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一品富貴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三百三十六章 東華門

[字數:7160 更新時間:2014-5-27 12:44:00]



  “請,”扈蒙與李昉說道。

  “rì用,明遠,還是你們來吧。”宋九謙虛地說。

  三人同審卷,從官位上,肯定宋九為首。

  宋九卻在做著謙讓。

  來到中書,沈義倫與薛居正是喝茶的,并不比當初的楚昭輔強多少,可有一人不可忽視,盧多遜!

  幾人處理中書政務,宋九除了一點可憐巴巴的遠見外,老到上還是不及盧多遜。

  史書曾將此人刻畫成一個小人,宋九有點兒不大明白,史書宋九沒當真了,如赫赫有名的太祖三訓,永不加賦,不殺柴家子孫,刑不上士大夫,宋九同樣未看到。

  宋九想不明白的是盧多遜并不是一個沒有用或者如史書所說的小人,為何后來弄下臺后,還被刻畫成那樣?

  盧多遜是什么下場,宋九沒有在意,他在意的是趙普的能力。

  因此他做事很是小心,如袁廓知楚州數月,增賦稅兩萬余緡,于是上奏表功。

  宋九在書奏后批注:商稅幾何,兩稅幾何?十余年前楚州大劫,我朝時漸漸恢復,然不及唐盛也。汝增賦稅,利于朝廷,忠心可嘉,百姓生計亦不可忽視。

  楚州不是宋九才來時的楚州,隨著南唐拿下,汴水漕運越來越重要,楚州漸漸繁榮。然而楚州在后周那次屠城中戧害太嚴重了,雖恢復過來,如今只能勉強算是一個中州。

  若連楚州一年都能增加幾萬緡賦稅,那么宋朝賦稅會暴漲一倍以上。

  無論是從商稅中斂來的,或者是從兩稅中斂來的,皆是不正常的做法。

  宋九也不贊成哭窮免稅,那樣造福了百姓,卻苦了國家。這就是宋九那天所說的利益平衡,國家的利益,百姓的利益,百姓利益又分窮人,中產與富人的利益。

  最好的做法是適度征稅,合理征稅。

  對袁廓的做法宋九不是很贊成,但說得很委婉,你心意是好的,忠于國家,但要適度而行,因此讓他進一步上報具體的增稅,是哪里增的,亦批評亦嘉獎。

  其他的都是如此,無論對錯,或褒獎,或者激勵,然后委婉的指出不足或者失誤之處。

  扈李兩人雖沒有宋九的官職高,但不能小視,兩人很早就擔任過中書舍人,不過讓宋九擔心的是李昉與宋琪與趙普的關系相善,可能是趙普派系的人。而且這個名字宋九是前世就知道的,能讓他知道的人皆不是小人物。

  所以宋九越加謙虛。

  盧多遜處理政務老練是必須學習的,但盧多遜的驕傲不能學習,這要為以后鋪下好底子。

  三人謙讓良久,最后宋九道:“李學士,你在作詩上十分善長,你來審閱詩篇,扈學士,你長于六體駢,你來審閱賦篇,我在儒學上不長,駢體上不長,來審策篇吧。”

  扈李二人相視一眼,禮部試采納了宋九建議,開始糊名謄抄制度了,殿試只糊名,未謄抄,以便讓考官看學子的字跡。其實這樣就可以方便作弊了,長久還是必須實行謄抄制度,但考慮到禮部省試得中,基本就中了,作弊意義不大,宋九也未進諫。

  受宋九影響,如今同樣實行了分數制度。因為策是宋九建議增加的,只有三十分,比其他兩門分數略低。

  宋九一直不作駢文,然而他幾首小令傳揚甚遠,有人曾談論此事,認為宋九幾次科舉不成,于是憎恨駢文詩賦,扈李二人也是這么認為的,笑了下,先后點頭。

  實際宋九現在能勉強寫一些駢文詩賦,然不能說善長,他來審策,策是要考慮觀點是否正確,能打馬虎眼,但要審閱詩賦,肯定會出現失誤。

  開始審卷,到了殿試這一關,人數不多了,一百多個進士,兩百多個諸科。

  審的是進士卷。

  以分數高低定三等。

  宋九將卷子一一打開觀看,此次進士科來自全國五湖四海之地,包括巴蜀江南,有許多策子寫得花團簇簇,字也寫得好,珠光寶氣,特別是其中的一個策子觀點長遠,讓宋九敬佩萬分。然而他看上面的詩賦分數,不由笑了起來。此人大約與自己差不多,有政治遠見,但詩駢不佳,因此讓扈李二人打了很低的分數。

