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錦衣為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卷 權傾天下 第五百五十章 生民

[字數:4886 更新時間:2013-11-11 9:16:00]




  第五卷權傾天下第五百五十二章大禍

  在張佳木出城視察田莊的同時,北京城中華燈初上,正是熱鬧的時候。www.syzww.net

  最近大亂平息,城中安靜如常,甚至比往年要好。因為幾樁善政,還有新出了巡防九城總兵衙門,把五城兵馬司,還有錦衣衛等強力部門都籠罩在內,京師治安不知道好了多少,人提說起來,當然是對張佳木交口稱贊,不過,提起張佳木麾下的幾個能人,特別是新任的巡防九城總兵官曹翼,因為馭下有方,治安明顯比上年好,所以也得到了極高的評價。

  對曹翼來說,這樣的好評是動力,當然也是壓力。

  今夜要是往常,哪怕是一個多月以前,他也是跟著張佳木出城去了。領幾十直衛,來回的知會各地的部門幫助關防,到了田莊,有內衛的人,回到城里,一樣也是按章程辦事就得,只要路上不出岔子,他的差事就算是辦的漂亮圓滿,誰也說不出他的不是來。

  但現在可不同往常了,這么大的一個部門,他又是總兵官,就數他最大,以前辦什么都有的商量,有依靠的人,現在可凡事都只能靠自己。

  就這么短短時光,曹翼就生生熬白了頭發,這個官,可真不容易當。

  現在的他也不能回家,倒也沒有留在衙門里頭,北京五城,中間是皇城和禁宮所在,坊市又多住著達官貴人和富裕小康之家,所以治安不必操心太多,只要把坊中的混混無賴管束一下就得。

  東西兩城,因為靠著東西兩個大市,就算是普通的街市上也有不少鋪子,來往的外地人和客商也多。

  特別是西城,因為有西市在,還有眾多的寺廟宮觀,所以游客眾多,就是留下來居住預備下科考試的舉子也是比別的城多,外客多,客棧酒樓飯莊自然也多起來,煙花之地和賭坊自然也就更加多起來。

  賭坊這玩意,就是最容易容流三教九流之輩,并且容易惹事生非的所在。

  錦衣衛往常,在賭坊里抽成頗多,后來張佳木弄錢有方,賭坊的抽成倒是不要了,把一些小賭場和不規范的賭場打掉了七七八八,但留下幾個背景硬地方大,而且還算是聽話順教的賭坊,以便叫那些賭客有地方可去。

  賭不如疏,酒色財氣是人生最喜好的事,硬是賭的叫人無法可想,也是極容易生亂的事。

  忙了一天,卻不能回家住,直接就到西城。

  在人群中微服而行,擠的一身臭汗,雖是還沒到五月,但清明已經過了,就算是北方也開始熱起來,曹翼盤領青衣,先是戴著一頂大帽,后來就戴不得,只能拿下來當扇子來扇風取點涼意。

  他的打扮也不突兀,中規中矩的樣子,這陣子京城里這般打扮的人到處都是,正好方便行動。

  在街市上轉了一大圈,就帶著從人回到臨時的住所,也是西城有名的景點,外來的人都喜歡去上柱香的護國寺。

  從偏門一進去,到了所居的跨院,曹翼便叫道:“來人來人,快點打洗臉水來,擠的老子一頭一臉的臭汗”

  “到底是干了總兵官了,武職一品,威風也起來了啊。”

  剛剛吩咐下去,就立刻有人搭腔,轉頭一看,曹翼卻也是一臉的笑,只道:“你們兩位大爺,可算是來我這小廟幫把手了。”

  來者正是李瞎子和余佳,兩人都也是換了便服,青衣小帽,也是行腳商人的打扮。身邊還有幾個伴當,也是裝成伙計的模樣,正都笑嘻嘻的看向這里。

  “京城之中,這一陣子怕是多了二三十萬人”曹翼一邊洗臉,一邊訴苦道:“茶坊客棧,大小酒肆,無不大發利市。當然,找外快的江湖兄弟可也不少”

  “那是自然。”李瞎子笑道:“不是跟著大人,咱們肯定也要撈他娘的一大票才成。那些外路來的大爺,腰間可有的是黃的白的,不撿他們的銀子,真真是對不起自己個”

  說起這個,曹翼也是一笑,倒是真真想起當年混事時的日子來了。

  但笑容頓時收斂,只道:“現在說不得當年的話了昨天一天,就他娘的抓了上百的扒兒手,江湖人稱所謂‘金、皮、彩、掛’,真真是三教九流,不知道來了多少。前前后后,總也抓了幾千人了,沒犯事由的,就打一頓板子,打的他怕了,再用大車一律拖出城去,給幾十個銅子叫他坐車走路。犯了事的,按輕重不等,或是下在咱們自己的監獄里頭,或是交給順天府去處理,這些天,可真是把我累脫了幾層皮”

