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袁術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四十八章 醫圣

[字數:4198 更新時間:2013-11-12 2:07:00]




  聽到我早有防范,黃祖父子不由得對視一眼,而后看向我的眼神充滿了驚懼。我不以為意的安撫他們,并仍舊命令黃祖為江夏太守暫時歸于蔡瑁帳下但目前卻必須留在宛城以裝著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借以反過來麻痹劉表等人,而對于黃射,我認為他還是一個可造之材便將他留在宛城并送往荊州學院學習。對于我這樣的安排他們父子兩人都沒有任何異議。

  送走黃祖父子,我抬腳便往蔡環的房門走去。而自從楊思來了過后,我不免對她有些冷落,今天蔡瑁表現還算出色于情于理我都要前去安撫她一下。進得蔡環的房門,看到她正在梳妝打扮,便悄無聲息的走到她的身后,捉住她那粉嫩的葇薏,溫柔的說:“來,讓夫君為你梳理頭發。”

  從銅鏡里看到我的到來,蔡環一改如怨似艾的模樣,立馬變得歡欣雀躍,她嘴角滿含笑意,靜靜如同一座玉雕般坐立在木凳上,任由我撫摸梳理著她的青絲長發。

  “吾家環兒真是國色天姿,太好看了。”紅燭帳前,我將蔡環攔腰抱起,低頭在她嘴唇上輕輕一吻,贊嘆說道。

  聽得我的贊美,蔡環嬌羞的將頭埋在我的懷里,雙頰上翻漲出一陣陣紅潮,一副欲拒還迎的模樣撩撥得我不能自己。

  **即罷,我低頭問她:“環兒久居荊楚可知荊州之內何人醫術最為高明?”

  聽我這么突兀一問,蔡環趕緊抬起頭來看向我,滿臉全都是關切之色,“夫君身體有所不適嗎?”

  “呵呵,我龍精虎猛,健壯得很呢!只是今日白天見過奉孝,見其消瘦的過于厲害又疲憊非常,生恐其體內暗懷隱疾,欲求訪名醫為他診斷一番,以保我手下第一謀士。”

  “原來如此,夫君可曾聽過張機此人?”

  張機張仲景?那不是醫圣嗎?我怎么可能沒有聽說過呢。

  見我點頭,蔡環嬌聲又說道:“張機醫術高明,雅量矜奇又心懷百姓且其為南陽張氏旁支,若夫君請張范公邀請他前來,其人必至。”

  “哈哈,環兒竟有如此謀略,吾心甚感欣慰。”

  翌日一早起得床來,我來不及洗漱趕緊派人去請張范。待到張范到來,我連忙把郭嘉之事說與他聽,并請他邀請張機前來為郭嘉診斷一番。

  聽我說完,張范露出一臉的愁苦模樣,我大惑不解追問得知:張機張仲景,南陽張氏旁支人,生于恒帝年間,其父張宗漢曾在朝為官。由于家庭條件的特殊,于是他從小就接觸了許多典籍。他從史書上看到了扁鵲望診齊桓公的故事后,對扁鵲產生了敬佩之情,便棄文從醫,大名士何颙賞識他的才智和特長,曾經對他說:“君用思精而韻不高,后將為良醫。”張仲景聽從何颙的話更加堅定了他學醫的信心,從此他學習更加刻苦,博覽醫書,廣泛吸收各醫家的經驗用于臨床診斷,進步很大,很快便成了一個有名氣的醫生,以至“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超過了他的老師張伯祖。當時的人稱贊他“其識用精微過其師”。然而張機為人孤傲,對官場中人多有蔑視,若是以官身迫其前來,其人非但不會來為郭嘉診斷,反而會從心底更加的憎恨我們這些所謂的大漢名臣。

  既然了解了張仲景的性情典故,我大笑一聲對著張范說道:“公儀只管帶吾去尋訪這位醫學大家,其余的事情吾自有安排。”

  不理張范疑惑驚訝的神情,我吩咐衛士換著便服,在他的帶領下朝著張仲景的住處走去,穿過幾巷街道看到有人正在一居所內開門行醫,我使人問過路人知道那正坐在堂前,為病人診治的醫生正是張機張仲景。或許是他早已聲名在外,前來求醫的一大早就排成了一列長長地隊伍。伸手攔住了想要前去喝退其他病人的衛士,我如同其他人一樣站在排隊的人群當中。

  抬頭看去,看到一個中年仿佛的男子端坐在幾凳上面,正聚精會神的為病人診治,他一邊為病人切脈觀舌,一邊又詢問病人發病時的情況。看到一時半會還輪不到我,我只好靜靜的側立在一旁等候傳喚。

  終于過了約莫兩個時辰,有門房前來通報說該我進去就診了。卻沒有想到張范竟先我一步走進門去,“仲景,還不快起身迎接州牧大人!”

