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甲申天變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146章 水混才好摸大魚

[字數:15102 更新時間:2013-11-22 18:41:00]




  第146章 水混才好摸大魚

  路澗這么一鬧,下邊可就亂了。

  赴死軍中。尤其是這些高級的營官,都是李四一手選拔一手帶出來的,除了先鋒兩營和幾個營的營官多是護村隊時代的嫡系之外,幾個非主力營的營官也是半途中收攏的流民。這些人是赴死軍的中堅份子,把赴死軍看的比自己的家還重要,把李四當成了力挽狂瀾的英雄和神佛一般的存在。

  在揚州剛殺了個通透,氣都來不及喘勻就又血戰南都,這功勞可都是實打實的。想著朝廷里怎么也應該弄個四品的衛鎮以上的官職吧,雖然大伙兒吃的是忠誠伯的飯不怎么看重朝廷的這些封賞,可有個官職在身對于這些窮苦出身的下層人物來說,還是很光彩的事情。回到家里也好對娃娃婆姨們顯擺一下,也好告慰一下捏了八輩子鋤頭把子的祖宗。

  本是跪在李四身后準備接受各種官職的,不想這太監一上來就要奪權,這也……這朝廷也忒不是東西了。

  大伙兒都是準備聽封受賞的,也都換了干凈亮撒的衣裳,武器也放在一旁。前頭路澗都動手了,大伙兒也都是氣不忿,哇呀一嗓子就撲了上去,按住那肥肥的宣旨天使就是一通狠錘。

  依照這些人的脾氣和血性,得虧是手里沒有拿著叉子,。要不然這個朝廷里來的天使就真的成篩子了。

  那宣旨的天使也是宮中有品有級的大太監,從來都是前呼后擁風光威風的,哪里見過這個。只幾下就被這些營官打的口鼻是血,還在尖聲呼喊:“反了,反了,這是反了,左右,于我拿下……”

  幾十個侍衛呼啦一下子就往前湊,下意識的手按腰間就要抽刀。

  “我把你祖宗的,跑赴死軍撒野來了,”丁乙猛撲而上,巨熊一般的身形一晃悠上去,立刻就撲倒倆侍衛。

  這些侍衛和赴死軍中的精銳比起來,戰斗力差的不是一點兒半點兒,就算這十幾個營官手里沒有武器,也不懼這些繡花枕頭。

  最后面的隊官一看上司都打起來了,身上的熱血忽的一下子就涌上了腦袋:這可是在自己的營盤里頭,長官要是讓人給打了,赴死軍的名聲可就真的臭大街了。

  呼啦抄一大幫子隊官吼了一嗓子就往上涌……

  好歹也是御前侍衛,最基本的反應還是有的,一看赴死軍上來這多人,有個侍衛抽出腰刀在李四頸項之間一搭:“都給我退下,退下……”

  眾人齊齊呆住。

  忠誠伯叫人家把刀子架在脖子上了。誰還敢動?

  一時間中眾人齊齊住手,腦子里的熱血也冷下來許多。

  唐王一看這情形,氣的跳著腳的大罵:“混賬東西,我大明就完在你們手里了,還不趕緊放開忠誠伯?你們這是找死呀!你們幾個混賬死了不要緊,這是在斷送我大明江山,不成器的王八羔子……”

  那邊的宣旨天使一看震住了赴死軍,掙扎著爬起來,也在罵罵咧咧的大叫:“幾個武弁兵痞,也想造反不成……”

  唐王身后的長平公主一看那侍衛把刀子架在李四頸項之間,腦袋里“嗡”的就是一聲,臉色頓時煞白,想要上前分解,奈何身子已是癱軟如泥,心底只有一個念頭:“大明朝,完了!”

  冰冷的刀子就架在脖子上,李四依舊保持跪拜的姿勢一動不動……

  剛剛還跪在后面的孩兒兵還不大明白奪權是怎么個意思,也不知道這些軍官為什么要和侍衛廝打。不過眼前的情形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有人拿刀子架住了親爹的脖子。

  就如同三個聯在一起的鐵黃瓜在腦瓜子里同時炸響一般,腦袋里什么都不想了,下意識的探手入懷,摸到那柄和自己體溫一樣滾燙的短刃。

  “呔!”鎮南如垂死猛撲的惡豺一般躥過去三五步,猛然把身上的土黃色軍裝一撕,大吼一聲:“鋤奸團,上!”

