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錦衣為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五卷 權傾天下 第四百七十八章 謀劃

[字數:5269 更新時間:2013-11-11 9:15:00]




  第五卷權傾天下第四百八十章知兵事

  “嗷嗷”四百韃官亦是抽刀在起來,一邊拍打,一邊嗷然而吼,聲音大的駭人,猶如一股恐怖之極的聲浪,向著四周彌漫開去。()

  ……

  “曹家用這么多韃官,日后非受其反制不可。”

  在與曹府相隔不遠的地方,一棟高樓之內,窗戶打開,內里也沒有燈火,但有三五人湊在窗前,正在向下看著。

  如果有光線的話,就可以看到幾個人全部都是精明外露,仿佛全身都裝了消息機關,一碰一下,便可以滴溜溜的轉動起來的機靈人物。

  都是人到中年的模樣,有人精明外露,有人顯的城府頗深,也有人一副酷厲模樣,皺眉凝神,似乎在公堂斷案。

  這一群人,都是頗具威儀和內在,叫人一瞧就不是凡俗之輩,而且,正是中年時候,是體力還很不錯,而人生和為官經驗都已經到了頂峰的時候兒,這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自然也是為了曹家這里的變亂,面對如此亂哄哄的局面,他們卻是如同看戲一般,閑閑在在的,桌上放著一些小食,還有冒著熱氣的茶水,除了不敢張燈怕引起注意之外,簡直就是一場秉燭夜談的詩會,風雅而有趣,是文人雅士們閑時的最好。

  主人叫余子俊,景泰二年的進士,請來的幾乎也全部是景泰二年的同年。說來也怪,景泰二年并不是個特殊的年份,但是這一件出的進士官運都很不壞,眼前這幾位已經全部做到了六部的堂官,要么也是小京卿的位子,官拜三品四品,或是在通政閑曹,或是戶部和吏部的侍郎,總之,都是有重要的執掌,而且,內拜京卿,外轉巡撫都御史,到這會子,到了這個位子,都已經是升官和執掌一方的重要關頭,景泰二年到天順二年,時間不久,這一界進士們的官運,算是官符如火了。

  客人中,頗顯剛愎之色的叫王越,以知兵著名。還有一位叫做陳鉞的,亦以知兵聞名,兩“越”雖是同年,專攻一塊,交情就顯的很深厚了,今夜事起,余子俊暗中派人邀約,兩人也是青衣小帽,聯袂而來,顯的交情極為深厚。

  再有幾位,則各有職司,總之,也都是方面大員。

  至于有一位已經要外放的,則是官運不得意的前輩,正統七年的進士韓雍。此人將由京卿外放到江西做巡撫,以他右僉都御史兼任江西巡撫,算是升遷,所以韓雍臉上頗有歡愉之色,話說也有點兒言不及義。

  只有在曹家鬧騰的不成模樣時,他才皺眉說話,說的,也就是適才的論斷之語。

  “怎么?”余子俊為人詼諧,頗好朋友,所以府上經常是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頗為討喜的一個人。韓雍要說起脾氣之大,為人之剛愎,其實還遠在王越之上,余子俊能敷衍的很好,就說明主人確實是一位長袖善舞,很善交結朋友的人物。

  此時他拿韓雍打趣,因為從科名上來說,韓雍是前輩,別人不好說什么,只有余子俊的交情夠,因此笑著道:“學生還以為熙翁在操心江西巡撫任上的事,無心顧及其它咧,怎么,也瞧著曹家那里鬧的太不成話了?”

  “呃,這個這個……”韓雍滿臉通紅,頗為不樂的盯了余子俊一眼,看到對方一臉的詼諧,倒也不好說什么,也只得一搖頭就罷了。

  “熙翁,”王越向來對任何人都不服氣,崖岸高峻,清剛自詡的一個人,又向來以知兵聞名,所以對韓雍的判斷并不服氣,當下帶著一點不服之意,語氣也有點激烈的問道:“難道老先生以為,曹家能成大事乎?”

  王越雖然官職未顯,但最近已經有風聲出來,他就要外放山東按察使。文官外至按察,轉布政,或是直接為巡撫兼副都御史,都是大拜的前兆。因此,韓雍也不小視他,目光與對方直視,答道:“某以為,勝負在五五之間。”

  “學生倒不這么覺得,”王越平服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道:“韃官素無紀律,雖勇悍,但無法部勒以軍法,所以,必敗無疑。www.FHZWW.COM

  “雖是如此,君沒有想過內應之事么?”

  “內應?”王越大感震驚,不過,他很聰明,很快就明白過來,面色也是轉為蒼白,良久之后,才吃吃道:“老先生說的是曹吉祥這權閹嗎?”

