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回到明朝做千戶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236章 線形戰列

[字數:7613 更新時間:2013-11-11 9:07:00]




  第236章 線形戰列

  日軍大部隊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時,無邊無際,旗幟如云,山西軍后面的明軍不由一陣的騷動,麻貴與黃來福忙又派出督戰隊,策馬四出喝令,嚴令陣后大軍不得亂動,違者斬。

  好一陣忙亂后,眾軍才慢慢鎮定下來。

  黃來福看到日軍那邊很快也停止追擊下來,想必是看到明軍大部隊在這里嚴陣以待。很快,在距離明軍數百步時,日軍大部也擺出了他們的陣形,便是他們常用的鋒矢陣,

  隨后,約萬余的日軍出陣,看旗號,是日軍中的島津義弘部,其部下的薩摩軍團以勇猛著稱,想必是看到明軍的斷后部隊在這里嚴陣以待,便想讓島津義弘部出陣,以勇猛的攻擊,擊潰這部斷后的明軍,只要這部明軍崩潰,余者潰逃的明軍便再沒有反擊的能力了。

  只有日軍陣中的小西行長看到明軍的旗號,卻是吸了口氣,暗暗想道:“山西軍?是唐將黃來福?想必等會島津君會迎來好一番的苦戰啊!”

  不說先前的山西軍攻擊島山倭城時的軍威,就是幾年前的第一次朝鮮戰爭,小西行長也與黃來福交過手,知道這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特別是他手下的火銃手非常犀利,眼下山西軍們正嚴陣以待,如硬要攻擊,將會付出非常慘重的代價。

  而在黃來福這邊,他當然不會坐視日軍悠閑地排好陣,他放在兩翼的騎兵己是紛紛四出,攻擊騷擾對方的兩側,甚至突到了他們的背后去。這讓島津義弘非常憤怒,只得派出有限的騎兵迎擊,好一陣的騷亂。雙方此來彼往了一陣后,才停下了手。

  不過通過這事,島津義弘觀察唐軍的兩翼似乎也沒什么弱點可趁,再觀看那唐人防守的正中部位,只有一長排的薄弱火銃手守在那,這讓島津義弘暗暗高興,決定先攻唐軍的正面。

  島津義弘知道火銃的威力,日軍中也不是沒有鐵炮手,在面對步兵的強力攻擊時,就是排成三列,五列,以鐵炮威力都很難阻止住敵軍的進攻,更不要說排成區區的一列了。

  看來對面明軍連基本的兵法都不知道。看旗號還是以威猛著稱的唐國山西軍,前不久還攻下了島山城,眼下卻是犯了一個這么嚴重的錯誤。

  雖說進攻唐人的正面軍陣前,在火銃的一次射擊下,可能會付出一定的傷亡,不過隨后就可以擊潰對方的陣地,這樣的代價還是值得付出的。

  當下在島津義弘的喝令下,日軍紛紛列隊,以最勇猛的旗本武士手持武士刀在前,長槍足輕在后,鐵炮手弓兵隨后,最后是一部分騎兵,一次攻擊就投入了十備六千多人的軍力,島津義弘決定以最勇猛的突擊,一次打破唐軍的陣地。

  其實對黃來福的軍力布置,麻貴等人也不是沒有非議,黃來福以騎兵護兩翼是不錯,這是很正統的步騎合戰方法。不過在最廣闊的正面中,卻是將所有的火銃兵,全部排成了區區的一列,這是不是有些托大了?以火銃一次的射擊,加上前面幾十門虎蹲炮的一次轟擊,能擋住日軍們勇猛的沖擊嗎?

  放在眼下的大明軍中,都是至少三列的火銃射擊,甚至達到了五六列之多,而且還要冷兵器手在后隨時掩護。黃來福今日是太冒險了,麻貴等人內心暗暗道。雖說在山西軍身后的幾十步外,還列著麻貴等人的數千騎兵,不過眼下軍中慌亂,如果山西軍戰敗,這些騎兵們也是沒有多大信心接著作戰的。

