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獵獵龍旗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017章 全力一擊

[字數:3341 更新時間:2013-11-11 7:54:00]




  天風和林小龍一起,帶著第五團殘余的三百多人,在帝**隊圍城之前,進入了興義城。他們與警衛連取得聯系后,來到了市政廳。艾敏對于天風的到來大為吃驚,但是,她還是堅決執行歐陽黎的命令,拒絕承認天風的團長職位,命令天風移交部隊,馬上離開興義城。

  天風的倔脾氣上來了,命令林小龍繳了艾敏的械,然后,獨自一人上樓來面見歐陽黎。

  在指揮部外,天風看見了兩名已經身死的衛兵,衛兵的頸椎被扭斷了,刺客已經進了指揮部。

  天風不動神色,悄悄接近指揮部大門,看見駱福授已經欺到了歐陽黎身邊。

  天風舉起了獨眼龍手槍,又緩緩放了下去。

  獨眼龍手槍的優點是火力強,雖然老掉牙,可是在十米距離內,可以擊穿兩毫米的鐵板。駱福授的身軀就在他的槍口下,但是在不到十米的距離內,一槍擊出,子彈穿過駱福授的身軀,也將穿進羿妃的身軀。

  天風緊了緊手槍,邁步走進了指揮部。

  他的腳步很輕,走在地上,聲息全無。

  駱福授面向歐陽黎,絲毫沒有覺察到身后的天風。

  岐山二十七精英,都曾受過嚴格的搏擊訓練,他們的搏擊能力,雖然達不到登峰造極,但是,都躋身于一流高手之列。天風的搏擊能力是二十七人中最差的,一旦出手,仍然讓人生寒。

  但是,面對武戶參將,天風絲毫不敢松懈。他屏住呼吸,雙目緊緊盯著駱福授的雙肩。

  如果駱福授覺察到身后的天風,首先動的,應該是他的雙肩,這是高手出招的慣例,高手與俗手的區別,僅僅在于,高手的雙肩動得極為輕微,卻快如閃電;而俗手的雙肩則是幅度大、行動慢。

  天風悄悄走到了駱福授身后兩米處,駱福授的雙肩仍然沒有絲毫動靜。

  天風氣沉丹田,一個單鞭式,拳如閃電,直攻駱福授的后頸。

  單鞭式是一招全力進攻的拳勢,出拳者右拳擊出,左臂后掛,全身如同釋放出的彈簧,力發千鈞,一招出手就要斃敵,單鞭式將全身的所有力量,集中于攻擊點,為此,出拳者必須放棄防守。

  天風知道,武戶參將都是絕世高手,到這個節骨眼上,必須全力一擊,就算不能斃敵,也要使對手失去還擊能力。否則,駱福授承受一擊之后發動反擊,天風就沒有機會了。

  天風的拳風只施展開一半,就覺迎面一股巨大的力量滾涌而來,壓得天風胸口發悶,呼吸困難。卻見駱福授肥胖的身軀,像是一只氫氣球,騰空而起,直撞向天風胸前的空檔。天風暗叫不好,待要閃避,拳頭被駱福授的雙掌接了個正著,天風的拳頭如同擊打在鋼板上,手臂一陣劇痛。

  天風的身體砰的一聲,被彈開五米開外,哐當一聲,撞在指揮部中央的沙盤上,手里的獨眼龍手槍飛到了墻角。

  天風顧不得手臂上的疼痛,兩臂合抱胸前,雙腳用力,原地一個旋轉,極力站穩身體。

  駱福授不等天風站穩,雙掌齊出,直攻天風的前胸。天風躲閃不及,急忙含胸收腹,雙臂護在胸前,又是一聲悶響,天風的身體一陣搖晃,嗓子一咸,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卻是巍然不倒。

  駱福授這一擊,是穿梭式,和單鞭式一樣,也是全力一擊,沒有防守。要在平時,駱福授使出這一招,對手必然斃命當場,戰斗就結束了。可是,這一次,他的對手竟然還活著,不僅活著,而且還穩穩地站在他的面前。駱福授大吃一驚,急忙后撤兩步,身體側躬,一掌護胸,一掌前出,成防守狀。

  天風還在門口的時候,駱福授就已經覺察到了背后有人。如果,身后只是一個普通人,駱福授即刻就要轉身進攻,在十米的距離之內,一個手持沖鋒槍的普通士兵,對于駱福授而言,構不成任何威脅。他的速度是驚人的,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他就能完成轉身、跳躍、出掌、斃敵這一系列動作,而十分之一秒,是一個普通人從眼睛到大腦神經反應的時間。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殺敵于無形的人,在整個中央帝國,不會超過十個。