  赴死軍鋤奸團的名頭實在是太過恐怖,尤其是鎮南前胸還沒有來得及解下的黝黑條狀物,簡直就是閻羅的催命符。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人在鋤奸團的追殺下生還過呢。

  就在這侍衛一愣神兒的電光火石間,同樣是一個土黃色的瘦小身影,如電閃雷轟一般撲上。用身子硬撞開侍衛手里的刀子。

  那侍衛也是頗有經驗的,立刻發覺不對,剛要后退就感覺到胸腹之間一涼……

  要說兩軍對壘的硬碰硬,孩兒兵肯定是不行,可要是說起突襲刺殺瞬間索命,還沒有人能蓋過鋤奸團去。

  鎮南吸引敵人注意,其他孩兒兵立刻出手做出致命一擊,這本就是鋤奸團的拿手好戲,其中各種配合早就熟的不能再熟,就是睡夢之中也能發揮出來。

  孩兒兵在撲上的同時,手里的短刃早就遞了出去,直直的戳在侍衛胸骨之下的部位,借著體重順勢往下一劃……

  從胸口以下一直到腰胯,整個豁開,眨眼的功夫,孩兒兵就已經完成開膛破肚的整套技術動作。

  侍衛低頭,才發現自己的腸胃臟腑正冒著熱氣往外涌,發出一聲恐怖的凄厲叫喊,疼的在地上翻滾起來。

  許是那孩兒兵恨他恨的實在太狠,一腳踏進破開的傷口之內……

  鎮南腦袋里還在嗡嗡的響著,執行過多少此亡命喋血的任務,都沒有如今天這般失去理智的情況發生。親爹都有了危險,鋤奸團我威名讓這個侍衛抹的干干凈凈,剩下的只有恥辱,若是不把他弄死,作為死士鐵衛的孩兒兵可以直接去撞墻了。鎮南一把拉起李四后退幾步,已經哭泣出聲音來:“親爹……”

  李四面色如鐵,掄圓了巴掌,抽在鎮南的臉上,惡狠狠的罵道:“廢物……”

  鎮安哭泣著不敢抬頭。

  今天這一下子,鎮南和鋤奸團所有的驕傲都被御前侍衛掃的干干凈凈。

  剛才是如何的兇險。李四自己也頗敢后怕。雖然知道那侍衛不敢真的砍自己,可這種情況的發生就表明了鋤奸團的無能,一把拽過鎮南的胳膊,就撕扯那塊殷紅赤艷的袖標……

  “親爹,給我留下這個吧,留下吧……”鎮南畏畏縮縮的捂住胳膊,哭泣著哀求。

  李四閉目片刻,終于松手:“好,就先給你留著,應該怎么做你自己明白。”

  鎮南喉嚨“咕嚕”一聲,似乎想說句什么,卻沒有發出任何有意義的音節,身子早如利箭離弦一般躥了出去。

  前邊的那些侍衛有的還在和赴死軍廝打,有的看到架勢不妙,正要跑開,孩兒兵就已經集體撲了上去……

  鋤奸團的臉面,親爹的信賴,都被這些該死的家伙給撕碎了。

  南都之戰這么大的戰斗,親爹都沒有舍得動用孩兒兵,今天卻讓人把刀架在了親爹的脖子上,這一關要是過不了,孩兒兵已經沒有活下去的意義和必要。

  幾十個孩兒兵上去,最多是眨幾下眼珠子的功夫,就以最殘忍的手段虐殺了那些侍衛,然后發足狂奔,不要命的追趕逃跑的幾個侍衛和那個宣旨太監。

  還是路丙寅穩重一些,揮手召來幾個馬步營的隊官,小聲囑咐:“你們快馬兜上去,一個也不可放跑了,要是孩兒兵能追的上,就什么也不要管,要是他們追不上,就截回來,明白沒有?”

  “明白!”

