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朝元老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102章 【孤難支,刀光劍影】

[字數:4926 更新時間:2013-11-14 14:10:00]




  李光頭本想耍些計謀,挑撥岳康和宋三思之間情意,使得二人互相殘殺。www.SYZWW.NET沒想到,就在快要成功的時候,居然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所有人都向后看去,只見一個大漢全身血污,發絲凌亂,手中大刀的白刃上沾滿鮮血。他死死瞪著李光頭,一步一步擠出人群,站在李光頭對面。

  李光頭定睛看去,一眼就認出對方,正是今天在山下與魏清一起的盧春。他神色一怔,歪著嘴說道:“是你?你怎么還沒死啊?”

  這句哭笑不得的話,恐怕只有李光頭在面臨如此危機的時候才能說的出來,盧春一聽,頓時大怒,提著大刀,指著李光頭,說道:“死光頭,就算你死,你爺爺我也死不了!”

  適才,一向聰明的宋三思真是百口莫辯,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盧春就像一根兒救民稻草一般,從天而降,他急忙湊到對方身旁,問道:“盧兄弟,你可認得此人?”

  盧春看著宋三思,說道:“回二當家,這小子就算是化作灰,我也認得……今日小弟與魏大哥下山去招攬流民,恰巧碰上這廝和他兩個兄弟在路邊哭訴,魏大哥見對方重情重義,身材魁梧,已是走投無路,便讓三人一道上山……剛才小弟正與敵方交戰,無暇東顧。現在對方已被我們山寨的兄弟被殺的被殺,被俘的被俘,就剩余了他們二人。我便與眾兄弟圍了過來,聽到爭吵之聲,小弟聽起來甚是熟悉,伸長脖子一看,原來正是這廝。仔細一想,原來他們三個兄弟在山下全是在做戲,上山的真正目的就是想剿滅我們的山寨。”他頓了一頓,冷笑道:“哼!沒想到,你這廝現在卻豬八戒倒打一耙,反過來說二當家是內奸……你也不照照鏡子,就憑你們這些老弱殘兵,也想滅我山寨,簡直癡心妄想!”

  宋三思沉冤得雪,瞬間神清氣爽,大笑道:“哈哈……盧兄弟說的好!”他走到岳康面前,拱手說道:“大當家,你也聽到了,正如盧兄弟所言,兄弟我真不是山寨內奸,真正的內奸是這個光頭小子。www.SYZWW.NET

  岳康點了點頭,勉強笑道:“呵呵!委屈賢弟了,之前被這廝挑唆,險些錯怪賢弟,還望賢弟別放在心上!”

  宋三思擺了擺手,說道:“大哥說的哪里話,身正不怕影子斜,縱使這廝再是亂咬舌頭,兄弟也不怕……要怪只怪這廝,實屬狠毒,居然想傷我兄弟感情,今日不把他剝皮抽筋,難解我心頭之恨!”

  凌風早已站在李光頭身后,輕聲說道:“光頭兄弟,現在怎么辦?如果那個盧春所說屬實,此時此刻,只剩下你我二人……”他環顧四周,皺眉說道:“就算你我再是厲害,也打不過這么多歹人啊!”

  李光頭見計策失效,手中大刀握的更加緊了一些,狠聲說道:“嗎的!我之前本想依此計策來個一箭雙雕,沒成想,那個死不透的盧春居然跳出來壞我好事,真是氣煞我也!”

  凌風嘆息道:“光頭兄弟,不是哥哥我滅你威風……你這……你這所謂計策,實在漏洞百出,別說一箭雙雕,就是一個螞蚱也甭想得到。”

  李光頭自嘲道:“呵!凌鏢頭說的是,看來我比起我大哥,的確差的太遠……但是,一箭雙雕不成,最起碼拖延了一些時間。唯今只盼張大哥與饅頭山兄弟快些沖上山來援助。否則,別說救萬大小姐,估計你我也要喪命于此啦!”

  查出內奸,岳康終于擺脫了左右為難的局面,瞬間,臉上又浮現出陰險狡黠的笑容,冷哼道:“呵!沒想到,你們二人死到臨頭,還有閑情逸致聊天兒!”

  李光頭看著岳康,說道:“岳康,盧春說我們會演戲,你又何嘗不是。為了招攬百姓山上,謊言說盡,說自己重情重義已是無恥,還大言不慚的稱自己是什么岳飛岳將軍后人……啊!我呸!你姓岳就是岳將軍后人,那老子姓李,豈不是大唐皇帝李世明的后人……凌鏢頭,說起來我還是皇親貴胄呢!哈哈……”

  凌風跟著笑道:“哈哈……光頭兄弟說的好。www.SYZWW.NET岳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個兒,你哪里有岳將軍半點樣子?你與岳將軍一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岳康心里明白,李光頭和凌風這樣說,無疑是說給在場那些剛剛上山的流民聽的。被對方這般侮辱,他再也無法忍受,咬牙切齒,雙眼散發兇光,說道:“死到臨頭,虧你們還笑的出來……好!既然你們找死,老子就成全你們……”他舉起手中樸刀,大聲喊道:“兄弟們,給我將此二人剁成肉醬……記住!不是殺死,而是剁成肉醬!”

