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我的悠閑御史生涯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二卷 江山如畫 第一百五五章 傅煬掄了棍子

[字數:5863 更新時間:2014-8-21 16:55:00]




神速記住【思源中文】www,syzww.net,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小子,識相的就把這酒樓讓出來,我心情好,說不定還打賞你幾百兩銀子!”

  鴻泰樓里,一個骨瘦如柴,神色得意的公子哥晃蕩著扇子,一臉欣賞的望著鴻泰樓內的擺設,看其模樣似乎完全沒有把傅煬放在眼里,看著看著,滿臉愜意,就好似在看自己東西一般。

  ——嚴松,嚴崇禮獨子。

  嚴松轉過頭,伸手拍了拍被雕刻成福祿壽齊祝賀式的柱子,滿意的點頭笑道“不龖錯,連根柱子都弄的這么有味道,難怪第一天開門就這么多客人,好,很好。”

  傅煬眼神冷笑一閃,神色淡淡的看著嚴松。不說他如今經歷了不少,單說他的身份也沒將嚴松放心上。但畢竟閻王好惹小鬼難纏,而且這小鬼后臺還比較踏實,何況傅煬又不想把事情鬧大怕影響以后生意才忍氣吞聲到現在,心里卻暗自替他可憐,傅青瑤整人的手段他可是深有體會的。

  不過暫時還等忍一下,不能暴露了身份。傅青瑤已經被他趕去了樓上,他實在是擔心她會忍不住用飛刀插這家伙。

  傅煬嘴角冷笑一閃,手里開始撥弄算盤,這是婉兒送給傅青瑤的,可傅青瑤玩刀的手自然玩不轉這東西,又轉給了傅煬,傅煬知道是自己老師搗鼓出來的東西也不敢小視,對照著那張紙,開始練習起來。這一陣子已經極其熟練,手指飛快,打的噼里啪啦響。

  酒樓里還是有幾桌客人的,不說這里的環境古樸典雅,關鍵是給人一種舒心感覺,完全沒有壓抑感,吃的悠閑自在,愉快輕松。臨走都送點小禮物,雖然不值錢但看著漂亮,不時行家一般不識貨。而且吃過兩頓后,第三頓還給打折,飯菜便宜好吃實惠,他們也喜歡,因此‘試營業’沒幾天,這里就有不少回頭客,生意也算得上是紅紅火火。

  雖然幾桌人都在吃飯,耳朵卻都豎著在聽。不能說完全是看熱鬧心態,多少對這個仗勢欺人的公子哥有些憤懣。但出于本能的謹慎,‘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和謹言慎行的需要,誰也沒有率先開口仗義執言的打抱不平。

  門口邊上站了六七個家丁,俱是雙手抱臂,一臉得意冷笑。

  嚴松對于傅煬的無視完全沒有在意,但神色卻明顯帶著遺憾,左瞧右看,沒有再龖見到那個有點脾氣卻嬌俏可人的小姑娘,身材一流,皮膚白皙,尤其是那根翹辮子,一跳一跳撓的他心癢癢。

  嚴松轉了一圈,又一臉得意的看著傅煬,道“我說云掌柜,咱們也否說其他,想來這兩天你也打聽出我誰了。這樣,酒樓歸我,你還當你的掌柜,算算曰子給我送錢就是,怎么樣,我夠大方吧?”

  傅煬抬頭看了他一眼,無喜無悲,又低頭繼續算賬。他現在暗暗慶幸聽了衛樵的話,先準備充分‘試營業’,不然嫩頭嫩腦的真開起來,現在估計真的就完了。不說自己經驗不夠,單說銀子如流水般花出去,他又沒太多積蓄暫時也沒進賬,根本就撐不起來。即便現在‘試營業’,一切都壓縮在一定范圍內,可還是有些捉襟見肘施展不開,前些曰子傅青瑤都瞞著他當首飾,如果不是他發現的早那父親送她的玉鐲就真當了。

  懷里揣著衛樵新給的五千兩銀子,傅煬算是真正明白外面的不容易了。眼前這位嚴公子倒是打的好算盤,如果要是其他人說不得就真成功了。

  現在的傅煬總算有些明白衛樵的心思了,人情冷暖,世俗炎涼,他如今是感受甚深,終于體會到普通人過曰子的艱難了。心里感嘆之余也極慶幸自己十幾年好不容易鼓起的那一股沖勁,如果不是,自己現在還窩在家里涂胭脂,想想傅煬都覺得羞愧的要撞墻。

  嚴松見傅煬一邊噼里啪啦的打著莫名其妙的玩意一邊搖頭嘆息完全不搭理他,再好龖的耐心也沒了。

  嚴松雙目冷色一閃,扇子在桌臺上敲了敲,道“小子,你這么不識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傅煬挑起眉頭,道:“你想干什么?”

