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桓侯再生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百六十章

[字數:5572 更新時間:2013-11-22 18:00:00]




  第二百六十章

  “究竟怎么回事?”一聽許昌有變,曹操再也無法保持冷靜,沉聲急問道。

  “丞相,這是荀公的加急文書!”劉曄上前,將一封絹書呈遞給曹操,“國丈伏完勾結散騎常侍耿紀、兵曹椽韋晃、長水校尉吳建、議郎金祎,乘天子壽誕之際突然起事反叛。

  事起后,又有侍中盧毓、尚書郎劉助、太史周宣等人附從賊叛。 叛軍占據許昌未果后,已裹挾天子往武平(豫州譙郡一縣)方向而去。 ”

  “不好!”賈詡略一思索,驚聲說道,“丞相,伏完等叛賊是準備南下投奔劉備。 武平毗鄰穎水,一旦劉備派麾下水軍接應,伏完等人極有可能裹挾天子叛逃成功。 ”

  漢天子雖然早已無實權,近年來威望也大大降低,但對曹操而言,這仍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工具。

  有了天子,就有了大義名分。

  盡管漢室已經衰微,但不可否認仍有很大一部分士族大儒忠于漢天子。 而且,與偏安觀念較重的南方士人不同,曹操治下的北方士人對天子大義更為看重。

  在曹操的麾下,就多有這樣心系漢室卻才華卓著的人才。 甚至,連曹操的頭號臂助荀彧荀文若,也是這樣一個人物。

  否則,在這次伏完起事時,也不會有那么多的朝臣附隨。

  無論曹操如何權傾朝野,如何的架空天子,但只要有天子在手。 曹操就能將這些人才聚攏在自己的手中。 一旦天子走脫,甚至逃到劉備治下,對曹操將無異于一場噩夢。

  試想,若是劉備以天子名義,召喚那些忠于漢室的官員大吏南下,曹操恐怕除了以武力威逼,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辦法來。

  (注:歷史上曹丕代漢時,曹操已經在北方經營了二十多年。 根基早已穩固,而那些有影響力地反對以魏代漢者,如荀彧、荀攸、崔琰都已相繼被曹操逼死。

  更重要的是,經過二十幾年,忠于漢室的那一輩人已大都過世,或者說被思想改造了。 可以說,至曹丕代漢,阻力已基本被曹操先行消除。 但在本書中。 情況大有不同。

  曹操平定北方才不到三年,根基還遠談不上穩固,天子對他仍然非常重要)

