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三朝元老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正文 005章 【生黯耳,欲施故技】

[字數:3940 更新時間:2013-11-14 14:09:00]




  第五章

  剛剛在墻頭,由于距離有些遠,還有很多盲點,所以王義無法看清方青瑤的樣貌,現在不過幾米,對方樣子盡收王義眼里。www.SYZWW.NET

  李光頭說的不錯,方青瑤果然算一個美人兒,她長著一張標志性的瓜子臉,杏面桃腮,柳眉如煙,雙眸之中仿佛含著一汪秋水,發絲如墨,雖然有些凌亂,但看上去卻越發的誘人招疼。肌膚圓潤如玉,皓如凝脂,微微一個回身扭腰,仿似柳搖花笑潤初妍。再加上現在她一臉無辜可憐惹人疼惜的模樣,王義一時之間不禁看的呆了。

  羅氏見王義眼神全放在自家兒媳身上,不由惱怒道:“二少爺,你來這里到底所為何事?”

  方青瑤被王義看的渾身不自在,水靈靈的大眼睛微微一抬,正好與王義雙目碰撞,不由羞怯,雙頰像是飛出兩朵美麗的紅云一般。

  “大哥!”

  李光頭也知道方青瑤沉魚落雁,但萬萬不曾想到,王義卻當著羅氏的面兒,這般肆無忌憚的打量方青瑤。就算身為自家兄弟,也不由覺得尷尬,忙拉拉王義長袖,微聲說道:“大哥!瘋婆子問你來這里干什么?”這也是他想問王義的。

  王義頓時醒悟,想這可不是在現代,這樣盯著人家看,可是大大忌諱。他急忙把眼神從方青瑤身上移開,干咳兩聲,挺起胸膛,笑著說道:“看病!”

  “看病?”

  董飛和李光頭均是一頭霧水。www.syzww.net

  羅氏仿佛什么都沒有聽見似地,伸長脖子,斜著鼠眼問道:“喂!他說什么?”

  董飛和李光頭也不接茬。

  董飛一直在旁不吭聲,一聽王義來這里是為看病,好奇心一下子被調動起來,看著不解問道:“大哥!我們來給誰看病?”

  王義指著羅氏,笑著說道:“她!”

  “她得了什么病?”李光頭問道。

  “你們就沒有發覺?這個瘋婆子好像什么都聽不到似地。”王義雙手交叉,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

  羅氏大眼瞪小眼,看著王義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眼神還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以為是在說自己壞話,大聲喊道:“三個兔崽子,你們到底說老娘什么,有種大聲說出來,別再那里和耗子一樣,嘀嘀咕咕!”

  王義走到方青瑤身前,對方仿佛受驚小兔一般,微微把身子向后一退,王義心中莫名一蕩,深呼一口氣,作揖道:“姑娘,你難道不曾發現,你婆婆的耳朵不好使嗎?”

  方青瑤也不搭話,想起自己委屈,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王義接著問道:“你什么時候發現的!”

  “兩天前!”

  “之前你婆婆是否感染了風寒?”

  說到這里,方青瑤一驚,抬頭看著王義,長長睫毛一閃一閃,張著小嘴,問道:“二少爺是怎么知道的?”

  王義內心十分得意,沒想到前生的知識,在這一刻也能派上用場,更何況還是在方青瑤面前。他沒有回答對方,接著說道:“家中可有筆墨?”

  “恩!”

  方青瑤轉身回屋,旁邊的羅氏看的一頭霧水,見自己的兒媳也與他們站在了統一戰線,和自己打起了啞謎,再笨她也清楚,事情有些不對。

  方青瑤生得一雙凌波玉足,扭著腰肢,款款而來,王義在接過筆墨的時候,不經意間微微碰觸到了對方的肌膚,瞬間感到滑膩似酥,真可謂是冰肌玉膚。方青瑤玉手急忙抽回,幸好沒有被旁人看到,否則羅氏非打死她不可。

  這些筆墨紙張還是陳二黑之物,王義拿起毛筆,總感到有些不適應,但幸虧有王義本身的記憶,沾上黑墨的一瞬間,他又仿佛變得熟悉起來。刷刷在白紙上寫下一行小楷,遞到羅氏身前。

  羅氏以前可識得幾個字,結果紙張,上面寫著:你生病了,因風寒而導致失聰,再不癥治,后果不堪。

  ……

  ……

  羅氏定睛一看,不由驚叫,心想,這兩天的確很少聽到聲音,只看到方青瑤嘴唇上下移動,卻從不知道對方在說什么,自己疑心大,總覺得方青瑤忍受不了她的苛刻,所以暗地里在罵她。現在看來,不由自己不信,我的確是病了。羅氏雖然不喜歡王義,但對方卻從表面就知道自己病因,說不定他能治好自己這所謂的失聰之癥。

  “二少爺,老身這病可有醫治的辦法?”

  羅氏害怕之下,不由對王義的態度和稱呼也變了。旁邊的方青瑤也極是擔心,就算羅氏對她再怎么不好,在她心中對方始終是她的婆婆。方青瑤微微抬起玉雕般的嬌額,水靈雙眸滿懷希望的看著王義,嬌弱的身子微微有些顫抖。

  “這個……”王義故作佯裝,顯得極是為難,提筆又在紙上寫道:“你何不請個郎中,難道就不怕我把你給治壞了嗎?”

  其中羅氏也有些擔心,只是不愿意出那份錢而已,腳下又往王義身旁移了移,假笑道:“二少爺這是說的哪里話,既然您能瞧出老身生了什么病,肯定有癥治的法子……呵呵!再說,您看看我這家境,哪來的錢去請郎中。”她嘴上這么說,心中卻想:如果你給老娘治好了病,我自然能剩下許多銀子,但治不好的話,哼!老娘就能以此為借口,訛上你個小雜種,就說我的病是你給治壞的,然后就問你索要銀子,不給的話,我就報官,想必你那個掛名千戶老爹也不會管你的閑事……

  羅氏越想越覺得值得,比起銀子,這病也就不算什么了,說實話,她還真希望王義給他治不好,這樣就能獅子大開口,好好發一筆橫財啦!

  李光頭目不識丁,紙上有好多字不認識,但是董飛認得,再加上羅氏與王義的對話,事情的前因后果一目了然,只是他心中有些奇怪……我大哥什么時候會瞧病了?!

  李光頭和董飛雖然心中打鼓,但也不說明,怕壞了王義好事,就當站在旁邊看熱鬧了。

  對于這種因風寒引起的失聰,也許在現在看起來是一個重病,說不定請個郎中就要花去幾兩銀子。明朝一兩銀子差不多是現在的六百六十元左右,一個正七品官兒的年收入也不過才四十五兩,約合人民幣也就三萬元左右。就像羅氏這樣的租戶,一年也不知道能不能掙到五兩銀子,再加上她本身租的田地就不多,受到惡劣的天氣影響,山西收成也不好,像羅氏這樣視財如命的人,怎么會花這個冤枉錢。

  王義這些都知道,其實在進門之前,他已經想好了全盤計劃,就等羅氏像個泥鰍一樣,厚著臉皮來求助,現在看來時機也成熟了,就在紙上寫道:“治病可以,但有個條件!”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