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明朝好女婿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八百七十三章 蘇木的全盤計劃

[字數:5229 更新時間:2014-2-6 23:23:00]




  封侯,雖說胡順覺得有自己這么一個能干的女婿在,自己早遲是要富貴榮華的,可現在聽到這兩個字,他還是激動得身子顫抖。(百度搜索思源中文網更新最快最穩定)

  謝自然也一臉的振奮:“恩師,倒不是學生要貪這絕世大功。學生乃是陜西人,經常行走在韃靼草原和山陜,以前韃靼人年年入寇搶劫屠戮我大明百姓,邊境百姓受兵災之后的慘烈之狀學生得實在太多。這次如果能夠活捉小王子,就算沒有任何功勞可得,學生也再所不辭,愿聽恩師調遣!”

  胡進學:“子喬,你下令吧,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干。”

  “好,既然如此,我就說說我的想法。”

  蘇木點了點頭,依照腦子中小王子第十三次入侵明朝,應州大戰時的真實歷史記錄說道:“如果不出意外,小王子在知道陛下親臨應州指揮作戰之后,必然會全軍來攻。韃靼人長于野戰,以皇帝陛下的英明自然不會出營與敵浪戰。所以,這一戰的態勢是,小王子攻,而大同軍守。”

  “若說起守城戰,大同鎮軍經驗豐富。而韃靼人以前只知道搶劫,騎著戰馬來去如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攻打有堅固防御的營寨,這次定然會啃到一塊硬骨頭,一兩日之內,根本破不我明軍老營。”

  “確實如此。”胡順和謝自然都是帶兵的人,自然不住點頭。

  蘇木:“根本計算,如果不出意外,太原和延綏兩鎮已經開撥至大雁門關,依托長城隱蔽起來。見應州戰事開啟,必須出兵來援,兩日之間就能趕到戰場。不過,即便集三鎮兵馬,也未必能嚇退小王子。韃靼人可都是騎兵,野戰并不畏懼,反很高興到我大明邊軍與之決戰。所以,這一戰,太原、延綏未必能討到什么好,會焦著在一塊兒。然后,寧夏鎮兵就也會如期趕到預定戰場。當然,寧夏剛平定沒兩年,戰斗力也不成,不能對整個戰局產生決定性的影響。”

  關繼宗有些氣惱:“蘇學士你這話不對,韃靼才多少人嗎,我們都集四鎮兵馬了,怎么還打不過小王子?”

  蘇木也不同這個不懂軍事的文官解釋,他吞一口口水,剛才說了這么多話,有些接不上氣:“關鍵在于宣府和遼東兩鎮身上,只要他們一趕到戰場,這個大包圍就算形成了,到時候,六鎮兵馬齊出,這一仗我們就贏定了。思源中文網”

  “沒錯,必勝。”其他三人都是一臉的振奮。

  實際上,就算沒有對歷史上這一仗的先知先覺,蘇木也和正德做過無數次兵棋推演,無論是任何一種推演,結果都以明軍大勝而告終。

  在推演中,韃靼人在與四鎮較量之后,士氣已經下滑。而宣府鎮軍乃是就邊中兵力最強,裝備最好的一鎮,他的到來,成為了左右戰局的一支有生力量。

  不過,最最后的推演中,蘇木還留了一個心眼,沒有將小王子最后竟然化整為零分路突圍的史實告訴正德,而且,他的主力選擇的突圍路線又讓人意想不到。

  在正德來,韃靼人已經徹底落入了包圍圈,就算小王子最后能夠逃出生天,也必然丟掉全部主力部。也許,在他心中,根本就沒想過要殺死或者活捉韃靼人的大汗。

  蘇木:“這一仗我大明朝要獲勝也沒有任何懸念,不過,如果真那樣,也沒我們什么事情。怕就怕小王子突圍而出,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半路截住他。”

  地圖上已經被紅藍兩色旗子插滿了,可無論怎么,小王子好象都沒有突圍的可能。

  正疑惑間,蘇木指了指地圖,反問:“好了,現在我再問你們,如果你是小王子,會選擇從哪一路突圍?”

  謝自然:“肯定是從西北大同右衛那邊。”

  胡順:“大同右衛是可以肯定的,不過,搞不好韃靼人會出人意料地從正北大同方向突出去,不過,他能想到,皇帝陛下肯定也想得到。大同右衛那邊肯定會布置兵馬阻截。至于大同城,這里又是河流又是堅固的城墻,他要想從這里過去,也不是那么容易,騎兵也發揮不出優勢。難道……”他吃驚地著蘇木。

  謝自然也立即明白胡順想說什么,抽了一口冷氣。

  蘇木點點頭,用手指了指地圖東北角:“懷安、萬全,只可能從這里走。這一帶雖說是宣府鎮的地盤,沿途都是宣府的城堡。可你們想過沒有,宣府作為這次戰役的主力,已經全軍出動,后方已經空虛了。而且,那地方咱們都知道,是一個狹長的平坦地帶,正利于騎兵逃脫。到時候,小王子從宣府軍的屁股后面脫圍,誰能想到?”