  更有甚者,曹操這權傾朝野的丞相位置,恐怕也將失去。 天子如若南逃成功。 勢必在荊揚重建朝廷,署理朝政的丞相總不至于游離于都城之外。

  屆時,曹操不能丟下北方的基業,到劉備治下去“行使”丞相大權。 那便只能換個人來擔任丞相。

  失去了這一系列的名分,曹操如何能夠吸引人才前來投靠。 跟劉備不同,曹操既不是帝室宗親,也沒有那么好的名聲。

  “曹休干什么吃地?讓他統領許昌事務,他卻讓幾個叛賊鬧了個天翻地覆,居然連天子都被裹挾出了許昌!”曹操一惱之下,將手中絹書狠狠地甩了出去,右手重重地桌案拍了一下。

  面色鐵青地怒吼道。

  其實,曹操的話里,連荀彧也罵了進去。 畢竟,曹休只是執掌軍隊,荀彧才是真正的主事者。

  不過,荀彧倒是受了無妄之災。 伏完等人起事前的幾日,荀彧因感染風寒,一直臥病在床。 不能理事。 許昌的大小事務。 是由衛尉董昭和曹丕主管。

  又因天子壽誕,許昌上下一片忙碌。 伏完等人的起事準備就被掩飾了過去。

  而曹休,其實也是受了他人的牽累。 曹休本是將手中兵馬一分為二,每六個時辰一輪換巡守許昌。

  其中曹休自己負責一輪,另一輪則由他的親信校尉王必負責,而這王必與起事主謀之一地議郎金祎關系頗佳。

  當晚,恰好是由王必巡守,金祎借口有要事將其邀入府中,并在游說不成的情況下將其拘押。

  隨即取得王必兵符的長水校尉吳建,詐稱城中有人謀叛起事,王必被刺客所傷,業已昏厥。 王必昏厥前,“委托”吳建統領巡守兵馬鎮壓“叛亂”。

  巡守兵馬中本有一部就是來自長水營,加之兵符又在吳建之手,而恰好此時城中確實起了混亂。 最終,竟真讓吳建暫時騙取了巡守兵馬的指揮權。

  后來,這一部兵馬在較長的一段時間內,竟成了伏完等人起事地助力,給平定“叛亂”制造了巨大的阻礙。

  由于伏完等人行事尚算隱秘,當變亂驟起時,曹丕、董昭立時被搞了個措手不及。

  伏完等人第一步便是控制皇宮,取得天子的詔書后,直稱曹操為權奸篡臣,號令京中百官應詔除賊。 以盧毓、劉助為首的一部朝臣也對曹操早有不滿,見有人起頭也率府兵響應。

  如此一來,許昌內部地亂戰,變如滾雪球一般,規模越來越大。

  除了少部精明的朝臣躲在府中,閉門不出以逃避這場可能招致滅門之禍的亂事,大半以上的官員竟然都被卷入其中。

  局勢完全失控,曹丕、曹休等人甚至已經有心暫且放棄許昌,先攜曹氏親族和另一些重臣大將的家眷外出避難,而后再請曹操率軍回師平定叛亂。

  就在最困難的時候,抱病在身的荀彧拖著病體出現在曹丕等人跟前。

  了解了情況后,荀彧態度異常堅決地反對退出許昌。

  在荀彧的籌謀下,曹休召集了曹彰、曹泰(曹仁之子)、曹彬(曹真之弟)、夏侯充(夏侯惇之子)、夏侯霸等曹氏宗親子弟,統領各自府中地家兵,加上仍受曹休掌控的一部兵馬,與“叛軍”進行了堅決的拼殺。

  與此同時,荀彧以尚書令身份,張榜通告許昌的文武百官,勒令所有人即刻返回自己府中,但凡仍繼續在外之人,皆以叛亂大罪格殺勿論。

  在荀彧的這一系列的得力措施下,局勢逐漸逆轉了過來。 尤其當被吳建蠱惑的那一部巡守兵馬搞清楚了情況重歸曹休麾下后,伏完等人奪取許昌的希望徹底落空。

  不得已之下,伏完、盧毓等人攜天子逃出了許昌,吳建則統領各大臣地家兵負責殿后護衛。

  由于許昌局勢仍很不穩定,人心極度不安,加之混戰中兵馬損失慘重,荀彧阻止了曹休地追擊,急譴快馬300里加急向曹操通報情況,同時又遣快馬分赴青、徐、兗三州,令三州主官通力合作截住伏完一行。

  。

  憤怒到極點后,曹操反而逐漸冷靜了下來,尋思起對策來。

  “丞相,為今當務之急是先穩定許都局勢,以及救回天子,其他戰事比起這兩者都顯得微不足道。

  ”盡管賈詡知道這場叛亂很可能天子早已知情,甚至就是由他指示伏完等人所做,所以天子十之**是主動是逃出許昌,但此刻賈詡還是用了一個“救”字。

  “賈大人說的不錯!”劉曄點頭說道,“天子之事絕對不能稍有遲緩,一旦劉備知道此事,派遣甘寧水軍接應,天子很可能被叛賊裹挾南逃進入揚州。

  而且印璽也在叛賊手中。 ”

  “子楊,即刻與我傳書元讓、宣高(臧霸),命他二人不必再與云長和魏延糾纏,各自退兵50里。

  留下防范兵馬后,元讓派遣騎軍即赴細陽與武平一帶,不得讓伏完等賊有機自穎水南下。 宣高即遣一部兵馬返回青、徐兩州腹地,嚴防甘寧地襲擾。

  ”不多時,曹操打定了主意,沉聲對劉曄說道,“傳書子孝、俊義、伯寧,令他三人仍照先前計劃行事,全力奪取荊北。 再傳書妙才,令他務必將張飛拖在漢中。 ”

  頓了頓,曹操又想起了什么,對正準備離開的劉曄說道:“對了,子楊!準備好行程,一個時辰后,我等動身返回許都。 ”

  “曄明白了!”劉曄拱手施禮后,迅速離去。

  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后,曹操面上表情未見絲毫舒緩,緊蹙眉頭思索著什么。

  “文和,這事你怎么看?”抬頭看向賈詡,曹操沉聲問道。

  “丞相,我總覺得這次的許昌叛亂,沒有那么簡單!”賈詡拈著頷下稀疏的山羊胡須,緩緩說道,“丞相應當發覺了,伏完等人叛亂的計劃可說是相當完善,就算讓詡來籌謀,也未必能制定出比這更好的計劃來。

  首先,丞相不在許都。 夏侯征東(征東將軍夏侯惇)、征西(征西將軍夏侯淵),曹鎮東(曹仁)等軍中宿將也不在許都。

  加之目前丞相大軍與劉備四線開戰,許都兵力空虛,可以說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其次,利用天子壽誕,許都內外忙碌的空子,進行謀叛的準備確實很難為人察覺。

  再者,以詭計竊取許都近半兵馬的指揮權。 成事則可掌控許都,即便失敗也使得許都駐軍實力大損,無力追擊。

  再加上一發覺情況不對,就果斷地棄許都外逃,而且所逃的方向正是穎水附近。

  凡此種種,皆可說明這叛亂計劃的完善。 詡雖不能斷定這計劃由誰籌謀,但卻絕非伏完、耿紀之流所想得出來。

  除卻丞相麾下之人,能搞出這樣計劃的人,恐怕也只有劉備帳下徐庶、諸葛亮、龐統等人了。 ”

  “沒想到,我設計劉備,他也在設計我……”沉吟片刻后,曹操微微點頭,意味深長地說道:“而且……下手同樣狠辣!”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