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晚清神捕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15章 我不是福壽膏

[字數:4598 更新時間:2014-8-14 12:19:00]



  甄玉環糾纏著李國樓,嬌聲道:“麥克,告訴我,你干嘛拿《詠牡丹》這幅畫呢?”

  身邊的人不老實,李國樓無奈道:“安妮塔,好好坐著,我懷疑有人要殺你,這幅畫就是證據。畫里的含義好似在夸贊你,男人把你護在中間,可男人死了,你能活嗎?說說看你得罪過誰?”

  甄玉環正襟危坐,思索著說道:“慶平社團是搞情報搞公關,很少搞暗殺,靠金錢美色鋪路,很少得罪人,大家你情我愿的事情。現在又不是戰爭狀態,我想不出誰會對我們不利。”

  李國樓注視甄玉環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看出甄玉環撒謊的動作,那雙翹動的眼睫毛沒有眨,炫耀起來說道:“《詠牡丹》這幅畫有問題,你沒有用心看,國畫應該是用水彩畫的,景物是靠筆墨的濃淡來突出意境。但是這幅畫中間的花瓣是用西洋畫的油彩畫的,油彩是厚厚的一層,所以花瓣看上去是飽滿欲滴的樣子。我懷疑這幅畫有毒!”

  “麥克!”甄玉環怒目橫眉,怪叫一聲:“有毒你還帶上車啊!想讓我早點死是嗎?”說話間伸出手想把那幅畫扔出去,她的命比破案重要得多。

  李國樓抓住甄玉環的手抓,急道:“安妮塔別害怕,就算有毒,這么長時間,毒氣早就散發掉了。”

  “哦——”甄玉環屁股坐下,差點嚇死她,驚駭的看向旁邊位子上的那幅畫卷。心里狐疑不定,想著誰會對她不利。

  “可惜,你把茶杯里的殘渣扔了,不然我會找使毒高手看看,到底是什么毒?”李國樓有些惱恨甄玉環自作主張,把案發現場的東西給扔了。

  “我已經找過毒王看過殘渣了,保證沒有毒!”甄玉環傲然道,豐胸挺拔讓李國樓瞧瞧她是有真本事的人。

  “哎!”李國樓長嘆一聲道:“安妮塔,時代不同了,毒物也與時俱進,化學懂嗎?毒王也不懂得實驗室里可以制造出生物界沒有的毒物。”

  “哦——若是外國人想殺我,那一定是法國鬼子,他們在京師的情報網被我破獲了,安南的法國鬼子得到假消息,吃了悶虧。現在法國人和我們大清代表已經坐下來談判了,奶奶的!法國鬼子星期六還邀請我去參加慈善晚宴,背地里卻想殺死我。”甄玉環終于想到她得罪誰了,恨得牙關緊咬,好似吸血鬼一樣要喝人血。

  “哦——大清贏了!”李國樓聽到鼓舞人心的話,有些激動眼眶里含著熱淚,多少年沒有聽過大清軍隊贏過西方列強的軍隊,認識慶平社團的首腦有好處,內部消息比民眾早一點知道。

  “哦!麥克,我記得死者尤高明書房里也有這樣一幅畫,我想起來了也有這樣一幅畫,我放在哪了?”甄玉環急得冒冷汗,回想那幅怪異的《詠牡丹》放到哪里去了。

  李國樓驚悚,瞪著甄玉環,搖晃著她的肩膀,說道:“甄玉環,快給我想一想這幅畫是誰畫的?”

  “我我我!我什么也想不起來了,麥克!我是不是中毒了。”甄玉環全身乏力,斜靠在李國樓身上。

  李國樓微笑道:“甄玉環膽子大一點,幸好你崇洋媚外,喜歡西方的裝飾品,沒有把這幅畫掛出來。這幅畫要是有毒,應該是花瓣上面有一層保護膜,你若是喜愛這幅畫,觀賞之下,會忍不住觸摸突起來的花瓣,保護膜被你自己摸掉,毒氣散發出來。還有可能就是有什么東西觸發毒物,我要見到下毒的人,才能知道答案。”

  “你瘋了!”甄玉環銀牙緊咬,怒叱李國樓想法瘋狂。

  李國樓意志堅定的說:“甄玉環,你放心吧,我會小心謹慎,和罪犯斗法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再聰明的罪犯也會露出馬腳。”

  甄玉環搖頭道:“哎······麥克,我想起這畫是誰做的,三圣庵的白眉師太畫的,那里是皇家寺廟,可有點麻煩了。”

  “哦······是這個老巫婆,我知道她。”李國樓閉口不言,白眉師太祖籍四川,是唐門的子弟,使毒對于唐門的弟子是小菜一碟,白眉師太皈依佛門,成為京師有名的女畫師,竟然還在殺人。李國樓了然于胸,知道他在和斗法了,危險來臨,但他樂在其中不能自拔,破案對于他來講好似“福壽膏”。

