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重啟家園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588】安家之所

[字數:8807 更新時間:2014-8-29 9:40:00]






  凌甲車的空間其實很大,讀圭隊伍現在有楚翔、宋軍、嘲洲、方雨疑、蘇雨蓮、埃維莉娜、拉希德、龍一、龍二、龍三,共十人,除卻駕駛室的兩人外,后面的空間顯的極為寬敞,可是這寬敞的空間現在竟然讓人大汗直冒,龍一、龍二這樣的膽小之人已經嚇的渾身打哆嗦,要知道裝甲車現在只是停在路邊,萬一喪尸上來直接踩上兩腳,只怕大家都要變肉餅。

  “到底是怎么狀況?”方雨做在忍了五分多鐘后終于忍不住了,悄悄問身邊還在光著上身的楚翔,楚翔道:“我只聽到雜亂的聲音,并沒有分辨出敵情,總之先躲著有益無害!”楚翔說話的氣息不時噴到方雨紋臉上,再聞著楚翔身體散發出的氣味,方雨斑一時間頭暈目弦,她真想讓楚翔好好抱住她親熱一番,可方雨斑隨即想到這個楚翔并沒有被百分百確認身份,自己的想法太荒謬了。

  “我出去看看”拉希德雖然膽小但卻最為好奇,他不能忍受這種茫然的沉默。

  楚翔點點頭道:“我們一起。那聲音已經越來越近,不過好像目標并不是針對我們,誰也不要輕舉妄動。對方的數量大概超過幾千,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

  當出了裝甲車后視線開朗,楚翔借著微弱的月光搶先拉希德看清了前方的情況,真的有喪尸,而且數量眾多,只是這些喪尸并不值得大家擔心,因為它們正被快速的消滅著,真正能讓眾人擔心的是消滅喪尸的這股力龖量,它們不是人類,而是變異老鼠!其中還混雜著有正常老鼠大小的螞蟻,密密麻麻分布在前方不到三千米的范圍內,怪不得聲音那么雜亂讓楚翔分辨不出目標物。

  被變異老鼠和螞蟻圍在當中的喪尸都是垃,它們每人身上幾乎都趴滿了老鼠和螞蟻,那些家伙正快速吞食著口身上的爛肉,不時就能聽到一具白骨倒地散架的聲音,照它們進食的速度計算,估計最多半個小時那上千的喪尸就會被啃光。

  楚翔悄悄打開裝甲車門道:“帶上我們的行李撤。”

  李海鵬不舍的道:“車不開走嗎,我們步行會很危險。”

  楚翔指著前方道:“那里有變異老鼠和螞蟻,現在它們還沒有發現我們,如果把它們驚動了,只怕我們連骨頭渣都剩不下,你說哪樣危險。”

  李海鵬吐了吐舌頭,“先顧眼前吧,我們下車步行,把炊具和衣服帶上些。”

  當眾人爬上一個不高的小山坡,這時候像方雨紋和蘇雨蓮的眼睛也能看清了,朦朧的月光下那些喪尸已經剩下沒幾只,大批的變異老鼠和螞蟻開始向前行軍,很快它們就把裝甲車包圍在隊伍中,只聽咯茲咯茲的啃咬聲傳出幾里遠,肯定是裝甲車的鐵板上留有人類的氣味,那些變異老鼠和螞蟻在咬鐵板,假如還留在上面等那些家伙過境的話,這會兒已經被它們啃成白骨了。

  憑借楚翔超人的聽力大家又躲過一劫,這時候冷汗早冒光了,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明顯向東也不安全,如此一來隊伍竟然沒了方向,這末日的世龖界真是難混啊,想找個安身之所都不行,更讓人著急的是食物,明天早上就要喝西北風了。

  龍一三人躲到一邊開始低聲抽泣,似乎預龖見到了不久的將來,不是餓死就是哪天被喪尸吃掉,可大家都是年輕人,大好龖的時光還沒有享受。現在死了不是虧大了嗎,這三位雖然垂涎方雨斑三女的美色,不過他們克制力還算不錯,在這種絕望的時候并沒有做出過份的事情,不然的話楚翔就要考慮終結者掉他們。

