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漢朝舊事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禮儀之爭

[字數:5829 更新時間:2014-8-10 3:28:00]



  劉欣一登基,就遇到了件煩人的事。

  他的皇位很大的程度是拜祖母傅太后所賜,如今自己的老婆們成了皇后,昭儀,可是生母丁姬,祖母傅氏卻還沒有個拿得出的名分。

  別看換了皇帝,后宮的大老板依然是王太后,她的級別已從皇太后升級為太皇太后。

  當年,定陶傅太后和丁姬為了劉欣的繼承人身份,可沒少去拍王太后的馬屁。現在眼見劉欣都登了基,她們卻依然如故。

  王太后也注意到了這件事,她可沒那么大的魄力,主動把后宮的波士位置讓出來,但畢竟當年有交情,也不能不給別人面子。

  所以,她給她們十天一入未央宮面見皇帝的權力,算是還點人情。

  在王太后看來天大的恩惠,據公公們打探到的消息,婆媳倆對于這樣的恩惠可頗為不滿。王太后有點沒轍了,總不能自己主動下旨讓位,幾十年的宮中生活告訴她,在這里活著,什么都可以失去,不能失去權力。

  她通過劉欣下詔書給丞相孔光和大司空何武,“出個主意吧,定陶傅太后該安排在哪住?”

  問題問得很隱晦,孔光一眼就想到了背后的意思,太后是在詢問該怎么安置定陶傅太后,才能安撫傅太后,又能保住王太后的位子。

  孔光知道傅太后可不是個省油的燈,一讓她入宮與皇帝親近,必然干預政事,所以孔光的回答很干脆:“應該給傅太后新建個宮殿。”

  大司空何武的反應卻慢了半拍,他白了孔光一眼,心想孔老頭怎么這么費事,宮中的空殿多了去了,還有建造新宮殿,這不是浪費么?

  所以他不同意孔光的看法,建議道:“不如將傅太后安排在北宮。”

  等傳旨的公公轉身回去,孔光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何武,對他嘆了口氣,沒說什么,也跟著轉身走了,留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何武滿臉疑惑。

  劉欣得到兩人的建議,他上臺之初,是極力提倡節儉的,因此,自然采納何武的建議。

  王老太太聽聞卻如一口痰堵在了喉嚨口,難受極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驟然跳到她的心間。

  她何嘗不了解傅氏,當年她們二人一齊侍奉元帝時,傅氏的心眼之多在后宮是出了名的,誰要惹著了她,可就是要倒大霉了。

  所以,王老太太心中不愿,卻也不便反對,只能順承劉欣的意思,同意了。

  傅太后與劉欣的生母丁姬順利地搬進了北宮。

  北宮與未央宮有便道直接相連,這就意味著,婆媳倆可以天天都看到劉欣。

  然而,北宮絕不是傅太后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那無上的權力。

  所以,她一入宮,第一件事便是向劉欣提出要摘掉原先定陶共王太后的封號,重新議立封號。

  劉欣非常頭疼。

  禮法說,他等于是過繼給劉驁當兒子的,應當以王太后為尊。可如此,對自己的祖母,生母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憑什么啊?

  他打心底里想給予祖母和生母相應的地位,卻苦于剛剛登基,根基不穩,不敢貿然做這件事。

  正當劉欣愁眉不展的時候,高昌侯董宏送來一份奏章,讓他興奮地跳了起來。

  董宏明顯是瞅準機會來拍馬屁的,他在奏章中提到,當年秦莊襄王過繼給華陽夫人,即位后,他的生母和華陽夫人俱稱太后,所以,陛下可以效仿莊襄王,立定陶共王太后為帝太后。

  “好啊,這個董宏說得太好了。”劉欣哈龖哈大笑,董宏的這道奏章真如雪中送炭一般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劉欣在第二天的朝議上把董宏的提議拋出。

  眾臣面面相覷,如此一來,本朝豈不是要有兩個太皇太后,兩個皇太后。本朝雖也有文帝繼兄弟之位的先例,但是那時候至少沒有如此荒唐的一幕啊。

  “皇上,萬萬不可!”首先跳出來的是大司馬王莽,王莽高聲道。

  “為何不可?”

  “一宮兩尊,成何體統?”

  “可秦時已有先例,況且朕的祖母,生母不封,豈不是讓天下人說朕不孝?”