  “自然”韓雍面色也是凝重之極,搖頭道:“如此大事,曹吉祥豈能不與聞?咱們離的近,已經看的清楚。你們看,天快五更,一會就有亮色,雖然大雪,但今晨亦有朝會,一會兒甲士破門,曹吉祥在內主事,曹欽擁兵控制皇城和宮城,錦衣衛那邊殺聲響亮,顯是還有大軍圍攻,如此,三家權臣去其一,兩家聯手,朝綱還有什么可說的”

  “有大學士李賢等”

  “一介書生,并無兵權,況皇上如果落入他們手中的話,那可真是奈何,奈何”

  “君臣大義已分,就是他們也做不得逆上之事”

  “若有理由廢帝,又當如何?”

  “這,真真是玩笑話,熙翁莫非飲茶也能飲的大醉?”

  “不然,我沒有醉,更不是胡話。歷來政變者,都有想好的理由。不然,漢之霍光廢漢帝,一個月做一千多件惡事,你們信么?”

  “這……”

  到這時,眾人已經被韓雍說服,都是瞠目結舌,不知道說什么是好。韓雍自己雖然說服別人,但也是五中如焚。

  他們到這個位子很是不易,十年寒窗也罷了,服官之后,要應付上司,同僚,奉承皇帝,知應宦官和錦衣旗校,為小官時,要有自保之術。

  同時,俸祿微薄,明帝馭下甚是刻薄寡恩,不要說和宋比,就是比諸漢唐,也是差的老遠老遠。

  一品大員不過年俸一百多石,而漢之太守都有兩千石,這差距離真是太大了一些

  為地方官,還有一些灰色收入,為京官者就只有苦捱和借債兩法了。

  好不容易,到此九轉丹成之際,偏又是如此亂法,又怎么能叫人不憂心如焚。

  國事家事,聯在一處,誰愿朝綱如此混亂?

  廷臣李賢,自然也是他們的主心骨,雖然韓雍對李賢并不服氣,但也巴不得李賢等人能拿出一個切實的辦法來才好

  大勢,他們也是看出來了。皇帝對權臣不滿,甚至是害怕,對宦官雖然信任,但也知道此輩不足以治天下。

  皇帝雖不是明君,但好歹知道大事要文官來做,種種舉措,都是向著這上發展。廷臣之受重用,李賢等人自己的修養和能力是一回事,也是正好和皇帝并太子的需要契合,所以君臣相得,甚是默契。

  如此再下去幾年,等地方軍權到手,再來改良中央,分三大營為十二團營,讓京營武力分散,也是文官一并推動的一項好改革。

  軍權一散,分而治之起來就更方便容易了

  再繼續從勛臣里挑一些能干聽話的,分而制之,時間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把權柄全部掌握在手了。

  怎耐計劃沒有變化快,一夜之間京城內局面大亂到這種地步,又豈能不叫人惶恐害怕,扼腕痛惜

  “要是曹家得了勢,”韓雍面白如紙,但仍然很決絕的道:“吾當出奔到江西任上,絕不留在京城之內。”

  “甚好。”余子俊也收了臉上輕松的表情,關上窗子,又拍手叫來傭仆點燈,等房內一盞油燈點亮之后,他才緩聲道:“這種局面,出奔在外更有益于國事。”

  “要是李大學士也能出去,就更好不過。”

  “不然,”有人反駁:“曹家這樣的人家,真如禽獸一般,我輩在他們面前,根本無說話的余地。但李原德能叫曹欽也服氣,甚至敬他三分,除了他之外,我想不通還有誰能如此?”

  “是了”眾人同時悚然,齊道:“內里有他,外里再有準備,事情就容易些了。”

  “這也是最后一步。”韓雍道:“真到這種局面,吾恐大明社稷危矣。”

  以他所說,肯定是蒙古人支持的曹家得勢,京城之中大亂,雖有李賢在內,恐怕也穩不住大局。

  局面一亂,外敵一入的話,那就更加危險。

  各地親藩,是不是要趁亂起兵,也很難說。真到這種地步,就算起兵殺了曹家滿門,明朝也是大失元氣,恐國運很難再起了。

  “唉,夫復何言”有人道:“唯有同舟共濟,以度危局”

  更有人言道:“張佳木雖可惡,擅捕擅抓,但好歹不象曹家這樣目無綱紀,而且,還有勾結蒙古韃子之嫌。”

  “說這些無用了。”韓雍語氣冷峻,但不容質疑:“錦衣衛那里是守不住的,我有消息,是兩件伯爵總兵帶五六千京營官兵,這,如何能守得住?”

  “唉,說的是了。”這一回連王越也是服氣,垂頭道:“看來是無計可施了。”

  “此時就要看吾輩的了。”韓雍斷然道:“就看李原德那里有什么安排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