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黑旗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卷 安南的雨 第九十四章 四月二十五日

[字數:9152 更新時間:2013-11-22 18:34:00]




  伴隨他的鼓動,所有人,無論是軍官,還是普通士兵,在這一刻都發出一聲驚雷的歡呼:“萬歲!細柳營!萬歲!細柳步兵團!”

  他們的神情是如此激動,以致于不需要任何形勢的鼓動,完全是發自內心:“我們是一個牢不可破的團體!細柳步兵團!”

  細柳步兵團,這就是細柳營第一個野戰兵團的名字,由三個滿編六百人的步兵營和直屬部隊組成,無論是炮兵、工兵、通訊還是其它單位,一應俱全,這個二千三百人的大步兵團,可以說是柳宇過去五年辛苦經營的全部結晶。

  更重要的是,在步營之上有了固定化的合成單位,實現了步兵、工兵、炮兵、輜重兵、通訊等多兵種合同作戰,這在中**事史上,可以說是一個飛躍性的標志。

  而在這一波動員之后,細柳營中還出現了許多新單位,宣光和興化這兩省各駐留了一個步兵大連,而在山西則是除了基建工兵營的主力及部分零星單位之外,還有新成立的一個三百人小營負責全省防備,總預備隊則是柳宇直接掌握的一個三連制步兵營,準備在細柳步兵團之后前出至丹鳳府待機。

  雖然有這些單位,但是不得不承認,細柳營五年辛苦的全部精華,差不多都匯集在細柳步兵團之中,這個步兵團可以說是有著最老的士兵,最強的火器,最強的指揮官。

  即使是最認為新建立的第三步兵營,仍是有著眾多經過大戰的老兵,他們的營長蔡云楠那是精神振奮:“咱們瀚海營,接下去要向兩位老大哥看齊,沒別的話,就是想搶一搶規復河內第一功。”

  他參加了整個黑旗軍與法軍的幾十次作戰想定,大家一致認為,一定要在法軍援軍之前收復河內。全殲李維業部,不然法軍依據河內,兵力源源不斷,對細柳營極其不利。

  畢竟現在集結細柳營和黑旗軍的全部實力參戰,不過四千余眾,而法人大舉興師而來。具備在北圻投入上萬名法軍的實力,也正是鑒于這一點,他蔡云楠看起來客氣,卻是極有風范地說道:“瀚海營不過是本營地臨時稱呼而已,將士們,我們的目標是……”

  瀚海營的干部,幾乎全部是細柳營的老人,他們發出整齊的回應:“河內營!”

  “河內營!”

  四月二十五日。

  這是一個普普通通地日子。但是李維業上校卻是有著一種坐臥不安地感覺。

  他是一名參加過墨西哥戰爭地老軍人。他清楚得知道。這是軍人地一種直覺。

  夜是如此寂靜。你甚至聽不動任何聲音。但是李維業卻是清楚聽得懷表跳動地聲音。他睡不著。

  抬頭看了一眼窗戶。漆黑得可怕。李維業順手把煤油燈點著了。提起懷表一看。居然已經過了零點。

  今天是公元一八八三年四月二十五日。

  雖然已經臨近退休年齡,但是這個詩人還是有著許多的浪漫,他知道自己的援軍即將到來,那是他便是騎士小說中的男主角。只是回頭去看了一眼鏡子。

  頭發灰白,自己已經老了,這是自己替法蘭西這個民族所能服役的最后時光了,但是他也盼望能成為一位將軍,那樣的話,自己便能多在軍隊里服役幾年。

  浮思連連,他睡不著,不自覺地就穿好軍裝。不得不承認,作為一個老上校。李維業在鏡子中顯得如此英俊,以致他更象是個三十歲地年輕少校,他對著鏡子說道:“如果這是我三十歲的時候就該多好啊!”

  即使是查哨,他也穿得整整齊齊,一身上校服穿在身上仿佛就是為他定制一般,只是他打開房門的時候,卻看到了韋醫營長地身影:“韋醫少校,怎么了?”

