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小說網 』>>> 軍事小說列表 >>>英雄之生死三八線 全文閱讀 插入書簽 放入書架 推薦本書

第一百一十七章 艱巨任務

[字數:7645 更新時間:2013-11-12 1:17:00]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艱巨任務

  在我軍進行冷槍冷炮,打擊敵人夏季攻勢期間,正面戰線“聯合**”的備戰活動正在加緊進行,美空降第一八七團由巨濟島前調,加強美第七師防區。()中部前線加緊前運作戰物資,并進行各種戰斗演習。海軍艦只調動頻繁,位于朝鮮西海面的美“九○特種混合艦隊”,與在朝鮮汶山地區的美陸戰第一師和在日本休整的美騎兵第一師建立了通信聯絡。該艦隊又與美陸戰第一師進行了兩棲登陸演習。美航空母艦“獨角獸號”、“西西里號”和主力艦“依阿華號”相繼開到朝鮮西岸海面,所有這些情況說明,敵人準備向我發動新的大規模的進攻了。

  中國人民志愿軍負責司令部日常工作的第二副司令員楊得志將軍,把敵情報告分別送給鄧華代司令員、“聯司”的朝方副司令員和甘泗淇副政委及有關方面,并將敵情通報全軍。

  同時以志愿軍司令部的名義給各部隊下達了《關于嚴密注意當前敵情變化的指示》:“綜觀目前敵情,似正在醞釀較大的變化,其企圖究竟在登陸作戰或局部攻勢擬輪換部隊尚難預料。因此,各部隊當嚴密注意該正面敵情的發展與變化,迅速切實部署偵察,以戰斗手段捕獲俘虜,尤其是六十八軍、十五軍,立即組織偵察戰斗,查明”美陸軍一師、美七師部隊調動情況;西海岸指揮部切實加強西海岸防務監視工作,各地所有發生之敵情征候務必立即上報為要。”

  “敵人究竟要搞什么行動呢?”

  楊得志與鄧華商定,近兩日內,“聯司”首長要開會研究分析敵情。并指示情報處抓緊收集情況及時報告;要求全軍做好反擊準備。這個時期,部隊已經履行新的指揮關系,即不受兵團建制的局限,按兵力、按地域、按需要劃定指揮范圍。這樣,各兵團均掌握一至兩個軍的機動兵力,可以自如地應付各種情況。

  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人民軍經過春夏一系列鞏固陣地的斗爭,以坑道為骨干的防御體系已經完成。在橫貫朝鮮半島230公里的整個戰線,已形成了具有20至30公里縱深的以坑道為骨干、支撐點式的防御網,而且位于縱深的第三防御地帶重點地區的核心工事,也在開始構筑;東西海岸及正面地形平坦不便構筑坑道工事的重點地區,亦在開始構筑鋼筋混凝土工事,并計劃在11月底完成。

  這樣,我軍防御體系不僅較前更加鞏固,而且更臻完善;加之反絞殺戰的勝利,前線的物資供應有了很大的改善,志愿軍的特種兵尤其是炮兵進一步得到加強。1952年9月同1951年11月比較,全軍各種火炮已由3047門增加到3807門,已經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和空間集中絕對優勢炮火支援步兵作戰。

  這時,部隊正在進行著轟轟烈烈的反細菌戰與冷槍冷炮的狙擊活動,士氣高昂,精神振奮。楊得志將軍說:“人,是需要成功的鼓舞的。軍隊也需要勝利給予力量。小規模的陣地攻防戰斗的勝利,使指戰員更增加了必勝的信心,煥發了智慧。”當然,在這種情況下,克拉克也決不會輕舉妄動。他不會再揀起他前幾任的進攻手法。因此,我軍必須做多手準備。既要預防他海上登陸,又要預防他正面進攻,還要準備他陸地海上雙管齊下。

