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一品富貴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百零三章 鐵血之路(三)

[字數:6140 更新時間:2014-5-27 12:44:00]



  前幾天的戰斗與接下來發生的,又不算什么。

  荊嗣撓頭,有些迷茫,難道是俺跑得快跑錯了?那么該怎么辦呢?

  想了好一會兒說道:“我們手中五百人太少了,不過小治寨是譚延美將軍留守的,他手中有兩千兵力,我愿間道前往,邀請他配合作戰。”

  田重進更苦悶,兩千人,好多哦……

  但沒有辦法,死馬當活馬醫,不然一世英名,可能就喪失在直谷了。

  荊嗣孤身一人前往小治。

  這也不容易的,這里是山道,雖不利于遼軍騎兵作戰,但山道狹窄,說是兩萬多,那就是兩萬多,來的是三萬遼軍,這幾天喪失了數千兵馬,然而遼軍數量仍超過了兩萬五千人。

  想穿過重重防線,到達小治寨何其不易。

  然而荊嗣居然就辦到了。‘

  見到譚延美,潭延美更苦悶,說道:“敵勢如見,何可當也?”

  你小子手中五百人馬嫌少,俺們手中兩千兵馬就多嗎?

  荊嗣又開始撓頭,譚延美說得有道理啊,相比于兩萬多遼軍,兩千宋軍與五百宋軍有何區別?

  最后想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說道:“譚將軍,你將兩千兵馬全部轉移到平川,樹起旗幟排列好陣型,再挑選二三百人在路邊張開白旗,遼軍看到旗幟綿延很遠,一定以為我們后方主力部隊到了。那么我再以五百兵士急速趕去作戰,必定能攻克他們的營寨。”

  “小子,也不可能成功。”潭延美喝道。

  就是虛張聲勢,你手中得有兵。五百人能干什么?

  “田將軍身陷囹圄,不得不為之。”

  潭延美慫了,心想老田,這小子瘋,你干嘛陪著一道瘋?但若是田重進出事,那個樂子就大了。沒辦法,只好也被荊嗣拖下了水。

  荊嗣又趁夜sè返回。

  第二天譚延美依計而行。荊嗣率五百兵馬殺回來,沖入數萬遼軍中。

  大鵬翼也蒙了,這里不是平原,但也是小平川,這點宋軍再勇敢,也是來送死的。就在這時候他看到遠處閃出無數旗幟,于是心中產生了顧忌。

  荊嗣就帶著這點兵馬一天之內七進七出。

  雖沒有攻克遼軍的營寨,不過也將遼軍殺寒了心。并且不遠處還有一支宋軍“主力部隊”在伺機而動。大鵬翼就想撤退。

  其實在遠處譚延美同樣看傻了眼。

  然而這時候因為荊嗣不要命的廝殺,早撕開了一個個豁口,田重進帶著親衛返回大營。可能田重進會丟棄荊嗣不顧。五百人的生死放在這個巨大的戰場上就是丟棄了。也不會有人說閑話的。但他也非是庸將。回來后就派了斥候觀望戰局。

  看到荊嗣七進七出,知道遼軍士氣低落了,于是果斷地發起總攻命令,遼軍看到無數宋軍撲來。想一想,五百兵馬就將他們鬧得天翻地覆了,后面幾萬宋軍殺來還有好結果么?

  荊嗣神一樣的戰斗,在這時刻開始摘到豐厚的果實。

  可能羅貫中后來寫三國演義時,說趙云在長坂坡七進七出,就是將荊嗣這場戰斗代入到趙云頭上。

  此役,宋軍生擒遼國勇將大鵬翼,副將何萬通,斬首數千人。俘獲數千契丹渤海人,漢兵的更是不計其數。

  大鵬翼名震遼國,聞聽慘敗,整個山后遼軍奪氣。

  田重進下令打掃戰場,然后看著荊嗣。神情無味雜陳,都不知道說什么了。

  過了大半天才嘆了一口氣。

  荊嗣的無雙戰斗力差一點使田重進失去思考能力,實際他回到主力部隊時,腦海里還在浮現出那五百內小浪花在無數遼軍中殺進殺出的樣子。

  不過他此時漸漸清醒過來。

  因為他想到了宋九的一次提案,那就是宋九的淺攻計劃。三關固防,自易州狼山五回嶺、長城口開始,一直向西的山區,大踏步挺進,利用山區契丹騎兵不能發揮優勢的地形,建堡布寨,占據要地。

  這一戰大捷固然是因為有一個神一般的下屬,也是因為山區地形限制了大鵬的兵力優勢與騎兵優勢。若是那時就聽從宋九計劃,現在北伐該省多少事啊?

