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國之群英技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十二章 賊心難死

[字數:4980 更新時間:2014-4-5 18:13:00]



  何晨決定暫時就在鄧家村整頓,讓士兵好好休息同時,派鄧芝帶幾個身手矯健的族人,連同侯斥分成十余撥小隊,各個方向出去打探消息,其中鄧芝有一個叫鄧龍的族人引起何晨興趣,不知道是否后來被甘寧砍了那家伙?鄧龍這家伙顯的孔武有力,手里一柄獵叉造詣不凡,三五大漢不是他敵手,何晨有意收為部下,當個隊率什么的沒問題,可把這家伙高興壞了。

  此時天sè大亮,耀陽當空,霧氣早已被吹散,露出滿山青翠,蔥蔥郁郁山林,加上混雜草木清新空氣,時不時飄來迷人心脾的花香,讓人jīng神百倍,心曠神怡。[..]

  小小的村落正熱火朝天,經過幾天cháo濕天氣,有些武器變的生銹鈍化,有幾十個士卒在村門口捉緊時間打磨,讓它從新變的鋒利起來。村里的婦女也都出來幫忙,把那些破損的皮甲一針一線縫補。

  遠山山坡上,閑著發慌的典韋正拎著鐵戟滿山驅獸,時不時傳來爽朗笑聲,顯然大有收獲。

  何晨就坐在村戶口的一棵大槐樹下,靜靜的出神。

  這槐樹干粗枝茂,拔地而起,足足要兩個人并手才能環抱過來。相傳此事乃鄧芝祖上遷來之時,就屹立于此,經歷數百年風霜,仍然挺拔堅韌。無數枝干在空中延伸出來,數不清的葉子冒著綠芽,時不時有鳥兒飛騰上空,婉轉鳴叫,甚至有一只歡快的鳥兒撒了一坨屎掉落在何晨鎧甲上,他還全然無覺。

  何晨現在頭疼無比,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快,先前與荀攸、田豐商量的退路,現在根本用不上。自己到底走向何方?出路在哪里呢?為了這事情,何晨大傷腦筋,不知死了多少細胞,但依然毫無頭緒。

  此時此刻,何晨只希望出去探路的鄧芝他們能帶來一些好消息。

  但很不幸的是,首先來了一個壞消息,是關于晏明與俞涉的。兩將領百人一路沿官道驅馬狂奔,后被徐榮關卡截住,奮戰突圍中,晏明去向不明,俞涉重傷被虜。上百將士或死或傷。緊接著又傳來文聘出轘轅關,何曼黨田鎮連勝三場,殺的徐榮左翼潰不成軍,只因后來中軍支援上來,文聘、何曼堅守兩rì后,無耐兵微將寡,只能退守轘轅關天險。

  就在何晨郁悶不已的時候,壞消息又一個接一個傳來,董卓已派大將郭汜領兵在回師京都的路上。澠池太守楊定一千府兵傾巢而出,直撲永寧,yù將洛陽至轘轅關這一帶道路打造鐵網,全部封鎖起來。

  到了第二天下午,鄧芝才回來,還帶了一個重大消息。

  虎牢關下,聯軍大敗而退五十里,呂布連斬河北關東名將方悅、穆順、傷武安國,敗公孫瓚,若非出了劉備、關羽、張飛三員大將敵住呂布,只怕聯軍一戰而潰。此后董卓聽李儒之言,閉關不出,嚴守死待,耗敵軍糧,怠其軍心,準備打起持久戰。

  何晨聽到這消息之后,大大興奮一把,呂布戰敗,董卓不久便開始遷都長安,到時候對自己的包圍必然撤去。只是何晨還沒有高興多久,鄧芝又拋出一個重磅炸彈道:“主公,屬下剛剛回來路上,發現有不少董卓士兵正沿山搜索……”

  “不好了,起碼的有數千董卓士卒從南面進山了。”鄧芝的話還沒有說完,鄧龍從山腰小路上連跳帶躍,遠遠出聲吶喊,身手靈巧無比。

  眾人臉sè大變,鄧芝更是急的連連跳腳道:“鄧家村地處群山角落之間,位置極為隱蔽,平時甚少人蹤,必然是將軍來時不小心暴露行蹤,要知道西涼騎兵能征善戰,更是因為常年與諸戎接觸,對戰馬習xìng極為了解,個個堪稱為追蹤高手。將軍當速速帶兵離開此地,晚則危亦。”

  這個時候何晨反倒冷靜下來了,沉吟一下道:“那以伯苗之見,現當如何?”

  鄧芝冷靜分析道:“西南這一條路正是敵軍來的方向,讓之。東南牛家灣經三門峽為兵鋒重鎮,山高雄俊,又只有一條羊腸小道,其間營寨高壘,土城瓦垛遍地,避之。如今唯有青屏峰還有一線生機,將軍藏匿深山之中,待風聲散去,諸路退軍,方可出山。”

  青屏山?邙山下?張濟兵?洄洛倉?何晨眼里忽然燃燒起奪目的光芒,一股沖天戰意直上云霄,一個膽大而又瘋狂的想法慢慢在腦里浮現。

  鄧芝被何晨猙獰恐怖的表情足足嚇了一大跳,連退數步。

  何晨收回神sè,沉聲道:“張遼,徐晃聽令。”

  “喏。”兩將轟然應聲道。

  “馬上整屯軍馬,半時辰后出發青屏峰。”何晨臉sè冷竣道。

  “得令。”兩將毫不猶豫的領令退下。

  看著兩人大步流星走開,何晨轉身,面sè有些擔心道:“若我軍離開,你族人如何是好?”