  宋軍不再提出新的建議,四斤,方向都試遍了,他也沒轍了,最龖后還是楚翔站起來前后左右的聽了聽。然后隨手指了斤,不東不南的方向道:“向那邊走,遇到什么算什么。總不能在這里坐著等死,說不定會有奇跡等著咱們呢,這時候灰心了就是自尋死路。

  楚翔的話總算給隊伍注入些活力。眾人連夜向東南方向而去,一宿間沒有休息,到天亮時候竟然又遇到一個城鎮,這個城鎮比昨晚那行小大多了,比的上落后國家的小型城市,不過曾經的繁華未必是好事兒,因為這意味著人口多喪尸多,所以眾人臉上并沒有見到喜色,不過這斤,城鎮中說不定會有食物,這讓人眾人空落落的肚子有了點希望。

  “太累了,我走不動了”拉希德一**坐,楚翔左右觀察著地形,宋軍一晚上沒再出聲,他已經把領導這支隊伍的大權都交給楚翔了,因為他知道憑自己目前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帶著這些人逃出生天。

  楚翔指著左前方道:“我們去那里休息,這里自標太明顯了,你們也不想被喪尸發現吃掉吧”楚翔說的位置是鎮外的一條小河流,河流的兩邊是夾道的樹木,不過大部分落光葉子,甚至是枯死的,但也有一些常青類樹木。

  眾人動身向前走,沿著小河流走了有兩公里,一條不深的小山谷出現在眼前,河流的盡頭到了,山谷樹木的掩映下出現一幢房子,看來不知道是哪個有錢人家建的別墅,別墅的大門正好卡住山谷的入口,而別墅后則是兩道一百多米高的陡啃山坡,這樣的地形有利于防守,怪不得楚翔非要趕到這里才休息。

  楚翔拖著瘸腿先行進入別墅中,半個小時后他走出來,“里面沒有危險,這里在病毒爆發時一定沒人,我們暫時在這里落腳吧,待找到交通工具和補給后再說。”

  拉希德和龍一四人興高采烈的沖進去,他們要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方雨斑三女也露出欣慰的笑臉。在喪尸世龖界里步行走件極危險的事情。楚翔找地方落腳的決定很英明,況且這里易守難攻,有地勢的憑借大家會更放心一些,做個臨時基地確實不錯。

  宋軍和李海鵬隨楚翔走在最龖后。三人不停觀察著周圍的地形,宋軍道:“山后我看口爬不上去,可是這條入口太通暢了,那邊鐵門根本擋不住幾百只口一起擠壓。”

  楚翔道:“砍些樹枝和推些破車過來設些障礙再壘幾道圍墻吧,不過也只能擋擋段,萬一來的是乃爬行者,就是壘出萬里長城來也沒用。”

  李海繃迪!“是啊,我覺得邁是找個山洞藏起來更好,就算有陰石圳這里經過咱們也不會被察覺,不然的話如何是它們對手呢,硬拼不是我們的強項啊。”

  宋軍道:“可這附近上哪里找山洞,太遠的地方我們去不了,就算去了找到山洞我們又怎樣解決食物問題?把這里好好經營經營,我想會是個不錯的落腳點,等聯系到國內來救援一切就好了。”

  三人邊說著邊把這個不大的小山谷轉了一圈,這里被人為的改造過。建造這處別墅的主人可能也考慮到安全問題,別墅后的三面前拉著鐵絲網,這還不算他人為的挖空了斜坡,就算有口能從外面爬上山頂想從近百米的距離跳下來估計也得摔死。

  小河流的發源地在房子身后,那里有個泉眼在咕咚咕咚不停冒著水。河水曲曲延延圍著小山差轉了幾圈然后從櫥欄墻下流出山谷,放在前世龖界這就是世外桃源,絕不是一般人家可以享受的起,可能是不知哪個大享商賈的藏嬌之地。

  唯一讓大家感到不安全的就是谷口的鐵門和柵欄墻,雖然鐵柵欄看上去很結實,可是誰都知道口數量一多足以把它推到,不過目前還考慮不著這么多,只求暫時安全就可以,畢竟沒人愿意在此留一輩子。