  他的話說是訴苦,其實也真的是頗為自得。

  成立新衙門,也是張佳木力排眾議,要以一個強力部門來維持京城治安。以往的局面,錦衣衛太強,而且不能把什么事都接在手里,而且錦衣衛畢竟是親軍,用軍隊來管治安,畢竟有點大材小用。

  而且依張佳木的意思,要擴大內衛和外衛直屬部隊,越發專業化,要把文職人員進一步縮減,更增添一些武力直屬人員,緹騎要擴充到三萬人以上,所以在京城治安等諸多任務上,錦衣衛要收縮。

  五城兵馬司是專責治安,而且還有一些行政功能,但吃虧在品級太低,硬要拔高,還不如來個新的職能部門,況且,張佳木更想的就是把文官中的巡城御史給拋開,新部門上來就是總兵級,不派巡城御史,這么一來,曹翼這個首任總兵官的壓力自然是大極了

  拼命做事,所得也是不小,百官貴戚交口稱贊,百姓口碑也很好,曹翼當然很有資格得意一番,并且在老伙計們的面前做洋洋得意的丑態……反正不會有人真的在意。

  他這么惺惺作態,眼前兩人是何等人,當然一看便知。

  當下都是微微一笑,余佳不如李瞎子忍的住,當下便道:“姓曹的,你這廝還得意,你不知道,眼下就要大禍臨頭”

  “你甭來這套。”都是擱過伙計的人,眼前兩人是什么樣的人,曹翼心里清楚的很,當下便是駁道:“不要想來騙我,再有幾天,婚事一完,來瞧熱鬧的走的走,散的散,我這里就可以輕快很多。倒是你們,交卸了差事,底下又要忙了,兄弟我可是為兩位哥哥難受的緊。要是不嫌我這廟小,兩位就當個副總兵,給弟弟我打個下手得了。”

  他這話也是半真半假,說是故意調笑,但李瞎子他用不起,余佳之前不過是指揮僉事,現在是都督僉事,干個副總兵,而且是京城里的實權副總兵,其實也是滿不錯的了。

  雖是好意,但余佳已經決意回任,當下沒好氣的道:“你不必操我的心,倒是你自己,我來問你,最近盤查街市,緝拿不法,干的很得意,三教九流,都教你管的規規矩矩服服帖帖,但我問你,要是有不同于江湖兄弟的強梁人物,你預備怎么辦?”

  “咦?”曹翼并不蠢笨,不然也到不了現在的這個位子,他想了想,便道:“是不是有什么發現?”

  見兩人冷笑不語,知道是這兩個大爺故意報復自己剛剛的小丑作態,好在自家兄弟,也沒有什么下不來的,當下曹翼笑嘻嘻的躬了躬手,雙手叉起,唱了個肥諾,只道:“兩位好哥哥,趕緊教我一教,不要叫小弟蒙在鼓里。”

  他這么則教,眼前兩人對視一眼,然后便是哈哈大笑。

  不過,笑完之后,兩人卻又都是神色嚴峻起來。

  當下屏退眾人,三人到得廂房,掩上門來說話。李瞎子先道:“叫咱們協理九城巡防,卻是給王增這廝打下手,咱們心里很不服氣。前幾天,到伯府去,見了老伯爺一面。”

  提起王驥,曹翼倒也敬重,當下便道:“老伯爺身體怎么樣?”

  “還硬朗,聽說禮部的胡尚書教老頭兒打了一套太極拳,身子還算不壞。”

  “哦,那好。”曹翼點了點頭,用惋惜的語氣嘆道:“老伯爺英雄一世,對咱們大人也是青眼相加,但兒孫太不爭氣了。”

  王驥提拔張佳木當然有南宮里太上皇的意思,不過老頭兒自己也是慧眼識英才,不論如何,錦衣衛上下倒都是念王驥老頭兒的好,當初張佳木也算是得遇貴人,不然的話,想要成功的由錦衣衛軍余到百戶,這一道坎卻是難邁的緊

  不過,王驥的嫡孫王增就不得錦衣衛上下的歡喜了。

  倒也難怪,王增樣樣也很出挑,甚至夠資格和張佳木成為朋友,但也就是因為這一點而心氣太高,甚至不能居于人下,結果現在儼然能與張佳木分庭抗禮,也算是特別捧出來和張佳木對抗的一位人物。

  對這一點,錦衣衛上下都心知肚明,想對王增恭恭敬敬的聽命行事,那也是絕無可能的事了。而曹翼的話,就是針對此點而發。他其實也是王增節制,卻有意抗著不去見此人,凡事最多打個招呼,就是這種心理所致。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