  “秦是秦,漢是漢,暴秦二世而王,豈可與我煌煌大漢相比。陛下既然要盡孝道,那應該給太皇太后盡孝,為君之道,盡公不顧私。”

  滿朝文武聽完王莽的話,紛紛點頭,小聲交流起來。

  “是啊,陛下,大司馬說得至理啊,可恨董宏,竟援引亡秦喻我大漢,大不道啊!請皇上明察。”連做過劉欣太傅的左將軍師丹都站出來反對了。

  劉欣的臉色很不好看,年輕人,火氣大,一下子心中一股火就升騰了起來。

  “臣附議。”

  “臣附議。”

  …

  隨著越來越多臣子附議,劉欣的火氣一下子滅了,他何曾見過滿朝文武如此氣勢,他現在根基不穩,如果現在就跟他們鬧僵,那以后這個皇上還當得下去么?這件事情,只能留待來日解決了。

  “那…那…既然愛卿們都如此認為,那就,那就此作罷。”

  劉欣宣布退朝剛起身,準備回后宮,緩緩神。

  沒想到,大臣們沒有一個要離去的意思。

  劉欣愣在那里,緊張地笑問道:“眾位愛卿,莫非,莫非還有事?”

  “陛下,董宏可惡,為儆效尤,還請陛下將其治罪。”

  “啊?”

  “請陛下將董宏治罪!”滿朝文武高呼道。

  劉欣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說道,“那就由依眾卿所奏,大司馬,此事就由你去辦吧!”

  “臣遵旨。”

  此時,見臣子們漸漸散去,劉欣長舒了口氣,心中罵道:“他娘的,皇帝也不是那么好當的。”

  后來,董宏吃雞不著,反丟了烏紗帽,他被免為庶民,郁悶不已。

  事情傳到傅太后的耳里,她暴跳如雷,背地里將王莽等人問候得體無完膚。

  她在孫兒那里加緊了淚水攻勢。

  劉欣被逼得無奈,只能硬著頭皮去求太皇太后。

  最終,得到了太皇太后的首肯。

  于是,傅太后被尊為恭皇太后,丁姬為宮皇后,待遇上跟長信宮太皇太后,中宮皇后一樣。只是名義上還是以太皇太后王氏為尊。

  這道口子一開,傅家丁家七大叔八大伯,連帶劉欣死去多年的老爹,都一一封賞。

  傅氏,丁氏的崛起極大的威脅到了王氏的權力。

  太皇太后,大司馬王莽都極其憤慨,太皇太后憤然下詔給侄兒王莽,要求他呆在家里,不要去上朝了,王莽同樣憤慨,他不但不去上朝,還提出要辭職不干了,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

  “那個,大司馬怎么還沒有來上朝?”劉欣問道。

  問了一圈,沒人回答。

  “那個,有哪位愛卿,能去把大司馬給請回來。”劉欣很早之前就知道王莽的賢名,他再朝中的威望極高,所以,對于這么一個人才,還是不能放走的。

  “尚書令,傳朕旨意,立刻請大司馬回來。”

  “是!”

  “丞相,左將軍,大司空,舅舅,你們去太皇太后那里一趟,替朕解釋一番!”

  “臣等遵旨。”

  長信宮。

  “太皇太后,陛下聽到您給大司馬下詔,非常悲痛,皇上說,如果大司馬不出來理政,皇上也不敢親政了。”新任衛尉傅喜聲淚俱下地說道。

  “哦?”太皇太后慢慢地撫著茶盞口的熱氣,不緊不滿地應道。

  “是啊,太皇太后,春秋曰,母以子貴,皇上如此大肆封賞,也是情有可原啊!”左將軍師丹說道。

  “既如此,還要哀家這把老骨頭作甚,去找恭皇太后便是!”太皇太后慍怒道,茶盞也重重地放下。

  “太皇太后,可否借一步說話。”丞相孔光說道。

  太皇太后點頭。

  兩人進了內室,不一會兒,兩人都出來了,一出來,太皇太后即傳旨,“令大司馬王莽回朝理政。”

  見任務完成,重臣們紛紛退出,他們也不問孔光用了什么法子勸動太皇太后,但是,官場上的規矩還是少問些的好。

  望著臣子們離去,太皇太后重重地嘆了口氣,心中想道:“哀家是糊涂了,若不是孔丞相提醒,差點把大司馬給拱手送人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