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錦衣為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六十三章 發財大計

[字數:3412 更新時間:2013-11-11 9:10:00]




  張佳木這么一問,幾個莊戶人面面廝覷,最年長的那個起身答道:“回大老爺,我們那里沒有人弄這營生。”

  “哦,”張佳木很關切的問道:“這是為什么?”

  當時根本沒有什么反季節蔬菜,京師中人一到了冬季,可食的新鮮蔬菜就只有大白菜一樣。除了白菜,就是酸菜泡菜一類,唯有京師富戶,要么從菜農的暖洞子里買黃芽菜或是小黃瓜,要么真正的巨富貴戚之家,自己就建有地窖火房,不需外購,到了冬天也有幾樣新鮮菜蔬可食。

  當時的蔬菜種類也頗豐富、蔥姜蒜這種調味不必提,就是辣椒尚未引入,最少還沒有大規模的種值。其余蘿卜、胡蘿卜、莼菜、菠菜、青豆、甜菜、莧菜、冬瓜、黃瓜、甜瓜、絲瓜、葫蘆、茄子、山藥、菲菜,林林總總,與后世已經沒有太大區別。

  唯有北方天冷的早,到了寒冬臘月,除白菜一味再無別的時蔬,這些天來,張佳木最感不適的,就是這一點了。

  他可是來自物質文明極為發達的時代,只要有錢,什么想吃的吃不到?這會兒除了酸菜泡菜,就是孟羹蕓豆大白菜,除了這幾味外,再想吃點新鮮的也就是一兩一根的小黃瓜可買了。

  而且,市面上極少,這玩意原本就是達官貴人才能享用的。幾根黃瓜一吃,一頭牛都吃沒有了,誰舍得?

  自從在于謙那里吃了一次,張佳木久思其味,他的收入還是能吃的起的,但幾次派人去買,在市場上都無所得,這會他才明白,原來有些東西還不是有錢就能買得到的!

  他雖問的外行,但幾個莊戶人可不敢嘲笑他。被他問的老莊戶人連忙答道:“倒是想弄來著,但著實弄不來,弄不來!”

  原來當時的暖洞子,也就是火室,并不是后世的溫棚一類,而是用很多復雜的辦法,在只容一人趴著進出的土洞子里保持常溫,技術復雜難言,而且地方狹小,所出極少,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一根小黃瓜會那么貴!

  暖洞子最出名的是右安門外大興縣下的南苑一帶,那里有不少菜農會搞這個,但相比較供應整個京城的達官貴人來說,會的人極少,數量遠遠不足所需。而且,種類單一,能種出幾根黃瓜來,就已經算是了不起的成就。

  “好,好好。”張佳木連連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

  他轉頭看向余小旗,笑道:“這幾個老人家看著就是老實實在的,我覺得很中意。這樣,今天他們先回去,年后有時間了,我就帶人去看看莊子田地,然后就依余老爹所說,把這件事給辦妥。”

  “是的,聽大人吩咐就是。”這陣子,余甲首在張佳木手里也很發了一點小財,為他奔走辦事絕不會吃虧,所以這會子也是興高采烈的答應下來。當下與幾個莊戶人再三再四的謝過了張佳木,這才歡喜不盡的走了。

  外人走人,關了院門,徐氏倒是把兒子好一通埋怨,她道:“怎么買莊子置地這么大的事,你也不同我商量一下!”

  張佳木笑道:“這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到時候去看莊子,我可也要去瞧瞧!”

  “這是自然,到時候娘和妹妹都過去。莊子是咱們一家人的,當然一起去看。”

  當時婦人女子是難得出遠門的,聽說能到城外看地瞧莊子,順道看看沿途風景,瞧瞧京師街道的熱鬧,母女兩個都是眉開眼笑的。笑畢之后,徐氏倒是神神密密的,把張佳木的小妹攆開,娘兒兩個單獨在上房,徐氏笑道:“老大,過了年你可就十七了,怎么著,想過明年有什么安排沒有?”

  “有啊!”張佳木精神一振,笑道:“事兒多了去了。”

  他扳著手指頭道:“明年要把那些無賴給再好好操練好,年前事忙,叫了不少出來辦事。這些混蛋,做事肯做,操練就躲懶,兒子明年要好生給他們找點不痛快。”

  “第二件,就是再物色幾個好幫手,再把幾個得力的手下,就是李瞎子幾個想法兒補成校尉,提成小旗,坊里的事,我就算真正拿在手里了。”

  “第三件,過了年和九哥好好練弓馬,開了春過一陣**里射柳,兒子還想博個大彩頭呢。要是拿了頭名,爹在九泉之下也想必高興的。”

  “第四件,就是想辦法再多賺點銀子。一個坊的出息是有限的,再想幾個法子也賺不到太多。兒子想,得有別的門路生發,這樣才能賺的快些。”

  徐氏聽他說,原本一臉的不自在,聽到他大賺特賺銀子的想法,更是搖頭,她道:“家大業大,子孫膽也大。兒子,你現在拿這么多銀子,為娘心里高興是高興,但就是擔心受怕的。要是拿的更多,會不會出什么事出來!”

  “怎么會!”張佳木笑道:“都是按例我該得的,沒搶沒偷,也沒逼良為娼,上頭該打點的全打點到了,下頭該發的一文也不少人家,這銀子我拿的心安理得,這有什么好害怕的!”

  話說的雖是,但其實張佳木自己也打鼓。他的銀子賺的是不少了,京師里百戶的出息比他高的還真沒幾個。原本門達賺的就不少,但現在經過張佳木在坊里的改良的搗鼓,他每個月入手的銀子比門達還多幾成,他這么沒根沒基的小百戶,拿這么多銀子,傳了出去,誰不眼紅?

  他的頂頭上司楊千戶,似乎就有點不是味道,隔三岔五的找麻煩,奔的是張佳木本人,還是他手頭的銀子啊?

  話說到這兒,更是激起張佳木賺錢的野望,他向著徐氏道:“娘,你說的也是。拿那些搜刮來的銀子,到底心里不是味道。兒子說的賺錢,不是從坊里再撈錢了,是咱們自己掏騰出銀子來,兒子想的是莊上的出息,從正路來銀子。娘,到那會兒,咱就放心的多了!”

  “說的是,這才是正理兒。”

  徐氏這下可是真的放心多了,其實張佳木也只是安慰她罷了。在大明,沒后臺靠山的,就算你是一等守法良民,也有人擠的你破產敗家,有后臺的,憑你怎么來的銀子,也沒有人敢管你。

  就算是他真格的自己想辦法賺銀子,也得先拉幾個靠山,給幾成干股,不然的話,這生意還是做不穩!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