  在中朝聯合司令部首長碰頭會上,經過多方論證和分析,大家認為:敵人為了適應其政治上的需要和配合停戰談判,有再度發動秋季重點攻勢的可能;有可能集中兩個師的兵力。在海空軍配合下,于延安半島實施登陸作戰,以迂回我軍西部戰線側背,或占領延安、白川地區造成包圍威脅開城的局勢。同時,為配合其登陸作戰,還有可能向我軍正面實施牽制性進攻,進攻重點可能置于平康地區。

  中朝聯合司令部根據上述判斷,立即作出了《關于防敵在延安半島登陸的部署》,于8月第十九兵團指揮朝鮮人民軍第二十一旅,立即調整部署,準備抗擊敵人登陸并保衛開城;令正面各軍加強偵察,嚴陣以待,如敵進攻,必須予以堅決回擊;令東西海岸部隊作好必要的戰斗準備。9月上旬,志愿軍和人民軍前沿陣地部隊已是箭上弦、刀出鞘,萬事俱備只等敵人到來了。但是,敵人沒有來,情況又有了新的變化。

  正面戰線中部敵軍活動較前頻繁。在我第三兵團第十五軍防區的正面金化地區,敵機投擲大量煙幕彈,掩護其運輸,一周時間運輸往返車輛達1300輛次,較上一周增加1倍。據部隊滲透偵察發現在志愿軍第十五軍第四十五師正面有敵1000余輛卡車、吉普車活動,其中100余輛滿載全副武裝的美軍。這一情況使鄧華、楊得志他們確認:敵人可能威懾于我軍的準備,放棄了向我側翼進攻登陸的計劃,要向我正面局部發起進攻。

  兵家歷來主張“先下手為強”、“攻其不備,出其不意”,必須把敵局部進攻計劃消滅在萌芽之中。于是,中朝聯合司令部立即形成決議并報告中朝兩方最高領導,9月10日,以鄧華、甘泗淇、楊得志等人的名義向**中央軍委發了如下的電報:

  “我為爭取主動,有力打擊敵人,使新換防部隊取得更多的經驗,我們擬乘此換防之前,以三十九軍、十二軍、六十八軍為重點,各選三至五個目標,進行戰術上的連續反擊,求得殲滅一部敵人,并在敵我反復爭奪中大量地殺傷敵人,其他各軍亦應各選一至兩個目標加以配合。估計我各處反擊,敵必爭奪,甚至報復,進行局部攻勢,這就更有利于我殺傷敵人。反擊戰斗時間擬在本月20日至10月20日中進行,10月底進行換防。以上可否,請速示,以便各軍進行準備。”

  兩天后,中央軍委復電:“9月10日電悉。同意你們10月底三個軍的換防計劃和換防前的戰術行動。”志愿軍總部在接到中央軍委復電一個小時后,即向志愿軍第十二軍、第三十九軍、第六十八軍下達了命令。9月14日23時2O分,中朝聯合司令部又向全軍發布了戰術反擊的命令。命令規定:進行戰術反擊的時間為9月20日至10月20日之間,對每一個目標的具體反擊時間由各軍自行確定,以準備好為原則。

  命令強調:要做到攻必克,戰必勝,并力爭打陣地前的殲滅戰。即攻占敵陣地后,抗擊敵人的連續反撲,在同敵人反復爭奪中殲滅敵人;如一旦攻擊受挫,則迅速撤離,不應戀戰。于是,正面戰線各部隊,在原防敵進攻的準備基礎上,掀起了備戰熱潮。指戰員們晝夜加緊陣地建設,摸敵情,選目標,擬方案,練戰法,很快完成了戰術反擊的準備。

  這次反擊是一次較大的行動,是五次戰役后的第一次全線反擊。為了以小的代價換取大的勝利,志愿軍總部又向各反擊部隊提出了四項具體要求:第一,必須準備好了再打,防止倉促發起攻擊;第二,必須在反復偵察、切實掌握情況的基礎上,制定周密計劃,組織好步、炮協同,并大膽使用坦克協同步兵作戰;第三,要組織實施戰前訓練和戰斗演習,并要在沖擊出發地域構筑好屯兵洞,以減少傷亡和保持戰斗的突然性;第四,要集中使用兵力,在戰斗中根據情況適時投入第二梯隊,以保證反擊的勝利。總的要求是不打則已,打則必勝,要讓新上任的克拉克“認識認識”中國人民志愿軍。

  ??????