  李維業有些傷感地看到韋醫那年輕的身影,但是他又覺得這個年輕的營長就是他夢想的縮影:“他如果不能在三十歲的時候成為將軍。那也會光榮地戰死!”

  韋醫營長對老上校關切地問道:“上校閣上。你也起來了?閣下,我覺得黑旗軍有點不大對戲。”

  細柳營最近的活動確實有些詭異。但是無論是李維業還是韋醫,他們都只是軍人,他們只能從柳宇屯積物資的行動發現一點點蛛絲馬跡,但是距離事實的真相還相當遙遠。

  不過李維業卻隱隱地察覺到真相:“是戰爭,是真正的戰爭!”

  天色完全漆黑,這是一天最黑暗地時刻。

  李維業穿著馬紅褲,在夜風巡視著他的士兵:“我知道,戰爭要來臨了,這是我期待的。”

  韋醫營長詢問道:“要準備什么嗎?”

  “都準備好了!”李維業覺得自己很輕松,即使在戰斗陣亡,他仍然覺得這個年輕的少校值得依賴:“這是我們的戰爭。”

  他不能從黑暗中得到什么回應,但是李維業卻能感受到黑夜的敬畏:“我是保護國的征服者,我期待歷史能這樣記載我。”

  年輕的韋醫少校臉微微紅了一下:“是的,上校閣下,愿為您效勞。”

  李維業迎著夜風,點了一根雪茄:“不需要懼怕,我們將帶來勝利。”

  他有著一種強烈地自信,這種自信不是建立在他個人或是部隊的基礎上,而是建立在整個法蘭西國家之上,征服這個富庶的國度,是整個法蘭西民族的意志。“放輕松些,少校!”他美美地吸了一口雪茄:“這是一次輕松的遠征戰役,想必你也知道,政府已經同意給我派出援軍,三千名法國士兵,都是陸戰隊的優秀士兵,非常棒的小伙子,和你一樣棒。”

  韋醫也點起了煙:“我會和他們合作得很好。”

  “我堅信!”李維業對著夜空說道:“在河內,我們擁有許多門最先進的速射大炮,特別是我們擁有的三十七毫米哈齊開斯機關炮。你指揮過她沒有?”

  “非常棒,一分鐘可以打六十發爆破彈,每一秒鐘就能打出一發爆破彈,和陸戰隊地小伙子一樣棒!”韋醫少校喜歡這種機關炮,這是世界上最好地火炮:“只需要一門火炮,只需要發射一分鐘。就能把一千名盜匪變成尸體,我喜歡這樣的五管機關炮。”

  “沒錯!我們有最好地火炮,除了三十七毫米地機關炮,我們還擁有許多強力的火炮!”李維業充滿了信心:“六五毫米的舶板炮,四十毫米的炮組,我們還有最優秀的內河艦艇,我們裝備最好的格拉斯1878年步槍,就連土著步兵都裝備了1874式地步槍,但是更重要的是!”

  他指著韋醫少校說道:“我擁有你們。法蘭西最棒的小伙子!相信我,你們將會成為將軍和元帥!”

  韋醫少校的信心也被點燃起來了:“非常好!我將率領我的營成為第一個沖入柳家匪幫大本營!”

  就在剛才,韋醫少校也盤點了一番法軍的實力。現在河內地區,連同上陸的水兵在內,李維業掌握著大約五百五十名法國士兵,數艘內河戰艦,除此之外,他還有擁有兩個土著步兵連約二百名士兵,一隊二百名左右的天主教民團,五十名殖民地警察。

  或者說,是一千名裝備優秀。戰斗力極強的武裝力量,韋醫少校已經看到了自己披著軍旗接受匪幫投降地光榮時刻。

  但是李維業卻笑了:“我希望……我希望能有足夠的耐心,守住河內城!”

  由于這個時空的敵人變得更強大了,所以李維業就變得更為小心了:“我相信,一千名法蘭西軍隊,即便面臨一萬名叛匪地攻擊,也會守住我們的河內城,我只需要做到這一點,當援軍到來的時候。也就是黑旗土匪的未日。”

  他拍著韋醫少校的肩膀說道:“活下來,才能成為元帥!”