  宋九一筆,給了其滿分。

  還有一個卷子,讓宋九感到也很滿意,讓他給了一個高分,上面兩個分數也極高,不出意外他就是狀元了,不知道此人是誰。

  但對這次閱卷宋九十分喜歡,因為這樣一來,自此以后,他基本就成了真正的文官。

  天sè黃昏,宋九三人將卷子閱好,封存起來,宋九騎馬來到河州。

  回到京城后,宋九還做了一件事。

  他看到鑄造技術在提高,有的高班學子對物格學也越來越jīng通,于是畫了火炮的簡單原理與相關的草圖,讓書院學子研究。

  但眼下缺銅,鋼炮是不可能了,那個跨步跨得太大,二是它的威力宋九很懷疑,三是具體的技術宋九不清楚。是他提議的,然而宋九不是太重視。

  看了看,又去看紡織機械的研發。

  對它宋九十分重視,一旦成功,那么阻卜人甚至就可能一半部族能成功策反,威力遠勝于火炮。

  東華門放榜時間就到了。

  放榜后,諸錄取進士諸科生要帶到講武殿,覲見皇上與諸大臣。

  宋九有些好奇,因為他想到了榜下捉婿的傳說。

  看了看時間,便裝從中書來到東華門觀看。讓他失望,并沒有看到有什么人來捉女婿,大約這時候進士仍不值錢。

  但宋九心中清楚,自此以后,情況就不一樣了。

  雖沒有什么人捉女婿,但來了許多看熱鬧的百姓,同時還圍著黑壓壓的各地舉子。

  此次得中的舉子數量驚人,不僅有一百多個進士,二百多個諸科,同時趙匡義還下詔讓禮部閱貢籍,十五舉未中進士或者諸科者一百八十多人錄用,同時還有九經以上未中,但其年老者七人,也特賜三傳出身。后者雖錄用,不值錢了,就不知道趙匡義如何安派。

  宋九在當值中,是偷偷跑出來的,諸學子都未注意。

  他就聽到一個青年對著另外一個中年人說道:“師亮兄,今科擇策,對你有利啊。”

  “運氣運氣。”中年呵呵樂道。

  宋九不由看了他一眼,三十多歲,長方臉,長相如何,宋九沒有太在意,而是觀察到他的氣度,青年明顯有譏諷之意,可此人并不是太在乎,這份氣度還是可以的。

  另外一個中年人說道:“光弼賢弟,你才華橫溢,錄取自在合理當中,然榜上名次雖高,仕途卻不能與榜上名次相比,那要會的是為官之道。”

  青年人不以為然,嘿然不語。

  中年人又道:“光弼,你再想一想,趙普相公可是進士出身?宋九相公可是進士出身?”

  “不同,趙相公隨太祖,那是從龍之功,宋相公一身雜學也不可小視。”

  “你執固了,趙相公若無理政之能,如何獨相十余載,宋相公若無理政能力,為何所至之處,政績赫然?”

  三人爭論,引起許多舉子圍觀。

  宋九不能再呆下去了,會誤了進講武殿的時間。

  于是問道:“你們三人姓名?”