  四營換防下來沒有像上一次那樣撤到后方休整,而是退到了二線陣地,大休息三天后,隨即又開始了訓練。這讓王勇有些迷惑了,是胡玉蝶透露給自己的消息不準,還是情況有變,輪換回國的事情泡了湯。

  “都他**的打精神來,懶洋洋的沒吃飯啊?”王勇走過來踢了一腳訓練偷懶姜福全屁股一腳罵道,他趕緊跳起來抓槍。

  “副連長,他不是沒吃飯,是吃多了”張輝在一邊笑著說。

  “滾”姜福全瞪了一眼張輝罵道,轉臉又對副連長解釋說:“不知道怎么了,下了陣地看到太陽我就犯困,好像睡不醒似的”

  “去,順著山坡跑兩圈,你就不困了”王勇一指山坡說道。

  “副連長,跑一圈吧,剛吃完飯跑急了肚子疼”姜福全捧著肚子苦著臉說道。

  “那就跑三圈,跑完就不疼了”

  “副連長,那我還是跑兩圈吧。”姜福全不敢再說,拎起槍向山頂跑去。

  王勇背著手在訓練場上走了一圈,經過戰斗的洗禮這幫小子們出息多了,看來敵人就是最好的老師,戰場就是最好的訓練場,只要你稍有失誤,就會被淘汰出局,而且是永遠不再有機會。

  “連副,咱們是不是還要上去啊?”跟在他身后的財迷忽然問道。

  “不知道,沒有接到命令,咱們剛下來不會這么快吧,你是不是聽到什么傳言了?”王勇邊走邊問道。

  “我剛才去找秀才他們玩,他們機炮連也沒閑著,訓練內容都是伴隨部隊沖鋒,提供火力支援,要不是準備上去,都練這個干嗎?”財迷指著正在進行進攻演練的部隊說道。

  “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么藥。”財迷的話讓王勇更加確定自己的預感,現在他們的訓練內容都是爆破,山地進攻,突入陣地,清剿坑道殘敵這些攻山頭的連排進攻戰術,如果全營都在練,那么就有可能是一場大仗了。

  “副連長,營長讓你馬上去營部”正當王勇瞎琢磨的時候,連部的通訊員跑過來說道。

  “好,我馬上就到”王勇說道,“謎底就要揭開了,咱們走”

  王勇和財迷急匆匆的趕到營部,遠遠的就看到團長的警衛員站在營部門口,心里咯噔一下,這不是營長找他,很可能是團長找他,可這時候團長找他個副連長干嘛,王勇整整衣服帽子,一頭霧水的進了營部。

  “王勇,你來了,坐我這邊”團長劉克看到王勇招手讓他坐過去。

  “團長,這是有什么事吧,你先說要不我可不敢坐。”王勇沒挪步揉揉鼻子說道。

  “你這個小子屬狗的,嗅覺就是靈敏,知道我找你有事,聽說你到過馬良山的194高地?”劉克笑著說道。

  “團長,我們在敵人縱深搞過一次襲擊,后來???”

  “后來你們就摸上了194高地,在他們那白吃白喝了兩天,急的你們營長跳著腳的罵娘,是不是?”劉克看看大頭戲謔地說。

  “呵呵,營長他是瞎操心”王勇不好意思地干笑著說道。

  “**,你就是狼心狗肺,喂不熟的白眼狼。”大頭虎著臉罵道,說著扔給他一顆煙,“坐下吧,還等著請啊。”

  “王勇,有沒有膽子再去一趟”劉克把自己的煙遞給他,對著火說。

  “可以,是去偵察,還是抓俘虜”王勇狠抽兩口煙,對著火說道。

  “都不是,讓你陪我去一趟到那去看看”劉克說道。

  “團長,你去啊?”王勇被嚇了一跳,手里的煙差點沒掉嘍。

  “是咱們一起去,敢不敢?”