  片刻之間,幾匹快馬如風一般疾馳而出……

  這才不過說句話的工夫,剛才還恭恭敬敬接旨的場面就已是如此血腥,幾十具尸體橫在眾人面前。四下流淌的鮮血還帶著熱乎氣兒呢。

  四下的士卒已經過來,還不大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習慣性的接受官長的命令,把這一片兒團團圍住。

  李四冷冷的掃了眾人一眼,沉聲說道:“楊大人,你也是赴死軍的監軍,你我同心合力也協作過多少回了,既然你如此眼熱這支隊伍,你就拿去吧。”

  說罷。轉身進帳,看也不看楊廷麟一眼。

  楊廷麟本也算是赴死軍體系之內的人物,李四這么一說大伙兒才想起來:原來想奪取軍權是你楊廷麟吶。

  無數道不懷好意滿是騰騰殺氣的目光注視著楊廷麟,讓這個監軍大人毛骨悚然。

  李四僅僅是一句話就把楊廷麟置于烈火之上。

  楊廷麟可最清楚赴死軍和李四之間的關系,別說李四只不過是說了一句氣話,就算自己真的接手了赴死軍,連一個時辰也用不了,就會落個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下場。當時就趕緊分辨:“弟兄們冷靜,冷靜,我楊廷麟斷斷沒有爭奪什么軍權的心思,絕對沒有,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圣上的旨意……”

  因為以前忠誠伯本人也承認楊廷麟這個監軍的身份,再加上這個老書生的個人平行確實不錯,赴死軍還算尊重他這個監軍大人。

  可現在情況不同了,這個家伙居然是來奪權的,赴死軍看他的眼光都變了,只有有人吼一嗓子,楊廷麟就別想落下囫圇尸首。

  楊廷麟太清楚赴死軍了,這支野獸軍團,除了他的締造者之外,誰也駕馭不了。這個老書生還在極力辯解:“老路,路營官,我的為人你還不清楚么?幫我勸勸弟兄們……”

  路丙寅把腦袋一歪。好像沒有聽到一樣。

  唐王趕緊上前,把楊廷麟一把就拽了過來。

  這個時候也不能藏著掖著了,當眾質問楊廷麟:“這道圣旨是怎么回子事情?怎么說要你暫時接管赴死軍?萬歲是不是傻……是不是糊涂了?”

  “我是真不知道哇,唐王,您也想想,我楊廷麟還能做出這種事情?我真是冤枉吶,這幾天我一直在北門城墻上,對了,這一點魏無牙可以為我作證,弟兄們可以去問問魏無牙……”楊廷麟也是真的情急,連老神棍都搬出來,以證明自己的無辜。

  赴死軍已經是半個大明朝的中流砥柱,如此強兵完全是依靠忠誠伯一手打造出來。除李四之外,別說是他楊廷麟,就是老天爺來了也帶不了這支隊伍,更別說這么明打明的奪權了。

  “他娘的,這是朝廷里頭出小人了。”唐王的頭腦還真是快,立刻就把新皇的責任一把抹掉,不動聲色之間就把大侄子皇帝的干系推的干干凈凈:“圣上登基這才幾天?朝局什么的能知道幾分?肯定是有小人作祟,老子這就揪出這個不要臉的家伙,拿鞋底子踹他的臉,這不是挑撥圣上和赴死軍還是什么?”

  聽唐王這么一說,長平公主也明白應該怎么做了,趕緊顫聲大喊:“太子和赴死軍同進退久亦,還是忠誠伯的弟子,怎會信不過忠誠伯?朝中肯定是出了奸佞之徒……”

  這個時候,最要緊的是把皇帝給摘出來,至于黑鍋由誰來背已經不重要,關鍵是新皇不能擔任何的責任。

  “那個誰,路營官,借你幾匹快馬使使……”唐王拉過路丙寅:“咱們大明朝可由不得小人再這么折騰,我這就進城,揍這個挑撥離間的王八羔子,揪著他的耳朵來給忠誠伯磕頭認錯……”

  唐王這個人,平日里也豪爽的很,絲毫也不擺什么王爺的架子,和赴死軍中許多軍官都有交情,就是和老路也能說道幾句,甚至開幾個玩笑也是常有的事情。

  這個時候的路丙寅卻沒有絲毫要和唐王嘻嘻哈哈的意思,反而后退一步躬身行禮:“唐王千歲說的對,咱們大明朝由不得這些人瞎折騰。既然朝里是出了小人,又在圣上的身邊,這禍害可真不小。這樣的禍害不除,大伙兒誰也別想落下什么好。我看也就不必勞動唐王您了,我老路帶著赴死軍的弟兄進城,替萬歲把這樣的奸臣賊子除去也就是了,老話兒是怎么說來著?對,叫清君側……”

  “對,咱們去清君側!”

