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獵獵龍旗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080章 單獨約會

[字數:3859 更新時間:2013-11-11 7:54:00]




  錢家在雅丹的勢力歷經三世,從錢國棟的爺爺開始,雅丹就是錢家的天下,就是因為,錢家是袍哥會的教父。

  錢家表面上是帝國的官僚,冠冕堂皇,暗地里,利用袍哥會清除異己,打擊對立面,終于形成了錢家在雅丹黑白通吃的一統天下。

  敢和錢家做對的人,絕對沒有好下場。

  在錢國棟眼里,寇思文和梁小青走在一起,就是在向錢家叫板,就是找死。

  錢國棟頭腦沖動,想要寇思文的命!至于四朵金花的命運如何,冒犯了梁小青意味著什么,他想都沒想。

  在那一瞬間,他甚至忘記了父親的告誡。其實,在他的內心深處,對于父親的告誡很是不屑。他想不明白,黑白通吃的錢家,為什么要懼怕一個弱女子?身為帝國大學生的錢國棟,看不起任何人,包括他的父親錢益舉,在他眼里,錢益舉老了,謹慎過度了,成了一個前怕狼后怕虎的老官僚,雅丹的未來是他錢國棟的,錢益舉早該讓位了。

  袍哥會的人很快包圍了四朵金花和寇思文。

  錢國棟藏在密林深處,聽到了四朵金花的驚叫和寇思文的哀求聲。他就像聽到了**聲,感到一陣陣難以抑制的快感。

  然而,很快,錢國棟就被自己的眼睛驚呆了。

  懦弱無能的寇思文,一旦離開了四朵金花的身邊,馬上變成了另一個人。

  不,那簡直就不是人!

  那是鬼神!

  月光下,寇思文瘦小的身軀,發出電閃雷鳴一般的攻擊,先是兩個,再是八個,十個袍哥,幾乎是在一瞬間,便沒了聲息。

  錢國棟嚇呆了,沒了呼吸。

  那個時候,確實有人在裝死,裝死的人是錢國棟,而不是寇思文。

  直到寇思文開始裝死,錢國棟才回過神來。

  他從另一個方向悄悄溜出了豹子林。

  到了這個時候,錢國棟因為嫉妒而發熱的頭腦,終于冷靜了下來。

  十個袍哥和四朵金花躺在豹子林,無論如何不是個了局,要是這是這十個袍哥被人發現之后,口風不嚴,讓人知道了袍哥是他招來的,錢家和袍哥串通一氣的事實要是大白于天下,錢家就完了。

  重要的是,趕緊堵住袍哥的嘴。

  錢國棟又給警察局打了一個電話,當然,他打給的是自己人。袍哥是錢家的人,警察也是錢家的人。

  警察迅速趕到豹子林,逮捕了十個昏迷不醒的袍哥。袍哥到了警察手里,就算是回了家。錢國棟這才長舒一口氣。

  下面的問題,是如何對待寇思文。

  寇思文所做的一切,都沒有逃過錢國棟的眼睛。如果換了一個稍微知道點內幕的人,馬上就會把寇思文與岐山精英、武戶、或者其他帝國保密機構聯系在一起,并判斷出寇思文是一個危險份子,至少也是一個惹不起的人。

  可是,我們可愛的錢大公子,對此卻毫不知情。說起來,這也怪帝國政府的保密政策。有關岐山精英、武戶、包括五年前的興義城叛亂,帝國當局都是諱莫如深。一個帝國小官僚,哪里知道這些事情。

  錢國棟唯一擔心的是,如果梁小青知道了寇思文這一身驚人的功夫,他梁國棟就更加沒有機會了。

  然而,寇思文卻始終保持緘默,看那架勢,是有難言之隱。

  這位可愛的錢大公子想出了一條李代桃僵的妙計。

  兩天之后,他向雅丹警察局坦承,是自己見義勇為,打倒了歹徒,救了四朵金花和寇思文。

  他甚至向他的父親錢益舉隱瞞的真像,他告訴錢益舉,袍哥是他安排的一場英雄救美的好戲,目的是提高自己在雅丹的威望。

  錢益舉是個老官僚,雖然身處偏僻的雅丹,但對帝國的內幕還是有所了解。如果,他知道了寇思文在豹子林里的所作所為,他絕不會同意錢國棟這愚蠢的主意。但是,錢國棟這個說法剛好與錢益舉的想法不謀而合。錢益舉正謀劃把市長的位置傳給兒子,要給錢國棟撈點政治資本。這個寶貝兒子果然有心計,袍哥是自家人,錢國棟當然可以輕而易舉地“打倒”他們。有了這樣一場英勇行為,可以大大加分。于是,老辣的錢益舉,竟然忘了,他的寶貝兒子是個草包這一事實。

  錢益舉馬上以市政廳的名義對錢國棟進行通報表彰。并上報至專員、都護、乃至總督。

  至于袍哥會的人,那都是自家人。在監獄里蹲兩天,找個借口就放了,反正,他們算是作案未遂。

  于是,錢國棟在雅丹風光無限,寇思文則成了過街老鼠。

  錢益舉和錢國棟沒有想到的是,中央帝國的上層,包括武戶,因為這一場見義勇為,把目光投向了雅丹,準確地說,是投向了錢家!