  鄧芝傲然一笑,臉然有些神秘道:“如今兵慌馬亂,總要有點防身之道,村中早已挖下藏身秘窖,董卓軍搜查數rì后,便會自行散去。到時候屬下舉族遷移南陽,重歸故里。”

  何晨這才放心笑道:“如此甚好。”

  這個時候,鄧龍一路小跑過來,臉上已有些汗水。

  何晨問道:“向飛,你可還記的進青屏峰山路?”

  鄧龍明顯一愣,氣喘未定,極為吃驚道:“主公可要去青屏峰?此山路難覓,飛鳥絕跡,又有毒潭瘴氣,一不小心便是尸毀人亡局面,主公可是想清楚?”

  何晨想也不想,一臉決然道:“休要多問,你只管帶路便是。”

  鄧龍看著何晨堅毅而又無可置疑的表情,索xìng也把心一橫,暗思成功細中取,富貴險中求,主公貴為州牧都一點也不害怕,自己草芥之身,又害怕什么?

  “那主公稍等片刻,屬下要準備一些東西。”鄧龍道。

  何晨點了點示意道:“速度快點。”

  青屏峰,乃熊耳山余脈,座落群山環形包圍之中,海拔高數千米,一側有伊水流趟而過。青屏峰截然不同于四周山巒翠疊,鐘秀靈氣群山,反而是灰中帶紅山土中,長出全是黑壓壓一片植被,顯的暮氣沉沉,一片死氣。

  在鄧龍的帶領下,一條幾乎不算是山路的羊腸小道上,一側是刀削般的壁崖,另一側則是萬達深淵,腳下又是濕濘的泥土,雜草枯葉堆積足有一尺高,每每踩下深陷的感覺,讓何晨與眾將士心小心謹慎,深怕有毒蟒巨蛇,或者泥潭沼澤。四周有一股濃烈的尸腐臭味集而不散,薰的眾人頭暈眼花,惡心想吐。

  好在鄧龍準備了一些藥酒蟲藥,或聞或撒,才讓士兵回復一些。

  何晨有股奇怪的感覺,這股氣味極像硫磺味,難道此山是一座礦山不成?

  前方出現一片巨大的灌木叢林,無一例外,全是黑sè的植被,這讓何晨大為稀奇。

  這是鄧龍停下腳步,臉sè凝重,顯的心有余悸,回頭小心翼翼對何晨道:“主公,此乃毒灌林,里面蛇蟲蜈蝎巨大,毒xìng強烈無比,屬下年少時,曾三人穿越此峰,便有一人命喪其中。”

  何晨嚴肅的點了點頭道:“能不能繞過此地?”

  鄧龍苦笑道:“右乃深溝山壑,摔下便是粉身碎骨。左側山壁直峭,除非有山頂放下吊繩,不然便無它路可行。”

  何晨抬頭看了看邊上光滑石壁,回頭對張遼道:“傳令下去,加倍小心。”

  不知道是否何晨豬角光環無敵,還是幸運爆棚,竟然一路平安下來,正當何晨懷疑自己是不是福星高照時,鄧龍擦了把冷汗出聲道:“幸好此乃三旬之天,蛇蟲還未出洞,不然麻煩。”

  何晨木然,原來白得意了。

  就在眾人松了口時候,前方忽然傳來一聲凄厲孤傲,聲如泣血,響徹山林狼嘯聲。

  幾乎同一時間,連綿不絕的狼嘯此起彼伏,相互呼應。

  鄧龍瞬間臉sè鐵青一片,連退兩步,幾乎與何晨撞上一起,這才驚叫道:“不好,這是銀狼群。”

  何晨好奇道:“難道此狼有什么特殊?不然就算野狼成群,也不是我英勇士兵對手。”

  “主公有所不知,銀狼平時并不多見,數量也不是龐大,但可怕的就再于這狼群智商極高,三四頭普通銀狼,便可圍毆一頭成年猛虎至死,這可是村里老者親眼所見。傳說每個銀狼群里,都有一頭狼,領導整個狼群,是為嘯月銀狼。此狼體形高大,壯如牛犢,爪如鋒刃,全身銀白,珠紅如血,踏步如風,rì行千里,其威不亞于猛虎雄獅,稱霸山林。”

  何晨腦里忽然浮現出奇怪的感覺,此時自己就好像群英系列探索秘境圣地,收獲猛獸坐騎的那種感覺一樣,銀狼=鱗甲戰狼?何晨腦里劃上一個大大的等號+問號。

  假如系統在這世界真有這有這樣設定……

  何晨雙眼里忽然爆出火辣辣貪婪的目光,幾乎可以把整座山峰融化。

  PS:謝謝塞族小魚兒,御賢月下,無風無封打賞啊。另哥兒,不要給催更票了,5張?我戳,蛤蟆吐血也碼不出來咯。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