  “清君側去。”

  “二十萬韃子都掃平了,還怕一個半個的小人?”

  “不震住這些王八羔子,真當咱們赴死軍是吃素的軟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清君側是怎么個意思,無論是唐王還是長平公主,心里都清楚著呢,一聽眾人喊出這三個字兒,臉兒都是綠的。

  赴死軍真要打起清君側的旗號,什么新朝什么新皇,可就全完了。

  唐王本是想著盡快進城,隨便揪幾個倒霉蛋出來做替死鬼,好歹先把這場危急化解過去。可現如今群情洶涌,忠誠伯又不露面,唐王反而不敢走了。

  這些將士可不管什么皇帝不皇帝,萬一前腳一走,赴死軍后腳就大軍開拔去清君側,那時候再說什么也就晚了。

  眾人正鬧騰的時候,孩兒兵氣喘吁吁的回來了。

  鎮安手上提著幾個腦袋,腦袋上還滴答著鮮血呢。后面的那些孩兒兵則費勁的拖著幾個無頭死尸,沿途留下幾道觸目驚心的血印子,一直延伸到眾人眼前……

  孩兒兵把無頭尸體擺的整整齊齊,然后把人腦袋往尸體胸口上一堆,什么話也不說,門神一樣矗立在李四的營帳之外。

  孩兒兵格殺這幾個逃跑的侍衛和宣旨太監,誰也不感到意外。

  以鋤奸團的能力,再有馬步營的好手在旁邊策應著,別說是這么幾個繡花枕頭,就是韃子的精銳戰兵也跑不了。

  經歷這么一回事變,鎮南和孩兒兵們可是都學了乖,除赴死軍意外的任何人都抱有最大的敵意。死死的盯著唐王和長平公主,絲毫也不掩飾目光中的殺氣。

  那意思已經明顯的不行了,只要營帳里頭的李四咳嗽一聲,立馬兒就會把這兩個外人給放平……

  被鋤奸團盯上,就是唐王這般經歷過風浪的人物,心里也是發毛。

  眼前的局勢,離開這里肯定是不行,要是再這么僵持下去,指不定會出多大的亂子。

  能夠解開這個僵局的人只有一個。

  唐王和長平公主對視一眼,互相明白了對方的心意:“我們要見忠誠伯。”

  李四帳外站著幾十個孩兒兵,這樣的架勢要是如往常那樣撩簾子就進去,身后多少把短刃都等著呢。

  “李家兄弟,”唐王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更加輕松,刻意的做出大大咧咧的樣子:“我說李家兄弟,你不會讓我也報門而入吧?我可要報門了,我可真的要報了……”

  “哈哈,唐王您這是寒磣我呢。”李四挑開簾子,掛著一臉的笑模樣兒:“您不也說了么,什么王爺不王爺的,咱們只論好漢子的道理,哈哈,趕緊進來,外頭的風還沒有喝夠是怎么的?”

  “哈哈,李家兄弟果然是李家兄弟,好漢子,哈哈。”無論唐王是想哭還是想笑,這個時候都得笑出來,而且是有多大聲笑多大聲,和長平公主一起跟著李四進到帳中。

  落下簾子的那一刻,全身都是一松。

  被那么多明顯帶著殺氣的目光注視,壓力之大只有他自己才能體會到。

  也是在簾子落下的這一刻,李四臉上盈盈的笑意抹的一點兒也沒有剩下,話語里頭都帶著霜茬子呢:“無論怎么說,圣上這么做可不地道……”

  和李四裝出來的那點嘻嘻哈哈,都是給外面的士卒看看而已,唐王也明白這一點。

  “忠誠伯,圣上也算是你的弟子,斷不會見疑于忠誠伯。赴死軍乃是圣上自北都之時的親軍,怎會作此自毀長城之舉?定是朝中出了奸佞……”長平公主一心的給皇帝開脫,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了所謂的那個“奸佞臣子”身上。

  “即便如長平殿下所言,是有奸佞小人挑撥,可圣旨總是要圣上親署簽認的,這總不會有假吧?”