  武戶懷疑錢家與五年前的興義城叛亂份子有關。

  帝國當局回想起來,五年前,反叛首領羿妃,曾經在興義城陷落的前夜,授意一個名叫天風的叛亂份子去雅丹!這個叛亂份子已經死了,但是,雅丹,肯定還有叛亂份子的余孽!

  武戶立即啟動了潛伏在雅丹的繇、榫、鷙、?、蜂、鴿、燕。一只鷹也秘密到達了雅丹。他們暫時沒有驚動錢益舉,因為,有證據表明,雅丹不僅很有可能是羿妃反叛集團的一個秘密據點,而且,當年“身死”楓山的天風,很可能也來到了雅丹。

  一場大規模的秘密追捕悄然展開。

  錢家父子對此還蒙在鼓里。尤其是錢國棟,他還沉浸在英雄救美的春秋大夢中,冰美人梁小青馬上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如今,錢國棟坐在齊仁咖啡廳,將要對梁小青發起最后的進攻。

  8點30分,包間外響起輕輕的腳步聲。錢國棟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

  門開了,梁小青穿著一條淺綠色的碎花長裙,烏黑的長發束成馬尾,兩條潔白的手臂如玉雕一般,自然低垂著。臉上平淡,微微低眉。像是一尊冰雕,晶瑩剔透。

  錢國棟微微一怔,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來,來了。”錢國棟半晌才擠出一句話,眼睛掃向梁小青的身后,后面沒有別人!

  梁小青微微點點頭。

  “快,快請進,坐,坐。”錢國棟心中一陣狂喜,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她們三個呢?不來了嗎?也好,也好,這里有些窄,她們來了也不好坐。”

  梁小青款款走進包間,里面燭光曖昧,梁小青微微皺了皺眉。

  錢國棟急忙說道:“咖啡廳,都是這樣,我讓他們弄盞臺燈來,他們居然說沒有。你看看,這是什么服務!”

  “算了。”梁小青說著,走到沙發邊坐下,打量著包間中的擺設。

  梁國棟在梁小青對面坐下:“小青,要點什么?”

  “綠茶吧。”

  梁國棟對著對講機說了一聲,一個服務生敲門進來,端上一杯綠茶,起身出門,順手關上了房門。

  兩個人一時沒了話題,梁小青低頭品著茶,包間里靜悄悄的,氣氛有些尷尬。

  好一會,梁小青抬起頭來,問道:“你以前認識寇思文?”

  錢國棟沒想到梁小青開口就是寇思文,心里就像吞了一只蒼蠅,氣悶難當,卻也無可奈何,只得順著梁小青的問話說道:“也不算很熟,在學校見過一次面。”

  “那你上次怎么說,他在學校就是個花心大蘿卜,我以為你跟他很熟呢?”

  “啊,啊,也是聽說,聽說,我有一個朋友就是他們系的。”錢國棟渾身冒出一層虛汗。

  梁小青笑笑,繼續喝茶。

  “小青,聽說你和寇思文關系不好?”錢國棟小心地問道。

  梁小青冷笑一聲:“本來就沒關系,哪里來的好不好的。”

  梁小青這話,錢國棟聽來就像喝了蜜,當下精神倍增,正色說道:“小青,這我就要說你幾句了。得饒人處且饒人,思文不過是在豹子林里表現得不太英勇,可你也設身處地為他想想,那種情況下,他一介書生能做什么。不錯,思文是有一些缺點,可本質還是不錯的,也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呀。”

  錢國棟侃侃而談,心頭卻是一陣陣發虛,寇思文那晚電閃雷鳴般的攻擊,離離在目。

  “國棟,我也不是斤斤計較的人。”梁小青輕聲說道:“只是,這個寇思文,當真是個花花公子,他還跑到煙雨街303號……。”梁小青一想起在那晚遇到豪哥等人,就惡心。

  “還有這事?”錢國棟對煙雨街303號里面的勾當一清二楚,當天晚上他也在里面,而第二場英雄救美,也是錢國棟一手策劃的,為了保證效果,錢國棟不惜動用了袍哥老大豪哥。

  “我以前還以為他就是花心,沒想到,他還做那種事,唉……。”梁國棟痛心疾首:“帝國培養一個大學生不容易,怎么能這樣!”

  “算了,算了。”梁小青柔聲說道:“不提他了。”

  四朵金花雖然是光彩照人高不可攀,而實際上,這四個丫頭卻都是涉世未深,她們的閱歷,甚至連一般的雅丹市井女孩都不如。梁小青這個冰美人,說到心眼,十個她也比不上一個錢國棟,當下對錢國棟的說法深信不疑,又對錢國棟表現出的豁達,更加佩服。

  兩人又是一陣沉默。

  “天風!”梁小青冷不防叫了一聲。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