  兩個小時后大家坐在了別墅的豪華大廳中,屋內的一切擺設都沒有受到破壞,除了灰塵多些外一切如舊。好像主人只走出遠門未歸一般,不過大家心里清楚,這房子的主人恐怕是永遠也回不來了。

  “該死。這里的人難道不食煙火嗎?”拉希德第仁斤小破口大罵,因為經過他和龍一四人的搜索,最終確認這里沒有一點可供食用的食物,雖然冰箱和儲物柜、餐具、炊具齊全。但除了找到已經腐爛到無法辨認的一些食物外別無所獲。

  楚翔道:“雖然沒吃的,可是也有收獲,我們可以暢開的喝純凈水。墊墊肚子等會兒去前面的小鎮尋找食物吧,目標應該放在那里,接下來我們分配一下任務,谷口那邊需要每時每刻都有人警戒,先查查彈藥量,把武器集中一下。”

  把柯爾特、一把…”總彈藥量不足一百發,另外手槍兩把,彈匣四個,匕首四把,其余的沖鋒槍步槍都扔掉了,沒有子彈帶著也是浪費力氣,至于威力較大的手雷則一枚也沒有,這點彈藥恐怕只夠突突上不到一分鐘,萬一有口來襲擊也只有撤退。

  拉希德和龍一背起柯爾特”第一個上崗值勤,龍二和龍三值下一班。萬一有敵情他們只準許馬上通報,而不允許隨便開槍射擊。兩把手槍給了四個女人,匕首給了宋軍,他雖然失去超能力但是發暗器的準頭還在,關鍵時刻這匕首能當飛刀使用。李海鵬身上帶有一把審判之矛。這武器就交給楚翔了,楚翔原來那把在加油站已經丟失了。

  楚翔使用透礻見眼把這處建筑仔細觀察一遍,還別說真有新的發現,大廳下竟然有與地面同等大小的地下室。里面還藏有兩把雷明頓霰彈槍,估計是主人的避難所,找到入口后楚翔與宋軍進入地下室,從中又找到二百多發霰彈,楚翔隨身帶了一百發霰彈和一把雷明頓,剩下的則給了李海鵬。

  再接著搜索還有新的發現,不過對大家來說意義不大,在泉眼后的山壁上有一個不甚大的洞**,那里面是一堆農具,以前只是被當倉庫使用。既然發現了別墅的地下室,這個好不容易出現的洞**也沒多少作用了。

  把小山谷的情況都察明已經黑天了,也沒有晚飯可做,大家只是簡單的喝了點從房后泉眼取來的涼水。因為是地下水沒有受到污染,所以沒什么酸味,喝起來舒服多了,楚翔擦干凈嘴角的水清道:“我去了,你們守住這里等我的好消息。

  宋軍道:“我和你一起吧,雖然我的能量消失了,但兩人也好有斤小照應。”

  楚翔搖搖頭:“軍哥,你留下防守這里,我一人去也方便撤退,另外我們剛來這里不摸情況,今晚就暫時不要生火了,我看別墅中取暖的東西很多,將就一晚明天再說。”

  宋軍點點頭也不再堅持,楚翔在眾人殷切的目光中走出小山谷向著小鎮進發,原本也不過幾里的路,不到半個小時楚翔就出現在鎮口,這時候天空飄起了小雪花,朦朦馳朧的讓人視線有些模糊,好在楚翔的透礻見眼和超強聽力派上大用場,再加上昨晚在加油站吃了大虧,楚翔比以往更要謹慎上十分,他足足用了半個小時才繞過鎮口的喪尸悄悄進了鎮中心,這里店鋪林立,只是年久失修很多都東倒西歪,甚至有的地方發生過火災,想必那里面不會找到任何有用的物品了。

  楚翔擰了擰手指上的骨戒,里面有一瓶瓶的酒,剩余的空間很大,希望今晚會有所收獲,不過楚翔又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因為病毒暴發的時間太久了,夫部分食物都已經腐爛徹底,再加上美國人沒有中國農民的觀念,他們通常不會在家中儲存太多的糧食,在他們看來買一頓吃一頓才更符合生活理念。