  他所想的,正是柳宇所懼怕。

  即便會合黑旗軍和細柳營的主力,整整四千五百大軍去攻擊一千名法軍據守的河內堅城,這仍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失敗地機率更大。

  只不過柳宇并沒有時間仔細考慮這個問題,這是個肅殺的夜晚。

  柳隨云連長鄭重其事地回報道:“都控制住了,碼頭上那六艘要走的船支。”

  柳宇也看了一眼碼頭,現在的山西碼頭比平時要繁忙得多。這都是因為柳宇大采購所導致的結果。

  現在在山西碼頭有十二艘貨船正在下船。這十二艘貨船當中,有九艘是平時掛法國國旗。在法國注冊的蒸汽貨船,這些船的船主都是法國洋行。

  此外三艘也都是和法國有著關系的貨船,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型商船,柳宇看了一下表,對著柳隨云說道:“不要讓他們逃掉!”

  “一艘都不會跑掉!”柳隨云自信滿滿地說道:“司馬泰營長盯在碼頭上,就等著命令!”

  所有軍官昨天晚上已經對過一次表了,以柳宇手里的懷表作為基準,柳宇看了那秒針一點點跳動著,一直跳到到二十五日零點地瞬間。

  “時間到了!”

  “時間到了!”

  柳隨云也興奮起來:“戰爭已經開始了!”

  夜風吹來,是一陣陣越南難得的清涼,他和柳宇都看不見任何行動,但是他能感受到這幕后令人心潮沸騰的戰斗行動。

  現在是細柳營向法國人宣戰的時候了。

  戰爭已經開始,在碼頭上的所有法國船只,連同他們的船員、貨物和其它一切,都是黑旗軍名正言順的戰利品。

  戰利品的意思,就代表著細柳營可以全權處置所有的一切,但是在缺少這些貨船之后,法國人地增援行動將斷去一臂。

  在山西碼頭,總計有十二艘內河蒸汽船,總噸位三千七百噸,在山西地下游,細柳營的哨兵已經用種種借口控制了兩艘蒸汽貨船。

  而根據計劃。明天早晨,會有三艘法國船只載貨來到山西,只要他們一進入山西境內,就會立即扣押起來。

  這是一次完美地行動,要知道這些蒸汽貨輪的價值,可不是一般商品。柳隨云一邊陪著柳宇,一邊說道:“算起來,我們會讓法國人又損失了幾十萬法郎。”

  在柳宇看不到地地方,細柳步兵團的士兵已經開始了行動,負責指揮這次行動的是司馬泰,這個細柳營中的第二號人物,終于同時兼任副團長和營長。

  他親自領著上了刺刀的步兵,威風凜凜地沖上了一只又一只蒸汽貨船,大聲呼喊道:“檢查了!檢查了!”

  這些蒸汽貨船上只有一兩個法國人。其余的船員多半是越南人、馬來人和中國人,他們發現所有地船只都涌上了黑旗軍的士兵,控制了一切要害位置。惡狠狠的軍官正在宣讀著命令:“檢查了!檢查了其中有好幾條船,是已經賣完了貨物,就準備下行,但是由于或是拖欠貨款,或是細柳營制造的其它原因,在山西多呆了兩三日,看到這些兇神惡煞的士兵們,就知道壞了:“你們要干什么?”

  司馬泰很得意洋人那氣急敗壞的樣子,他大聲說道:“我們剛剛得到河內海關的通報。你這艘是法國船只,在法國注冊,但是沒有懸掛法國國旗,懷疑是被海盜搶走改裝為英國船……”

  “我們替法蘭西檢查你們這些海盜船主!”

  法國海員們在刺刀面前還保持著驕傲:“你們這是犯罪!你們是強盜!你們是惡棍!”

  “押起來!”司馬泰帶著傲氣說道:“你們驕傲的時間不久了!”