  再怎么說是有小人進了讒言,可皇帝總是要同意才會發旨,強要把皇帝的責任推卸的干干凈凈,這一手幼稚的做法要是能哄的過李四,李四也就不是李四了。

  長平公主自認也知道些機變的路數,可被李四一語道破,除了面色赤紅的羞愧之外,深感無力改變什么。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玩弄任何機巧都是畫蛇添足。

  “如此連番血戰,,朝廷這般作為,將士何等心寒意冷?”李四大作痛心疾首狀,頓足捶胸的大叫:“光復北地,恢復河山,完成大行皇帝遺愿,已成泡影……”

  不管怎么樣,先拿大帽子給小朝廷扣上,能上綱就上綱能上線就上線,反正是怎么嚴重怎么說。

  “李家兄弟,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江山可以慢慢收拾,也不急于這一日半日的……”

  “北地盡如韃子手中,腥膻遍染生靈涂炭,祖宗蒙羞……”李四很有氣勢的遙指北方:“我欲趁此大勝之機,收復江北,奈何……奈何……朝廷欲除我而后快,我縱是滿腔血誠又有何用?岳爺爺那樣的精忠我也學不來,先保住項上人頭再說吧。”

  長平公主心里噗通噗通跳的厲害,唯恐李四再說出什么清君側的話來,粉嫩的臉龐也是漲的通紅,急眉白眼的分辨:“不是我替圣上遮掩,即便是萬歲真的有了什么不當有的想法,也不會下令誅殺忠誠伯這樣先帝托孤重臣……”

  “可不是么,現在我還活的好好兒的,可不就是沒有死么。僅僅是刀架脖子而已,說不準是萬歲想和我開玩笑呢,當不得真,當不得真。”李四不住的以言語諷刺。

  其實李四也明白,把自己調進京中明升暗降的取了赴死軍的兵權,這是朝廷的本意。要說刀架脖子完全是就是當時各種形勢逼迫而成,絕對不是皇帝真要下什么毒手。

  皇帝要是敢這做,這江南立刻就能翻騰個底朝上。

  朝廷過分的估計了自己的威望,更過高的估計了李四的忠誠。以為只要圣旨一下,有托孤重臣的名號壓著,又有兵部尚書的官位伺候著,就算李四有一百二十個不愿意,也得把兵權交出來。

  歷朝歷代,作為中樞的朝廷若是沒有與之相對應的實力,所謂的威望僅僅是塊遮羞布而已。

  “好了,李家兄弟,反正這事情也是出在這兒了,反正你這赴死大軍也在這兒震著,外頭的弟兄們鬧著要去清君側呢。真要是鬧起來,南都……整個江南也沒有人能擋的住你。咱們都是真漢子,不說那些個小肚雞腸的話兒。”唐王還是一貫的直爽作風,把這事情當成幫派之間的矛盾一樣調節:“朝廷里頭確實是做的不地道了,那邊我替你出了這口惡氣,揪出那些攛掇圣上的小人來,老子砍了他。至于李家兄弟你是怎么想的,又想怎么做,你也給我個準話兒吧。”

  這事情又豈是一句兩句能夠說的清楚?

  以赴死軍的實力,還沒有強大到純粹以力破局的地步,還是需要最大限度的利用時勢。至于朝廷里頭是怎么想的,又準備怎么做,不是李四最關心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借著這個機會為赴死軍謀取利益。

  李四沉思不語。

  無論是唐王還是長平公主,心中都是緊張到了極點,大氣也不敢出一口,就等著李四說話呢。

  “唐王千歲,長平殿下,此事非是我能一言而決的,”李四神色肅穆,鄭重說道:“當此北伐之際,萬千將士已知道了朝廷的心思,他們心里怎么想?我還能讓他們為朝廷賣命?經淮揚而歷南都,赴死軍戰死疆場者凡五千余眾,隨軍男兒埋骨異鄉者同。如此大的傷亡已經讓大山深處的萬千百姓家家帶孝戶戶失丁,我回去之后如何對父老交代?”

