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賊途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篇 封丘篇 第二十六章 居然被陰了(沖榜求票)

[字數:4729 更新時間:2013-11-14 14:40:00]




  楚雷鳴一早起來,在院子里面耍了一套刀法,接過紫煙遞來的毛巾,趁機又撓了撓她的手心,望著玉面嬌紅的紫煙,哈哈大笑擦去了額頭的汗水,這些天以來,他已經習慣每天都習練一下刀法,畢竟手槍那玩意不是什么時候都能掏出來摳扳機的,很多時候一旦遇上了危險,還是靠自己的真本事來的安全一些,所以他放棄了早晨跑步的習慣,堅持苦練武功,紫煙還教他了一些小擒拿的功夫,方便他一旦空手,還可以和敵人近身搏斗,楚雷鳴也練的有聲有色,博得了林老師的一再夸獎,當然他也忘不了一再強調:“誰讓我是個天才呢?”讓紫煙沒少翻他白眼。www.syzww.net

  陪著紫煙吃過早飯,打算繼續上街閑逛,結果門外先是響起了一陣“乒乒啪啪”的響聲,接著就是鑼鼓的一片喧囂之聲,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紫煙被這乒乒啪啪的聲音給嚇了一跳,不過楚雷鳴就感到有點詫異,原來這里連鞭炮也有,前幾天在街上沒有看到這種東西,還以為這里沒有發明火藥這種東西呢,看來想要靠這個發財,就有了一定的問題了。

  接著便傳來一陣叩門的聲音,有丫鬟跑去開門,結果看到幾個穿官衙服裝的人站在門前,為首的居然就是驛站的那個李驛丞,看到楚雷鳴在家,頓時眉開眼笑的走了進來,楚雷鳴一見,急忙也迎了上去,他這個高興呀!看著李驛丞簡直跟看到了一堆銀子一般的高興呀!

  “不知大人今日前來,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呀!呵呵!”楚雷鳴抱拳笑到。

  “豈敢豈敢!只是近來一直公務繁忙,一直沒有時間前來拜訪楚大俠,抱歉呀!”李驛丞趕緊回禮。

  楚雷鳴故做驚異的指著外面敲落打鼓的陣仗問到:“今日李大人前來,不知道何故如此的陣仗呢?難不成大人又升官了不成?”

  李丞驛笑的眼都瞇到了一起,趕緊回答:“都是拜楚大俠的功勞,本官現已經調任封丘知縣,前些時候,正忙于交接,實在是抽不出時間前來,這不,剛一忙完,我就親自帶人前來拜訪,順便把州府原先承諾的賞金給楚大俠送來了!”原來,經過驛站一戰之后,這個李驛丞利用這個機會,托人四處打點,剛好封丘縣原來的知縣調往他地,上面念他確實也在此次剿滅黑風盜中敢于怒斥匪首,并帶領少數驛卒“奮起抵抗”,也算有功,于是便將他任命為封丘知縣,這些天好不春風得意。www.SYZWW.NET

  楚雷鳴心里用力鄙視了他一下,暗罵到“要不是老子玩命,干掉那個土匪頭子,你早就馬賊給砍了,那能當上這里的知縣,老子不但讓你保住了命不說,還讓你升官了,居然直到現在才想起給老子送錢!我呸!”不過臉上卻沒有流露出一點不滿的意思,畢竟人家現在是自己的父母官,俗話說縣官不如現管,何況人家不但現管而且還真是縣官!得罪了他,自己還怎么在這封丘混下去呀!滿臉堆笑抱拳恭賀到:“恭喜恭喜呀!以大人的水平,當這一縣之長,還不是手到擒來的小事嗎?在下的區區寸功,居然還勞動您親自跑來一趟,實在是讓在下惶恐呀!今日在下落戶封丘,以后還望大人多多照顧,多多照顧呀!”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看到眼前的楚大俠居然對自己這個縣令如此恭敬,李知縣還真的感覺相當的不錯,然后再相互恭維了一番后,招手讓手下把一個大紅托盤抬進了小院之中,上面擺著白花花的二十錠雪花紋銀,不用想就知道每錠十兩,總共二百兩銀子,楚雷鳴這下才真的是樂開了花了!心里樂到:“老子終于有錢了!再也不用靠人家接濟過日子啦!哈哈,有錢的感覺還真***好呀!就是不知道這里要不要交納個人所得稅?”

  紫煙不喜歡和官家打交道,看到眼前的情景,于是便躲到了屋子里面,讓楚雷鳴自己去應付好了。楚雷鳴把眾人讓進院子里面,又給這些個前來捧場的人一一打賞,李知縣才揮手讓這些無關人等散去,只剩下貼身的幾個人,雙方分賓主落座。www.syzww.net

  接下來又是相互吹捧時間,雖然楚雷鳴不喜歡,也不適應,但這就是這里的生存法則,再不喜歡也沒有辦法,東拉西扯,最終李知縣還是把話扯到了正題上。

  他忽然拱手對楚雷鳴說到:“其實李某本次前來除了把楚大俠應得的懸賞為大俠送來以外,還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

  楚雷鳴趕忙說到:“大人有話直說好了!這個大俠就不要再叫了,否則在下實在是不好意思呀!以后還是請大人叫在下的名字好了!”