  這些兵士在之前的戰斗中都見識到了李光頭和凌風的厲害,哪一個小嘍?敢貿然上前。宋三思見到此景,說道:“兄弟們,別怕,對方已是強弩之末,更何況我們還有這么多人……只要砍中對方一刀,就有十兩銀子,兩刀就是二十兩,三刀三十兩……以此類推。如果有兄弟可以砍下李光頭和凌風的頭顱,賞銀三百兩!”

  李光頭一聽,環顧四周,少說也有一百多人,別說有人從中揩油,就算死了也要補上幾刀,為的就是多換些銀子。就是一人一刀砍下來,那也是一百多刀,相當于凌遲了!他不禁罵道:“好你個直娘賊……真他嗎要把我砍成肉醬啊!”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聽砍殺李光頭和凌風有銀子拿,餃子山裹足不前的小嘍?們一下子就和吃了興奮劑一般,提著大刀,大聲喊著就向他們二人沖去。

  見所有人馬上就要沖了過來,凌風大笑道:“哈哈……光頭兄弟,我們二人不如來賭上一把。看誰殺的歹人多。如果能保住性命,輸的一方請酒喝,怎么樣?”

  李光頭雙手握刀,眼視前方,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說道:“好!這頓酒,小弟喝定了!”說著,舉起大刀,雙目圓睜,大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一刀砍了下去。為首那只“出頭鳥”來的正巧,被李光頭一刀砍中胸脯。李光頭眼疾手快,拔出白刃,一道血劍從對方胸口之中射出。同一時間,李光頭抬起一腳,奮力向那個已近死亡的“出頭鳥”蹬了出去。

  “嗖……”的一聲,灰影一閃,那只“出頭鳥”就像繃緊弓弦的飛箭,一下子向后倒了過去。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兵卒還來不及反應,被這只“出頭鳥”壓倒一片。

  凌風也殺的興起,左右開弓,刀起刀落,一道道血劍在空中就像匯集成了一條一色的長虹一般。他看到李光頭如此強勢,不忘大喊一聲,叫好道:“哈哈……光頭兄弟,好神力!”

  餃子山眾嘍?就像一股巨浪,鋪天蓋頂向李光頭攻了過來。刀槍劍戟在月色中閃爍著耀眼的寒光,仿佛是一個燈罩,完全將李光頭照在其中。面對此等強攻,李光頭不畏不懼,心頭火起,口角雷鳴。縱聲一躍,從高處劈砍下去,如奮六七尺猛獸身軀;落地起塵,把刀橫于腰間,仿似橫掃千軍,吐三千丈凌云壯志。人似虎狼,刀似風刃。一眾嘍?被李光頭和凌風殺的嚎聲四起,血涌如柱。

  看到此等情景,站在身后的岳康和宋三思哪敢上前,只能站在人流后面,呆呆傻傻的看著。岳康心想:這李光頭看樣子不過十幾歲年紀,卻有這般神力,再配合上絕妙刀法,猶如神助。別說這些兵卒,就是我上去,也抵擋不住幾十回合。

  之前已經提到過,李光頭從小力大無群,不論是三九,還是三伏,他都每日按時鍛煉。長此下去,還未遇到張達時的李光頭已經能舉起兩百斤的石墩。而張達來了之后,對方對他進行了更加嚴酷和條理的訓練。致使李光頭不僅在身體上更加強壯,就是刀法,更是突飛猛進。所以,面對餃子山小嘍?,他根本看不在眼里。

  而凌風更不必說,從小跟隨父親學武,十一歲走鏢,二十五歲成為總鏢頭,在山西大同是強當當的武藝神通。手中一把長柄樸刀,舞動如蛟龍出淵,夾帶橫掃千軍之勢。雖然廉頗老矣,比起力氣肯定不如李光頭,但若論用刀的奇妙,李光頭這個后輩還遠遠不如。

  李光頭與凌風越戰越勇,被圍在百人之中,如入無人之境。但是……大約半個時辰之后,二人不淪是出刀的速度還是力道,都大大不如之前。顯然在混戰之中,體力漸漸不支。終于……,叮當一聲,凌風一把長柄樸刀插在地上,支撐著身子,半跪在地,喘著粗氣,只見衣衫被利刃劃破好幾個口子,血染長襟,發絲隨風飄起,盡顯老態。

  就在這時,銀光一閃,寒光乍現,一個兵卒趁著凌風休息之時,一刀向他劈了下來。李光頭在旁勉強支撐,被所有人團團圍住。縱使他看到凌風受難,但卻無法脫開身子。凌風喘著粗氣,瞅到頭頂刀劍,大喊一聲,用盡最后一絲力氣,隔開臨頭一刀。卻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一個兵卒向他身后襲來。縱使他再是厲害,也決計躲開不過。

  此時此刻,李光頭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兵卒向凌風后腰捅去。

  “叮……”說時遲那時快,千鈞一發之際,突然閃出一柄大刀,與那個兵卒的白刃碰撞在一起。凌風感到耳畔生風,寒光掠過,只見大刀結結實實的插在那個兵卒肚子里。

  “啊……”突然冒出的這個人就像瘋了一般,雙手握緊刀柄,像是推土機,大吼一聲,把那個兵卒使勁兒向后推去。

  李光頭透過喊殺之聲,聽著這個聲音如此熟悉,抬起頭,向人群外看去。頓時,喜上眉梢,大笑道:“哈哈……大哥!”

  凌風回頭一看,救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他之前一直瞧不起的少年娃娃――王義。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