  為了這淮揚為了這南都,直接戰死的士卒和民夫已經超過一萬。赴死軍的基礎也就是在淮西和大別山中的那點老百姓,總數不過六幾萬人,幾乎丟盡了每家每戶當中的丁壯,回去之后,肯定是家家戴孝戶戶哭喪的場面。家里的頂梁柱都血灑疆場埋骨異鄉,為的就是挽救江南危局。

  可換來的卻是這些。

  如何能對那些鼎立支持赴死軍的老百姓做一個交代?

  “我帶這你們的子弟父兄去死,為的就是這樣一個朝廷?”一想到那么大的傷亡,無數熱血男兒慷慨漢子拋頭顱撒熱血的戰斗,李四眼中滿是水光,聲音都是嗚咽的:“就算此時我強壓赴死軍平息此事,回去之后?如何交代?我可怎么對萬萬千千把子弟交給我的父老交代……”

  說到這里,李四眼中熱淚淌下:“大伙兒一路保著太子,直到如今,卻換來如此結局?唐王你說說,真到了那個時候,我是反還是不反?”

  一個“反”字,讓長平公主心里咯噔就是一下子。

  赴死軍的根基就是那些老百姓,赴死軍的核心思想就是為了家園而戰,這一點長平公主遠比唐王更加清楚。

  作為家里頂梁柱的男人們都戰死在這里了,換來這樣一個局面,就算是他忠誠伯對大明忠心的都沒邊兒了,作為赴死軍基礎的那些老百姓也不會答應。

  為了粉碎韃子的南征,赴死軍都能爆發成這樣,把二十萬清軍殲滅。要是說為了自家子弟討回公道,雷霆一擊之下,反掌之間就能把南都給平了。

  “反什么反,你還是受了大行皇帝托國托孤的信賴呢,這時候你要是反了,我第一個就啐你一臉。”作為老朱家的嫡系子孫,唐王根本就不把這個“反”字當成什么了不起的忌諱:“不過朝廷里也忒不曉事情了,李家兄弟你先在這里等著,我立刻就進城去,拼著在金鑾殿上耍二桿子,也給咱們赴死軍爭個公道回來,給戰死的弟兄爭個封妻蔭子的哀榮。要是我做不到,你愛他娘怎么辦,我也不管了,只要你不投了韃子,我還是高看你李四一眼的。”

  “這便去了,在我回來之前,千萬莫再提起什么清君側不清君側的,”素來豪邁的唐王也成了賴老婆的碎嘴子,不住的千叮嚀萬囑咐:“萬一我要沒有回來,隨便你怎么清……”

  “唐皇叔盡管前去,我留在軍中……”

  長平公主的意思很明顯了,也怕李四真的鬧起什么風波。這是把自己個兒當人質了,好歹還有這么個皇家的人家在軍中呢,赴死軍也不至于把朝廷想的太壞。

  “殿下你也去吧,我留你一個女娃娃家的做什么?什么封賞不封賞的我也不想了,只盼朝廷能給我戰死的弟兄一個交代,也就是了。”李四面色凄然的揮手:“速去,速去,大伙兒正在火頭上,我也不知道能壓的住幾天。”

  長平公主看了看李四,深深一福:“忠誠伯……不說了,”

  剛一出軍帳,迎面就見到盧九德一腦門子汗水的跑了過來。

  面前橫著一地的尸體,盧九德還能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這個時候了,哪里還顧得上什么上下尊卑?趕緊拉住長平公主:“唐王呢?唐王……”

  “唐王已進城去了,盧節軍何事?”

  “哎呀我的天爺,我也剛剛接到圣旨,說是要我京營火速進城布置防務。我琢磨著韃子都干凈了,還布置什么防務……”

  按慣例,京營就是駐扎在外的,韃子大軍過來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旨意,現在韃子兵都沒了,還布置什么防務?