  開玩笑,口外的地勢,中國人都知道。

  沒錯,這就是在真實歷史上小王子突圍的路線。

  作為一個現代人,已經提前知道這一戰的結果,再不利用,蘇木也不用在這個世界上混下去了,也侮辱了穿越者這個稱號。

  至于為什么不提前提醒正德皇帝,蘇木才不會那么傻呢!

  到時候小王子固然走不脫,他蘇木也會因為運籌帷幄之力獲取功勛,可胡順、謝自然、胡進學他們怎么辦,不是白來山西一趟嗎?

  這個世界是現實的,你就算官高權重,手下也得有一群得力干將幫襯。

  劉瑾牛逼吧,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手把持著整個大明朝的朝政。可就因為手頭沒有確實掌握一股可用的力量,得罪的人實在太多,最后不也被絞死在菜市口?

  而且,胡順若是封侯,這侯爵將來可是要傳給我蘇木親生兒子胡克己的。

  蘇木接著道:“雖說那地方一馬平川,無險可據,可要伏擊小王子也不是難事,這次從京城來山西,這沿途的山川地貌可都是裝在我心中的。有一個地方正好阻截韃靼北逃之敵,到時候,只需埋下一支伏兵,定然能將小王子留下。”

  謝自然年輕性急:“恩師,就是是什么地方?”

  蘇木:“懷安萬全一帶雖然都是平地,視野也開闊,不利于我軍埋伏。不過,你們別忘記了,那里卻有一條河。”

  胡順在山陜一帶也是巡查過兩年軍務的,聽蘇木這么說,立即問:“你說的是不是洋河?”

  “對,就是洋河。”蘇木點點頭,他也不明白后世的洋河大曲是不是就是產自這里。

  胡順擔憂地說道:“怕是不成,現在是枯水期,基本上每年只要一如秋就要斷流到次年五月桃花汛下來。河里根本就沒水。在那里設伏,韃靼人的騎兵一個呼嘯就能沖過去,咱們根本就擋不住。”

  蘇木搖了搖頭:“泰山老大人你這就不知道了,今年雖然氣候嚴寒,和洋河里卻是有水的,還不小。”

  “啊,此話確實?”胡順吃了一驚,急問。

  蘇木鄭重地點了點頭:“前一陣子我京城駕前處置政務的時候恰好到萬全那邊上的一道折子,上面說今年洋河的水大,都凍實了,怕是來年有凌汛,請朝廷撥下款子整修河堤。朝廷怕地方官冒賑,還專門派人去過。如今,天氣暖和成這樣,估計洋河也解了凍,小王子的騎兵若是從那里過去,怕是就走不脫了。”

  “好!”胡順叫了一聲好。

  謝自然和胡進學也是滿面的激動,同聲道:“天佑我等。”

  蘇木:“既然大家都沒疑問了,現在就聽我安排。謝自然。”

  謝自然:“學生在。”

  蘇木:“我且問你,你手頭還有多少可用之兵?”

  謝自然:“能夠派上用場的只有北登營,大約五百來人,就是器甲上差了點。”

  蘇木:“不用擔心,等下我去同陛下說一聲,讓大同鎮撥些器械給你,就以加強大同防務之名。我同各鎮總兵官也熟,他們還會賣我一些薄面。”

  實際上,這段時間蘇木在正德皇帝身邊參贊軍務,他在正德那所受的信重,各鎮總兵官可都是在眼里的。雖說蘇木只不過是一個正六品,可那些正二品的總兵官們知道蘇木搞不好就是大明朝未來的宰輔,對他也是諸多討好。蘇木有事求到他們都上,他們歡喜還來不及,怎么會推脫?

  蘇木:“明日等我隨陛下去應州,你就立即帶著白登營出發去萬全埋伏。”

  “是,恩師。不過,這點人馬是不是有些少了?”謝自然還有些擔心。

  蘇木淡淡道:“小王子就算能殺出重圍,身邊的人馬也必然不多,且長途逃竄,也沒多少斗志。你半渡擊之,如果還贏不了,以后也不用帶兵了。”

  謝自然神情一凜:“是,學生定然不會辜負恩師的期許,若不能留下那小王子,絕不回來見你。”

  “關府君,糧草的事情還得從你那邊挪些。大軍未動兵馬先行,如果此戰勝,也免不了你的功勞。”

  “這事好說,我大同府的錢糧還不是學士你問朝廷討下來的。”關繼宗:“君服需要多少糧秣和民夫盡管說就是了。”

  功勞關知府自然想要,關鍵是,他還想當幾年官。如果不出意外,再過一年,自己任期滿了,估計也要退休。如果再立點功勞,這官大概還可以再做下去。

  謝自然:“這次去萬全,若再發民夫,動靜大了些,若是走漏了風聲,怕是要引起韃靼人的警覺。這樣,你把錢糧給我,我讓白等營附件的孤店千戶所出人負責運送。”

  關繼宗:“還是君服想得周全。”

  蘇木:“泰山老大人,進學,你們就隨君服一道去,負責居中聯絡。”

  他站起身來,拍了拍手:“應州大戰一結束,我就會給你們傳來消息,到時候,截住小王子。”

  “君服,馬上就是一場空前的大戰,收拾好心情,別想太多。一切,等戰役結束后再說。”他最后補了一句,想起失蹤的囡囡,心情又開始沉重起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