  甄玉環想起在哪里遇龖見白眉師太,就是在法國公使舉辦的慈善晚宴之上,白眉師太的白眉是染成白的,作假的人做師太,難怪會成為法國人的間諜。

  “我知道白眉師太是被逼循入空門的,她一定找了個法國姘頭。”甄玉環十分肯定的說,只有這樣事情才說得通。

  “不談,我們還是去看案發現場。”李國樓閉起眼睛想在馬車上休息一會兒。

  車廂里靜默下來,各自打著各自的主意,想到殺人犯還沒有繩之于法,心有羈絆不再打鬧嬉戲。

  甄玉環想到今天要和李國樓分手,不由難過起來,斜睨閉眼打瞌睡的李國樓,應該忘記這個男人,好男人會有許多女人爭搶,還是找一個平凡一點的男人吧。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握緊李國樓的手,她不想放手,靠在李國樓肩膀上閉上了眼睛。

  李國樓睜開眼睛,露出得意的微笑,降服這名“西施”,他能少走許多彎路,“女公關”將為他的事業開辟新天地。

  來到將軍府的書房,李國樓仰頭看向《詠牡丹》,有一絲擔憂,取出一塊手帕捂住鼻子,不管這到底有沒有用。

  李國樓將兩幅《詠牡丹》平鋪在地磚上,仔細的觀看這兩幅畫有何不同。書房里就他一個人,怕死的甄玉環不愿再看一眼有毒的《詠牡丹》,呆在客廳里等他。

  “畫是絕品,可惜有毒!”李國樓看出了蹊蹺,得意的摸著下巴,欣賞曠世杰作,料定油彩的毒性已經散去,可以收藏傳世。想到白眉師太的未來,李國樓不由為這樣一個有創新精神的女畫師惋惜,太有才了,這種“毒蜘蛛”的人才不應該死啊。

  李國樓腋窩里夾著兩幅《詠牡丹》,進入客廳,一甩頭說道:“甄社長,我們走吧。”

  李國樓一點也沒有給將軍府里的人面子,招呼也沒有和寡婦尤吳氏打,他現在就怕寡婦,傍上身一輩子甩不脫。

  幸好寡婦尤吳氏已經知道李國樓手里的《詠牡丹》有問題,沒有和李國樓計較,緩緩說道:“兩位既然來了,團子一定要吃的,坐下來吃好才能走。”

  這里是將軍府,不是尋常百姓家,這份面子誰敢不給她。李國樓捧著碗吃兩只大團子,一不小心甄玉環碗里的一個團子到他碗里了,李國樓泛起胃酸,硬是把粘嘴巴的糯米團子吃進嘴里。

  “李捕頭,你要為我夫君報仇啊!”寡婦尤吳氏站在李國樓身側,咬牙切齒的說道。

  看著哭哭啼啼的尤吳氏,李國樓心里難過,人情冷暖兩重天,家里的主心骨死了,將軍府立刻敗落了。

  “放心吧吳夫人,節哀順變,我一定竭盡全力抓住殺人兇犯。”李國樓終于吞下第三個湯團,說出一句安慰人心的話語。

  尤吳氏嘗盡壯年喪夫之苦,以后占不到國家的便宜,貪污不到軍餉,這個家即將四分五裂,小妾們卷一筆家產,離家另尋夫君。而她只能與孤燈相伴,再怎么滴也要守三年寡。尤吳氏不由好奇的偷看李國樓,這個小男人怎么不怕寡婦克夫呢?

  “李捕頭,有消息你要親自來通知我啊!”臨走尤吳氏酸楚的說出一句話,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心疼。

  “好龖的!”李國樓低著頭離開客廳,看都不敢看一眼尤吳氏,一身素縞的尤吳氏是位俏佳人。

  “麥克,你還不承認自己的福壽膏,人家第一次看見你就準備帶著家產嫁給你了。”馬車之上甄玉環按耐不住說出她的判斷,破案她不行,看人她早就如火純情,不會走眼的。

  “我不是福壽膏,是被大記者尤金寫得不堪,現在尤金已經知道錯了,開始為我鳴冤平反了。最龖后警告你,不許用這種惡毒的比喻說我。”李國樓很不滿意,臉蛋湊到甄玉環面前,好似要看清甄玉環臉上有幾道皺紋。

  “哦!那我以后在床上叫你福娃,人人喜歡的福娃。”甄玉環的小嘴貼上去了,這么近的距離只能做這件事。

  李國樓激動,情人們在家里就叫他福娃,他還自鳴得意,原來是在說他是“福壽膏”啊,又一個謎團被他解開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