帶。

  又是一場兇惡猛烈的大火燃起,微山湖南岸的蘆葦蕩比昭陽湖還要密集肥碩,起火后燒的也更加的嚇人;西風卷著沖天的火勢往東一路翻滾,上百艘收繳而來的小舟上乘坐著兩千余兵士在蘆葦蕩內側湖區監視。忍著灼痛的火烤,官兵們發現了賊兵們倉皇從蘆葦蕩中逃往湖心的身影,只是因火勢太大無法靠近追擊。

  微山湖的這場大火造的孽比昭陽湖更大,不過收效也是巨大的,燒死了兩千多人且不說,光是從蘆葦蕩中逃出來投降的賊兵便有七千余人,據俘虜交代,大隊人馬并非是從楊屯一帶進入昭陽湖,而是從胡寨鎮進入微山湖藏匿。

  陸完羞愧不已,他的兵馬在楊屯鎮遇到賊兵的小股人馬,還以為賊兵已經盡數從該處進入湖區,沒想到賊兵大部卻還在下方緩緩往微山湖中退去;當時他若率騎兵南下繼續進擊,有可能會兜個正著。

  宋楠狠狠的斥責了陸完一番,陸完的失誤差點誤了大事,大軍駐扎在楊屯,壓根不知賊兵主力就在下游微山湖中,很可能造成賊兵主力溜走而自己卻一無所知的失誤。同時宋楠也深切的意識到這劉六確實不易對付,顯然劉六意識到官兵會派兵快速切斷退往湖區的后路,所以xuǎn zé 了兵分兩路,楊屯鎮處的賊兵就是用來迷惑官兵送死的,下方的賊兵才是主力兵馬,經掩護之后得以從容退入湖區。

  到現在,基本情形已經可以判明,賊兵在昭陽湖中有約莫五千人,一場大火弄死了千余,還剩下四千多人不知所蹤;在微山湖中的是賊兵主力,約莫三萬人,大火燒死兩千多,燒出來投降了六七千,溺死的尸首有一百多,剩余的還有兩萬人左右。

  雖然看似戰果卓著,但一個嚴峻的問題擺在宋楠面前,賊兵這兩萬人能逃離大火,顯然不是靠游水便能逃脫的,官兵們在煙熏火燎之中看的不太真切,但確看到了賊兵一個個坐在奇怪的漂浮物上的情景,宋楠一下子明白過來,就像上次渡河一樣,賊兵中裹挾的當地漁民百姓不少,他們自然知道蘆葦的另一個用途便是制造簡易的小筏。

  大批賊兵恐怕正在渡湖途中,甚至有可能已經渡過湖去,將要上岸殺個回馬槍了。

  宋楠急的差點大罵,兩萬賊兵到了微山湖北岸的破壞性幾乎難以xiǎng xiàng ,袞州剛剛收復,袞州周邊乃至山東西部的各地州縣都在重建之中,賊兵若zài去掃個回馬槍,簡直不堪設想。

  宋楠不敢耽擱,立刻派六艘小舟連夜往湖對岸趕,每舟攜帶軍鴿兩只,一旦發現賊兵登上北岸的蹤跡便發回訊息來。

  半夜時分,十余只軍鴿紛紛飛回到大營,帶給宋楠的是卻是一個既喜又憂的消息。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