  其實今日黃來這樣布置,也是迫不得已,在燧發槍研制成功后,黃來福也多是采用三列射擊法,而且吸取了歷史上法國人的隊列經驗,火銃兵們都是排成三列橫隊。前兩列先跪著,第三列站著。作戰時,第三列先射擊,射完后安裝子藥,還著站著。隨后是第二列射擊,射完后第二列跪下。最后是第一列射擊,射完后也是跪著。然后又是第三列開始射擊,如此周而復始。

  這樣的作戰方法,在歷史上證明是成功的。黃來福如果這樣做,似乎更穩妥些,可以形成不斷的火力,遺憾的是己方兵力太少,日軍部隊太多了,如果他們不計傷亡的話,還是可以沖得過來的。

  畢竟一千五百火銃手排成三列,每次射擊只有五百人,以燧發槍五十米百分之五的命中率,一次只能打死打傷二十余個日本人,以日軍的頑強與瘋狂,可能會不計傷亡地沖過來。就算前幾次沖不過來,就算消耗,黃來福也承受不起。

  所以黃來福決定冒險采用最能有效發揮火力的線形隊列,畢竟現在燧發槍的點火有效率與擊發成功率遠遠高過以前的火繩槍,裝彈程序簡單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因為不再需要火繩,人與人之間的間隔少了很多,可以肩并肩地挨著一起進行裝填,這種可以形成了更密集的步兵戰斗隊形,大大增加了正面的火器密度。

  而線形隊列,則是將這種火力威力發揮到最大。歷史上的英軍便是以此隊形,將拿破侖最精銳的禁衛軍一次打崩潰,黃來福也決定以單次最大射擊的震撼與威力,一次性地打垮日軍的沖擊部隊。

  日軍的旗號舞動,銃號聲響起,以精銳的武士在前,他們慢慢地逼了過來。

  兩百米,山西軍沒有動靜。

  一百米,基本上進入燧發鳥銃的射程,日軍己經加快步伐了,山西軍還是沒有動靜,火銃兵們個個持槍而立,神情鎮定,山西軍百戰雄獅的素質,在這里便是表現出來了。

  只有陣后的麻貴等人都是暗暗著急,這黃來福是搞什么鬼?還不開始射擊?

  七十米,日軍開始沖鋒了,至少有數百個日軍旗本武士沖在最前面,他們高舉著鋒利的武士刀,哇哇叫著沖了過來。

  山西軍陣后的明軍們一陣騷動,麻貴連忙喝令督戰們彈壓。就是遠遠在日軍后陣的小早川秀秋,鍋島直茂等日軍將領也是看得一片疑慮,這唐人軍隊是搞什么鬼?現在還不開銃?只有陣中的小西行長是始終是眉頭深鎖,思考著黃來福的用意。

  眨眼間,便沖到六十米了,軍陣后面的明軍大部都是緊張無比,而在這時,黃來福才傳令,火銃兵們準備瞄準射擊,立時一陣嘩嘩作響,一片黑壓壓的火銃口指向了沖來的日軍大隊。

  五十米了,黃來福還是沒有喝令射擊,這讓陣后的明軍更是緊張……

  而此時在隊列中間,王貴秀的火銃穩穩地指著一個哇哇叫著的日軍旗本武士,雙手都是穩如泰山,絲毫不亂,就是他的心神,也是非常的平靜。

  經過幾年來隨黃來福的南征北戰,原先只是一個普通鳥銃手的王貴秀,眼下己成為來福營中一個百總之職的高級軍官,對于這樣的場面,他己經是見多了。

  雖是百總,王貴秀也是一樣與普通士兵們使用著火銃,只不過身上的盔甲不同,背上插著百總的旗號標志,還有腰間還插著一根銅把手銃而以。他的身旁緊挨著兩個火銃兵,事實上,大家都是站得非常緊密,而且由于現在山西軍火銃手們多為肩并肩站立著射擊,為了不影響射擊,現在大家穿的衣裳有越來越緊身的趨勢。

  火銃里早己裝好了子藥,作為一個熟極而流的火銃手,特別是有了燧發槍后,現在王貴秀可以一分鐘裝填近兩次。事實上,為了能更快地增加裝填速度,黃來福己經決定制造歷史上的那種長橢圓形紙殼彈筒,可以更快地提高隧發槍的射擊速度。