  收斂了心緒,飛狐關還未拿下呢。

  于是田重進一邊留下部分戰士打掃戰場,一面率領大軍返回飛狐關下,并且將大鵬翼與無數俘虜推到飛狐關下。

  然后對城上守軍喊話,快投降。

  看看,這就是你們想要的援軍主帥,勇將大鵬翼,他被我們活捉,三萬兵馬也被我們輕易打敗了。

  飛狐關主將呂行德還想堅守。

  田重進發起強攻。

  這一回大捷之下,遼軍沮氣,宋軍卻是揚眉吐氣,眼見不妙,呂行德與副將張繼從,劉知進只好舉城投降。

  田重進派人將大鵬翼與一干俘虜送回京城,繼續率軍向西,攻打靈邱縣城。

  遼軍蔚州主將耿紹忠無奈,只好將大鵬翼手下的敗兵收攏,再度攻向飛狐關。大鵬翼來都不管用了,況且其他人,正好靈邱縣遼軍投降,田重進趕了回來。兩軍相遇,遼軍又讓田重進擊敗,斬首千人,俘獲數百人。

  但論速度,還是潘美那邊更快。

  潘美幾乎以跑步速度攻占遼國的山后。

  拿下應州沒多久,潘美兵進云州,斬首千余人,拿下云州。

  田重進同時也再破遼軍前來援救飛狐的援軍,斬千人,但這次不同了,田重進挾持數次大捷之威,兵臨蔚州城下。

  在這里,荊嗣又開始了神一般的表演。

  荊嗣踏上名將之路,曹彬卻踏上庸將之路。

  其實這時候形勢一片大好。

  河北邊境百姓,因為契丹時常來打草谷,對遼國恨之yù絕,河東本來是北漢地盤,劉家對遼國感情復雜,然而遼國每年都來北漢打秋風,河東百姓同樣痛恨遼國。

  宋軍北伐,邊境百姓聞之雀躍。

  因為生活在這種特殊的環境下,百姓十分兇悍。有的百姓自發地組成團隊,或者夜入城壘,或者于路邊伏擊,斬取遼軍的腦袋來到軍前獻功。

  趙匡義聞之喜道:“此等生長邊陲,嫻習戰嫻習戰淢,若明立賞格,必大有應募者。”

  于是下詔,募民有能糾合應援王師者,資以糧食,給以兵甲。擒敵中酋豪者。隨職名高下補署(就是擒敵刺史就被刺史。擒敵將軍就補將軍官職),獲敵人生口者賞錢五千,得首級者賞錢三千。如是上等騎兵十千,中等騎兵七千。下等騎兵五千。平幽州后,愿在軍者優與存錄,一律以禁兵待之。愿歸農者免稅三年。

  這更讓邊境百姓瘋狂了。

  因此不能說趙匡義一無是處,至少就是這道命令,已經在邊境構成了一道無形的長城。

  但就在這時,曹彬出事了。

  中西兩路戰報也絡繹不絕地送到涿州,不過因為山路遙隔,要落后數天時間。但要必須送,不然各路大軍就無法配合了。

  然而宋九卻沒有心思觀看。

  問曹彬。曹彬擺長輩資格,宋九還真無可奈何。

  這時候他忽然想到了史上的楊業,難道真是岳父害死了楊業?不錯,曹彬是自己長輩,曾經數年的西府首相。可自己同樣是西府首相。潘美雖未做西府宰相,然而功高蓋世,并且還是皇家的聯親,而王侁算什么?同樣的監軍,王侁與自己差距有多大?

  若潘美不首肯,王侁用什么來害死楊業?

  但因為他讓李繼隆與楊業來了一個對調,真正的原因這一輩子宋九是休想知道了。

  宋九想不通,還刻意問楊業:“你與外父關系如何?”

  楊業立即回答:“一般。”

  宋九看著楊業神情,楊業表情冷漠,但也不是太憤怒。

  于是宋九在腦海里推斷,因為自己,應當潘美會對楊業好一點。現在楊業不是太惡岳父,但也不是太高興的樣子。這證明史上潘美對楊業并沒有太多好感,但大約也不會憤恨到想讓楊業死的地步。

  那么是哪里出了差錯?

  原因想不通,很快他就不去想了,因為他在軍營里轉來轉去,看糧食啊。可看來看去,軍中并無多少存糧,這讓宋九急了,再次找到曹彬:“曹將軍,軍糧在哪兒?”

  “馬上就要到了。”

  “在半路上?”

  曹彬點了點頭。

  剎那間宋九臉sè變得蒼白。

  若是前世他就是看到了這段歷史,不看結果,也不會想到在哪里出了事。

  但這一世終是不同,多少對軍事了解一點。

  東路軍是分成曹彬部與米信部的,兩路兵馬都是從雄州出兵,但出兵路線不同。曹彬自雄州出兵,略偏東北,達固安,不過曹彬大軍未到,固安已經讓楊業與李繼宣拿下。然后從固安向西,攻向涿州。

  而米信部則是偏向西北方向,攻打涿州的下面,滿城與容城東北的新城。

  也就是曹彬行軍路線挺在外圍,離幽州一直保持著很近的距離。這本來也沒有錯,東路軍本來就是將敵人的兵力吸引住,而留出空間讓中西兩路拿下山后。

  若是糧草跟在大軍后面,則沒有多大關系。然而現在曹彬為了追求拿下涿州的速度,居然將后勤軍隊留在大后面。想一想從雄州到固安,再從固安到涿州這一線。

  一支沒有足夠兵力保護的后勤部隊,要命的是這一帶幾乎多是平原地帶,對方又是一代名將耶律休哥,那會發生什么?

  宋九幾乎是怒喝道:“曹將軍,立即派楊業,或者崔將軍率領一部兵馬,前去掩護供給兵馬。越快越好,否則就要出大事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