  盧九德也是個歷經風浪的,其中緣由也能想到一些:分明就是針對赴死軍的么,有眼珠子的還能看不出來?

  可現在的赴死軍是江南的中流砥柱,無論有了什么割鼻子斷眼睛的事兒,也不能這么做呀。再者就是退回一萬步來說,真要有了什么不忍睹的劇變,京營就能真的擋住赴死軍了?

  反正也不管是發生了什么,都要在言談之中解決。可不能再有什么內訌了,這不是鬧笑話給韃子看的么?

  “這事情不必找唐王了,你們京營千萬莫動。”長平公主也想不通了,皇帝弟弟究竟是吃錯了什么藥,竟然真的想和赴死軍動武。

  “沒有動,沒有動,我估摸著這里頭就有事情呢,可上面的圣旨……”

  “我幫你頂著,去吧,千萬莫鬧出什么亂子來……”

  “明白了。”盧九德連李四的營帳也沒有進,匆匆離去。

  當路丙寅進到營帳之中的時候,李四正“滋兒滋兒”的喝著茶水兒,輕松愜意的很呢。

  原本以為這個兄弟肯定是惱羞成怒的大罵南都,或者是正在加緊布置,準備以雷霆之威逼迫南都君臣就范。

  怎么也想不到會是現在這個翹著二郎腿的輕松樣子。

  “我說他四叔,這個當口,你就不做點啥?”路丙寅可不懼怕什么朝廷,也沒有多少報效大明朝的心思,從北都到南都,上下幾輩子,這個老大王朝何曾給老百姓留下過什么好的念想?不過千年傳承的君君臣臣那一套對每個人的內心都有深刻影響,就算是不把朝廷當一個根兒蔥,說話的時候還是下意識的把聲音降的很低:“剛才各營的弟兄們都商量好了,只要兄弟你發個話兒,咱們就攻進南都去,到時候……”

  “哈哈,”李四笑的都直不起腰了:“到時候我就做皇帝,你們就做將軍、閣臣什么的,是不是這個意思?”

  在李四面前,路丙寅根本就沒有遮掩的必要,一拍大腿道:“就是這么個意思,反正咱們赴死軍的弟兄也不吃他朱家的俸祿不拿他皇家的軍餉,許他不仁就許咱們不義……我早就看出兄弟你所圖者大,到今天才回過味兒來,你在琢磨這大明朝的江山呢……”

  “路大哥,得了得了,打住吧。”李四笑著止住路丙寅的話頭:“瞧你說的,琢磨大明朝的江山,我就只有這么點兒出息?”

  “這還不算是大出息?還能有更大的?”還有什么比打江山做皇帝更宏偉的志向? 路丙寅實在想不出。

  “我要真這么想,當初進南都的就不是魏無牙了。”李四一笑說道:“咱們要做的事情還很多,這不過是剛剛開了個頭而已。告訴下面的弟兄們,做將軍閣臣有什么了不起的?別那么沒出息了,跟著我做的事業是三千年未有的英雄壯舉,三年……最多五年,我保大伙兒都是岳武穆般的英雄,是要讓后世子孫供奉的,就是大伙兒死了,也能享受香火血食,至不濟也是傳名青史流芳百世……”

  其實路丙寅根本就不能理解李四說的是什么意思,可不明白不要緊,照著去做就成了。

  李四如此這般的大智如妖,什么時候錯過?

  看著老路離去的身影,李四也在喃喃的念叨:“弟兄們都能流芳百世了,那遺臭萬年的肯定就是我李四了唄。”

  為了心中的目標,為了這民族的繁盛,為了在炎黃子孫血脈里流傳了千年的那點兒弟兄,什么樣的代價不能付出?遺臭萬年又算得了什么?

  “傳周文遠。”

  不大的功夫,一身白袍的周文遠就過來,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那一地的尸體和血污一般,滿身書卷氣的周文遠微微行禮:“忠誠伯,可以開始了么?”

  “應該怎么做你知道吧?”

  “知道。”

  “好,那就去做吧,我只給你三天的時間,最多四天。”

  “三天就已經足夠。”

  “你去吧。”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