  先前青年人道:“韓國華字光弼。”

  韓國華?宋九顯然不知道,當然他不知道的人更多,未必不知道就沒有出息,因此拱了拱手。

  “張齊賢,字師亮。”

  宋九臉sè微變,這個人太清楚了,據傳趙匡義去洛陽時,張齊賢在街頭將趙匡義的御駕攔住,要求獻治國之策。侍衛看到這個狂人,想要將他拖下去仗笞,讓趙匡胤阻止,將他帶到行宮。

  張齊賢指天劃地,獻了十策,并汾、富民、封建、敦孝、舉賢、太學、籍田、選良吏、慎刑、懲jiān,大概意思就是拿下北漢,提高群眾生活,將皇室宗親安排到各自的領地,提倡百姓孝道,建立高等學府,劃撥土地作為官員津貼,選撥好官員,執法要人xìng化,打擊犯罪要從嚴。

  據說趙匡胤只同意了其中的四條,并汾他是同意的,富民也同意,封建趙匡胤不贊成了,難道西漢西晉南北朝之亂還不夠嗎?敦孝同樣也同意,舉賢是好的,但嫌在細節上張齊賢說得迂闊,也沒有贊成。那時還沒有太學的說法,同樣沒有同意。其他種種皆是如此。

  換宋九來,也未必會全部同意。

  那天趙匡胤心情好,居然與他爭論起來。

  可此人很倔強,一一反駁,趙匡胤就有點不喜歡了,趙大xìng格實際很強勢的,這也是宋初沒有出好的言臣原因。

  爭到最后,趙匡胤惱羞成怒,讓侍衛將他拖出去。

  據史傳,趙匡胤回來后對趙匡義說道,我在西幸洛陽時遇到一個奇人,將來可以輔助你。

  那時宋九還沒有來到宋朝呢,趙匡義才勉強cāo持開封事務,怎么可能說這句話。

  大約趙匡胤回到開封后,感到十分好笑,就與趙匡義講到這個愣頭青。

  不知道此人后來是怎么想的,居然考中舉子,這次又來到京城。

  但宋九知道這人以后是要做宰相的,善意地點了點頭。

  最后一個中年人道:“呂蒙正,字圣功。”

  “呂蒙正啊……”宋九喃喃道,僅憑此二人,這屆科舉就出了兩個宰相。

  “請問閣下尊姓大名。”呂蒙正道,他以為宋九也是舉子,但為什么如此面生呢?要知道能被錄用的省試生,這十幾天皆相互宴酒請客,十分熟悉,沒有錄取的,這么多天下來,大多回家去了。

  宋九道:“我姓宋名九,字易安。”

  “你怎么與宋相公同名同姓?”

  “你就當我是宋相公吧,呂蒙正,張齊賢,你們剛才說的我聽了,說得很對,若保持這種心態與想法,仕途會十分光明,”宋九笑笑,然后回中書,準備進講武殿。

  “神經病啊,”另一名舉子罵道。

  維持秩序的衙役忍不住道:“大膽,你竟敢罵宋相公。”

  “真是宋相公啊。”

  一群舉子全部傻了眼。

  接下來用艷羨的眼神看著張齊賢與呂蒙正,還沒有張貼名次呢,就進入了宋九的法眼,仕途還會差嗎?若不是等著張榜,他們會鬧著讓張呂二人請客了。

  宋九剛到中書不久,便與中書諸大佬一起帶到講武殿。

  太監開始宣讀名次,狀元正是呂蒙正,雖然在東華門外就知道了名次,呂蒙正還有些不淡定,說話的語氣都激動得哆嗦起來。

  但這屆進士非同小可,呂蒙正,李至,溫正舒,臧丙,馬汝士,王沔,張寵,宋泌,呂佑之,張齊賢,陳恕,王化基,呂龜祥……

  可惜宋九只知道呂蒙正與張齊賢二人。

  又于開寶寺賜宴。

  這皆正常,接下來就不正常了。

  宴要散時,太監宣旨,第一二等進士與九經得中者,立授監丞,大理評事,或通判諸州之職,第三等同出身進士與諸科并送吏部免選,優等注職事判司薄尉,五百名得中者,無論是賜出身的十五屆未中的老油條考生,還是那七個老者九經,皆賜綠袍牙笏,并且赴任官員立給二百緡行裝錢,甚至讓他們到地方上發現了不便于百姓的政務,可以盡快處理,不必上報。

  這下子薛居正與沈義倫坐不住了。

  他們便一起看著宋九。皇上簡直在胡來,你說言事進諫不以所言而言,不以不能言而不言,那么站出來吧。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