  至于非法國籍的船只,同樣落入了細柳營之手,柳宇已經替他們準備好了欠條:“現在扣押船只,折款萬元,戰爭結束予以支付。”

  如果戰爭勝利,柳宇會給予一定地補償。如果失敗了,細柳營都不存在,還這筆款子又有什么意義?

  “十二艘蒸汽船已經控制在我們的手里!”

  “所有船員已經押入獄室,我們的船員已經上去了!”

  “下游地兩艘蒸汽船已經控制在手里了。”

  一個又一個好消息從碼頭上傳來了,不宣而戰后的第一回合,細柳營完勝!

  柳隨云振奮地說道:“我們現在能拼湊出一條船的船員,再從俘獲的海員中吸引一部分參加我們的隊伍,那效果就更好了!”

  根據動員預案,只要一兩艘蒸汽貨輪改裝而來的武裝船只。就可以在紅河上游占用很大的優勢。這些船只可以方便地輸送部隊和給養,從河內一直到上游的保勝自由來往。

  細柳營已經從黑旗軍那里得到承諾。黑旗軍手里有一定數量的船員,還有許多前膛滑膛火炮,雖然在與法軍軍艦地戰斗不可能占得上風,但是這樣的船隊可以提供火力支援,還可以輸送部隊登陸。

  一想到這些,柳隨云就說道:“我細柳實力,又增一分!這是我們新的水師營啊!”

  柳宇搖搖頭道:“不!這不是水師營。”

  “是新海軍!”柳宇想到了那支東亞第一的悲劇艦隊,想到了許多血與淚凝結的故事:“這是我們新海軍的起點!”

  他不能改變那只艦隊,但是他可以創立一支新中國的海軍。

  沒錯,新中國的海軍。

  一八八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晨五時。

  在越南,這算是一個極好的天氣,天已大亮,黑旗軍地軍官與士兵都站在一面面戰旗之下,這其中也包括了細柳營。

  劉永福剛剛知道這一場戰爭已經開始了,已方已經取得了一場全勝,這個消息讓他對著士兵的底氣也足了。

  在他面前是整整四千名黑旗軍的士兵,這其中有他親自**來的營頭,也有依附于黑旗軍的細柳營、前營,他還是第一次檢閱這么多士兵。

  他們個個士騰馬飽,盼望著劉永福的第一個命令,而他們的南側,就是那條奔流不息的紅河,再往東七十里,即是河內城。

  大丈夫當如是,當面對一面面戰旗,看到一個個銳氣十足的營頭,劉永福有一種沉醉地感覺。

  在他地身側是唐景崧,這個六品候補主事,很高興地看到事情已經按著自己預定的軌道進行著!諸當為班定遠,絕域萬里傳英名!

  再往下是一個個營官,他們都穿著嶄新地軍裝,等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這一天是戰爭到來之時,當戰爭到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放下了心頭的石頭,變得輕松起來。

  但是他們并不知道,自己陣中會有多少人看不到勝利,他們對于近代戰爭的殘酷沒有概念。

  那邊楊著恩小聲說道:“鳳典?聽說他們細柳營弄了不少蒸汽戰船?要不要幫我弄一艘來支援我們左路。”

  劉永福卻聽得這一句,他顯得更加激動了,他小聲批評了一句:“那不是他柳宇的私產。”

  長久以來,他都是陸上英豪,但是現在稱雄水上的時候到來了,他清楚得記得著柳宇說這句話的英偉語氣:“這是新中國的海軍,不是我一個人的私產。”

  這些繳獲的船只,柳宇并沒有視為私產,或者是個人的資本,他準備把這些戰船都交出來:“我黑旗諸營合力,一定要建立新海軍!”

  既然柳宇如此大方,劉永福也自然不能小氣了,他黑旗軍水手甚多,其中不少人還操縱過蒸汽貨船,他準備把這些力量都無私貢獻出來。

  他不知道什么才是新海軍,但是他相信:“這將是我們黑旗軍最有銳氣最有朝氣的一個營頭。”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