  眼下的山西軍火銃手,與先前的火繩槍裝填方法還是差不多,只省了火繩一步。如果有紙殼彈筒,定量的火藥與彈丸全包于紙殼彈筒內,作戰時,槍手只要用牙咬掉紙殼彈筒的尾蓋,用嘴含住彈丸,然后,將彈筒內的火藥倒入火藥池一部分,剩下的火藥則裝入槍管內,將用嘴含著的彈丸和彈筒的紙殼一起,裝入槍管內,用送彈棍將彈丸和紙殼往下捅到火藥處,這就可以準備射擊了。

  如此,使用紙殼彈筒的燧發槍每分鐘可以射擊2-3次,甚至更多。歷史上普魯士軍隊的士兵,平均每分鐘可以射擊四次,這更是增加了燧發槍的威力。

  四十米,山西軍還是沒動靜,軍陣后面的明軍己是一顆心提到嗓子眼上,而沖鋒的日軍則是大喜,難道眼前的唐人嚇破了膽不成?只有一些久經軍旅的日軍士兵感到不妙,眼前的唐人太鎮定了,那片黑壓壓的火銃口,更是一片死亡的地獄啊。

  不過事到臨頭,己經沒有辦法了,就希望這最后幾十米的距離能沖過去。

  三十米了,日軍各隊中那些最勇猛的武士們,己經狂叫著最后加速,他們手中鋒利的武士刀,己經閃著耀眼的寒光!隨后的足輕竹矛們,也是神情猙獰,哇哇叫著沖上來!

  “開銃!”

  麻貴等人齊聲吼道,就在這時,黃來福身旁一個喇叭手一聲尖厲的聲響,這是開火的標志!

  “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陣如炒豆子般的聲響,火銃齊鳴,煙霧大作,一排的火光過去,山西軍一千五百個火銃手一齊開火!立時眼前一團團的血霧冒起,許多沖在前面的日軍武士被打得摔滾出去!如此密集的火力,如此短的距離,對面日軍陣形又是如此密集,這讓火銃威力發揮到了最大!

  一片接連不斷的慘叫聲,僅僅在這片刻之間,日軍便被打死打傷近三百人,而且還是軍中最強悍的旗本武士們!這種難以承受的慘狀傷亡,立時讓隨后沖上來的日軍足輕們炸了營,很多人混亂地擠成一團。

  除了這些混亂的日軍外,一些慣性沖上來的日軍士兵們,又迎來了另一個惡夢!

  在山西軍火銃兵的前面擺放著幾十門的虎蹲炮,除了山西軍本身擁有的虎蹲炮外,黃來福還嫌火力不足,還向麻貴等人要來了幾十門,此時蹲在炮前的炮手們一齊點火,十幾米的距離,虎蹲炮發揮出了最大的威力!

  接連不斷的轟響,炮聲震天,每門虎蹲炮都裝了五錢重的鉛丸至少一百枚,此外還有無數瓷片石子之類的東西,這炮一打出來,便如一把大掃把一樣,將沖到炮前面的日軍們掃倒在地。一片一片的火光中,許多人都是血肉橫飛,很多人手腳都被打得稀爛,凄厲地慘叫著。

  這種慘狀,就算日軍再強悍,也不由自主地崩潰了,他們狂叫著往回逃去,許多人與后面沖上來的日軍士兵們擠成一團。而且這些人又影響到了后面大部沖上來的日軍們,就算有一些軍官當場斬殺了一些潰逃的小兵們,也制止不了這種潰敗,他們也是不由自主地被裹脅著往后逃去。

  看到這種情形,黃來福松了口氣,此次戰法他是豁出去了,好在成功了。為了最大的利用兵力,他將軍隊都派了上去,眼下他的身旁,只有十幾個家丁旗手鼓手,還有一些醫士們,而且如果火銃兵第一輪沒擋住,日軍沖到近前,火銃手們只好撥出身上的雙手長刀與日軍肉搏了。

  其實說句實在,是在火銃手上裝刺刀,還是讓火銃手們繼續配發長刀,黃來福一直心下沒譜,雖說后世都是使用刺刀,不過顯然的,如果使用刺刀,火銃手們的訓練,又要重新開始完全不同的套路。說句實在的,刺刀該如何訓練,黃來福并不怎么知道。只好未來讓將士們自己摸索了。

  山西軍一次就打得日軍崩潰而逃,在軍陣后面的麻貴等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原來火銃兵還可以如此戰法,有如此的威力。此時黃來福發出旗號,讓兩翼的山西軍騎兵還有陣后的明軍騎兵們追擊。

  山西軍騎兵旋風一般地追去了,麻貴也是大吼一聲:“兒郎們,隨我來!”