  李知縣清清嗓子說到:“既然如此,就恕李某不恭了,以后我就稱你老弟好了,這樣也方便你我親近呀!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老弟驛站一戰可以說是威陣四方,短短時日封丘便人人得知,無不以能見上老弟一面為榮呀,以老弟的身手就這么隱于世間,實在是浪費老弟的人才呀!目前老兄我剛剛接任封丘知縣,而封丘因為地緣之故,歷來多匪盜侵襲,地方其實甚不安寧,剛好本地捕頭前日調任州府供職,所以目前本縣捕頭一職尚在空缺,李某思來想去,覺得還是老弟您最為合適,所以今天就冒昧前來相請,還望老弟能為本縣黎民百姓著想,協助下官治理這一方水土,能屈尊就任本縣捕頭一職,不知老弟意下如何呀!”也難怪李知縣想到他楚雷鳴,驛站之戰,楚雷鳴威風八面力劈黑風盜匪首,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加上他新任封丘知縣,當然要重新組建一套自己的班底,正需要有人成為他的助力,剛好楚雷鳴又安家在這里,又有一身好“武功”,放著不用實在可惜,最重要的一點是楚雷鳴非本地人士,初到此地不可能在這里有盤根錯節的地方關系,一旦到他手下當差,也方便使用和控制,打好了如意算盤之后,所以他才放下姿態高調前來請楚雷鳴出山出任捕頭一職。

  楚雷鳴聽他要請自己出任捕頭一職后,先是高興了一把,本來以前自己是個賊,可來這里時日不多,居然就有縣長請自己去當縣公安局長,就算不是局長,起碼也是個刑警隊隊長吧!以前還擔心自己的身份問題,要是真的當了這個捕頭的話,雖然沒有品級,怎么說也是個官了,弄個身份文碟給自己,那還不是手到擒來嗎?可他也馬上又想到新問題,人家看上自己,無非就是看重自己的“武藝”,可自己有多深的水,自己知道,除了現在力氣出奇的大了一些,皮糙肉厚抗揍了一些,要是真論武功的話,最多也就是一般水平,當官感覺是好,可現在當捕頭可不是只抓抓小偷,掃個黃什么的,要是遇上匪徒的話,可是要真刀真槍的和那些悍匪對著干的,一不小心的話,說不定就把自己給搭進去了,這可也是個高危職業呀!不過再反過來一想,這個世界行事規則其實和以前的世界基本沒有原則性的區別,自己原本想要做些個生意,發點小財,可初來這里,除了認識了唐掌柜一家外,就剩下了威武鏢局,自己可以說在這里沒根沒底的,要是想做生意,肯定要少不了和官打交道,與其給人家上菜,干嗎不給自己找身官衣穿上,自己罩自己呢?

  楚雷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機會成本主義者,做事之前往往習慣先分析投入成本和產出利益,眼前突然端上來一盤有點燙嘴的好菜,是吃還是不吃,必須要先衡量出利弊再做決定,可現在一下又不能算出到底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于是開始躊躇起來。

  看著楚雷鳴似乎在思考這個問題,還以為作為一個俠士,肯定需要考慮名聲問題,畢竟行俠仗義和當官是很不一樣的,俠士在民間的聲譽往往要比官高的多,也或者是這些江湖人士,平時懶散習慣了,可能會不想受太多約束的問題,于是略微一想,急忙又說到:“其實老弟也不用顧慮名聲問題的,通過這次你仗義救助驛站和鏢局的事情,即使是出任本縣的捕頭一職,老百姓肯定不會因此小看你的,另外即便你出任此職,以你我交情,本官絕對不會對你有什么約束的,要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話,你大可不必天天都到縣衙聽差,只要在需要的時候,出面協助本官處理一些事務即可,不知老弟意下如何呀?”

  聽知縣為了籠絡自己,居然開出這樣的條件,不用天天上班還照拿工資,實在是一個優厚的條件了,可即便如此,還是覺得有點拿不定主意,畢竟來這里時間尚短,有些事情弄的還不是很清楚,至于利弊問題估計也不可能都算的清楚,還是一會兒抽時間問問紫煙的意見,讓她再為自己分析分析也好,于是趕忙笑著抱拳答到:“楚某實在感謝大人的厚愛,只是目前在下剛剛到本地落戶,許多事情都沒有安排到位,至于是否到大人手下任職一事,還望大人能給在下兩天考慮時間,兩天后,楚某一定給大人一個滿意的答復,您看可好?”

  畢竟是決定一個大事,楚雷鳴要求考慮兩天時間也不算過分,雖然這個捕頭也算是縣里面的肥差,想干的人也不少,但楚雷鳴的身份和其他人還是有些不同的,李知縣也不在意,于是爽快的答應了他的要求,說兩天后再來聽信,雙方又天南海北的聊了一陣,逐漸和知縣下面的幾個人也都熟悉了起來,幾個人對楚雷鳴道是印象也相當不錯,主要還是楚雷鳴并沒有一般江湖人士那種孤傲的感覺,說起話來十分風趣,所以才給眾人留下一個好相與的印象,看看時候不早,李知縣等人起身告辭,楚雷鳴一再挽留,說要請他們吃飯,但李知縣畢竟剛接任本地事務,公務還算繁忙,推托一陣后,楚雷鳴也不再堅持,將眾人送出了門外,雙方拱手告別,李知縣坐上官轎打道回府去了。

  進入院子,楚雷鳴抬頭便看到紫煙站在院子里面,面色不太高興的樣子,于是趕忙問到:“你的臉色怎么有點不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了?”言語中透露著他對紫煙的關切。

  紫煙微皺秀眉,有些不悅的對楚雷鳴說到:“難道你沒有發現今天此事有什么不妥嗎?……”

  聽完紫煙的話后,楚雷鳴一拍腦袋,跳腳大罵起這個李知縣來:“***你這個老肥豬,居然敢陰老子,老子和你沒完!……”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