  楚翔藏身在一個長滿荒草的垃圾箱中左右觀察,時裝店、咖啡館、鞋店、魚具店,這些地方藏有食物的可能性不高,雖然前方不遠就有一家酒吧,可是里面著過火,房子幾乎都塌掉大半,估計也找不到什么可食用之物,還有一家中國餐館。可門口和店內都轉悠著幾個只喪尸,從安全角度考慮楚翔也放棄了。

  連換過幾處觀察位置也沒找到目標,看看時間不早,楚翔加快了速度,最龖后他把注意力放在一家打著食品加工廠的建筑上,畢竟是與吃相關的企業,這里找到食物的可能性要高一些,通過透礻見來看那里面也沒幾只喪尸,而且都不是要害位置,很容易就避開它們,同時楚翔發現里面有很多包裝箱,不過隔的有點遠,暫時看不出內部的東西,或許真能找到尚可食用的食物。

  楚翔拖著瘸腿慢慢迂回進了食品加工廠,廠房內的空間很大,給人的感覺頗為陰冷,楚翔小心翼翼避開來回移動的喪尸,躲進一排排的箱子后輕輕打開一個,箱子外皮已經長了毛,有的甚至爛透了,不過還好。里面的物品帶塑階裝沒受到損失。楚翔用手輕輕,捏。有戲。最起碼不是哽引,撕開包裝袋一股嗆人的味道沖出來,是餅干,但是已經變了質,好像被蟲子蛀過一般,有著一絲絲白毛。

  楚翔心下還是驚喜異常,雖然變了質但以現在人類的體質吃了最多是拉泡稀,和填飽肚子相比這點不重要,楚翔擰開骨戒開始往里搬,最上面的幾個箱子拿開后下面的箱子份量竟然不同,楚翔再次打開一箱,原來是一個個鐵罐子,雖然不一定識的上面那些專業性很強的說明文字。但是楚翔還是一眼認出來,這是包裝精美的桶裝餅干。

  楚翔忍不住先撬開一桶,聞了聞味道尚可,雖然也變了質但將就一下也不影響食用,看著眼前一堆一堆的箱子,楚翔心里那個美啊,也多虧有骨戒,否則的話這些東西如何帶走,看來行走江湖裝備極為重要。一邊幻想著自己有更多神奇的裝備一邊向骨戒空間中搬箱子,忙的楚翔竟然出了一頭細汗,不過怕被喪尸發覺,楚翔不敢歇息,又干了一會兒楚翔突然聽到遠處有發動機的轟鳴聲,他嗖的一下放棄手中箱子。快速將骨戒空間關閉,然后騰騰爬上堆積起來的箱子,嗖的一下從窗戶翻出去。

  站的高望的遠,約摸五公里外一排車燈刺眼的射過來,楚翔心下有些忐忑,這些幸存者膽子太大了些吧。可以說此地處在四面包圍中,萬一把這兩天遇到的那些喪尸驚動,只怕連骨頭渣也留不下!

  五公里在汽車腳下不算什么。很快他們就到了鎮子外圍,這時候另一個方向也有車燈亮起,楚翔以為這伙人兵分兩路,不過很快他就招明白了,這根本不人,因為已經到鎮子口的那些人對里面而來的車燈光表現的極為警懼,十多分鐘后這兩支隊伍打了照面,他們總共有十輛車四十多號人,這在末世也算不少的規模了,畢竟走了這么多天楚翔等人也沒遇到個幸存者。

  雙方吵哩扒火的說了沒幾句喪尸就包圍過來,于是大家二話不說摟起機槍就打,邊打邊向鎮子中移動,楚翔看他們的方向好像正是這處食品加工廠,難道說他們也知道這里有食物?楚翔不再猶豫嗖的一下跳進廠房中,他更加快速的向個戒里搬餅干,對方人多勢眾又不清楚脾氣底細,所以最好避開他們,搶先把自己那份留出來再說。

  砰!食品加工廠的廠房大門被撞開。幾輛越野車吱嘎一聲停進廠房中。隨后四輛大卡車也橫沖直撞的開進來,把堆在最前面的幾排箱子撞個稀巴爛,里面的餅干從桶里飛出來撒落一地,那些人看到后轟的一下圍上去,個個眼中都透著貪婪的目光。

  吱呀一聲車門打開的聲音,然后砰的一聲關上,鎮的人心臟一跳,領頭的卡車上下來一個人,楚翔趴在房梁上身體一震,這人一瘸一瘸的走到那些灑落的餅干箱子前,他抓起一把餅干放到鼻子下聞了聞,然后臉色陰沉不變地道了一句:“搬!”