  “團長,開什么玩笑,你去那干什么”王勇搖著頭說道。

  “不是開玩笑是真的,你準備一下明天晚上咱們就出發,人不要多帶,越精干越好”劉克嚴肅地說道。

  “王勇這個任務很艱巨,一定要保證團長的安全,千萬不要大意”大頭推了下走神的王勇說道。

  “哦”王勇苦著臉答應了,心里比吃黃連還苦,這倒霉差事怎么找著我啦。

  ??????

  194高地在二師防御的馬良山東側,它高于我軍陣地前沿,距離僅僅二百多米,是敵我緩沖區的要點。敵人控制這個要點后,與高陽岱山構成其南側主陣地的有力屏障,而且與水郁市北山連結成完整的防御體系,可以直接監視我軍前沿和縱深的活動。現在的守敵是美三師的一個連,他們經常派出小分隊向我軍防守的82號、83號陣地襲擾,我軍把他們作為這次戰術反擊的目標。

  第二天晚上,王勇帶著五個人來到營部,一進門就看到,團長劉克,營長大頭,另一個是師參謀長吳震都在做出發的準備,換上了士兵的服裝,“營長,你們都要去啊”王勇好奇地問道。

  “當然了,參謀長,團長都動了,我也得陪著啊”大頭別好手槍,有往腰里放了兩顆手榴彈說道。

  “我的媽呀,這都是首長啊,我在回去找幾個人吧,要是出了事,我八個腦袋也不夠砍”王勇看著幾個人出了一頭冷汗。

  “王勇,這次咱們又一起行動,咱們可是老搭檔啦”吳震笑著拍著王勇的肩膀說道。

  “首長啊,你都是師參謀長了,還跟我們跑什么,有任務你交待一下不就行了嗎”王勇真是欲哭無淚。

  “你耍滑頭,怕擔責任,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吳震點著王勇說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讓我看看你帶的兵”

  “唉,參謀長你們是不把我害死不罷休啊”王勇嘆口氣說道,叫過自己帶來的幾個人一一介紹,“這個是我們連的通訊班長蘇金賢,外號財迷,樣樣精通;李子謙,我們連的神槍手;祝老萬,別看是個新兵身手敏捷,槍法也不賴,尤其刀子玩得好,跟我們上過194高地;那個是柳二麻,身高體壯,摸哨捕俘是個行家,有人走不動了,就得靠他背了;鐘強,我們的一排長,就不用介紹了,久經沙場的老兵了”

  “好,不錯,都是棒小伙子,我們幾個人的命可就都交到你們手里了”吳震一個挨一個的和他們握了握說說道。

  “參謀長,你腰里也別顆手榴彈干嘛?”財迷是自來熟,跟誰說話也不打怵,好奇地問道。

  “這個一顆是給敵人的,一顆是和敵人共用的,要是被敵人發現了,我們也不能當俘虜啊”吳震笑著說道。

  “有我們在,你都沒有扔手榴彈的機會,還是放家里吧,怪沉得”財迷摸摸腦袋說道。

  “哈哈,你瞧不起我們啊,我們也都是打了二十年仗的老兵了,到時候不知道誰掩護誰呢。”吳震大笑著說道。

  “你們聽好嘍,如果出現狀況,鐘強你帶著財迷和二麻掩護首長們先撤,老萬和我斷后,你們要都聽一排長的指揮,把首長們安全帶回來”王勇把幾個人叫到一起小聲叮囑道。

  “連副,你放心吧,就是死,我們也要把首長們帶回來”鐘強說道。

  “拼不是目的,不到萬不得已不許這樣做,為了我們的任務,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輕舉妄動,沒有命令絕對不準動槍”王勇嚴肅地說道。




波克城市千炮捕鱼官网