  一夾馬腹,領軍追去,高策,茅國器等人也是哈哈大笑,各人叫道:“兒郎們,殺賊啊!”

  紛紛領著自家的騎兵追擊而去,眼見明軍大部騎兵前來,這讓攻擊的島津義弘部更是驚慌,各人是撒丫子跑得歡,不但如此,他們還沖擊了身后的小早川秀秋、鍋島直茂、小西行長等日軍大部。

  在后陣的島津義弘大怒,沒想到自己的軍隊第一次進攻,便可恥地失敗了,這是讓他忍受不了的。他領著自己的親衛們親自砍了幾個逃跑的日軍兵士,不過由于明軍大部騎兵急追而來,還是止不了己被嚇被膽的部下們潰逃,連他的旗本親衛隊都被沖散了。

  島津義弘是目瞪口呆,不過也沒辦法,只好隨著亂軍往后逃去。由于這個平川之地不大,幾萬日軍己是將各地堵塞得嚴嚴實實,那些潰逃的數千日軍士兵,除了一部分從大陣兩側山頭上逃過外,余者的,不可避免地沖進了大陣內部,沖亂了各軍的陣形。

  雖然小早川秀秋與小西行長當機立斷,命令鐵炮手與弓手射殺了一部分沖擊本陣的潰軍,但前面的一部分陣形,還是不可避免地散亂了。恐慌是會傳染的,在日軍中以勇猛著稱的島津義弘部第一次攻擊都大敗,余者日軍更是沒有信心,又見潰兵驚恐的樣子,很多日軍都是驚慌起來。

  山西軍大捷,在后面的明軍潰兵們,更是軍心大振,此時許多營團,都己經在主將的命令下整好隊,當下許多有騎兵的,都紛紛加入到追擊的隊列中來,余者步兵的,也紛紛到山西軍后面聚攏,此時的大明軍隊,有建制的,己經達到了兩萬余人。

  此時山西軍火銃手早己裝填好了子藥,恢復了三列橫隊陣形,黃來福來到了大軍的陣旁,他抽出利劍,往前一指:“全軍齊步……前進!”

  步鼓響起,全體火銃兵將槍靠在肩膀,依鼓點如墻整齊而進!

  雖然只是不到兩千人的軍隊,然而那氣勢卻是有如山岳般!

  如火車顫動般,跟在山西軍兩側及身后的大明軍隊們,有騎兵有步兵,也是興奮地跟進,上萬人的大軍緩緩向往推進,旗幟如云,氣勢如虹,拋棄了恐慌,大明軍隊們,又恢復了往常對倭人那股銳氣。

  看到大明軍隊這個樣子,日軍更是恐慌,不知什么時候,小西行長己經是領著自家的軍隊逃之夭夭了,他也不留在島山等地,而是直接回自己的順天倭城了。

  如連鎖反應一般,余者各個日軍將領也是紛紛領軍而逃,小早川秀秋在軍中毫無威望的惡果現了出來,根本就沒有能力喝令各個將官聽從自己的吩咐。

  最后,他也不得不領著自己的軍隊緩緩而退,不過撤退總是容易變成逃跑的,而逃跑又是容易變成潰敗的,先前的明軍己經證明了這一點,眼下輪到日軍了,最后各部日軍更是兵敗如山倒,被明軍追出十幾里,斬首兩千余級。

  不過日軍畢竟軍力雄厚,而且明軍先前自己也有潰散,眾人也不敢多追,追出十幾里后,大家便紛紛回陣,以黃來福與麻貴為首,紛紛收攏各處的輜重人馬,并扎下厚實的營寨,又在蔚山與島山重兵駐守,如此,先前潰散的陰影才完全消去,也達到了出兵前的軍略戰果。

  而因為有黃來福的出現,歷史上的蔚山潰敗才被扭轉,還轉敗為勝,斬首數千級,島山及平川之戰后,黃來福也在軍中豎立了無比的威望。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