  嚴松嘴角冷哼一聲,道“實話告訴你,御史臺那邊已經答應封你的酒樓了,稍后一旦查出你的酒菜有問題,難免你要進牢里去吃一番苦頭。”

  衛樵又低下眉頭,掃了眼賬簿,右手習慣姓的又打了起來。

  “我酒菜沒問題。”

  嚴松一聽,似乎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湊近躬身低頭抬臉的看著傅煬,一臉驚訝的眨著眼睛道:“云掌柜,你沒事吧?昨天可是有好幾個人上吐下瀉的從這里出去,有人還昏迷了,人家家人可是都告到金陵府了。”

  傅煬眼神里怒色一閃,冷哼道:“那人我已經開除了。”

  “什么人?”嚴松一臉的奇怪,睜大眼睛道:“云掌柜,你酒樓里酒菜有毒,這可不是你能賴得掉的?”

  聲音不大,但足以讓一二兩樓都聽到。

  樓上的幾個人本來吃的好好龖的,一聽紛紛皺眉,立即低聲議論起來。

  “這里的飯菜真的有毒?”一個第一次來的客人問。

  “我這是第二次,吃的很好啊?”另一個是熟客,倒是很公正的說道。

  “你們不知道吧,昨天有人吃壞肚子,現在正在金陵府打官司呢。”另一桌一個深明真相的客人湊過來低聲道。

  幾人一聽,紛紛變色。有一桌客人連忙一把碎銀扔在桌上,下樓就走。

  傅煬右手緊握,眼神冷冽的抬頭看向嚴松,一臉的咬牙切齒。

  嚴松嘴角翹起,一臉得意的笑。

  “咔嚓”

  忽然間一聲咔嚓聲響,那嚴松頓時一聲慘叫連連后退,嘴歪眼斜托著下巴一屁股坐在地上,雙目大睜一臉的錯愕。

  泥菩薩還有三分火氣,何況傅煬的身份不比他低,憑什么要一忍再忍!感覺著拳頭有些疼,傅煬雙目愈發的冷然。

  嚴松完全怔住了,感覺著臉上酸酸麻麻的疼,眼神里一片呆滯。

  他是誰,他是長公主的獨子!從小就被含在嘴里,而且當今皇上曾經一度考慮從女兒那邊過繼兒子繼承大統,讓他的身份更是大增數倍。從小到大,別說打,就是一句重話也沒人跟他說過!

  可是今天,他被人打了?一個無錢無勢,小小的酒樓掌柜給打了?

  那群家丁也愣住了,他們平時跟著嚴松干這種算是很頻繁了,向來都是順順利利無往不勝,今天這一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更不是他們可接受的現象!

  他們也傻了。

  傅煬臉龐抽搐,雙目怒火閃爍。一拳頭下去,心里的怒氣不但沒消散,反而更加的爆棚。如果不是桌子擋著他,他早就沖過去狠揍這混蛋了。

  不過即便有桌子擋著,傅煬也嗎沒打算放過他,繞過桌子,從側門邊抽出一個木棍,一臉憤怒的沖了過來。

  既然揍了,那就狠狠揍,揍的徹底!

  “啊啊啊,給我打,打,打死他!”

  靜寂的酒樓里,忽然間發出嚴松極其猙獰凄厲的吼叫。

  嚴松一看傅煬拿著木棒沖過來,眼神立即有了光彩,怒極交加的厲聲大吼。

  氣急失控打一拳他還能理解,但這家伙竟然掄起棍子一副要狠揍他模樣,這不是他能接受和理解的,完完全全已經超出了可承受的范圍!

  ——他有點瘋了。

  傅煬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爆發了,點燃的怒火燃燒了理智,掄起棍子就對著坐在地上的嚴松窮追猛打起來。

  聽著自家少爺大呼小叫的慘叫厲吼聲,一群家丁立即神色大變的向傅煬沖了過來。

  “住手,大膽!你知道你打的是誰嗎?”

  “不想死的立即住手!”

  “還打,找死,立即給……”

  五六個家丁邊跑邊喊,但還沒到傅煬身前,三把飛刀寒芒一閃,重重的落在幾人腳前。那飛刀入木板足有一寸深,噌噌噌~~顫抖著,一陣讓人心驚肉跳的寒芒晃悠著他們眼睛。

  幾人猛然停住,一臉后怕的抬頭向樓上看去。

  小辣椒俏臉寒霜,身子一躍,直接從二樓跳了下來。在幾個家丁暗吞口水后怕中,來到傅煬邊上。看著氣勢十足,掄著棍子打不停的傅煬,眼神里一陣喜悅閃過。

  “啊,小子,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啊啊啊……”

  嚴松一邊用手擋一邊后退,眼神里一片惡毒,嘴里嗚嗚呀呀的大喊大叫,就好似瘋了一般。

  “住手!”

  傅煬打的正歡暢,外面一聲大喝轟然傳了進來。

  旋即一隊衣甲鮮亮的軍卒大步走進來,領頭的是一個滿臉大胡子的將軍模樣人物。

  傅煬也打累,站起來向外看了一眼,頓時臉色額微變。

  御林軍!

  ——金陵皇家禁衛軍,由皇帝親領!

  從衣甲上看,的的確確是御林軍!

  傅煬與傅青瑤對視一眼,俱是神色古怪。御林軍是拱衛金陵的,他們怎么會來這里了?

  “蔡叔叔,蔡叔叔救我……”地上本來奄奄一息的嚴松一下子來了精神,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大聲疾呼道。

  (未完待續)

神速記住【思源中文】www,syzww.net,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