  伙人彎腰去抬箱子,另一伙人開口道:“瘸子,你也太目中無人了吧,這是我們發現的食物,你們滾出去!不然別怪老子不客氣,”

  瘸子臉色還是陰沉不變:“食物是前世龖界留下來的,不是誰發現就是誰的,有能力者居之,自然法則是適者生存,不適應者,,嘿嘿,那就主動被淘汰吧!”

  另一伙人的頭領顯然被激怒了,他一聲大喝:“看誰淘汰誰”。說著他們就向瘸子開槍了,瘸子的人正忙著搬箱子,而另一伙人則一直持槍不放,表面看起來他們占了優勢。恐怕這個瘸子的隊伍要吃大。

  不過正如楚翔所想那樣,瘸子不是傻瓜,不會把自己的人暴露在敵人槍口下,而他的人敢把后背對著敵人自然是有峙無恐,就在槍聲響起來的時候,瘸子動了,他的身體忽然長出無數的觸手,搶先在乎彈射出槍膛前把那些人的槍都纏住,嗒嗒嗒,子彈都落了空,有幾枚貼著楚翔的耳邊擦過,嚇了楚翔一頭冷汗。

  另一伙人的頭領也不是庸手。手中的槍網被卷起他就跳起來,身體挾著呼呼的風聲撲向瘸子,在汽車燈光照射下,一抹寒光閃過,他的胳膊竟然變成兩柄大大的骨刀,這要是被砍中非朵了排骨不可。那行,瘸子似乎也知道厲害,身體向后一縮讓開骨刀,不過他的觸手卻被大刀砍中,撲啦啦全落,這時候蹲在房梁上的楚翔才看清,那是什么觸手,是一狠狠的藤條,這個瘸子竟然控制了藤條來攻擊人。

  瘸子到退兩步后雙臂一振,身后立刻又冒出一層藤條,那些藤條像長了眼睛一樣纏向頭領,頭領一撲之勢剛落,這會兒人在空中無處借力,藤條呼的一下把他纏住,不過頭領的兩把大骨刀也不吃素,他雙臂向外一擴,噗噗,藤條再次被利斷。不過忙得了上面顧不了下面,頭領雙腳一緊,竟然被從腳下鉆來的藤條倒提起來,同時又有數十根幕條向他脖子纏過來,讓他一時間無法分身去顧及纏腳的藤條,就這樣頭領被忽悠忽悠吊在了半空,看上去他的局勢要危險一些。

  不其正應了驕傲使人落后這句老話,瘸子在瞬間制住頭領自然有些的意,可是頭領的技能也不低,在這種不利的局面下他竟然爆發了,兩柄大骨刀砍開纏向他上十身的藤條,然后骨刀像捏面人一樣自動揉開,變成一柄柄小骨刀飛射而去,瘸子根本沒想到頭領會有這么一手,十幾柄骨刀先后釘進他胸口,甚至有幾枚還射穿了他的胸膛打在他身后的卡車上,卡車的車皮被噗噗穿透,可見小骨刀上的力龖量有多大!

  瘸子臉色蒼白,他突然拋掉后背鉆出來的藤條,人影在廠房門口晃了晃就不見了,受了這么致命一擊。他必須找個地方療傷,也許根本不用療了,骨刀穿透胸腔用不了多久就會死亡,但人的本能讓他必須逃命。至于剩下的那些人員,只能自顧生死了。

  楚翔心頭一動從房梁悄悄摸出窗口,然后緊隨著瘸子的背影而去,什么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這個瘸子正是楚翔想要找的同類!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