  聽到張范的吆喝他卻沒有起身只略微的抬起眼簾看了我一眼而后緩緩說道:“此地只有醫生和病人,并沒有州牧大人和平民百姓!”

  早就了解張仲景的性情的我對他的倨傲不以為意,抬手撩簾而入,微笑著對著他躬身一禮,口中夸耀說道:“嘗聞南陽境內有一名醫,懸壺濟世治病救人,被人稱著活神仙,今日一見方知傳言不虛。晚輩汝南袁術袁公路見過先生!”

  見我知情識趣又頗有禮節,張機微微點頭,但仍然語氣淡漠的問道:“不知將軍所患何疾?”

  “非某有疾痛,實則是因為手下心腹謀士身體多有不適,特來請先生前去診斷一番。”

  “仲景還不快答應將軍所請!”張范在一旁插嘴說道,神情之間頗為焦慮。

  “論名排隊也該是將軍,好吧,且與將軍一起探視一番!”

  看到張仲景終于答應了,我深感意外又高興非常。還以為他會拿捏一下架子而后在我的一再要求之下才會應承我的請求,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干脆答應跟我走。

  一行眾人快步走向郭嘉的住所,經過門房通報之后,郭嘉放下手中的事務親自出門前來迎接,他一見我帶著張仲景等人前來探訪,不由得既驚訝又感動,連忙將我們讓進屋內,吩咐仆從沏茶倒水。

  而自打看過郭嘉一眼之后,張仲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還未等我們寒暄完畢,張仲景就皺著眉頭對著郭嘉說道:“這位公子似乎身上藏有隱疾,請讓我為您診斷診斷!”

  郭嘉聞言轉過頭來來看向我,見我點頭應許,他便走到張機跟前,翻起衣袖讓張機切脈。而對于我和張范來說,醫學我們可都是門外漢,只好任由張機施為。小半晌之后,張機對著我說:“辛虧發現及時,否則這位先生的性命必活不過四十!”

  見我們都是一副不甚明了的樣子,張機又補充說道:“這位先生生活極不檢點又毫無規律,造成體內虛火上升,傷及肝腎再加上近來又操勞過度,更是如同火上澆油。”

  “如此,可有解救之法?”我聽到張機說的如此嚴重,趕緊追問道。

  “若能合理安排膳食起居,又能勞逸結合,當可緩解一二,不過,哎我這里有一藥方,若能按時服用當可自保無虞!”張機說著說著突然之間又皺起眉頭停頓一下。

  我一見他皺起眉頭,心里暗叫不妙,但當著郭嘉的面我又不好繼續追問,只有態度強硬的命令郭嘉聽他的話。待得離開郭嘉的住所,我才問道:“先生方才是否有未盡之言?”

  “實不相瞞,方才為他診斷之中發現他脈搏混亂,舌尖呈淡黃色,知道他先天有隱疾,是一個中年夭折之象。”

  “然則奈何?”我著急得問道。

  “若能按時服用藥物,當可無虞,然且不可使其操勞過度傷及元神!”

  “謝過先生,我必使人好生伺候奉孝,使其無恙!”謝過張機,我剛想掉頭離去,突然有一種想法從腦子里閃電般劃過,“先生可愿開學收徒?”

  見張機一頭的霧水,我又補充說道:“先生可曾想過以一人之力或可以醫治千人或者萬人,如能將先生的醫術傳于世人,則可以救治百萬人甚至千萬人。”

  知道張機是個有濟世之心的人,我也不想在多說什么相信以他的才智應該明白我話里的意思,拱手失禮告退之后,我趕緊吩咐蔡環,讓她安排婢女去照顧郭嘉。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