  但是,駱福授從對手細得幾乎難以辨別的呼吸聲中判斷出,對手是一個高手,在興義城,這樣的高手只有一個,就是岐山精英天風。

  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可以擊斃一個普通士兵,但絕對不能擊斃一個岐山精英。而且,這個岐山精英的手里,有一支獨眼龍手槍。

  駱福授的護身符是羿妃,一旦駱福授躍出羿妃身邊,獨眼龍就會響,在這么近的距離內,不要指望天風會失了準頭。

  駱福授唯一能做的,就是誘敵進攻,只要天風進到他的身后發起攻擊,手槍就不起作用了。

  身為武戶參將的駱福授定力果然驚人,身處險境,毫不慌亂,雙肩下沉,紋絲不動。天風果然上當,在駱福授的身后發出全力一擊,同時,也暴露出破綻。

  駱福授在天風的拳風攻出已無法回收的時候,突然暴發,一擊得手。

  駱福授以海底針護住要害,定睛一看,隨即放下心來。

  對手只是一個孩子,口吐鮮血,雖然還沒倒地,顯然已經身受重傷。

  “天風,你怎么回來了?”歐陽黎驚呼一聲,抬腿就要跑過來。

  天風手捂胸口,喘息著說道:“羿妃,別動。”

  駱福授橫擋在天風和歐陽黎之間,羿妃要到天風身邊,又會落進駱福授的控制范圍。

  羿妃站在原地,怔怔地看著天風。

  駱福授心中更加吃驚,眼前的這個孩子,受到重重一擊,不僅沒有倒地,竟然還能說話。駱福授不禁仔細打量天風,卻見天風身材瘦小,一身硝煙,軍服破爛不堪,臉上青一塊黑一塊,頭發都燒焦了,可一雙眼睛精光閃亮。駱福授心中一動,臉上表情怪異。

  駱福授是龍族搏擊術集大成者。龍族是一個古老的民族,在三千年的歷史長河中,龍族將戰爭技巧發揮到了極致,從單兵搏斗到大集團作戰,他們將殺戮變成了藝術。搏擊就是一門藝術,進入工業社會后,隨著冷兵器時代的結束,搏擊術逐漸衰落,少有人問津。但是,仍然有人對這門藝術孜孜以求。駱福授就是其中之一。

  若是放在冷兵器時代,駱福授定是一代搏擊宗師。而在現在,他的藝術在別人眼里一錢不值。這也罷了,無人喝彩,駱福授倒也耐得住寂寞。可是,讓他不甘的是,一身的搏擊技藝,找不到一個傳人。天資差的,駱福授看不上,駱福授看上的,人家看不上他。

  現在,眼前的這個孩子,不僅經受了自己的一掌,而且,從身形和反應上看,絕對是一個好苗子。

  駱福授暗暗慶幸,沒有一掌打死了天風。

  歐陽黎慘聲說道:“駱參將,請不要傷害天風,他只是個孩子,而且,他已經被開除了軍籍,他不是帝國的敵人了!”

  興義城死了那么多人,歐陽黎沒有掉過一滴眼淚。任何事業都要付出代價,況且,她要完成的,是文皇帝遺留下來的宏圖大業,那是一個能夠改變龍族的命運,改變世界歷史的事業,在這個偉大的事業面前,任何流血犧牲都是微不足道。

  可是,當死亡逼向天風的時候,歐陽黎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當岐山精英全部選擇武皇帝的時候,當景寧公主棄她而去的時候,當興義城的官兵向帝**隊放下武器的時候,這個十六歲的孩子,卻堅定地站在她的身邊,用自己的生命護持著她,毫不退縮。

  駱福授不動聲色,冷冷說道:“你是天風,唯一一名背叛帝國的岐山精英!”

  天風點點頭,胸口又是一陣劇痛,一張嘴,吐出一口血,身體無力地滑落下去。

  歐陽黎不顧駱福授,沖向天風。

  駱福授沒有出手阻攔。

  歐陽黎雙手緊緊抱住了天風。天風的身上,濃重的血腥味和硝煙味交織在一起,直撲歐陽黎的鼻孔。歐陽黎鼻子一酸,大滴的淚水順著臉頰,滴在天風的臉上。

  “天風,天風……。”歐陽黎聲嘶力竭地叫道。

  天風靠在歐陽黎的懷里,眼睛迷離,氣若游絲。他的力氣已經耗盡了。\");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